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卫公子
    上官在说话,一旁的另一位监察使和郡守连忙点头称是。

    卫公子?能让监察使和郡守都俯首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花泣鬼心思又上来,得想办法去偷听他们会面说些什么,指不定能听到什么绝密之事,然后就此当作把柄,便能捏住监察使也说不定,那接下来的子俞的事,就好办了。

    匆匆跑下楼,又找到方才那个驿卒,给了他一两银子,问是否有个卫公子在驿馆定下房间,驿卒把银子揣好,点头称是,道在天字号房。

    花泣二话不说,拉着天玥又上楼,找到天字号房,门没锁,推开一看里面黑洞洞的没人,大约那位什么卫公子人还未到,两人入内,找能躲藏的地方,无奈没有哪个地方能容下身子,只好和天玥爬进了床榻底下。

    床榻底下地方自然是狭窄,而且还布满灰尘,幸好花泣和天玥两人都不粗壮,挤挤还是能挤进去,但那吹口气就能飞起来的灰尘就没办法了,这里头,再勤快的驿卒也打扫不到。

    不知等了多久,花泣都快要瞌睡的时候,关着的门外有人走近了说话,很快就推开了门,进来一人,另外一个说话的在门外说完就走了,大约是驿卒,进来的这人随手又关上了房门。

    房里烛火被点亮,床榻底下空间太矮,只能看见一双男子的脚在房里走动,花泣想把脑袋伸出来一些,看看这人长什么样,此人很可能就是监察使口中的卫公子。

    勾着脑袋,还是只看到大腿,又不敢伸出去太远,怕被发觉,只能缩回来安静呆着,脑袋往回缩的瞬间,一个没留心就和天玥的脑袋撞在了一起,两人都撞的眼冒金星,耳朵顿时如同钻进叫唤的蛐蛐,嗡嗡直响,天玥禁不住闷哼了出来。

    “谁?!”男子警惕的喊了声,刚才天玥闷哼那声被听见了。

    花泣连忙伸手捂住天玥的嘴,还顺带另一手将自己的嘴也给捂上,不过这根本无济于事,因为那男子已经四处找了起来,最后,那双脚停在了床榻边。

    “出来吧!”男子的声音。

    花泣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可能是男子的声音大多相似,听谁都耳熟。

    估计是男子等了几息功夫不见人主动出来,便从不知从哪里拔刀出来,随后俯下身,刀抵在地上:“还不出来?”

    花泣顿时惊愕,这人,怎么是他?

    明泫?

    难怪方才觉得声音耳熟呢!

    这家伙,定是走错房间了,得赶紧把他轰走。

    花泣满脸焦急压低嗓子叫:“明泫,快走,出去,你走错房间了!”

    明泫看见是花泣,先是意外有些惊喜,再是狐疑起来,抬头看了看房内:“走错了?”

    “对对,你快走!别给我耽误事!”花泣急急喊着,一手对着外面挥舞。

    明泫听后点头,起身似乎是要走,门外有人说话,还有几个人影走动,花泣暗道不好,定时那监察使来了,匆忙伸手抓住了明泫的脚,使劲扯着裤腿:“有人来了,先进来躲着,快!”

    明泫一脸呆愣,被花泣扯着走不动路,只好趴下来随着钻进了床榻底下。

    这一进来,三个人挤着更显狭小,天玥在里头,花泣在中间,明泫在靠外边,怕明泫被发现,花泣使劲把明泫往自己身边拖,两人挤到一丝缝隙都不留。

    为了保险起见,花泣想都没想,一手将趴着的明泫那脖子揽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免得他不小心如同天玥一样叫出来。

    有人敲门,听见门外喊:“卫公子?下官有礼了,不知卫公子可否方便一叙?”

    明泫脑袋靠在花泣的脸侧,动了动,似乎想说话,被花泣捂着说不出来,瞪大眼睛把眼珠转过去看看不知在想什么的花泣,最后索性不挣扎,一头歪在花泣肩脖上,任由她捂个够。

    门外的人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听见房内回音,又敲了敲门,连着敲了几次,大约是以为房里没人,这才走了,不过看样子,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再回来敲。

    花泣听外边没了动静,赶紧将明泫推了出去,喊他快走。

    明泫被花泣这一通折腾的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趴在地上没动,忽然含着笑道:“吟儿这是在玩藏捉戏?”

    花泣本就心急,这明泫还赖着不走,很想钻出去打他,爬了没几寸突然停了下来,脑里电光火石间闪过一个念头,骤然变色,收紧双眼望着明泫道:“明泫,你姓什么?”

