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替子俞问的
    明泫愣了一下,才明白花泣的意思,原来方才她喊的不是魏公子,是那个卫公子,这姑娘,怎么想的,魏,很难辨别么?

    “自然是皇家魏氏,吟儿何以如此吃惊?”明泫帅气的脸忍不住笑了笑,缓缓步至花泣面前,伸出手托起花泣的下巴,那笑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

    “果真是皇家魏氏?你,和皇上是什么关系?”换做平日,铁定一把打开这咸猪手,如今花泣只敢带着贱贱傻傻的微笑,小心将明泫托着她的下巴的手给移开。

    皇家的魏氏,那可是真正的皇室贵胄,就连叶青林和子俞这等郡侯贵族的公子都没法相提并论,她自更不用说,不过蝼蚁草野贱民,如今得知了明泫的身份,什么傲骨,什么志气,什么清高,通通都是扯淡。

    父亲自小教导她,要挥袖从容,暖笑无殇,要淡然随和,坦然不争,还有那首铮铮傲骨的诗怎么念来着?“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味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老爹教的诗背的是滚瓜烂熟,可她的作风却一直都截然相反,眼下更甚,为了她的大计,大约除了明泫把她摁在床榻上会反抗以外,别的她还真不敢放肆,得让他开心,他开心了就会帮忙。

    巴结,往死里巴结。

    若是父亲知道她半点骨气都没有,大约会半夜托梦来戳她额头。

    所以她很多时候觉得最好什么都不要知道,知道的多了,就有了一万斤包袱,以前可以和明泫高谈阔论,打情骂俏,想怎么损他就怎么损他,如今再给她个虎胆,也不敢再放肆。

    他不是叶青林,随时随地供她耍赖放横。

    明泫看上去很待见她,但谁知道他这种皇室贵胄会不会突然翻脸,她可不敢犯傻,仗着救过他的命去矫情,一个不慎,死在他手里,就冤枉了!

    “吟儿问这做什么?查我家门,是要入我府里做明泫的夫人么?初初明泫拉着七大车聘礼去求亲......”明泫今日心情很好,想要逗弄她一番。

    “魏公子,又拿民女说笑了!”花泣小脸一红,赶紧打断他的话,那求亲的事断断接不下去。

    “明泫是认真的,吟儿现如今需不需要重新考虑一下,我可听说你和叶大人没有成亲,那我是不是还有机会?”明泫把手放下,低头两眼满是笑意看着她。

    “魏公子......”花泣刚一张口,明泫就拿手掌捂住了她的嘴。

    “叫我明泫!”语气明显暧昧起来。

    “那,明泫,先不开玩笑,我想求你一件事!”花泣搬开他的手掌,那家伙,方才在床榻底下钻进钻出的,手还没洗的吧?

    再看看自己爪子,半斤对八两,两人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方才明泫就用这幅尊容接见了监察使。

    “吟儿你说,只要明泫能办到的,绝不会推辞。”

    刚想到床榻底下,那边就传来“碰”的一声,花泣和明泫转头看去,天玥从底下钻了出来,估计是刚才钻太猛撞头上了,这婢子够能忍的,一直在里边待着待到现在才出来。

    “这......又是哪位?”明泫问道。

    “是我的婢女,天玥,你去门口候着吧!”花泣转头对天玥使眼色。

    天玥低着头,连忙起身走过来,整个人花猫一般,经过他俩身边,还知道屈个礼再走。

    “明泫,你帮帮我,我我我实在没办法了,子俞有大麻烦了!”花泣焦急神色上来,说到子俞那事,虽说没有哭出来,但眼里的担忧,还是让明泫看见了。

    天色越来越晚,也不知子俞在县衙会不会突然就去敲她的房门,然后发现她不在,时候不多,花泣只能尽量简短的说发生的状况,还把自己的猜想也告诉了明泫,她始终觉得,子俞之所以会被弹劾,跟县城收税一事脱不开关系,将这些告诉明泫,或许明泫能把子俞列为是忠臣良将被陷害也说不定。

    子俞本来就是忠臣良将。

    她自己在心里给自己强调了一遍。

    她知道自己又小心思作祟了,子俞这事,本身就是犯了错,而且这错是她鼓动的,如今,她是强行要带明泫往子俞是“被冤枉被陷害”的方向去走,只有这样才能救子俞。

    “这么说,叶大人,子俞是得罪了人,转而被陷害的?”果然,花泣把明泫带进了沟里。

    “清水亭大火烧山,是山贼故意放的火,那山贼已经剿灭了,村民已经抚恤,还是子俞用自己的家财抚恤,这事他并未徇私,只是未能上奏朝廷......”说到后面,连她自己都心虚。

    “这叶大人的为官为人,明泫很是欣赏,自然相信他是无心之失,吟儿莫要着急,此事交给我吧,我会在川口县停留几日,抽空会先和监察使打声招呼,有了结果会遣人去通知你。”明泫收起方才的不羁,连连点头,觉得花泣说的不会有假。

    剿山贼的事他自然知晓,都是他派人去剿的怎会不知?

