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他们在做什么
    换上一身轻便衣裤,花泣和流云带着小玉走在山中的草石小路间。

    她们想在峡口的右面,修建庄园的附近玩耍,另一边的左面是工部的人在采矿,她们不熟悉,也没有兴趣。

    庄园的占地很大,抬眼那些忽高忽低的山上,全是挥汗如雨的工匠杂役,这个明泫,圈起来的地,可不止五百亩吧?

    不过哪怕就是占去了一万亩,大约也没人会来追究,这里除了峡口那里平坦些,其余均地势险峻,百姓就是垦荒也不会来这里。

    听说以后这庄园的前院会用来作客栈,再看看这里,从峡口出去不到几里,过了那摆设用的破烂两川口城关,便是东平国的地界,想来明泫是想在此地赚来往商贾的银子。

    也对啊,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一座规模庞大的客栈可供歇脚,这样来往的人不用连夜在山中赶路,或者露宿山洞,谁都会选择住到客栈去,人一多起来,需求自然就多,以后说不定这里还能慢慢吸引百姓前来做些小营生。

    “姑娘,莫要再往前了,里面没有路,回去吧!”

    花泣和流云慢悠悠走着又爬着山路,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人少的地方,一位穿着工匠衣衫的男子走过来,将她们拦下,不让她们继续往里走。

    “谢谢这位大哥提醒了,走吧,回去,免得进去迷了路!”花泣抱起小玉,叫上流云,转身往来时的山路走。

    “不肘!不肘!有花!”小玉不肯走,抱着花泣的脖子,脑袋在她肩膀上蹿出来,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指着里面,刚学会说话,还不会咬字,却能很完整的表达他的意思,花泣和流云自然也能听懂。

    “吔,你个臭小子,还不肘,不肘那边的蜀黍把你抓起来!”花泣扛着小玉,这小子,肥嘟嘟的全是肉,着实是重啊,这才抱那么一下,手都酸了,只能放在肩膀上扛着。

    小玉把嘴一扁,就哭了起来:“哇......不肘,有花,我要花!”

    花泣和流云朝小玉手指的方向看去,可不是么,大冬日的,那边的山坳里确实开满了鲜红的花,小家伙这是硬要过去采。

    “吟儿,别管他,这蛮牛天天闹这个闹那个的没个消停。”流云抱过小玉,往他屁股上轻轻一拍,结果那小家伙哭的更卖力了。

    都是当娘的人,见孩子哭,心就要碎,花泣连忙帮忙哄着。

    “等会儿,等那工匠走远些,我们便溜过去,嘘!”花泣两眼溜溜的左顾右盼。

    “真去啊?方才那位大哥说没有路了?”流云问道。

    “走!”花泣拉着流云,趁工匠没注意,从小路溜进了山谷。

    路确实小,但也不是没有路,看来那工匠是担心她们走不惯这里的山路,才好心提醒她们。

    拐了个弯就不用躲了,被凸出的山挡住,外面的工匠看不见人应该不会进来驱赶。

    外面看过来那时,只觉得那山坳就在眼前,似乎很近,这移走进来,才发觉,路还不短,拐了好几道弯,才走到里面的那一片火红的山坳下面。

    上面的山壁,开的是山茶花,那肉肉的花瓣,能掐出水来,这花,达官显贵的府邸若是能有一棵,可以炫耀很久。

    花泣傻眼了,明明外面看进来这些花就在路旁,怎的一进来这里,那花都长在陡峭的山壁上?

