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千丝万缕
    明泫发现叶青林神色不对,上前拉住了他。

    “落弟,可是子俞回府了?”

    “嗯!”叶青林一路上和明泫有说有笑,如今一想到子俞,脸色立马变的冰冷。

    “别冲动,这叶府也是他家,还有一事为兄忘记和你说了。”明泫拉着叶青林去了一旁回廊下。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叶青林回头。

    “子俞这次是回宁阳城上任的,五月之时,我去川口县,恰巧碰上他被监察使调查,还......顺手扶了他一把,为兄真不知你们兄弟二人关系已然僵到如此!”明泫有些难堪,这感觉左右都不是人,不说出来,万一叶青林从别处得知,到时更难堪。

    “你与他有交情,自然可以扶他!他来宁阳城任什么官?”叶青林嘴上这么说,实则语气很冷。

    “通判,圣旨七月下旬传去的,应是八月初就接了,算算日子,也差不多。”

    “吴渊呢?”

    “郡守!”

    叶青林一听,嘴角勾起,脸色立刻缓和了下来,好事!

    有好戏看了!

    “你做的好!”叶青林微微笑着,拍了拍明泫的肩膀。

    把明泫拍的是莫名其妙。

    “还有一事......”明泫欲言又止。

    “你还有事瞒着我?”叶青林顿时又要开始冰冷的模样。

    “你看你,又来了,是子俞,我去川口县那时,托了人问你的下落,关心你的安危,你看你这当大哥的,能不能有点胸襟!”明泫无奈摇摇头。

    “他不会问起我,谁找你问的?”叶青林狐疑盯着明泫,把他看得直冒汗。

    这种家事,连清官都难断,明泫也是无意掺合了进来,既然掺合进来了,也只好交代清楚,免得日后这家伙多想。

    “花姑娘,问你在何处,道是子俞让她来问的。”明泫老老实实交代。

    “我知道了!”叶青林没说别的,抬步往里走,已经不显急促。

    照明泫这么说来,是吟儿自己跑去问他的才对,子俞断断不会让她去问明泫,如今找子俞出气,倒显得不重要,若是他回来了,吟儿必定也是回来了,先办正事,一会儿还要去找吟儿。

    好像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找子俞“闲聊”。

    两人匆匆去了叶闰卿以前住的正院,直奔书房,歇脚都不歇,就开始翻找。

    院子里的婢子早就发现叶青林,匆匆去后院禀报臻氏。

    很快臻氏便领着婢子出现在正院,在院门口来回踱步,她不知叶青林回来做什么,也不敢入内,她如今很心虚,宝儿失去了她的控制,叶青林好像随时可以捏死她。

    子俞不在,去了郡守府,此刻她有些焦急,内心忐忑。

    若是别的人任郡守,那她会烧高香拜谢,可如今那郡守府的一把手是吴渊,他们之间有过节,子俞在他手底下做事,铁定讨不了好处。

    叶青林如今又回来了,她顿时慌乱,不来看看又心焦,来了又不敢上前,也不知如何才好,踱了许久,才急急对婢子道:“去,赶紧去郡守府喊二公子回来!”

    臻氏觉得,只要子俞在府里,叶青林就不会动她。

    叶青林和明泫很专注的翻箱倒柜,压根没去想还存在什么臻氏。

    “有吗?”明泫跟着翻了许久,满头大汗。

    “没有,这实在是毫无头绪,这东西,就是有,也未必能引起我们的注意,可能我们翻到了都认不出来,仔细些吧,再找找,着重看书信,家父的信就不用翻了,只翻看有无我祖母的信!”叶青林边忙碌翻找,边说道。

    一转身不小心撞了一下书柜,居然就把那贴着墙的大柜给移动了,按道理,这么大的书柜,这么轻的随便蹭一下,是不能移那么开才对。

    再轻轻一推,居然随意就推开了好远,后面的墙上有个暗格,叶青林激动了一下,这里必定藏着重要的东西,或者就是那书信也不定,打开了暗格木门,里面并不是书信,而是一道圣旨。

    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将圣旨拿了出来,明泫凑了过来:“什么东西?难道是藏在这圣旨里?”

    “不会,这是我父亲封候的圣旨,按时间推算,那时候我父亲还没出生,怎会藏在这里?”叶青林打开看了一下。

    确实是叶闰卿封侯的那道圣旨,里面指明了要“三元及第”,叶氏才能世袭,然而子俞没能拿下状元,这道圣旨其实也没什么用了。

    将整个书房翻遍,也没翻出他们想要的,两人瘫坐在椅子上,有点累,一路鞍马劳顿的,此刻翻完了整个书房停下来,才觉得累。

    “想想,府里还会有那个地方藏书籍?”明泫问道。

    “每个院子都会有书籍,我那桃源阁也有,但都是幼时读过的书,和后来收藏的,没有祖母的东西。”叶青林叹了口气。

    “清河公主当年可是住在这正院?”

