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义无反顾
    庄柳奚这才道他某日上朝,听到两个太监在僻静之地鬼鬼祟祟的说着什么皇子,暗想莫不是薛堇无把叶青林的儿子藏到了皇宫?偷偷给了那个妃子当儿子?皇上一直无子嗣,这早已不是秘密,若是这样也极有可能,那孩子藏在皇宫最是安全,能偷送着给妃子当皇子,薛堇无更是有天大功劳,但倘若是当皇子,皇帝自然要知情,难道连皇上也笑纳了?庄柳奚一想到此处,便匆匆忙忙出宫,找叶青林留下的人,给他们送消息,没有说自己的推断,只说极为重要。

    叶青林对庄柳奚的这条消息很重视,他分析下来觉得是有这个可能,之前和薛堇无会面谈判,让那死太监把宝儿给他过目,以确认是否平安,薛堇无生性谨慎死都不肯,但又说了会保证宝儿的安全,如何保证?光凭薛堇无一张嘴,他说平安就信了?

    薛堇无若把孩子送进了皇宫,等叶青林知道宝儿所处之地,便是别具风格的告诉他孩子安然无恙,还能让叶青林无法去抢。

    老奸巨猾的薛堇无,叶青林想立刻将那死太监千刀万剐。

    来了帝都几月过去,都没想出什么稳妥的办法,如今知道了宝儿的下落,也无法动手,难道还去攻打皇宫不成?

    连明泫也只是见了几面而已,如今他的府里事很多,也不能去他府上去叨扰,只在西城的宅子等他得空过来,才能聊上几句。

    入夜的时候,明泫回到宅子,叶青林正和峻山说等事情办完就让他回宁阳城娶水灵的事。

    峻山一脸的兴奋,退出去门口就开始蹦着走路,明泫愣愣的看着峻山蹦出去了他才进厅里来。

    “落弟,这些日子可是辛苦你了!”明泫一进来就好话奉上。

    “庄主,府里之事可是棘手?”叶青林打发走峻山,才见明泫进来。

    “府里的事,一时半会儿出不了结果,倒是侄儿,我今日听到了些消息。”明泫神色严肃,看起来不是什么好消息。

    “宝儿果真在皇宫么?苏酥潜进去过一次,也没打探到什么!”叶青林似乎猜到了,心揪了起来。

    “看来是真的,今日父亲道皇上私下授意要立太子,让父亲拟奏折,看来是要掀起一拨大浪了!”下人端上来的茶都没喝,手搭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可见明泫极为忧心。

    明泫自然是忧心他的父亲,皇上让他父亲去拟奏折上奏,不是让满朝文武去喷他么?

    “皇上没有儿子,天下皆知,难道是要立我宝儿?”叶青林顿时一惊,若是这样,宝儿只怕是出不来了。

    “落弟莫急,此事尚未证实,待我回府之后禀与父亲,让他找机会去打探,只怕......”明泫皱起了眉头。

    “只怕除了我,无人能认出我宝儿,伯父去打探反而会引起人注意。”叶青林接着明泫的话,他知道此事难办,若那个孩子真的是宝儿,明泫的父亲也去不了后宫,见了也无法辨别是不是宝儿。

    “此事容我再想想!”明泫也觉得甚是棘手,若是普通人家倒也罢了,在宫里,可不是能随便让人参观的。

    叶青林却没有容明泫再去想想,他的焦急不是明泫一两句话就能消下来的,来帝都这段时日,他日日乔装起来在城里晃悠,把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如今明泫道出这个爆炸消息,若是儿子当真被皇帝拿去当了太子,这辈子,宝儿都会成了别人的儿子,以后想要弄出来更难,他再也隐忍不住,夜里三更,便带着人潜进了皇宫。

    知道危险,有可能进去了就出不来,但他没有退路。

    皇宫亥时关闭宫门,叶青林是由苏酥带着,从一条僻静的小路的翻墙入内的。

    皇宫西北角贴着黄谷山,那里有一片枫树林,苏酥在前头领着,从枫树林里穿过去,翻越宫墙,跳入了一处宫殿,这处宫殿是冷宫,夜里一般都不会有侍卫巡逻,苏酥这才敢如此大胆,这小太监,在宫里待了好些个年头,还时常为薛堇无四处奔走办事,对宫里宫外的路线哪里有沟洼都一清二楚,叶青林庆幸当初没有杀了他,如今派上了用场。

    夜里漆黑一片,冷宫自不必说,此处不过是皇帝存放不用之物的地方,自然没有体面一说,灯笼是一个也没见挂,一队人贴着墙走,只能靠着天上暗淡的月色,勉强能看见一些。

    虽然这里没有侍卫,但总有不知那面墙后面时不时传来鬼哭狼嚎或者惨叫,听着怪渗人的,苏酥却道无须担心,这大约是哪个被废弃为庶人的妃子又发疯了。

    黑暗中叶青林手掌抚额,用力闭了一瞬眼睛,这声音,太让他难以忍受,不是不可怜那些惨叫的疯女人,许多时候人的下场都是自作孽,但他不喜此处地方,一踏入这里,苏酥告知他这是冷宫,他便不舒服。

