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奉旨捉贼
    明泫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拉了叶青林起来,推他入了书房内,老王爷魏炎匆匆跟了进来就关上了门。

    满院子跪在地书的属下被扔在了那里没人管,也没有人能顾得上管。

    这是忤逆犯上!灭族死罪!

    哪怕当朝金銮殿上坐着的是无道昏君,也从来没有人胆敢说出“夺位”二字!

    天子就是天命之子,是上天之子,受命于天秉承天意治理天下,凡人岂可质疑上天的旨意觊觎皇位将其轻易夺走?

    “落儿,你,你如何会有这等念头,这可是......此言万万不能再说!”魏炎满心慌乱,暗道这孩子胆子太大了!

    “王爷,天命之子,明兄也是皇家子嗣,是武帝的亲皇孙,所有皇家子嗣都有资格继承大统,那魏黔如今把持着朝政,难道不是存着这心思吗?王爷又何尝会不知!”叶青林严峻的脸上双目坚定,似乎早就想好了要保明泫去夺位。

    “魏黔那奸贼一直都有野心,但若说他想夺取皇位,只怕他的行径难掩天下悠悠之众口!”明泫已经冷静了下来分析,看不出是支持还是反对。

    “所以,明兄要去清君侧!杀魏黔,为朝廷诛奸党,为天下百姓清除祸害苍生的狗贼,把握时机,再顺应天意和民意继位有何不可,若是让魏黔得逞,荣亲王府将不复存在!请王爷和明兄当机立断!”叶青林说着又单膝跪下。

    这等大事,不论明泫心里有没有存了这心思,他也不能说出来,只有叶青林替明泫说出来,还要再三请求,方显慎重。

    明泫没有说话,似在深思,把目光投向了他的父王魏炎。

    “落儿,你说的本王都知道,可文帝对本王恩泽庇护这数十年,本王的儿子岂能去夺他的江山啊!”魏炎对着窗外的天边拱手,始终念着文帝的恩情。

    “文帝已经仙去,明兄并不是夺取江山,反而是帮文帝守江山!”叶青林此言一出,明泫居然点了一下头,见魏炎盯着他看,又立马正色。

    “皇兄有太子,去夺了位,怎能是守江山!落儿莫要再出此狂言,让人听了去可是杀头的!”魏炎连忙将声音降低。

    “何来太子?王爷,那是我儿子!文帝没有皇储!”叶青林拔高了声音,让魏炎认清事实。

    魏炎当即愣住!

    叶青林说的没错,的确没有皇储!文帝这个皇帝已经到头了,若他们不争位,那皇位必定落在魏黔手里,等“太子”一登基,魏黔定以摄政王的名义坐在龙椅之上,不出一两年,幼帝便会“暴毙”,摄政王魏黔理所当然登基称帝!

    不说到了魏黔称帝那时之远,就是眼下,魏黔也不会放过荣亲王府!

    魏炎才刚想到这里,杜鉴急急敲门喊道:“启禀王爷,魏黔的兵马又往王府开过来了,很快便到!”

    速度好快,这才不过四更天,魏黔就又调了兵马前来,看来是要赶尽杀绝了!

    “王爷,明兄,请速速决定!”叶青林高喊一声。

    “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父王,请恕孩儿不孝,孩儿不能眼看魏黔来灭了王府!”明泫终于下定决心开了口,朝魏炎跪下,随后又立刻起身对叶青林道:“落弟,走,杀出去,入宫,救侄儿!”

    叶青林松了口气,连忙点头,近前握住魏炎皱巴巴的老手:“王爷安心,这里会有人保护好王府,只管等我们的消息!”

    明泫换上了金甲,叶青林却依然一袭白衣,下人也送上一副金甲,叶青林一把推开:“不必,我已穿了软甲,这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已穿了软甲,开门,先给他们送上几个铁雷恭迎!”

    荣亲王府的大门打开,见门外自己的人已个个严阵以待,原先从魏明德手里降服过来的官兵,也齐齐整装怒目瞪视着远处极速出现的兵马,他们已经完全将自己当作荣亲王府的人。

    没有等魏黔的兵马靠近,杜鉴就带了一队人冲过去扔了两个铁雷,两声炸响,对面人仰马翻!

    “秦书玉带百人守好王府,保护王爷,若是王府少了一块砖头,唯你是问!”叶青林吩咐一声,人已经走到门外。

    看不清前头有多少人,想来魏黔也不会只调个百八十人前来,铁雷数量不多,只能选择性的扔几个,大多数还是扔竹筒,因为这东西是来了王府后大量赶制出来的,这便是叶青林要带上数十工匠前来的原因。

    铁雷要留着炸皇宫!

