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老地方见
    叶青林带着秦书玉一队人迅速下了地道,入了地底大洞,喊了沈主事和一群工匠在前头领路,从大洞的地道出口一直往前跑。

    以前这是大洞唯一的出入口,直到修建好庄园,才在后院叶青林的楼内开了另一个入口。

    这条出口路很宽,能容两辆马车并排走,如今他们只是徒步在地道之中奔跑,地道里头的两旁常年点着火把,供进出的人照亮,走起来其实丝毫不费力,但叶青林要抓紧时间赶到魏明德前头去。

    明泫那时就是走这条路返回的帝都。

    约莫跑了半个时辰,才见到日头,他们从一处杂乱的民房里穿了出来,此地是东平国边境的一处民宅,贴着山壁而建,叶青林等人就是从山壁的洞口走出来的,院子很大,到处是瓶瓶罐罐,这里是一处土窑,烧制陶器,用以掩饰山壁的那处洞口,没有人会知道烧窑的地方,进去还有那么大一条地道直通南平国两川口地下。

    让外头烧窑的工匠迅速备马,叶青林领着人马冲出了一处山谷,隐蔽起来,就在那里等着魏明德。

    两川口的地洞基本是直线穿出东平国,而魏明德需要翻山越岭拐着山路出来,出了两川口南平国的城关,就只有一条路通往东平国,魏明德逃跑只能走这条路。

    人马尽数隐藏起来,秦书玉的领着人在山道上方,只要魏明德打此经过,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果然听见那头传来奔跑马蹄声,秦书玉让人点着了手里竹筒的引线,一见到人马拐弯出现,就扔了过去,连连炸开,惨叫声冲撞声不绝于耳。

    叶青林见炸的差不多,上马冲出了山道,朝魏明德那些兵马杀去,方才前头的人马炸死了好些,躺在山道上,叶青林提马跨过地上那些障碍,果然见魏明德已然调头往回跑。

    一路紧追不舍,很快又跑回了两川口的城关,不知为何,魏明德和他剩下的这些人马居然停了下来,叶青林抬眼一看,杜鉴正站在城关之上,整个城关都是杜鉴手底下的人,手里举着竹筒,只待魏明德近前,就点着扔下去。

    两方人马其实差不多,但魏明德却被包抄,按说围包的叶青林这方必定薄弱,由于魏明德惧怕叶青林手里的利器,居然没敢冲出去,一堆人马团团乱转。

    “各位兄弟们,本公子知道你们是忠于朝廷才听命于魏明德,如今皇上已下旨让魏明德退兵,魏明德抗旨不尊,难道你们也要跟着一起造反吗?”叶青林冲着人堆喊道。

    本不想多杀无辜,对之前那些逃兵也是视若无睹,可这些官兵攻打灵秀山庄还跟着魏明德拼死抵抗,若是劝降不了,他只能下令让杜鉴多扔几个竹筒,如若不然,魏明德手里这些人和他的人马不相上下,一番厮杀下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也觉得肉疼,若能让那些官兵束手投降,再剩下个魏明德,定可活捉。

    “不要听他胡言乱语,传旨的不是宫里的太监,就凭他手里的圣旨不能作数!”魏明德大喊。

    原本官兵听了叶青林的话,面面相觑之后有所松动,被魏明德一喊,顿时又戒备起来。

    “圣旨在此,本公子可以扔过去让你们看个明白,敢问魏将军,你调兵前来两川口,可有皇上的圣旨?若是没有,就是违抗皇命,私自出兵,那你这些部下就被会被你连累!”叶青林说着就将那道假圣旨扔了过去。

    魏明德哑口无言,他本就没有圣旨,此刻居然找不到话反驳。

    部下只是听从命令,将领指哪打哪,谁能知道自己的魏将军,是根本没有圣旨抗了皇命调他们来的?

    有官兵怀疑着跑近前捡起来,他们没有直接接触过圣旨,看那模样似乎觉得像是,就喊了起来:“果然是皇上的圣旨,魏明德抗旨不尊,是在造反,兄弟们,他这要害我们被抄家灭族啊!”

    这剩下的近千人之所以还跟着魏明德没有逃跑,本就是顾忌家中亲人遭到牵连,如今知道了魏明德抗旨,顿时纷纷扔下兵器,跑到离魏明德稍远的地方跪下投降,他们怕魏明德一个恼羞成怒拔刀杀了他们。

    叶青林见那些官兵都已散开投降,赶紧驱马冲向魏明德,这人一定要活捉,好带回帝都去救明泫,救下荣亲王府。

    魏明德见情况不妙,连连刺马狂奔,关口杜鉴的人马没想到官兵这么轻易的就投降,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魏明德冲进了关口,冲上了川口大道,很快不见人影。

