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我的你别动
    如果坐在对面的是叶青林,花泣觉得只要凶巴巴的上前去撒娇耍赖,必定能得逞。

    可眼前的是子俞,花泣有时候都觉得很难琢磨他的心思。

    他温文尔雅,正直善良,总是百般迁就她,从不对她发怒,这或许是天下女子都梦求的夫君。

    他不单只是温和,也坚持自己,想轻易把他带歪,很难,花泣甚至怀疑,以前子俞被她的歪理一次次的说服,是因为子俞宠爱她,而不是她的歪理多么有说服力。

    花泣总认为自己很了解子俞,如今又忽然感觉,子俞心底有更深处她望不到的地方。

    这也许是错觉。

    大概是她自己心思不够纯粹,久了就扭曲了自己,转而去质疑别人也会如此这般。

    “子俞,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前的事,早就忘了,只是突然听流云说起庄氏,想知道,若是发生在你身上,你会如何处理庄氏?”花泣感觉如今自己说谎连脸都不会热一下。

    子俞啊,好子俞,不想骗你,只是没有办法。

    花泣只能自己对自己呼喊。

    “这......子俞想象不出,呵呵,吟儿就会搞怪,这等事,子俞怎能往自己身上去想,这不是在羞辱自己的内眷么?”大约是子俞感觉很好笑,就笑了出来。

    “啊?也是哦,呵呵!”花泣看子俞这等乐观,感觉实在难以开口去打击他。

    那就先不说吧,等确定王氏是不是真的怀上再说,若是没有,现在和子俞说开了,不就玩完了么?

    花泣道累了,让子俞早些歇息,便回房。

    子俞竟也没有跟着来。

    第二日吃过早饭,花泣便领着王氏道要上街逛逛,安氏也想跟着来,被花泣找了个借口推开了。

    找了个不相熟的药铺,和掌柜的说女人家要看看身子,让找个僻静些的内屋,掌柜的阅人无数,一听就知道她们的意思,领着她们入了后院。

    花泣小声告诉王氏不要说话,让掌柜的自己看,掌柜的把了许久的脉,还问了诸多关于女子那些隐秘的问题,最后得出结论,有喜了!

    果然!

    王氏经过昨夜一夜的惶恐不安,如今再听掌柜的诊断,还是没能镇定。

    不敢说话,只能用目光向花泣求救。

    不能急着回县衙了,就王氏目前的状况,一眼就能让人看出端倪,脸上就写着:我死到临头了!

    领着王氏去了驿馆,来这里是找宥文的,这家伙是找到了,结果也得知了叶青林昨夜连夜出发去了帝都。

    她心里顿时很失落。

    宥文是在后院被花泣逮到的。

    这死猴子,好像特别忙碌,一会儿在县衙,一会儿在驿馆,大约也是帮着叶青林跑腿,花泣倒是不好去骂他。

    找哪家的姑娘不好,非要找个有主的,这下麻烦可不是一般大。

    就算子俞再温和,他也是男人,谁会愿意顶个乌龟壳?

    “你说什么?她她她肚子里有我儿子?”宥文好像很懵,他原本也是童子鸡一只,突然被宣布他当了爹,一下子没能回味过来。

    王氏两眼泪就出来了,冲着宥文点头。

    “你这死猴子,打算怎么负责?”花泣拉着王氏和宥文进了一间没人的杂物房,觉着里面说话安全些。

    “是不是......该成亲了?”宥文还在懵逼当中,完全没想过他自己能娶到媳妇,就是感觉有个女子怀了他的种,那下一步不就是成亲么?

    “成你个头啊?平日不是猴精猴精的么?脑子里面都装屎了么?”花泣一气起来就忍不住骂上一句。

    王氏不敢说话,只能在一旁边流泪边听着。

    “那那那我说的不对?这女人有了孩子不成亲怎么能行?刚好我也没媳妇!”宥文至今没往子俞身上去想。

    “我打死你这死猴子,到处捅娄子,捅完了不知道收拾!”花泣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宥文后脑勺。

    “诶!吟儿你......我年长你两岁呢,喊我宥文哥你还知道么?还动手打起我来了,真是没大没小!”宥文摸着自己被打痛的脑袋,表示不愤。

    “死猴子,死到临头了,还知道自己是宥文哥,等我告诉秦书玉,让他揍你!”

