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离草苑
    子俞和明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叶青林一句话没有,从长榻上起身,踱步出了厅门。

    两个聊着的人顿时被打断,明泫朝子俞摆手,便也起身跟了出去。

    叶青林已经走出了桃源阁院门外,明泫追上来:“落弟?你这是去哪?”

    “我以为你要和他聊上三日三夜,你继续,我去办我的事!”叶青林步伐不停,边走边冷冷道。

    “啧!你能不能别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子俞也没怎么你嘛?”明泫说着回头看了一下。

    子俞也从桃源阁出来了,站在门外,见明泫回头,还朝他拱了拱手,随后往相反的方向离开。

    “魏明泫,我敬你是我兄长,别惹我,有些事我不想说,说了你也不会懂!”叶青林脸色更加阴沉,加快步伐往府门走,很快便走出了叶府门外。

    明泫无辜的抹了把汗,赶紧跟上去,哪招惹他了?不就是和子俞闲聊了几句么?

    结果出了府门,发现叶青林已经走的没影,站在门前左右观望,才见北边拐街之处,叶青林站在那里怒视着他,应该是他已经拐过弯,又走回头在那里等他。

    “走吧!”叶青林等到明泫近前,阴着脸道了声。

    “去哪?”明泫追上来问道。

    “我家!”

    “不是刚出来?”

    叶青林没有回答,只是一直走,走到北街尽头,进了一条七弯八拐的小巷,停在小院子门前。

    这里才是他的家。

    这里有他和吟儿的流淌过的印记。

    推开了院门,流云和小玉正在院子里,见到叶青林,连忙上前请安。

    “流云,吟儿可是回来了?”叶青林脸色终于没那么阴沉,急急的问了声。

    “回大公子,吟儿回来了。”流云的声音极小,似乎还有些害怕。

    叶青林脸上立刻现出笑容,吟儿果真回来了,也不理会身后的明泫,自己就跑上楼去一通寻找,先冲进书房,没有,再去以前吟儿住过的房间,没有,随后把剩下的两个房间都找了一遍,依然没有。

    叶青林从楼上探出头,冲下面院子里的流云喊了声:“吟儿在哪里?”

    流云居然不敢说话,顿时就抱着小玉跪在了地上,叶青林的怒气,她经受不住。

    “你跪什么?为何不说话?”叶青林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安的预感,快步跑下楼。

    九月天都没到,天气几乎察觉不出凉意,从楼上下来的叶青林已然浑身寒气。

    “回大公子,吟儿在......在离草苑。”流云好不容易才斗胆说了出来。

    ......

    离草苑,离草,芍药的别名,子俞最为钟爱的花中宰相,传说芍药不是平凡之花,是某一年人间瘟疫,花神为救天下苍生,盗了王母仙丹撒下人间,那些落入人间的仙丹,见了牡丹之美,学着它的模样变成了草本的芍药,故芍药明明是花却带着个“药”字。

    离草苑位于城郊数里外的小烟山,因为每日早晨山上烟云飘渺,得此名,子俞就是觉得此处缭绕着潺潺仙气,才建了这所别苑。

    这是子俞的别苑,花泣曾来过这里,那时才刚认识子俞没有多久,受了子俞的邀约,来离草苑赏花吟诗。

    里面其实并没有多大,看起来约莫只二十余亩,种满了芍药。

    此时并不是芍药花期,小烟山已是凉风习习渐有秋意,大约只能等来年五月初夏那时才能看见芍药盛放了。

    花泣独自走在园中,不时会有忙碌的下人从她身边走过,尊一声:“夫人”,便又去忙着自己的杂事。

    这里的下人很多,花泣来的时候问了一下,家丁就有五十余人,很怪异的,婢子却只三个,其中还包括了从川口县死命要跟着来的天玥。

    花泣不明白一处只有二十余亩的别苑,要这么多的家丁来做什么,问过子俞,他道此地在山上,恐有贼人惦记,看家护院的人就多了些,因为没有主人住在这里,婢子自然就少。

    昨日回到宁阳城,子俞欲带着花泣回叶府见他母亲臻氏,道要求得臻氏点头同意他娶花泣为正房夫人,花泣自然不肯,搬出了一些旧怨,声泪俱下哭诉了一番,道她想回北街小院子里去住着,子俞亦是不同意,那个小院子是叶青林的,觉得花泣回去住着不合适,一番“斗争”下来,花泣便住到了这个别苑。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这回给她的的感觉,是心疼叶青林,子俞有如此清雅的别苑,而叶青林却只有那个又小又破旧的小院子,想来是臻氏偏心她的亲儿子。

