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四十章 府里不冷清了
    魏炎只有明泫一个儿子,还有几个是女儿,早已嫁作人妇,也不知为什么,魏家的这一代,香火越发凋零,那坐在金銮殿的皇上,连一个儿子都没有。

    这种事情没办法解释,先帝儿子多的数不完,偏偏这一代浓缩成这样。

    魏炎的几个孩子,明泫排老幺,叶青林还小过明泫,回到王府,总是被当成孩子宠着。

    与宁阳城叶府比起来,截然相反。

    已近晌午,下人备好了酒菜,请三人去了偏厅用饭。

    “明德越发不消停了,昨日还上折子弹劾了我们的人,可恶!我说你们在两川口的‘生意’已经花费了这么多年,可有什么进展?”魏炎端着酒杯说着,打算给叶青林一杯。

    “父王,别让他喝酒,他都戒了半年了。”明泫一把将酒杯夺了过去。

    “对对,你看老夫都老了啊,这都没醒起来,只记得落儿小时候喜欢喝酒,呵呵,好,戒酒好,那就吃菜吧!”魏炎呵呵笑着。

    “两川口那事,落弟受伤在帝都养着,最近的情况也不甚了解,孩儿五月去过川口县,庄园已接近完工,只是里头的工事,至今未有进展,试过各种东西加进去,都没什么效果。”明泫说道。

    “侄儿打算不日返回川口县,盯着那里,亲自参与试验,因为这半年来受伤,让明兄来回奔波,实在惭愧。”叶青林放下筷子,对魏炎拱了拱手。

    “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落儿还是莫要亲自试验为好,那东西危险,一个不慎,就可能伤及自身,让那些熟悉的工匠去做吧!”魏炎眼里满是长辈的关爱。

    这么危险的事,他们兄弟俩硬是做了这么多年,他这个老头子是最近才知道,那时还“狠狠”的斥责了明泫一顿,不过后来想想,明泫做的似乎也没什么错,人都有好胜上进之心,若他们真能将那东西研制出来,也不失为一种成就,可前提是,这东西就是研制出来,也只能用来关键时候保命,万万不可现于人前,那可是武器,若被那帮人捅破,可是灭门的大罪!

    魏炎之所以不阻止明泫和叶青林继续下去,是因为对手已经步步紧逼,皇上龙体欠安,也不知能护着他们到什么时候,若果真驾崩了,魏明德那帮人,怕是会第一个对荣亲王府出手。

    魏明德,平亲王魏黔之子。

    魏炎自幼和魏黔不和,几十年了依旧如此,朝中大部分是他们两派的人,总是互相弹劾挤兑,皇上对此也心中有数,每回都是和稀泥,手心手背都是肉,没道理今日打这个屁股,明日又打那个屁股,就是把两人的屁股都打烂了去,他们依旧会斗,干脆就不管,让他俩闹个够。

    魏黔的儿子魏明德三十有余,如今掌握着三万南军,这也是魏炎最为忧心的事。

    皇上还活着,看似风平浪静,若是哪日皇上驾崩,必定会血流成河,原因就是皇上没有儿子。

    只要皇上一旦升天,皇室中人必定争位,都是武帝子孙,都是皇室正统,谁都有资格当皇帝,众多的亲王郡王之中,魏明德最有实力。

    所以魏炎在叶青林受伤后,从明泫口中得知他们数年来,一直在研究这武帝当年留下的秘方之时,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斥责一番,就表示,他也赞同他们去研制出来,万一到时乱起来,哪怕无心争位,别人也会来清除异己,有了这东西,就不用再惧怕魏明德的三万南军来灭家门。

    或许这两个孩子,到时真能救荣亲王府于水火也说不定。

    “父王,您可否回想一下,当年皇祖父和那位皇室中人来往书信较多?”明泫忽然问道。

    “泫儿是在指那秘方下半书?”魏炎顿了顿,双眼收紧,似乎在思忖。

    “正是,当年听闻先帝将下半书藏于书信,不知送去了哪里,想必王爷能知道有那些人是先帝较为信任之人。”叶青林觉得,若老王爷都不知道的话,那他们可真就无从找起。

    “这可不好找啊,当年父皇最为疼爱太子和诸多公主,这太子就是如今的皇上,自然不会是他,那些公主可是多了去了,有本王的皇姑,也有本王的皇姐皇妹,而且多数远嫁他国,甚至仙逝,这......当真不好推敲。”魏炎数着手指头,十指数全也没数完。

    过于久远的东西,找起来确实不现实,天下之大,皇室分支众多,去哪找?

