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他们其实很像
    花泣满身汤水的站在子俞身后,依旧不说话,也不看臻氏。

    她知道,若是臻氏对她动手,子俞可能拦不住,他是个孝子,也是个名副其实的书生,守礼仪尊纲常。

    她无所谓,臻氏想动手便动手,当着子俞的面,以后看子俞还敢不敢提和她成亲的事。

    “你这个逆子,骗你的母亲,如今还想护着这个贱婢不成?来人!”臻氏骂完子俞,大喊一声。

    门外飞快进来了两个粗壮的家丁,不是离草苑的人,而是臻氏从叶府带来的下人。

    “将这贱婢拖出去乱棍打死!”臻氏双眼凶狠。

    顿时让子俞脚底一颤。

    家丁来到子俞跟前,从他背后一把将花泣拖了出来。

    花泣不说话,只是挣扎。

    “住手!”是子俞,睁大一双黑眸对着家丁怒吼。

    一惯温和儒雅绝美的面庞,燃起火来格外的滔天,如同优雅的小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家丁停了下来,等着臻氏的指示。

    “逆子,你敢忤逆你母亲来护着她,拖出去,打死!”臻氏怒到极点,面容已然扭曲。

    “谁敢!来人!”子俞也冲着门外喊了声。

    刷刷刷进来了几个家丁。

    “给本官将这两个奴才拉出去乱棍打死!”子俞对自己离草苑的几个家丁怒喊。

    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态度和那脸上的坚决,让臻氏顿时升一起一股寒意,这是她臻氏的儿子?公然反驳她,还要将她的奴才打死,以示对她这个母亲作法的反抗?

    花泣很意外,还有些感动,本以为他会跪下求他母亲,用他的乖巧温顺唤醒臻氏的良知,去放过一个无辜的女子,不想今日他为了她,居然敢这般和臻氏对着干,犹如被叶青林附身一般。

    子俞变了,他似乎从臻氏的束缚和压力之中被弹跳起来,变的成熟,敢于决断和担当。

    有一种错觉,这兄弟两人很像。

    “反了!反了!逆子啊!”臻氏突然一个站立不稳,气急攻心,快要晕过去。

    “母亲请先行回府,孩儿明日回去自会向母亲请罪!”子俞冷着脸对臻氏躬身,又对臻氏带来的那两个下人喊了一声:“送老夫人回府!”

    那两个下人连忙前去扶着臻氏出厅门,臻氏不肯走,歇斯底里吼道:“我没你这个儿子!你不是我儿子!”

    子俞对自己的家丁使了个眼色,几个人立刻上前架着臻氏走出去,远远还能听见臻氏叫骂的声音。

    臻氏走了,子俞顿时软坐在桌前的椅子上,靠着饭桌,闭着眼,一手撑着头。

    他从未这般强硬对待自己的母亲,总认为母亲生他养他护他不易,自小到大都顺着,只要她开心便好,今日也不知怎的,对母亲的作法这般难以容忍,以至于连忤逆这等事,他都做下了。

    “子俞,你不该这样,你是在为难你自己,老夫人就是看不惯我,让她出出气便好了,何苦去顶撞......”花泣见子俞这样字,很心疼,知道他心里难过,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她。

    子俞睁开眼抬起头,看着花泣,方才的怒火没有了,眼里又变的柔和,艰难的挤出一丝微笑:“傻吟儿,你太善良了,今日我若不如此,你可能会命丧我母亲之手!”

    子俞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

    花泣只能在心底对他喊。

    她在心疼着子俞,却不知,另一个人在心疼她。

    叶青林从小烟山下来的时候,见到了匆匆而来的臻氏,不想迎头撞见她,和明泫躲在一旁树丛下,等臻氏过去,又和明泫二人尾随着跟了上去。

    臻氏对吟儿狠毒,若是这个毒妇去了那里,吟儿定然讨不了好,叶青林才会又回头,想去离草苑隐着观察,若是臻氏敢对吟儿怎么样,他就会强行带走吟儿,哪怕她不愿意。

    结果他看见的是,判若两人护着吟儿的子俞,吟儿没事了,但臻氏不会善罢甘休,早晚会用别的手段来对付吟儿。

    叶青林很矛盾,若是留下吟儿在这里,他心疼。

    可如今若是带吟儿走,她会和他闹。

    那个毒妇不是她婆婆,他的女人,何需这般去隐忍。

    明泫比他更不能理解,一脸懵逼。

    等臻氏走后,叶青林才被明泫拖着下了山,回去了北街的小院子。

    一进院子就喊过流云,问宥文在哪里,流云摇头不知,她其实也是和花泣一起昨日才回到的宁阳城,想了想,喊来了一直在此处看守院子的婆子,那婆子才道宥文和峻山在前些日子便离开了,听他们说的,好像是去川口县。