    不过又说回来,叶青林不差银子,大约他也不在乎这区区的别苑。

    她不知道叶青林如今在哪里,若是去了川口县,找不到她定是会着急,子俞调任的事,只要去了川口县一问便知,怕叶青林找不到她,昨日和流云分开的时候,就明里暗里的旁敲流云,她会住到子俞的别苑。

    若是叶青林找回来宁阳城,流云必定会告诉他,这样他就能安心些,不用四处焦急的找她。

    她又怕叶青林来找她,这里都是子俞的下人,万一被发现,不好圆过去。

    且子俞说过,他只要得空必定会过来陪她。

    婚事她倒是不担心了,因为是在宁阳城,因为有一个臻氏,她有千百个理由不进叶府,不和子俞成亲,或许是上苍垂怜,子俞这个通判升的很及时。

    她没有办法如同川口县那样,住在县衙里,随时掌握子俞的政务,随时参与其中去指手划脚,因为子俞只是郡守府的通判,他头上还有一个郡守,连子俞都不能住到郡守府,何况她只是一个女子。

    只有等子俞上任之后,得空过来了这别苑,再时时装作不经意的去过问他的政务,她才能心里有数。

    子俞上头就是郡守了,她也没想过能这么快,因为一个县令若要升官,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历练,或者强大的背景,几乎不可能就升任离郡守只有一步之遥的通判。

    可就这看似一步之遥上面的郡守,想要爬上去,更是千难万难,想那吴渊,做了几十年通判,因为前郡守楚珩被革职,没有合适的人接任,才让吴渊兼任,领着通判的俸禄,干着通判和郡守的活,也不会有人会埋怨,相反,心里还美滋滋的。

    如今吴渊正式升任郡守,花泣猜想着,这吴渊大约还是占了子俞的光,若不是子俞需要升官,吴渊估计还要继续当个半郡,或许也是吴渊运气好,一方郡守就这样落到了他的头上。

    她不知道吴渊在朝中有没有朋党靠山,若按他能做到得皇上信任的通判之职,和楚珩被弹劾且落实了罪名来看,吴渊必定在这中间出了不少力,可不是么,楚珩一除,自然是当时的二把手吴渊得好处。

    若是这样,那子俞就要当心了,吴渊不好对付,再者他们之间,算是曾有一段翁婿之名,子俞那四妾吴氏之死,吴渊和子俞之间已然生了仇怨,吴渊不会让子俞好过。

    此事她昨夜想了整整一夜,很是忧心,子俞好不容易升上来,可不能就这么栽在吴渊手里。

    若是能再遇到明泫就好了,从他那打探一下,吴渊在朝中究竟势力如何,也好早做准备。

    可明泫不会来宁阳城,那家伙好像只有在川口县才能看见他。

    想到明泫,她又开始担心叶青林,明泫之所以时常出现在川口县,是因为两川口那山腹内的巨大空腔里头,有他们的秘密,这个秘密她至今都没从叶青林那里问出来,那时看似叶青林很不以为然,但她知道,肯定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如若不然,也不需要藏着掖着。

    叶青林,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没了他,她这一世感觉活着都没什么意义。

    但如今的她却只能独自煎熬,想见不能见,还怕他来找她。

    刚想到这里,下人来报,门外就真的有人找她。

    出了大门,见是流云和小玉,花泣放下满怀心事,开心起来,有流云和小玉陪她,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喊了流云入内,流云却不进去,道要和她去外面竹林里走走。

    花泣只好抱起小玉,和流云去了外面的竹林。

    不知怎的,总感觉流云脚步匆匆,花泣走着走着就和她差了好几步远,不是出来散散步么,走这么急做什么?

    或许不是流云走得急,而是她抱着肉球小玉走的慢些吧!

    来到竹林深处,花泣抱累了,道歇歇,流云便找了快石头让她坐着,接过去了小玉,小玉这家伙闲不住,流云只好带着他在一旁攀毛竹。

    累的她走了一会儿神,再抬眼看的时候,流云和小玉就不知玩去了哪里,竹林很大,怕她们会走丢,正想喊她们回来,还没开口,眼前就被一抹洁白挡住视线。

    “夫君?”花泣眼里立刻涌出泪来,起身冲到叶青林跟前,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可是下一刻她止住了哭泣,透过叶青林的肩头,她看见了不远处粗壮的毛竹下,站着望向别处的明泫。

    明泫也跟着叶青林来了宁阳城?那她便有事可做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天爷让她见到了心心念念大半年的夫君,还送来了万能的明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