    “杜鉴,速速追去,活捉他!”叶青林在后头边追边喊前头的杜鉴。

    叶青林只带了秦书玉和几个人去追魏明德,留下那些人收取了兵器,看着那些投降的官兵,免得再起来抵抗。

    叶青林在山道上狂奔,前头连杜鉴的身影都看不到,估计是追出了很远,只能顺着山道一路追去,跑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前面是岔道,叶青林眉头皱起,这魏明德不知逃去那条路,杜鉴也不知追对了没有,若是让魏明德逃进了深山,可就难捉了。

    想到深山,叶青林知道深山难捉,魏明德定然也知道深山容易躲藏,眼前这岔道上的两条路,一条通往川口县城,一条通往清水亭,叶青林刺马就朝清水亭的方向追去。

    很快到了清水溪,过了桥的村子便是清水亭,这个村子他来过,路况不陌生,走起来也快些,进了村子问村民可有人马从这里跑过,村民点头急急道就在不久前,有一前一后两人骑马上了山,随后一指村后那座被大火烧光,又经过一年才刚刚长出些灌木丛的山坡。

    叶青林很快上了山,他是走路上去的,因为他知道将马骑上那座光山很费劲,反而会拖慢速度,果然,上了村后那面山坡的山顶,就见两匹马被扔在了路边,再望去远处的那片深山密林,叶青林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不着急了。

    魏明德必定是入了密林,他跑不掉,那个地方,叶青林来剿山贼的时候摸了个透,还曾遭了暗算,杜鉴和秦书玉被天玥带进了坑里,他的一队人也被打落悬崖,那里面,除了迷林,就只有悬崖是出路,他还需要担心什么!

    叶青林不慌不忙的进了那片密林,林子很大,让秦书玉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四处去看看,没有发现就回来这里等着。

    秦书玉晃去了边上,没听见什么动静,回来和叶青林禀报,叶青林点头,朝着之前阿甲带的路,往密林深处走去,来到之前杜鉴掉入的大坑,这里离悬崖不远了,不过百步的距离,四周听了听依旧没有声响,只好穿过迷林,走到悬崖边上。

    叶青林看着悬崖下面的水潭紧了紧眉头,该不会是掉下去溺死了吧?

    如此一来,岂不是白费这番功夫,死了的魏明德可没什么用处。

    杜鉴呢?

    秦书玉对着悬崖下面喊了声:“杜鉴?”

    没有回应,秦书玉连连喊了数遍,都没有听到杜鉴的声音。

    “走,去西岩亭!”叶青紧着眉头说了句。

    叶青林推测魏明德必定是掉下了悬崖,而后杜鉴是自己跳下的悬崖,然后将魏明德从潭底的洞口拖去了山后面,这样一来,这里喊他自然是听不见,而他们若还活着,必定是走山后面那处石洞穿出来,下山去到西岩亭。

    那便老地方见吧!

    等叶青林带着人绕道赶到西岩亭的时候,他猜的果然没错,杜鉴正坐在西岩亭里正家的院子里喘气,一旁是被捆的结结实实的魏明德。

    叶青林舒了口气,这厮还活着便好,也不停脚歇息,对秦书玉说道:“回去两川口,将那投降的官兵以荣亲王府遵皇上圣旨的名义尽数拆编,组成新军,再领来川口驿站外集合待命,灵秀山庄只留一队人马看守便可。”

    魏明德都抓住了,两川口确实不需要太多人看守,若还有人胆敢来犯,底下还有数百工匠,尽数出来扔爆竹便是。

    “是!”秦书玉连忙回道。

    “还有,带上数十工匠和铁雷一起过来,记住不要带竹筒,运铁雷也要小心。”叶青林又道了声。

    铁雷,是竹筒的改良火器,叶青林对竹筒的安全性不是太放心,竹筒遇到高温容易裂开,会引起自爆,后来就想出了用铁水铸造一个圆罐子来装,叶青林叫它铁雷,因为成本过高,之前并未轻易使用。

    “是!”秦书玉领命立刻刺马返回了两川口。

    “杜鉴,带上他,去川口驿站!”叶青林上马,走在前头。

    杜鉴立刻将捆着的魏明德打横扔在马上,刺马迅速跟上叶青林。

    入了城,杜鉴就撒开嗓门大喊:“反贼魏明德,抗旨不尊,违背皇命,已被草民拿下,送回帝都交给皇上定罪!”

    百姓纷纷围过来指指点点,这回知道了,那些强抢粮食的官兵都是这捆着的反贼魏明德搞出来的,有人朝魏明德扔白菜,连同杜鉴也挂了满头菜叶子。

    川口县衙的衙役听见杜鉴一路的高声呐喊,迅速去禀报县令,这新任县太爷一听,顿时吓的坐不安稳,急急写了封信,让人火速送去帝都给平亲王魏黔,内容是:明德将军在明泫的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