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实力坑爹
    峻山坐在马车上,挂起了车帘子,翘着二郎腿,望着外面不停往后倒走的天,他要回宁阳城,马车走的很快,心情很愉悦。

    叶青林答应让他回宁阳城和水灵成亲,连闯皇宫救宝儿都没跟着去,不过就他那身手,去了也是个累赘,大约叶青林也是考虑到这点,才打发了他回宁阳城。

    他昨夜连夜就出发回宁阳城,猴急火燎的一刻也等不了,那里有个美美的媳妇在等着他。

    一路上催促着前头赶马的手下,就知道催快些快些,吃喝在马车上,顶多是吃食没了才会停下来找地方补给,或者急需出恭才会将车马在路边稍停,除了吃和拉,想停下来基本不考虑,他和两个手下轮番赶着马车,不到五日便回了宁阳城。

    两个手下回了各自家,峻山急不可耐的直奔北街尽头的那个破旧小院子,推开了院门,居然看见了老哥们。

    宥文在那里,还有他从川口县偷来的媳妇,王氏名秋芙。

    年前流云去了川口县,这个小院子就剩下水灵和一个做饭的老婆子。

    宥文年底带着王秋芙回来宁阳城,便一直住在这里,这会儿见自己老兄弟峻山走进来,开心的上去连连将他揍了好几下。

    这两货如今倒成了这小院子的主人一般,两个男人进了厅谈天,还不忘大声吩咐王秋芙和婆子端茶送水。

    “猴子,你不回川口县了么?”峻山奔波了数日,至今居然不觉累,依然精神抖擞。

    “回是肯定要回的,吟儿还在那,不回去大公子不得把我收拾了,只不过,唉,晚些吧,我说,你跟着大公子在帝都回来这里干嘛?”宥文有些心虚,不知道二公子有没有发现秋芙的金蝉脱壳,万一发现了,他就不好回川口县衙了。

    “我?嘿嘿,大公子让我回来成亲,嘿嘿嘿!”一提起他此次回宁阳城的目的,峻山就会兴奋的睡不着觉。

    “你有媳妇可以成亲?蒙谁呢?就你那两只大门牙,哪家女子愿意嫁给你!”宥文白了峻山一眼,哧哧奸笑。

    “死猴子,你都有媳妇了,还不让我有,你那是嫉妒,我就知道,纯嫉妒,必须是!”峻山很不服气,他觉得宥文长的其实没他好看。

    “那你拉出来我看看呐,该不会是你饥不择食想娶了咱那厨房里做饭的婆子吧?哈哈哈哈!”宥文被自己逗笑了。

    “死边去!”峻山瞪眼刚要损回来几句,水灵端着茶进来,顿时把脸笑开了花极为温柔,随后使劲对宥文使眼色。

    “我的天,不会是水灵吧?水灵,你肯嫁给他?”宥文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水灵长的那么好看,会愿意嫁给峻山?

    “嘿嘿,大公子许的。”峻山傻笑着望着低头忙碌的水灵。

    水灵一愣,这事她还不知道,只是看到峻山回来了她就欢喜,如今听宥文一问,白嫩的脸蛋立刻抹上一片红云,半句话不敢说,飞也似的跑走了。

    “哎呀呀,我说哥们啊,行啊,这么俊俏的姑娘都肯跟你啊?得,看来本大爷在东平国坑来的那点银子要给你办婚事了!”宥文一边羡慕一边心疼起银子来。

    说起羡慕,王秋芙不比水灵长的差,可奈何人家水灵年纪小啊!瞧那小脸蛋,能掐出水来!

    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宥文吞了吞口水,他这媳妇王秋芙还是偷来的,自己脑子好却没有峻山那傻小子的运气好。

    在宁阳城置办了喜妆,整整买了两大马车,宥文和峻山一人一车,留了婆子看守院子,宥文带着王秋芙,峻山带着水灵,他们这是要回桃源村办喜事。

    峻山一路上都在哼着小曲儿,偶尔会顿一顿问宥文为何早不回去桃源村把他和王秋芙的婚事给办了。

    “这事,有些波折。”宥文凑近峻山的耳朵把事情一说。

    “啊?原来她是二公子那位王夫人呐?难怪我觉得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呢,你这个奸夫!”峻山不敢太大声,怕后头车里的王秋芙听见,说宥文是奸夫,那王秋芙不就是那淫.妇了么?

