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烧脑利器
    遣人去挖来土硝,随便抓了一把扔进硫中,火把凑近,果然“碰”的一声燃起来,只是似乎简单了些,因为如此神秘的兵器,按道理不应该只是放了一把火这么草率,若是这样,这秘方当真是没有任何价值,能着火的东西多的是,上阵杀敌就是放火,大可以用石漆,烧的还久,没有必要将这只是一阵烟就没了的秘方,称之为秘方,还藏的如此隐秘,这必定是缺了什么。

    叶青林觉得,只能将这旨曰里头的内容,凡与封侯无关的字眼尽数挑出来琢磨了!

    “辅天下硝烟散去,助朕永固江山,册封宁阳郡侯,赐号宣阳,食邑万户,天道酬勤,灰灰腾湛,莫负朕心......”叶青林轻念了数遍,发现只有“灰灰腾湛”不甚明白,这词他在书里都没见过这般用法,便问沈主事可明白是何意。

    “灰,可用于颜色,亦可是物体燃烧后的灰烬,火之熄灭者为灰;腾,跳跃奔腾,翻腾,快速动作之意,如曰地气上腾;湛,意为精,清澈,有曰水木湛清华,这字分开能解释,合在一处却不曾有之,若说为何先帝如此诏曰,或有期望老侯爷‘哪怕燃为灰烬亦要清洁一身不断上进’之意,也未尝不可。”沈主事满目深思。

    “如此说来,也就这句话中有所指的是实物,只是难以看出究竟是什么东西,这已燃为灰烬,如何‘腾’?如何‘湛’?若说大火烧过之后能再‘腾’起来的东西,莫非是......木炭?”叶青林立刻吩咐人去取来木炭,不管是不是,扔进去看看再说。

    “公子,如何加进去?就整块扔?”沈主事问道。

    “随便,扔进去就是!”叶青林也不懂,反正就觉得这是有用的东西。

    沈主事果真就一整块扔了进去,结果屁事没有,不过是多了快能烧着的木炭。

    “研碎吧!掺到一起,搅匀。”叶青林皱眉道。

    木炭经过研碎和硫、硝掺合到一起,再点火的结果,是沈主事长长的胡子不见了!

    还不是直接被燃起的火烧掉的,而是被里头爆发出来的气体余温给灼掉的!

    这三样东西的爆发力如此之强,以至于连站在远处的叶青林和明泫都感觉脸上的皮肤被灼痛。

    果然是木炭!

    虽然没了胡子,脸上也被灼烧的极为疼痛,沈主事却异常兴奋,连连哈哈大笑道:“对了!对了!哈哈哈哈!”

    叶青林和明泫自是开心,能到今日,这不是机缘巧合,而是他们费尽心思的结果。

    沈主事玩的停不下来,反复掺合搅匀点火又迅速跑开,就为了看一眼那顷刻之间就能“碰”出大火还能烧上许久的东西。

    叶青林也笑着看沈主事玩,苦心钻研的人到最后终于看到成就,只有日夜不眠投入过的人才能明白那种感觉,这是一种长年的希望被实现后的喜悦。

    然而等他看着沈主事来来回回玩了数十遍之后,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这东西对点火的人非常危险,且不说方才沈主事的胡子不见的事,要是用于上阵杀敌,莫不是掺好了东西撒到敌营,再自己过去挨个点火?万一走火烧到自身呢?似乎也不那么实用。

    “或许应该将这几样用东西装起来,如同抛石一样抛去敌营,那才叫真正的兵器!”叶青林声音很轻,他在对自己说话。

    明泫在一旁站累了,找了块石头坐着,甚是无聊,看叶青林和沈主事已然研究的入迷,便道他先上去,要遣人去川口县衙给新任县令发请柬,邀县令大人前来两川口灵秀山庄用饭。

    叶青林转身点头,又继续和沈主事一头扎进“灰灰腾湛”之中。

    连下人来请了几次上去用饭,叶青林都没理会,下人只好将饭菜端到地底下来伺候主子,却一直放到边上凉了,也没空吃上一口。

    明泫和新任县令大人正在客栈楼内推杯换盏,相谈甚欢之际,地面突然一阵晃动,饭桌上的杯盏一骨碌滚落,明泫感觉自己好端端坐在椅子上都能往地上倒去。

    这突如其来的震动虽然强烈,却只是震一下而已,明泫扶稳了自己,连连喊来人,下人明显也有些慌张,道大约是地龙翻身。

    这可把明泫吓的不轻,地龙翻身,还是头一回遇到过,再转头看微微有些醉意的县令,他却无甚感觉,估摸着是醉了,脑子本就不那么清明。

    反正已经吃的差不多,便安排了人扶着县令去房内歇下。

    明泫匆匆下了地底,还在地道入口便被滚滚浓烟呛的咳嗽不停,他猜的果然没错,定是叶青林在捣鼓什么东西,该不会是着火将整个地洞给烧光了吧?