    但就算是竹筒,也是人所未见的利器,扔一个死一堆,叶青林的人马就这样一路推进,魏黔派来想围荣亲王府的人马,还没有靠近就被炸的满街乱躺。

    “给我冲!入宫,奉旨捉拿魏黔反贼!”叶青林高喊了一声。

    杜鉴会意,也放开喉咙大喊:“荣亲王府奉先帝圣旨捉拿魏黔反贼!忠君之士放下武器,协助捉拿反贼魏黔者有赏,助纣为虐者就地斩杀!”

    冲在前头的人马一个个边冲杀边一路高喊,当真就有不明真相赶来的兵马退到了一旁放下了兵器。

    出师须有名!

    狂奔了一路,除了之前那队欲来围荣亲王府的兵马被杀干净以外,这一路上,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兵不血刃的,硬是被杜鉴的破锣嗓子喊到那些前来的重兵放下了兵器,后头还跟来了许多忠君之士。

    天光大亮,前面已是皇城。

    城墙之上是严阵以待的精卫,拉满了弓,等着叶青林的人马近前就放箭。

    杜鉴依然在高喊着诛反贼的口号,但城墙上那些精卫却丝毫不为所动,还朝他们的方向射.了一通乱箭。

    叶青林目光凌厉,见上面似是有人在指挥,猜想必定是魏黔,转头对杜鉴道:“把魏明德拖上来,推到前面去!”

    五花大绑的魏明德被扔在了前头的空地之中,叶青林对着城墙上喊道:“反贼魏黔,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地上是谁,有本事你就放箭吧!”

    “父王,救救孩儿!”地上的魏明德冲城墙上反复急喊。

    乱箭果然停了下来,先是看见束发金冠从城墙后面钻出来,一位穿着暗金铠甲的似是将领的人露出了上半身,看那年纪,比荣亲王魏炎还要大上一些,此人只能是魏黔。

    “魏明泫,无耻之辈,竟然敢绑架我王儿来威胁本王,你眼里还有先帝么?”魏黔一把年纪,声音却异常宏亮。

    明泫骑着马缓缓走到叶青林身边,怒目瞪着城上的魏黔:“平亲王爷,眼里没有先帝的人是你,谋逆犯上作乱企图篡位的也是你,亏你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速速受降开宫门,不然魏明德就死在阵前!”

    魏黔身子矮了下去,估计是下了台阶,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明泫和叶青林对看了一眼,都有些不安。

    下一刻,城上居然又开始朝下面放箭,还放的是火箭。

    魏黔,放弃了他的儿子魏明德!

    叶青林和明泫后退几步,城上的箭本就射不到他们的距离,然而五花大绑被扔到前头空地上的魏明德,已在惨叫声中成了一团火球!

    如此心狠!连自己的儿子都杀,若魏黔站稳了朝堂,将来宝儿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叶青林眼里涌出怒火,转头对杜鉴道:“大弓搬上来!”

    城墙上的火箭最多射程百步,而叶青林的大弓,这个用大树的天然树杈和牛筋做成的巨大弹弓,却可以射出很远。

    原本以为魏黔会顾忌他的儿子,乖乖投降,叶青林也想减少杀戮,岂料魏黔为了皇位不顾一切,那就只能硬拼了。

    虽说是硬碰硬,显然叶青林的人马不过五千人,皇城之内精卫却一万有余,且他们是守,而攻打的兵马却不到对方的一半,按说魏黔见过世面,理应不用惧怕才是,但他在昨日夜里知道了武幽城的四处城门皆被炸毁后,知道来者不善,连他自己的儿子魏明德都不想救,大约是知道救不下来,总归是要拼死一战。

    杜鉴带着人操纵着大弓,前头“嗖嗖”飞上去几个铁雷,在里头炸开,城墙却没动,大约是投射高了,没落到城墙上头,飞进了里面的空地,但这也不妨碍城墙后面一片惨叫声传出来。

    尝试了数次,终于射准了城墙,成功将铁雷落在了上面,由于离的近,杜鉴命人将叶青林和明泫护到后面远一些的地方,免得砖石飞过来伤到。

    一声巨响,城墙缺了一个小口子,虽然有许多精卫掉落下来,杜鉴却傻眼了,这城墙竟然如此坚固,难怪叫皇城!

    他们只是不懂,这铁雷若是贴着城墙炸,一个就能炸塌一大片!

    连连落了数枚铁雷上去,才将城墙炸塌了一半下来,这已经足够,完全能跳上去翻入宫内。

    大弓交给了后头的人马,杜鉴领着原先降服的那些官兵中的步兵冲在前面,跃过城墙,边走边往前头扔竹筒,然而进去之后,还是宫墙!

    后头一队人马分开从两边城墙爬到顶上,走的是城墙,以掩护下面的杜鉴,这家伙,又让人搬来大弓炸宫墙了!

    精卫退的干干净净,应该是入了第二道宫门之内,魏黔更是不见踪影。

    如此甚好,不会妨碍杜鉴炸宫墙。

    第二道宫墙倒下的后面,和上面的宫墙四周,是黑压压的近万精卫布好了阵法在那儿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