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箭穿心
    叶青林回神一惊,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把这内殿的人给忘记了,此刻转头看去,那寝榻上,幔帐被一个刚刚惊醒的女子紧紧抓着,女子很是惊恐,抓住的幔帐抖动不停,嘴里还不忘大喊:“快来人呐!有刺客!有刺客!”

    叶青林对苏酥使眼色,苏酥就快步过去捂住那女子的嘴,他认识那就是云妃,当了这么多年的奴才,见着主子,哪怕不是自己伺候的主子,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栗一下,可是如今不管了,再被她喊下去,很快就会来人,到时只有死路一条。

    叶青林火速抱起宝儿,想找块长布捆在身上,四处望了一下没有找到,只好一只手抱在怀里,转身就往殿门走,立马又回过身来,想起苏酥还在捂着一个女子的嘴,连忙小声道:“苏酥,塞住她的嘴,捆好她带上。”

    叶青林听见了外面自己那些随从在说有人来了,动静越来越近,正在忙着戒备。

    光靠方才那女子喊声,肯定是没人能听见,因为守在殿门口值夜的婢子已经被敲晕,而如今却已经有人发现此地的异常,就只能是寝榻上那女子拉动了某个机关,才通知了外面的人,若是这样,可能很快就会碰上,没有办法,只有把那女子带上,挟持着,到时若真被围,就把那女子推到前面去,总不至于他们连主子都不顾。

    苏酥手脚很快,当真就把那女子的嘴给塞紧,捆的结结实实给押着,苏酥身手很不错,当初连杜鉴都治服不了他,如今对付一个女子那是绰绰有余。

    叶青林抱着孩子,还没走到娴云宫外门,就见自己守在那里的随从一个个拔刀,背对着主殿朝门口一字排开,剑拔弩张,他们在随时准备用自己的身躯去抵挡外面的侍卫。

    一个随从转身,见叶青林出来连忙跑过来道:“大公子,出不去了,外面的人很快便到,我们从这里出去就会碰到一起。”

    叶青林心底忽地一下,怀里抱着宝儿,不能大打出手,如今若是出不去,等外面的人进来,那也是一通厮杀,等再惊动了皇上,他们被抓起来还是轻的,抄家灭族才是大祸。

    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

    “苏酥,你去前头,若是外面的人敢出手,把那女人给我推到前面去。”叶青林果断冰冷吩咐,后头抓着云妃的苏酥连忙点头。

    “唔唔唔......!”苏酥拉扯那女人居然不肯走,被塞着的嘴里不停发出声音,还冲着叶青林摇头。

    “走!”叶青林喊了声。

    随从正打算开宫门,苏酥拖着云妃来到叶青林跟前,急急道:“大公子,云妃好像有话要说!”

    叶青林不想上当,那女人无非就是想拖时间,等外面的人到了,他们这边连门都不用开了,会直接被外面的侍卫撞进来。

    “开门,立刻走,碰上了就杀出去。”叶青林压着嗓子喊。

    随从立刻打开了门栓,就被外面的人给杀了回来,外面的人已经在门口,看到外面的人太多,只好立刻把门又强行给关上。

    没有多久,门就开始震动,外面在撞门了,叶青林额头冒出了冷汗,这可如何是好,侍卫人太多了,杀是定然杀不过,如今沉沉黑夜,似乎把那女人推到前面去,侍卫也认不清是谁,说不定没等看清楚是谁就先给砍了,自己怀里还有个宝儿,心里有顾忌放不开来厮杀,已经是落了下风。

    门外的人还在撞,幸好这里是皇宫,大门厚重结实,撞了这么久硬是还没撞开,有人把刀从门缝插.进来,有人在外面喊云妃娘娘,一旁的高墙上也传来动静,有人已经爬上了围墙,稳稳的站在上面看着园子里。

    随从们见到了墙头的上侍卫,正奇怪他们为什么不下来,难道是想大冬夜的在上面吹风纳凉么?

    叶青林突然惊喊一声:“快进去,他们要放箭。”

    叶青林首先冲进了主殿,苏酥抓着云妃一直就在主殿的门里没拖出来,等随从全数入内,便急急关上了殿门。

    这下才有些心惊,那些侍卫方才在墙头上没有立刻放箭,大约是怕云妃在人堆里给误杀,想到这里,叶青林看向苏酥手里那个女人,对苏酥道:“把她嘴里的布拿掉,人都杀进来了,还塞什么!”