    最让明泫担心的,是叶青林他人还在下面,还有众多的工匠。

    拿宽袖捂着嘴一路从浓烟地道中摸过去,越走反而烟越淡了,大约是浓烟从另一处风口散走,而这条地道的入口是设在后院的楼中,门不开所以一直散不去。

    急急跑入大洞内,见里头的人好好的站在那里,虽然只是愣愣的站着,好歹人没事,才吁了口气。

    叶青林和沈主事背对着地道口,两人也站在一处都没有说话。

    “发生了何事?”明泫在叶青林背后喊了声。

    叶青林没有回头,明泫又喊了一声。

    直到明泫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叶青林才转向明泫,双手捂着两耳,方才那阵巨响,震的他耳朵生痛,如今感觉听什么都听不见,大约要好一阵才能恢复过来。

    这里所有人都感觉耳朵嗡嗡直响!

    那东西太厉害了,居然炸碎了角落里的一块大石头!

    要不是离的远,大约会被碎石溅伤。

    明泫拉着叶青林走出地洞,回了后院之中。

    过了甚久,叶青林方觉得好了一些。

    就之前明泫从底下上来和县令吃一顿饭的功夫,叶青林将自己的想法和沈主事一说,沈主事顿时如醍醐灌顶,当即找了个粗毛竹筒,将硫、硝、炭三样东西研碎装了进去,放在角落一处石头上,还抓了一把粉末从竹筒口撒出一条长长的线,用于引火,看着那火苗“嗤嗤”的烧到竹筒,两人都不知会发生什么,连耳朵都不知道要捂起来,竹筒就炸了!

    民间的喜庆日,百姓用火烧竹子,发出“毕剥”之声,以驱除山鬼和瘟神,谓之“爆竹”,叶青林想起宝儿满月和吟儿一起回桃源村那时,村民弄来了许多竹子,想要烧竹庆贺,今日突发奇想,居然将那三样东西的研碎装入竹筒,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已不是爆竹的“毕剥”声,而是炸碎巨石能着火的兵器。

    “便叫它‘火器’吧!”叶青林喜眉笑眼。

    这便是先帝隐藏了数十年的秘方,在他们手里似乎成功了!

    或许还可以继续钻研改良,但可能一下子没这么快,如今算是确切的知道了秘方,早晚能做的更精确些,这只是时日问题。

    “好一个火器,有了如此利器,大石都能破开,以一敌百,还需要惧怕什么千军万马?”明泫当即一拍桌子,难以抑制内心的欢喜。

    只过了数日,沈主事便研究着用牛皮纸卷裹了那三样粉末,做成一条引线,插到竹筒之内,这样便可以点燃之后再扔出去,这回是去了地面深山的某处水潭之中试验,免得炸伤了人,然而却炸力不大。

    每一回造出来的竹筒,所炸的力度都不同,还有好几回压根就没炸,叶青林觉得是三样东西的份量有差别。

    仔细研究了秘方,重点在上半书的“一硫”和下半书的“灰灰腾湛”中的“湛”上,废寝忘食琢磨了许久,方觉这“湛”最为关键,此字表“精”,有可能指精细、清澈,这大约是在说那三样东西的份量有一定的标准,或许是要提纯,也就是不能用这么粗糙直接研碎的粉末。

    经过罗细纱布滤过数遍之后的硫、硝、炭,重新制出来的竹筒,果然炸力更猛,但依然会有时候遇到不炸的情况,这点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火器已研制出来,该是轻松些的时候,落弟何以眉头不展?”明泫发现叶青林近日来总是锁着眉头,心事重重。

    “还不算研究出来,因为时常会莫名其妙的不炸,只是烧了一会儿便没了,我正是为此事苦恼啊!”叶青林始终不明白,这里面必定是有窍门的,为何就是掌握不了其中的关键!

    “能制出如此厉害的火器已是人所罕见,落弟无须介怀,大约许多事情都要靠天意。”明泫这显然是在安慰他。

    “话虽如此,可若是这东西将来派上用场那时,再出了状况,险境难以预测。”叶青林叹了口气。

    叶青林和明泫说着话,宥文和峻山远远的走过来,想给叶青林请安,又畏畏缩缩的不敢近前。

    他俩一早就从宁阳城出发往川口县而来,宥文居然一路上带着峻山吃喝玩乐,硬是走了一个多月,在叶青林和明泫的到了数日后,他俩才到了川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