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惧千军万马
    魏明德的兵马每日夜里必定会从庄园四周意图潜入,幸好每回都及时发现将他们打了出去,庄园只有近千的人手,如此之大的庄园,人怎么撒都撒不满,防起来也是着实费力,若是不能速战速决,拖下去,吃亏的还是这庄园里的人。

    三日,只再等三日,若明泫还不回来,他叶青林就要大开杀戒了!

    第二日夜里,后院楼中地道入口的门被从里头敲响。

    是明泫带去帝都的人,只有两人,风尘仆仆的给叶青林送上一包东西。

    他们是从明泫走的那条路回来的,那是地洞的出口,只有地底下的工匠知道,还有叶青林和明泫少数的随从走过,连秦书玉和杜鉴这些人都不清楚,更别说宥文和峻山这等门外汉。

    明泫没有回来,而是派了这两人回来送信,包裹里面有一封书信,和一道“圣旨”。

    叶青林拆开了信,速速看完大吃一惊!

    皇上驾崩!唯一的皇子魏明禛继位,不日将举行登基大典,皇太后的姨丈平亲王魏黔把持了朝政,欲加罪抄荣亲王府,明泫在帝都正和魏炎派出暗中遣人四处走动,以期炎党众僚能拉一把,拼死也要抵抗魏黔,好不容易躲过魏黔的暗卫才送了两个人出城回两川口来传信,让叶青林速速解决魏明德,尽量活捉,让魏黔能有所顾忌,若是不能活捉,决不能让他活着走出两川口。

    魏明禛,是他的宝儿!两岁不到的幼儿被推上了皇位,当了别人的傀儡,日后岂能活命?

    叶青林心急如焚!

    抱走宝儿的云妃,如今的皇太后,是平亲王魏黔的外甥女,魏明德的表妹!

    明泫捎来的那道“圣旨”,是假的,是明泫伪造出来给叶青林见机行事,意思很明显,想让叶青林用假圣旨来骗捉魏明德,还必须抓紧时日,赶在魏黔帝都的消息传到两川口之前。

    如若不然,就只能将魏明德就地斩杀!

    叶青林拿着“圣旨”快速上了楼台,让杜鉴放开嗓子喊魏明德近前说话。

    魏明德骑着马缓缓上前,还是不敢靠太近,两旁侍卫举着盾给他挡着。

    “魏明德,圣上有旨,让你莫要一错再错,辜负了皇上对你的期望,明泫已在帝都皇上身边,本公子不是明泫,你近前来看。”叶青林举着“圣旨”冷冷的喊道。

    “魏明泫,你想骗我,我要是靠近了还不被你炸死?”魏明德抬头冲楼上大喊。

    “让你的侍卫近前来看,确定本公子不是明泫你再过来,若要炸你,爆竹弹出去连山上都能炸死你!”叶青林面色平静,心底却开始着急,魏明德确实不好骗。

    这厮胆敢抗皇命私调兵马前来,大约也敢抗这道“圣旨”。

    果然走过来一个侍卫,这个侍卫见过明泫,仔细看楼上站的确实不是明泫后,转身朝魏明德点头,魏明德这才将马往前踏了几步,顿时气极,对峙了半月的人居然不是魏明泫!

    “魏明德接旨!”叶青林两手一甩,将圣旨打开。

    魏明德果然下马,沉重的铠甲哧嚓声响,单膝跪在了地上,拔高嗓子大声喊道:“臣,魏明德叩见吾皇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明德侄儿,自幼调皮,与朕玩闹惯也,川口小事,朕自有定夺,速速退去,切莫一错再错,辜朕之厚望,钦此!”叶青林照着“圣旨”内容念了出来。

    “臣领旨谢恩!”魏明德在地上叩头,等了许久,不见叶青林将圣旨扔下来,起身抬头看上楼去。

    “本公子不敢亵渎圣旨将其扔下,魏将军请进来接吧!”叶青林语气缓和了下来,显得更有人情味,话刚说完,灵秀山庄的大门便缓缓开启。

    魏明德犹豫了一瞬,果真就抬脚走向大门,距离不到十步,一股危机感忽然冲上头顶,迅速转身跑了回去。

    魏明德常年带兵,虽说天下太平并无战事,没有机会上战场,智力也并无过人之处,但受过军训之将心思还算敏锐,对于眼前的危机有一种特殊的警觉,他看见灵秀山庄打开的大门里面居然没有人。

    楼上那公子淡定的在楼台看了半个月的书,山庄的人不可能这么少,少到大门之后连走动忙活的下人都没有,这只有一种解释,他们埋伏着。

    魏明德很快上马往后头奔去,躲回一群侍卫后面,嘴里喊道:“里头有诈,给我强攻,弓箭手,准备射火箭!步兵掩护!快!”