    大约是想去那边和秦书玉在一块,等叶青林汇合。

    原本想找宥文问问吟儿的事,如今看来也是问不了。

    他的烦心事很多,偏偏吟儿还不让他省心。

    臻氏很快会死在他手里,这点毋庸置疑,但不是现在,这点他对谁也不想说。

    草草用过饭,两人便又回到叶府,叶青林总觉得他祖母留下的东西不会这么少,堂堂一国公主,还是先帝疼爱的亲妹妹,如何只会有那些个零零碎碎的字画玉器?若是府里找不出来,那就只有找到臻氏身上去。

    他在帝都养伤期间,宥文曾发来急信,道臻氏总是往府外搬箱子,虽然不知道她都搬了些什么,但必定是值钱的东西,还有臻氏在帝都的宅子,那些箱子必定都是去了那里。

    说不定他和明泫此次回来要找的下半书,就在臻氏偷偷摸摸卷走的那些东西之中。

    先帝那份下半书是以书信方式存在,其实那也只是个传说,谁也不敢确定就一定是书信,或许他需要扩大范围查找。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存在,必定是先帝亲笔所书,这样就能有一个大致的方向。

    遣了一队随从,连夜出发回帝都,让他们回去召集人,去臻氏在帝都的那所宅子里搜查,凡是有先帝遗笔的东西,不管是写在什么东西上面,都要收集回来。

    明泫也想跟着回去,因为他觉得叶青林分析的有道理,如果臻氏在帝都的宅子里果真有那东西,有他在的话,或许能更准确的分辨出来。

    叶青林不想明泫这么快就走,也担心他在路上会不安全,且今日才刚刚到达宁阳城,哪有可能就这么放他去奔波。

    明泫只好留了下来,等过几日看情况再行定夺。

    两人打算不放过府里任何一处角落,之前只是找了叶闰卿的书房,这叶府占地数百亩,许多地方他已经多年不曾踏入,或许有些院子他压根没去过,这些也都可以好好翻一翻。

    也不知为何,叶青林有种感觉,先帝的那封书信,极有可能就是写给他的祖母清河公主。

    所以他打算将叶府整个翻过来。

    那样还找不到,他才能认命。

    他果真是这么做的,不过只是和明泫两个人在府里翻找,不分白日还是黑夜,整日整日的找,只要不是吃饭睡觉,剩下的时候,两人必定是在府里一寸寸的转悠。

    连着找了十几日,翻完了整个叶府,让他俩非常失望的,没有找出所谓的先帝墨宝,甚至连类似的东西都没有。

    这期间,臻氏似乎很安静,没有去找吟儿麻烦,除了偶尔会不明所以的偷偷观察一下叶青林,想知道他在做什么以外,臻氏什么也没做。

    明泫被护送回去了,这边找了这么久都没有,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呆下去,叶青林留了下来,他想多留些日子再去川口县,因为吟儿在这里。

    一个人住在桃源阁,想他和吟儿的过往,想他们的会有怎样的将来,吟儿说等子俞升了郡守她便回到他身边,这事几乎没可能,若不是他还有事情必须去做,不能长时间停留在某一处地方,他真的想现在就把她抓回来。

    那日潜回去离草苑见到的场面,心疼过后还有些失落,或许在他忙碌没能顾得上吟儿之时,子俞能够保护好她,就如同那日子俞敢为她挺身反抗臻氏。

    坐在书案前,边想着事情手里也没有停,案上是这些日子在府里翻找出来的一堆东西,都是一些字画书籍,原本这些也没什么看头,但他心底始终有种感觉,就是下半书和他祖母的关系,虽然不能确切,但这感觉很近,也可能这些日子一直想着先帝的秘方,大约是想的多了,脑子乱了,才会这样觉得。

    所以他会反复翻看这些东西,以期哪里会不会有遗漏。

    翻来翻去,落出那道圣旨,叶闰卿封侯的,按说先帝的圣旨是家族的荣耀,他应该满心敬重供在祠堂才是,可他对这道圣旨只有讽刺,“三元及第”?普天之下,谁能有这等才学?

    不过也从这道圣旨看出来,先帝是非常疼爱清河公主这个亲妹妹,能够按她的意愿赐婚嫁给一个庶民为妻,还愿意封一个庶民为侯,不仅如此,还封了两代宣阳侯,这的确已是天恩。

    所以,他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祖母就是那个收到先帝书信的人。

    圣旨?这道是叶闰卿的,那应该还有一道,就是他的祖父,第一代宣阳侯的圣旨。

    他翻遍了整个叶府,也没有翻出来。

    圣旨这等东西,是皇家的威严,断然不可能烧化祭送去那边给他祖父,那东西呢?

    臻氏就是卷走家财,也不会卷道圣旨去,因为对于她,完全没任何作用。

    东西在哪?

    祖父的东西,如果不是供在祠堂,那就只能是在他的身边,

    叶青林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

    他想到了一个地方,那里他没找过。

    这半月有余以来的迷茫大惑,顿时豁然开朗。

    是清河公主陵!

    叶青林的祖父和祖母合葬在一起,若说祖父封侯的圣旨不在府里供奉,那就只能在陵墓中陪葬。

    陪葬品自然不会少,说不定先帝的那封书信就在陪葬品之中。

    “来人,去把庄主追回来!”叶青林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