    “不知道,按道理应该是。”

    “那就应该不会有了,或许也可去问问府里的老仆,清河公主当年留下来的东西可曾归置在哪个院子。”明泫思忖起来。

    “也对,祖母仙去,贵重遗物自然不会放在父亲书房,来人,去把老夫人给本公子请过来。”叶青林对着外面喊。

    不用婢子叫,臻氏就自己听见喊叫进来了。

    叶青林有些意外,这也来的太快了,难道她方才一直在门外偷听他们说话?

    “怎么?母亲是在监视我?”叶青林冷笑了声。

    “落儿回来了,怎的也不通知母亲一声,好让下人准备些......这位公子是?”臻氏看见了屋里的明泫。

    明泫没有说话,只是礼节性的点头。

    “请问母亲,祖父和祖母留下的东西,都归置在哪个院子?”叶青林没有回答明泫是谁,她的身份,不配问,但又不得不勉强缓和语气问东西在哪。

    “祖上留下的?字画和瓷瓶玉器在正厅里有些,老爷这书房里也是,没有特意归置,还有一些珊瑚玛瑙珠翠,在库房里。。”臻氏小心的答着。

    “不是值钱的,就寻常之物,比如书籍,书信,这总不能在正厅摆放吧?”叶青林明显不耐烦,冷冷的,暗道值钱的东西怕是早就让她搬走了。

    “那些寻常之物,听老爷说,都烧了随太老爷和公主去了!”臻氏眼神没有晃,她说的是实话。

    叶青林和明泫对看一眼,两人没有说话,都叹了口气。

    别说还不一定就是清河公主,哪怕就是她,如今也没处找了,时隔久远,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怎会保存下来?

    两人没再理会臻氏,径自去了桃源阁。

    院门关着,许久都没人住过,一推开,里头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早就枯萎,院子里乱糟糟的,难怪刚才臻氏会说他回来没有先通知,原来是她一直就没打理过这桃源阁,想在他回来之前打扫干净,好做样子给他看。

    老妖婆,越是藏着心思,叶青林就越厌恶她。

    臻氏果然领着几个家丁和婢子跟过来了,还带来了需要用到的物品,很快便打扫干净,尽数退走,臻氏一刻也不敢留。

    熟悉的一切,叶青林心里空落落的,吟儿不在这里,他都几乎没回来过,如今,也是独自在这思念她,也不知她现如今在何处。

    叶青林半躺在长塌上,明泫也懒在了阔椅中,两人都没说话,在各自想着东西要怎么找,去哪里找,门口光线一暗,又有人来打搅了。

    是子俞,他在昨日才回到宁阳城,稍稍安顿,今日便前去郡守府先拜会郡守大人吴渊,这是礼制,不想去也得去,岂知才刚去没多久,府里的婢子就找来,道他母亲让他速速回府。

    回来才知道,他的大哥也回来了,在哪儿都能见到他,真真的!

    无奈也好,不愿也罢,他是兄,自己是弟,上尊下卑,还是要尊重他,听闻他回了桃源阁,便也赶了过来。

    以为必定会很尴尬,不想明泫也在此,他和明泫算是有些熟悉,起码有外人在,叶青林不会大动干戈。

    “见过大哥,明公子安好!”子俞入了厅里就先微微躬身拱手。

    叶青林冷冷的没有说话,只轻轻点了头。

    倒是明泫,见了子俞,脸上还有笑容:“子俞,甚久不见,快坐,听说你升官了,恭喜恭喜!”

    “谢明公子抬举,子俞蒙圣上隆恩,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子俞坐到明泫旁边,起码有个人会和他说话,不至于被凉在那里。

    “子俞谦虚了,我可是听说了,川口县万户百姓齐齐写下万民书,为你助阵,此事可是传成佳话了!”明泫笑笑。

    他不讨厌子俞,因为子俞很是懂礼,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争斗气息,似乎对人没有威胁,容易亲近,不像那自己的生死兄弟叶青林,整日如同从冰窖出来的人一样,对人爱搭不理,平日空闲逮着机会,他就得数落这兄弟几句。

    “子俞竟不知明公子和大哥如此相熟,今日来了可得多住些日子。”子俞似乎很好客。

    其实从两川口招募工匠那事起,他就猜到了叶青林和明泫是一条路上的,只不过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子俞这话说出来,明泫便明白了,他和叶青林相熟,子俞都不知,花泣那夜在他房里问叶青林在哪儿的事,定不是子俞问的,是她自己问的?那她......

    明泫转头看了叶青林一眼,也不知花姑娘是什么意思,这确实难以理解,看起来似乎不是简单的事,之前还对他的这个救命恩人花姑娘有些想法,意图收了她填房,没想到,落弟也插脚在里面,和花姑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事,太复杂了,明泫暗自冷汗,幸好没有强行将花姑娘收房,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