    花泣听见顿时两眼放光,就这么简单?明泫真的一口就答应了?子俞有救了?

    “真的?”花泣小声的想确认一番,她究竟有没有听错。

    “哈哈哈,吟儿姑娘,明泫何时诓骗过你?倒是你,捉弄了我好几次!”明泫笑容又灿烂起来,还捏了捏花泣的鼻子。

    “我?哪有捉弄你?”花泣在脑子里仔细搜寻了下,立刻倒抽一口冷气。

    “女扮男装,找个老婶子假扮你,诓走了我一万两银子,半夜躲在我的床榻底下吓我......”明泫开始数了起来。

    “你,能饶了我吗?都多久的事了......”她小声的嘟哝。

    明泫没听清,凑近了目光灼灼盯着她道:“你在说什么?”

    “啊?没有,我错了,明公子......不魏公子大人有大量......”她已经怂了。

    “来,坐着,我给吟儿泡壶茶,我们边饮边聊如何?”明泫把她裹到了椅子上,自己坐到了另一头泡茶。

    “呃......我该回去了,夜已深,你也早些歇息。”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花泣坐立不安,想溜,看起来明泫似乎不想这么快放她走。

    “吟儿可是怕明泫对你不轨?哈哈哈,放心吧,明泫不会这么做。”明泫见花泣那模样觉得甚是有趣。

    花泣将屁股又坐回去,心不在焉的四处张望,眼角看见一旁矮几之上叠放的几个锦盒甚是眼熟,那个?不是叶青林曾给她吃过的蜜饯龙眼么?

    想起叶青林,花泣不想马上就走了,明泫和他是一路的,这叶青林半年多没有音讯,想必明泫定能知道。

    不知该如何开口问,毕竟她如今和叶青林的关系没几个人知道,也不知明泫知道多少,而且在明泫的眼里,她是子俞后宅的人,这样问起来,似乎不是很妥当。

    “明泫,你认识秦书玉么?”花泣突然脑洞一开,秦书玉他肯定知道。

    “秦书玉?应该是我兄弟的人吧?好像有些印象。”明泫抬头思索了一下,点头,表示确认。

    “他是我哥!”成功切入了。

    “哦,那他为何姓秦?”问的话,简直和当初叶青林初识她那时问的一样,花泣有些无奈,好像很多人都要问,为什么她姓花,秦书玉姓秦。

    “他是我爹捡来的,如今跟在叶大公子身边,好像许久都不曾见过叶大公子了。”花泣装作很是不经意提起。

    “吟儿说的是我落弟?他......有事,你认识他?”明泫手里停了停,又继续。

    “不熟,叶大公子是子俞的大哥!”

    “哦!我就说呢,他们都姓叶,这个落弟,竟也不对我说,呵呵。”

    “你能告诉我叶大公子在哪里么?我我我替子俞问的,他担心他大哥。”

    “这个......落弟如今在帝都,有事要忙,让子俞不用担心。”

    “这样啊!那谢谢了!对了,你能把那个盒子给我一盒么?”花泣抬手指着那矮几上叠放的蜜饯龙眼。

    “当然可以,只是那蜜饯,明泫是去年放在此处,如今已然过了甚久,大约味道没有当初那么好吃了,吟儿喜欢便拿着。”明泫起身过去抱了两盒过来,推到花泣面前。

    “无妨,我就是觉得这盒子好看,拿回去放着。”花泣伸手摸上锦盒,想起那日喝药很苦,叶青林给她拿来了这个,如今就想回去好好再吃一下当初的味道。

    很想他,一想起他,心里就会不自觉的绞痛。

    看来明泫是不会如实告诉她,叶青林在哪里,她叶没法如何和明泫说透她和叶青林的关系。

    “这盒子是皇宫出来的,是挺好看,来,喝吧,不浓,夜里喝淡淡茶水便好,怕吟儿一会儿不好睡。”明泫泡好了茶放至她的面前。

    如果时间允许,她还想继续追问明泫的身份,但对人追根究底,似乎很不礼貌,花泣找不到理由来继续追问,这是人家的老底,若人家不想说,还继续追问下去便很不识趣,只好忍住不问。

    “嗯,我知道是皇宫出来的......”

    “你知道?”明泫一愣。

    “看这做工,民间哪有这等精致奢华。”花泣心中一凛,差点就露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