    “我?姓卫啊,我还要进去,再藏一会儿,这是跟谁玩藏捉戏?”明泫说完又挤了进去,也不管那底下呼呼乱飞的灰尘。

    花泣用力把明泫往外推,手推不动,还把脚也使上,好不容易将明泫给推了出去,自己也快速爬了出来,顾不上拍身上呛人的灰尘,眼里满是愕然,抓住明泫就喊:“姓卫,你是卫公子对不对?”

    “啊?对,在外他们都这么称呼我!这......男子大多都是这称呼,吟儿觉得哪里不妥?”明泫爬起来,一拍身上,两人顿时就呛个不停。

    “别拍了,你听我说!”花泣心急火燎的将明泫推倒在椅子上。

    心里一阵阵激动,明泫这家伙,居然是卫公子!

    难道是老爷天派来帮她的吗?

    原本是想来暗中刺探一番,看能不能抓些把柄的,结果卫公子是熟人,这就好办了,既然他就是监察使口中要拜会的卫公子,那明泫的话,定能起作用。

    “嗯,吟儿想说什么?”明泫忍着笑意,觉着这丫头甚是古怪,有趣极了,大半夜的钻他床榻底下......

    “你?令尊是什么官?大不大?能不能压住刚才那几位监察使?”花泣猜想明泫他父亲一定是在朝中任大官,想问清楚,心里也有个底。

    “我父亲?无官职!”明泫想了想,摇头。

    “啊?”无官职,怎么会无官职?难道是商贾?定然不能,何时会有当官的恭维商贾的?

    卫公子!卫这姓,也确实没听子俞提过朝中有哪党哪派的大人物是这个姓,若是连子俞都不曾提起过的,那只能是些不上不下的官,这么说,明泫的父亲大约也并不是什么大官,若今日拜托了明泫,顶多就是让他帮忙说话,压,肯定是没有能力压住的!

    “我爹赋闲家中,安养天年,呃......吟儿问这个做什么?”明泫依旧被花泣摁在椅子上,高大的身躯很无辜的缩着不敢动。

    花泣这才发现自己还摁着明泫,连忙放开了他,脑里不停在转动,双脚毫无目的的迈着来回走着,明泫坐在那里看的是一愣一愣。

    赋闲家中,那极有可能是以前做过大官,如今退下来而已,如此,若那监察使对明泫礼敬便理所应当,只是这么一来,明泫确实是帮不了她多少。

    尽管如此,花泣也打算把事情说一说,哪怕明泫当真帮不了大忙,好歹帮小忙美言几句也行,正欲开口,门又被敲响了。

    看那门外的三个影子,就知道是刚才来敲过的监察使。

    明泫朝花泣看去,意思是问可不可以开门。

    花泣顿时紧张起来,方才只顾和明泫说话,也没想着换个地方去说,这下只能先躲起来了。

    立刻回到床榻边,趴下就又钻了进去,这才看见,天玥居然一直在里面不敢出来。

    听见明泫起身去开门的动静,花泣大气不敢出,要是被监察使看见她在明泫房里,明日去了县衙告诉子俞,那就难堪了!

    门外的人进来了,果然就是那几个监察使,一进门便听见其中一人在说话:“下官给公子请安,得知公子今日驾临川口县,甚是凑巧啊,下官斗胆前来叨扰,万望公子莫怪!”

    随后听见其余两人附和之声。

    “这位是?”明泫的声音。

    “下官,万川郡的郡守,拜见卫公子!”

    原来明泫是认识那两位监察使,此时问的应是那其中一位他不认识的人。

    不对!

    若明泫的父亲在朝中无官无职,为何监察使和这万川郡的郡守都要来请安和拜见?

    监察使这等大官都自称下官,难道是明泫在朝为官?

    只能是这样。

    明泫在去年秋凉之时,曾来县衙出示过金牌,这金牌她不认识,有什么作用她也不懂,或者什么人有资格佩戴她没去留心过,但显然明泫是来头不小。

    花泣猛然惊醒,她想到了某一处,若是她猜的不错,那明泫就铁定是能帮上她的人。

    自顾在脑子里思量推敲,也没把明泫和那几位大官的谈话听进耳内,等到忽然一声关门的声响,花泣回过神来,是那几位大官走了。

    火速从床榻底下爬出来,站在榻前不动,看着关门转身回来的明泫,看了几息之久,才一字一字的咬着张口道:“卫公子,不是卫,是魏,对么?”

    “怎的了?是姓魏啊?吟儿对我的姓氏感兴趣?”明泫嘴角一勾笑笑,觉得这吟儿总是重复说他的姓氏甚是好笑。

    “不是侍卫的卫,是南平国魏氏天子那个魏!”花泣神情严肃,还带着一股隐忍着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