    “速速离开此地!”叶青林轻声命令道。

    “是,大公子,我们很快便能出去,不过,接下来要去哪个宫里找?”苏酥在前头停了下来。

    只知道宝儿可能在后宫,只是后宫之大,哪怕是青天白日走起来也一时半会儿走不完,何况如今是黑夜,而且没有目标。

    “去找薛堇无!”叶青林狠狠的咬了两个字。

    苏酥这才恍然大悟,对呀,自己找,到猴年马月也未必能找出来,出了这冷宫就会不停有夜巡侍卫,估计还没开始找就会被抓起来,就这身后的十几个人,怎么都不够宫里侍卫练手的,叶青林一提醒,苏酥立马知道该怎么走,领着人一路摸着去了薛堇无的院子。

    躲躲藏藏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闪过了几队夜巡侍卫,来到一处院子,一看就是宫奴住的地方,这里就是薛堇无的住处,以前苏酥就跟着他住在这里。

    苏酥蹑手蹑脚摸索着走,不敢吭声,毕竟当奴才的耳朵都好使,怕薛堇无在房里听见外面的动静。

    来到一处门前,苏酥才停了下来,闪到门边上,对叶青林指着里面,表示就在此处。

    随从立刻分散开来,几个人守着院门口,另外几个贴着门。

    叶青林推了推门,栓着,不能撞,怕动静太大引来侍卫,便对苏酥使了个眼色,苏酥会意,捏着鼻子轻唤了声:“公公,公公可歇下了?”

    没回音,苏酥又依着方才的嗓子唤了几声,里面这才传来一声似乎没睡醒的暗哑回应:“谁?”

    “公公,我是小春子,您睡了吗?奴才有急事禀报。”苏酥随便报了个薛堇无身边小太监的名字。

    没有回答,许久才听见脚步声近门边,门开了,黑暗中看见披头散发如同恶鬼一样的薛堇无。

    不等他开口,就被叶青林的刀架上了脖子。

    迅速把人往房里倒推着进去,随从立刻关上了房门。

    “许久不见,薛公公贵体安好啊?”叶青林冷冷的道了声。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叶大公子,怎么,以前没杀老夫,如今都敢进宫来杀老夫了?”薛堇无一惊过后,很快就镇定下来,大约他是觉得在这里,叶青林不敢杀他。

    “我儿子在哪个宫里,说吧!”叶青林把刀往薛堇无的脖子上用力一逼,

    明显感觉到疼痛,薛堇无知道脖子被刀割破了皮,刚才还想着在宫里叶青林不敢对他怎么样,只要大喊一声,外面的夜巡的侍卫必定能听见,但此刻明显感觉叶青林的杀意,又开始心虚。

    “叶大公子有话好好说,这大半夜的,把老夫吓死了可就开不了口了!”薛堇无的嗓子开始不那么平稳。

    “你只有一息的功夫可以废话!”叶青林明显没有耐性,握在手里的刀又用了一下力。

    “在......在娴云宫,云妃娘娘那里!”薛堇无慌了起来。

    下一刻,就瘫软下去,连开口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叶青林的刀抹了薛堇无的脖子。

    原本想留着他,带给明泫,说不定能挖出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此刻在宫里恐怕带不出去,何况他对薛堇无恨之入骨,又着急去找宝儿,不等薛堇无求饶就一刀结果了他!

    “苏酥,你前头带路。”叶青林一脚踢开死在地上的薛堇无,走了出来。

    苏酥连忙点头前面领着,专找阴暗的地方走,免得被人发觉。

    七弯八拐的走了许久,才远远看到一处比较像样些的宫门,这里倒是有灯笼,他们也不敢靠门太近,隔着一段距离,看见门顶大写的“娴云宫”三个字,到了这里就没法叫门了。

    几个随从叠罗汉把叶青林和苏酥托上了高墙,随后才互相拉着爬上去翻到里面,猫着腰直奔主殿跑去。

    殿门口有两个宫婢歪着脑袋睡觉,大约是值夜的。

    随从上去就一人捂了一个敲晕了拖到一边,有宫婢值夜的地方自然不会栓门,苏酥轻轻一推就开了。

    随从留在门口隐蔽守着,叶青林随苏酥悄无声息的入内,主子睡下,殿内只留几支烛火,却能全数看清里头的摆设,果然在内殿见到一张摇床。

    隔着几步远,透过薄纱见那熟睡中的幼儿,当真就是他的宝儿,虽然似乎长大了一些,但自己的儿子,模样始终能看出来。

    正欲近前抱走孩子,突然一声响动。

    “你是谁?来人呐!有刺客!”不远处的寝榻上,幔帐被掀开,柔和的烛火照上一张惊恐的美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