    “是!”苏酥照办。

    “你,去门边对外面说话,就说你在我们手里,敢撞门本公子就先杀了你!”叶青林冰冷的命令着云妃。

    云妃含着泪,这深夜被惊吓到现在,开始愣是喊天天不应,如今喊来了人似乎也救不了她,若不是床榻上那个机关,恐怕被杀了也没人会知道,此刻叶青林冷语冰人,更是吓的她只知道点头,平日被皇上宠着,被奴才敬着,也没哪时候见过这样的男子,竟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乖乖的对这门外喊了几声,表示她如今在里头很好,让侍卫不要进来。

    门外侍卫果然安静了些,但并没有走,恐怕也是在想万全之策,或者人已经去禀告皇上。

    “你们是来抢我皇儿的?”云妃稍稍冷静下来,才想起来眼前这些人的来意。

    “我的儿子何时成了你的皇儿,不知廉耻!”叶青林声音很沉,却很用力。

    云妃娇躯明显一震,她以为这些是皇后的人,要把她的“皇儿”夺走,没想到是这孩子的亲爹,难怪会拼死来抢夺。

    “本宫......不知道......”想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云妃瞬间就没了底气。

    叶青林没有理她,双眼看着殿门,那门外就是侍卫,如今他已急上热锅,谁还有功夫和她闲聊,由于焦急,没法冷静下来想对策,只能在里面押着这个女人当筹码。

    云妃毕竟身在宫中多年,懂得察言观色,知道眼前这男子不想杀她,只不过如今被迫拿她抵挡,稍稍松懈下来,上前温言道:“这位公子,我送你们出去吧!”

    “你以为你这样说,本公子就会相信你?”叶青林冷笑,他来抢孩子,这女人还送他们出去,这一出去,外面就乱箭飞过来,简直拿他当三岁孩子耍。

    “本宫知道你只想要孩子,说起来,这事是本宫不对,不该存着不该有的心思,不是自己的始终都不会是。”云妃叹气,她本好心,但眼前的这人明显对他敌意甚大。

    云妃叹的是自己无奈做下这事,害了别人一家父子离散。

    在宫里多年,虽有皇上宠着她,但始终没能怀上一个孩子,不仅是云妃,整个后宫,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宫生过公主,皇上到了这岁数,都没有一个皇子,自然着急,生怕哪天突然驾崩,这皇位就落到了别人手里,便许诺云妃,若她能生下个皇子,这孩子就是将来的皇帝。

    云妃努力了多年,什么手段都试过,始终没能怀上,眼看皇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若照这形势下去,不管如今多受宠,皇上死后,她没有子嗣都是殉葬的命,走投无路之下就想到了装孕,按日子,去年六七月那时便是云妃“产下皇子”之时,可她托的人几次带着孩子都入不了宫门,外戚入宫需要接受层层检查才能放进来,娴云宫的宫婢奴才又出不去,想来想去想到了薛堇无,这可是皇上跟前当红的奴才,云妃给了他一大笔银子,开始以为薛堇无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不想他居然一口答应了,并且速度极快,办事极牢靠,没几日就暗中将孩子送到了云妃的宫里。

    薛堇无送去的孩子便是宝儿,这孩子在去年六月之时,由臻氏送来了帝都,薛堇无利用了臻氏,孩子到了他手里不肯交还给她,因为他需要这个孩子来挟明泫和叶青林,那时叶青林带人夜闯他在西城的私宅,让他看到了叶青林的森森杀意,为了不让手里的孩子被叶青林抢回去,他果断答应了云妃的要求,孩子若入了宫,叶青林就是想抢也抢不走,只是薛堇无到死都想不到,叶青林当真就敢闯皇宫里来抢,大约薛堇无是死也不能瞑目。

    孩子那会儿已经四月大,和云妃刚“生下来”那个是对不上号,云妃只好称病,对皇上称孩子带了病,怕传给皇上,暂不能见人,还道为防孩子免遭人暗害,请求皇上不要声张。

    足足过了半年,幼儿在这时段长的都相差无几,将近一岁的宝儿,个头大些就只道孩子能吃,说他半岁长的好,也没人会怀疑,皇上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不是他的儿子,还很是欢喜的私下传明泫父亲进宫,商量立太子的事。

    叶青林不想听后宫那些阴暗的自哀自怨,阴沉着脸一句都不回应云妃,警惕地盯着殿门,此刻恨不能长双翅膀飞出去。

    不料背后突然冲出来几个侍卫,他们是从内殿的窗户里面进来的,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前殿,看见了背对着他们的叶青林和一众人,抬起手就射出了铁弩。

    云妃眼角带到后面的人影,再看清往叶青林身上射出去的铁弩,惊慌大喊:“小心!”

    等叶青林听见云妃的提醒,想要转过身来之时,已经晚了,铁弩射上了他的后背,从胸口穿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