    叶青林在楼台之上看见魏明德的动作,有些沮丧的闭了一下双眼,叹了口气,魏明德不上当,只能厮杀了。

    “杜鉴!开始吧!”叶青林冷冷的喊了一声。

    杜鉴和秦书玉领着人站满了整座环形客栈的楼台,每个人左手都有一个竹筒,右手拿着一个火折子,不等魏明德的人过来,先扔了几个出去,在前方炸开,让魏明德的人无法靠近射箭,浓烟滚滚,外面那些兵马根本看不见山庄的动作。

    楼顶弹弓颤响,一枚竹筒呼啸着破空而去,落入了对面峡谷里的人堆,一声“轰鸣”响彻山谷,震的地动山摇重重回音,肢体横飞,血肉高溅,竹筒落入的那块地方瞬间变成空地,气浪将附近的官兵震飞数步之外,许久爬不起来,紧接着又是几道破空之声,竹筒连连落下,山谷里来不及跑开的官兵横七竖八躺了满满一地。

    灵秀山庄楼顶之上,杜鉴和秦书玉几人用大树杈和牛筋做成的大号弹弓,将竹筒一枚一枚的弹出去,川口大道已炸的面目全非,官兵见爆竹如此厉害,匆忙往山里退,队形全乱,四散逃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叶青林在楼台之上望向对面,寻找魏明德的身影,这厮若是没有被炸死,就一定不能让他逃走,只是在那人堆里找了许久,也没看见一身金甲的魏明德,他不担心那些兵马会逃走,因为魏明德此次来两川口势在必得,绝不会让部下就这么逃命。

    果不其然,山那边传来一声:“临阵脱逃者,格杀勿论!”

    是魏明德,一身金甲尤其显眼,不知何时跑上了山,高举挥舞着宝剑,对着散乱的官兵怒喊。

    若论实力,魏明德近万兵马,就是堆人命,也能堆进只有近千人的灵秀山庄,可他们从不曾见过如此厉害的东西,一个炸开就死了百十条人命,对于未知的东西,人向来尤其恐惧,之前就有传闻,两川口天降神雷,官兵私下开始交头接耳,灵秀山庄的人会召唤神雷,很快军心不稳,一个个只是在魏明德的威压之下试探着前进,结果前头的人刚靠近川口大道,就被飞来的竹筒炸飞,官兵被吓得又迅速后退。

    突然有人在人群中大喊:“大家快跑吧,此乃天降神雷,灵秀山庄的那位公子是天神再世,莫要违背天意,速速逃命吧!”

    这一声也不知是谁喊出来的,但附近的官兵全数听的清楚,人群顿时如同竹筒落地那般炸开了锅,很快许多人跟着喊逃命,后头官兵再也顾不得将军的命令,保命要紧,纷纷在山野之中乱窜。

    军心一散,有如决堤洪水,汹涌咆哮的不是冲锋陷阵,而是人浪相互撞击势不可挡的逃命,魏明德站在高处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怒火中烧抓住几个官兵当场砍死,想要杀鸡立威,但似乎没有任何效果,魏明德常年蛮横跋扈的带兵方式在此刻没有任何凝聚力,反而加速了官兵逃跑的步伐,满山丢盔弃甲,逃走或许还能有一条命,不逃,不是被灵秀山庄的人炸死,也会死在魏明德的手里。

    只有那些家中尚有亲人的官兵不敢逃跑,因为当了逃兵会累及全家,但他们也不敢继续冲到前面去,齐刷刷的跪下求魏明德撤退。

    魏明德见自己带了数年的南军,如此不堪一击,只怪天下太平,兵马没有机会历练,导致遇到一点阻力首先就想到逃命,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了石头上,砸的血肉模糊。

    大势已去,连魏明德也没有想到,不过是对阵了没有半日,他就兵败如山倒,如今除了远处山上肉眼能见那些连跑带爬逃命的官兵,身边就剩下了千人不到,全数跪在地上求他撤退!

    灵秀山庄的大门打开,里头出来一队人马,手里尽是竹筒,速度极快地朝他们跑过来,离着百步远就开始扔竹筒,一通爆炸就清出一条血路,扔完手里的竹筒就退,后头的紧接上来,轮番着扔。

    魏明德被逼的没办法,只好领着剩下的人马朝数里外的关口败退,看样子,想逃去东平国。

    “大公子,魏明德逃去了东平国的方向!”杜鉴骑着马回到灵秀山庄大门口,对着楼上的叶青林大喊。

    “杜鉴!你带两百人给我堵住川口大道,本公子亲自去东平国等着他!”叶青林说完就下了楼,他不管逃散的官兵,只要魏明德。

    杜鉴听叶青林的命令,只知点头称是,回神一想,魏明德已经逃到前头,大公子如何能追上去东平国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