    “多大点事!不就是我有媳妇了么?怎的好像你意见很大似的,你就是不盼点我好!”宥文扁着个嘴,压根就想不到深处去。

    “她是你媳妇?美的你!”花泣一指身旁的王氏。

    “是你媳妇行了吧?呃她......”宥文终于反应过来,脸色骤变,方觉事情不妙。

    “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我,吟儿,这事怎么办好呢?!”宥文现在才知道向花泣求救。

    “我也没有办法,昨夜去套了子俞的话,没敢说出来,唉!”花泣也恨自己没用,为什么对子俞不能主动一些,就如同跟叶青林耍赖一样,让他无条件的答应自己,放过王氏。

    可她真心做不到。

    虽然子俞曾经对安氏、王氏她们说过,如果她们有更好的去处,他会成全她们,但那前提是不违背礼仪纲常的情况下,由子俞先提出,再礼送她们,而不是如今王氏这般与人私通后,再来通知他,要分道扬镳。

    在他的后宅里,怀了别人的孩子,让他从头绿到了脚,换做是谁也不能容忍。

    花泣晃神突然有些心疼子俞。

    随即又立刻回到眼前,如今该心疼的是王氏肚子里还未成形的骨肉。

    “要不我现在带着她走?回桃源村去,二公子找不到人就作罢了!”宥文眼珠子一转,想溜之大吉。

    王氏正哭着,一听宥文这么说,眼神顿时一亮。

    “若真是这样,那你就要烧香求上天保佑,子俞会放过你们,不会通过官府来抓王妹妹,就算他不私下处置王妹妹,官府也可以判她通奸凌迟,难怪峻山说你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花泣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什么峻山说我?是我说峻山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好么?啊不说这个,如今怎么办吧!”宥文听花泣一分析感觉事态严重。

    “除了求子俞写休书,没有别的办法!”花泣也是脑胀了半天,自己才总结出来。

    王氏又紧张起来,犹豫着伸手去拉宥文的袖子,她害怕,觉得现在只有宥文是她的依靠。

    “谁去求,我吗?有奸夫去求人家写休书的吗?换做是我,原本想放过的,也要往死里整了!”宥文思路终于正常了些。

    “我去吧,不要急,现在王妹妹肚子还看不出来,我尽量!”只能她去,她去找子俞,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实在不行,宥文再逃跑,不过那样,可能真的要带着王氏隐姓埋名亡命天涯了。

    但她良心难安,对不起宥文的老爹老娘,他们就宥文一个儿子,因为当初跟着她去宁阳城找秦书玉,又上了叶青林的船,再来到川口县随身保护她,才让宥文搞出这些幺蛾子,如果这次处理的不好,他将被逼的不能在父母年迈之时身前尽孝,让他被骂枉为人子。

    花泣三人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县衙,各自散开假意忙碌。

    花泣去找子俞,不在前堂,可能在他的房里,他若不是下乡巡察,只会处理公务和在房里看书。

    屋门开着,花泣走到门口,正打算喊子俞,往屋里看去,就怔在了原地。

    子俞在屋里,但不是他一个人,他正在书案前,从背后.握着天玥的手,手把手的教她写字!

    不知为何,花泣觉得这画面很刺眼,很没来由的心里也被扎了一下的感觉。

    难怪这些日子,子俞都不怎么黏着她了,是因为这个缘故?

    先是礼貌的敲门,以前她从不敲门的。

    “子俞!”花泣轻喊了一声。

    子俞抬起头,见是花泣,露了个微笑:“吟儿。”

    随后又继续低头教天玥写字。

    居然就把花泣晾在了门口。

    花泣很想转身就走,可她还有事要办,必须找他,倒是坐在子俞面前的天玥见到花泣慌张起来,想要离开,又被子俞摁了回去继续写。

    感觉眼里有温热漫上来,她有想哭的冲动,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天玥不是她推到子俞面前的么?想让天玥慢慢占据子俞的心,将来她就可以脱身离开,这不是成功了么?

    暗自又无奈的笑笑,这不应该是她该有的感觉,可能是心太乱了。

    “吟儿怎么不进来?”子俞这才发现花泣还一直站在门口。

    “不了,你忙吧,我回屋了!”花泣神色黯然的离开了子俞屋门口,回了自己房里。

    她没有爱上子俞,只不过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在手上,不那么舒服罢了。

    她觉得很快子俞就会找来她的房里,然后哄她。

    但是等了许久,子俞也没有来。

    她自己都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心情,着急的要死,想要和子俞谈谈王氏的事,可那边正在暧昧,她不能这么不识趣的去打扰人家。

    坐立不安了好一阵,终于撒开嗓门喊:“天玥!”

    隔壁的天玥听见了,还跑了过来,紧张兮兮的低头应着:“姐姐,天玥在。”

    “去,给我端盆水来,我要洗脸,还有,把我这些衣衫全部拿去洗了,我饿了,要吃红豆粥,还有,我昨天放这的玉簪子哪去了,快给我找出来,前几日在胭脂铺里订的胭脂怎么还没送来,去催!”花泣一连串说了这么多,感觉气都快喘不过来。

    是我的你别动,不是我的,你给我放那儿!

    她一直都是这种作风,想忍也忍不住。

    天玥一样一样仔细记着,见花泣不说话了,连忙低头躬身退了出去,忙活花泣交代的那一系列吩咐。

    子俞这才出现在门口,听见了她刚才对天玥的一通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