    可那上半书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而且就在两川口的山洞内研制着,又让他俩不死心。

    “侄儿有一个猜想,有可能收了先帝那封书信的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若是知道了,就不会这么数十年来无半点风声,王爷,您认为呢?”叶青林问道。

    “嗯,也有道理,不如我先去翻翻父王的藏书,看看有没有皇祖父给您的题字?”明泫点头表示同意叶青林的想法,把主意打到自己老爹头上。

    “傻孩子,就是给谁,也不会是本王,幼时本王就在皇宫住着,写什么书信?何况你们应该知晓,本王幼时并不受父皇器重。”魏炎苦笑着摇头,暗道这两个小子,当真是见缝就钻。

    “那......按王爷的记忆,那时皇子公主们都尚年幼,住在皇宫,有可能全都不是,也就是说,如今各个亲王郡王都可以排除,如此一来,不就剩下先帝的兄弟姐妹,就是如我那祖母清河公主那一辈之人,祖母......”叶青林忽地心中一颤,抬起头,正对上魏炎和明泫同样意味的眼神。

    “清河公主?极有可能,太子幼时非常喜爱和清河公主玩耍,至六岁那年,清河公主已然十八出嫁,还吵着要跟着皇姑去宁阳城,父皇对清河公主也很是疼爱,本王看来,你们可以回宁阳城叶府去找找,看看清河皇姑可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魏炎一边回忆一边点头。

    “过两日便去!”明泫一拍饭桌。

    “不,明日就去!”叶青林看似平静,心里其实比明泫还激动,若真在他祖母那里,那必定就在叶府。

    “啧!看看你们,猴急什么?这只是推测,并非就一定在那里,我看......你们吃完饭就出发,早去早回!哈哈哈!”魏炎喊道。

    “......”叶青林和明泫对看了一眼,瞬间愣住。

    这老头子,比他们还猴急!

    “只是泫儿莫要张扬,低调行事,之前派出去监视明德的人送信回来,明德在帝都也安排了人暗中监视我们,料想这一年前,泫儿在川口县遭人追杀这事,极有可能是明德的人,万事小心,实在不行,就乔装打扮一番!”魏炎也担心明泫的安危,毕竟叶青林是回自己的府里,实属寻常,而明泫一出现在宁阳城,很突突,就可能被盯上。

    “我看明兄不去也好,免得引来敌人窥探,发现我们的意图。”叶青林也觉得魏炎分析的有道理,毕竟人活到那岁数,想得周全些。

    “这怎能行?什么事可以少了我,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要亲眼见证,不用商量了,吃完饭就走!”明泫白了叶青林一眼,至于自身的安危,带多些人便是。

    至于乔装,明泫自然不愿意,难道打扮成个女人出行?

    杀了他算了!

    也没心思喝酒了,匆匆吃了完饭,先是派出一队人马前头先行,也好先打探有无对手的埋伏,或者先清除一些路障,两人再上了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由一个车夫赶着,丝毫不显眼,一炷香后,还有一队人马远远跟随垫后,是为防止被人跟踪。

    一路上走走停停,天黑一般都找地方歇下不赶路,免得夜里还招来劫道的,他们可没那心思去清除蟊贼。

    走了七日才见到宁阳城的城门。

    有甚久都不曾回来了,叶青林想想,实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从宁阳城离开的,也懒得去想,吟儿不在宁阳城,他就不想回来。

    进了城,车夫问去哪里,叶青林道直接回叶府。

    前头和后头的人马会自行隐蔽,不用他们去安顿,需要的时候发个暗号,人自然就会出现,虽然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危险,但明泫在,叶青林就有些压力,老王爷这是把他亲儿子交给了他,自然要护明泫的周全。

    马车停下,车夫喊了声:“两位公子,到了!”

    叶青林掀开帘子,和明泫跳下马车,看朱门匾额之上那大大的“叶府”二字,才多久没回来,已然斑驳了么?

    看来,没有主人的府邸,败落的也快!

    门房老头刚好开门,拿着扫帚约莫是想打扫门庭,见有人前来,搓着双眼定睛一看,这不是大公子么?连忙将扫帚一扔迎了出来。

    “大公子,你可回来了,快进府,哎呀,这日子可真是好啊,二公子回来了,大公子也回来了,府里可再不冷清了,大公子快请进!”门房老头老脸笑成一朵菊花。

    “你说什么?”叶青林顿时停住脚步。

    “啊?大公子回来了啊?府里不冷清了啊?”门房老头傻愣愣的。

    “上面一句?”叶青林又问了声。

    “大公子回来了,是个好日子,二公子回来了,不冷清了?”老头仔细想着自己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叶青林确定没有听错,这老头虽然说的口齿不清语速还快,但他对那个人就是敏感。

    “昨日。”

    叶青林一听,快步冲进了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