    “别说这么难听行不行?要不是因为这个,我老早就回桃源村成婚了,一直在宁阳城呆着,就是想等等看川口县那边会不会传信来,万一二公子事后发现了,报官府来抓,在宁阳城也能早些收到风声不是?”王秋芙肚子都大起来了,宥文其实比谁都急,在宁阳城住了几个月,感觉很是风平浪静,刚好峻山回来了,才敢回去一起完婚。

    宁阳城回桃源村,说来五十里路,对于这两个从千里之外回来的人来说,其实一点也不远,聊没几句就到家了。

    马车直接赶入了村子,如今的桃源村已经完全不是数年前那个桃源村,可以说是周边众多村子的楷模。

    一座座白墙黑瓦的农家院子,排列的很整齐,每户人家大门边还编排顺序,从一号开始,一直往后排到数百号去,让外来的人只要懂数数,就能找到那户人家的院子。

    屋舍中间留的过道很宽阔,可以并排走两辆马车,还很仔细的铺上了青石,道路两旁隔一丈就种一颗果树,这村里横横叉叉弯弯曲曲的道路上,种的是各种果树,听说每年秋季在自家门口就能边摘边吃。

    群山环抱,河水潺潺,绿荫环绕,田里的人挥汗如雨,刚插下去没多久的秧苗开始泛绿,鸡犬相闻,炊烟苒苒,如此美丽的桃源村,一片祥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花家那所茅草屋。

    花家没有人回来修建房屋,一直都是原来那破烂的茅草屋舍,这几年没有人住,更是破烂的不行,原本村里人想帮忙将它拆掉再给修建一所瓦房回去,又担心不知修建什么样好,万一花家人回来不喜欢,再拆就麻烦,故一直留到今日。

    这茅草屋就成了村里一道另类风景。

    宥文和峻山各自带着媳妇回了自家院子。

    第二日,两家聚到一起办了酒席,全村人放下农活一起恭贺,闹了整晚的洞房,水灵还好,能应付得来,秋芙怀着孩子累的直想晕下去。

    秋芙娘家在宁阳城,是有官身的,虽然不是什么大官,按礼制需要把秋芙带回娘家住着,然后才去迎亲,然而宥文不敢大张旗鼓行礼,只在桃源村办事,过后才偷偷摸摸的去娘家告亲。

    半月之后,宥文和峻山就回了宁阳城。

    水灵和秋芙被扔在了桃源村,宥文和峻山商量后都决定不要把媳妇带出去,毕竟他俩时常东奔西走的没几时固定在一个地方,媳妇在家里还能照顾爹娘,带了出去了反而不便,只能等得空或者年节才回来看她们。

    刚刚回到宁阳城的宥文和峻山,就听说了一个算是比较大的消息,宁阳城的郡守楚珩被革除了官职,如今郡守空缺,朝廷尚未派人上任,暂时由吴通判兼任。

    峻山这才想起来,之前在帝都听明泫和叶青林说起过,什么那段时日朝中各派争斗的很厉害,连翰林学士庄柳奚都参了一个郡守,据说罪名达三十几条之多,想必那被参的郡守就是楚珩,而且,成功参除了这个冤家。

    说是冤家一点都不为过,楚珩的儿子楚天易搞大了庄暮因的肚子,让庄暮因从此只能捏着鼻子,活的人不人鬼不鬼,庄柳奚官比楚珩大的多,人脉也更广,参死楚珩很容易,大约被儿子坑了的楚珩,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那吴通判可是二公子以前的岳父?”峻山问道。

    “对极,就是二公子那死了的四妾吴氏她老爹吴通判!”宥文点头。

    “那不就惨了,听说吴通判恨极了叶府,以前还派人去糟蹋城郊二十里外的良田呢,后来不是给占去了么?”峻山想起那些陈年旧事。

    “关你屁事?那是臻氏和吴通判的事情,和大公子没关系!”宥文很是不屑。

    “不,你想想啊,那家产是叶氏的吧,叶闰卿死了理应是长子掌家,那所有的家产就是大公子的,她臻氏败的是大公子的家财啊!”峻山如今很是替叶青林说话,因为叶青林许了个媳妇给他。

    “也对啊!不行,回头去和叶府里面的人联系下,注意臻氏的动静,千万别让她把叶府给掏空了,那家财,吟儿还有份呢!”宥文快速转动着眼珠子想着事情。

    “吟儿,不是早休出府了么,她还能有什么份?”峻山对这事不是太明白,一脸懵逼。

    “别管,反正盯着臻氏就对了,有情况也好及时给大公子传信。”宥文不想解释吟儿为什么要有份这事。

    宥文和峻山跑到街上晃悠,见了几个以前叶府的下人,打探了些情况,果然听到臻氏时常往府外搬东西。

    另一个消息他们不感兴趣,叶府的下人说吴通判把楚珩一家赶出了郡守府,楚珩带着几房妻妾很是凄惨的走了,问起楚天易,才知道那厮早死了!

    “死了?”宥文和峻山同时张大嘴,有些不相信。

    “对!半夜掉河里淹死的,第二日发现的时候都泡胀了!”叶府的一个家丁说道。

    “是该可怜他呢?还是可怜他呢?”宥文想笑不敢笑,毕竟人都死了,冒犯死者可不太好。

    “哈哈哈哈!不过这家伙不是应该要等大公子来收拾才对的嘛?”峻山忍不住就笑出来。

    他们聊的起劲,却不知这本就是叶青林的命令,花泣在川口驿站和叶青林赌气谈到庄暮因的时候,叶青林发怒冲门外喊了声,让人回宁阳城杀掉楚天易。

    叶青林每说出来的话,都被执行的很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