    小玉从流云身上脱溜下地,仰着脑袋看山壁上的花,边蹦着边拍手,还不望指着叫花泣去摘。

    花泣摊着手,表示无能为力,她不会飞。

    小玉似乎很失望,流着口水看上面那些花,花泣和流云一个不留神,那小家伙就蹿到前头往里面钻,他要自己去摘。

    流云手里一松,才知道那小家伙自己跑了,花泣也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过去。

    别以为肥嘟嘟的小胖子就跑不快,花泣和流云边追边找,小玉才跑没一下的功夫,人就跑没影了。

    花泣和流云两人都紧张的边跑边找,只敢小声的喊着小玉,没头苍蝇一样跑。

    前面已经没路了。

    两人对望了一眼,流云眼泪都冒出来。

    流云不知所措的在周围四处乱走,儿子就这样消失在她面前,她要急疯了,一会儿秦书玉知道,更是要两人一起疯。

    花泣脑子里嗡嗡作响,她以为不过进来摘朵花,没想着这小玉调皮,能一下子就跑不见,到处拨开草丛灌木,希望小玉是故意藏起来和她们玩。

    耳边似乎听见嘤嘤哭泣,很轻,感觉不远,似乎又很远,因为很小声,似有若无。

    花泣连忙闭上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真的是小孩的哭声,一定是小玉。

    轻下脚步,来到山壁前,拨开草木,探头往里面寻找,发现这没有路的草木里面凹了进去,看似应该不会是山洞,因为凹的不明显,地方也不大,能一眼看到土壁。

    想进去翻一翻,看小玉会不会躲在这里,小心的踩进去,就感觉根本没有落脚着地。

    树丛底下的杂草堆中,是空的,花泣一脚踩上去,就落入底下不知深浅的地洞里。

    摔了个晕头转向,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流云也落了下来,随后是一旁拍手叫好和“唧唧唧”的笑声。

    小玉两眼泪汪汪的,冲着狼狈的花泣和流云拍手,他以为姑母和娘亲在跟他玩耍,泪都没干就开心的笑起来。

    两人爬起来,过去把那坐地上笑的格外开心的小玉抱起,全身检查了一遍,这小子居然没有受伤。

    这个地洞,看似不高,却也高过花泣和流云的头顶许多,两人叠起来也够不着上面,肉球小玉不知道是怎么摔下来的,再看一旁从上面洞口倒伸下来长长的蔺草,这才明白,这小子是从蔺草上滑下来的。

    “嫂子,你从这,抓着蔺草,先爬上去,我把小玉举起来给你。”花泣指着那一大扎坚韧的蔺草。

    下来容易上去难,蔺草虽坚韧,但若抓破了它,能割肉入骨,流云尝试了几次,都滑落了回来,连力气都用完了,坐在地上喘气。

    两人商量着如何爬出去,小玉却一手扯着花泣的长发,一手伸得老长指洞里着某一处。

    顺着小玉手指的方向,才发现那大石之中有个夹缝,很小,看样子仅能容一人钻过去。

    不知道从那里能不能出去,花泣让流云看着小玉,道她先去进去看看,如果有出口,就回来喊她。

    流云点头,抱紧小玉坐在原地,生怕这小子一不留神又跑了。

    花泣小心的钻过石缝,幸好她体格不会太粗壮,才能穿过来,要是再高大些,怕是会夹在石缝里,压上个五百年,等着“师傅”来救。

    钻了一丈余长的石缝,前面突然变的开阔起来,已经能站起来直立行走,双臂伸开也能过去,想不到这里面有个这么大的石洞。

    从钻过来这边的时候她有感觉,这石洞是斜着向下的,也就是说,这里不会是出口,越走只会越深入地下,到时想找回头路都找不到。

    花泣打算回头,再穿过石缝去找流云继续爬蔺草,从掉落的洞口出去,这里面实在让人感到不安。

    忽然听见一些响动,是从石洞深处的下面传来的,花泣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么大的石洞,定然是“洞主”在下面,也不知是什么怪物,到时出来了,她想跑都跑不了,赶紧俯下身想要钻石缝。

    突然又缓缓的停了下来,因为她感觉那声响不似寻常野物乱刨乱打的动静,似乎很有规律,一下一下的声响,好像是铁器相互碰撞,又想是石头相互敲打,总之,怪物不可能把这声响控制的这么规律。

    不是怪物,那就只能是人。

    如果里面真的有人,那就可以肯定,会有出口。

    花泣又开始在石洞里摸索着往前走,身后早已看不到光线,但是在前面隐隐的似乎有一抹淡黄的光影,久久的忽闪一下。

    加快脚步,朝那光影摸过去,几次差点被脚下的石头绊倒,都侥幸的没趴下去,最后一次当真绊了个五体投地,晕头转向双手乱抓,给她抓住了前面的一丛不知名的杂草,用力拉着想要起来,杂草被扯出来连根拔起一大摞,淡黄的光线突然射.进来,简直能亮瞎眼。

    花泣有些欣喜,以为是日头光亮照到杂草拔开的这个小洞口,把手里那摞连根拔起的杂草往身后一扔,就爬近前去,想把脑袋伸出洞口去看看,这出口出去会是哪座山。

    这一看去,惊的她膛目魂飞。

    眼前是一处山腹内的巨大空腔,花泣的脑袋钻出来的这个小洞口,位于整个空腔的半壁之上,那下面,空腔宽大约莫有近千丈,抬头往上看,从地下至顶上起码也有百丈之高,也就是说,这整座山,实际就如同一个空心大盖子,外面草木苍翠,腹里另有乾坤。

    令她更震撼不止的,是下面那宽大的地底,那里满是相互或者各自来回穿梭忙碌的人,如同辛勤行走的虫蚁。

    他们是谁?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