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秦和老杜对骂的结果
    秦书玉按叶青林的吩咐,和杜鉴商量着找几个人安插进县衙。

    男的好找,自己手下兄弟大把,只要挑几个不常露面的去就行,可男的不那么容易能进得去县衙,如今县衙也不征募衙役,后宅也不需要家丁,这安插又需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还真是需要花费一些功夫,这是个技术活。

    关键是如今宥文不在,若是他在,找个私交不错的衙役领着几个“乡亲”去“混口饭吃”,那是没有问题的。

    反而是女子容易进的很,随便一个卖身,就能进后宅当个婢子什么的,工钱也就可怜巴巴的几个铜子,县衙不至于出不起,可女的也不是那么好找啊,就他们身边的手下,个个都是光棍小哥,哪有什么女子,就是出去街上能找来人,也完全没法拿来用,这可是隐秘的事情,不是绝对信任的人,谁敢弄进去?

    秦书玉和杜鉴两人商量了半夜,终于找到了个突破口,那就是县衙门房老衙役。

    两人还积极的替人家县官操心,道这老头已经年迈,老头老眼昏花,不适合再看门,该到退居回家安享晚年了。

    按规矩,县衙的衙役一般是世代相承,子承父业,这是地方一贯传下来的,甚少在外面招募“没有关系”的人。

    他们连夜找到了门房老衙役在城中的破院子里,见到老头的儿子,他那儿子今年约莫也就二十来岁,但老头看起来已经六七十,想来是老来得子,估计把他儿子的差事让出来不会那么愿意。

    结果老头的儿子见到五十两银子后,即刻便答应下来,道明日一早老头回家就与他说。

    果然,第二日一早,老头的儿子就找来驿馆,道他爹已经答应了,就他家,一辈子都攒不起来五十两银子,还有什么能不愿意的。

    老头领着秦书玉和杜鉴两个物色来的一个手下,去见了子俞,道自己年迈多病,欲子承父业,还把“儿子”推到子俞面前,求叶大人开恩,收了他“儿子”,“父子”两个还跪下磕头,让人想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子俞倒是没那么多想法,觉得子承父业本就合规矩,看他那“儿子”也是身材魁梧,一身干练,当个衙役很适合,就收下了。

    老头真儿子名叫狗子,秦书玉只好让自己的人改名叫了狗子。

    就这样,算是成功安插了一个人进去,如今县衙有了一个叫狗子的门房。

    其余的人只好另找机会了,这事急不得,突然就去了那么多人,任谁都会怀疑,别说聪明如子俞。

    后宅肯定是要弄人进去的,只是这女子没地儿去找。

    秦书玉和杜鉴两人踱来踱去的想着办法,也没能想出什么好点子。

    直到看见在马厩里卖力的铲马粪,一个大铲子扛半天扛不起来,满身臭烘烘的天玥。

    “你想让她去?”秦书玉表示怀疑,他压根就信不过这个野孩子。

    “不然你还能找出更合适的?”杜鉴白了秦书玉一眼,知道他会不同意。

    “你敢相信她?”秦书玉狠狠的回瞪杜鉴,那感觉像是在问:你敢让她去你试试?看老子不揍你?

    “以前不敢,现在,你看她,都这样了,也没个逃跑的心思,有饭吃就不错了,去了县衙还能有好衣服穿,有饱饭吃,有工钱领,她当然愿意。”杜鉴想的倒是挺远,没发现秦书玉想吃人。

    “我不是问她愿不愿意,她还有个屁意见,我是说,你敢保证她不出篓子?要是她害我妹妹,我不光要杀了她,还要杀了你!”秦书玉从鼻孔里哼出一气。

    “你都知道说会杀了她了,她还会不知道?然后跟自己过不去?”杜鉴这么一分析,倒是有道理。

    “不不不,不行,我坚决不会相信这个女山贼。”秦书玉对天玥始终带着敌意。

    “那麻烦你,秦大爷,你出去给老子找个女子来,随便什么样的都行,只要是母的,牲口也行!”杜鉴明显来气了。

    “杜鉴你大爷!不就是说说么,至于么,哼,老子不管了,你自己拿主意,到时出了事,老子不会帮你在大公子那里说好话,哼!”秦书玉说完甩手就走。

    “老子不要你帮,仗着自己是大公子的大舅子,跟老子耍威风,哼!”秦书玉快要走远了,杜鉴赶紧大声骂了回来。

    这两人,平日好的跟断袖似的,连对骂起来,也没有任何顾忌。

    天玥果真进了县衙的后宅,这是秦书玉和杜鉴两人共同对骂几百遍后的结果。

    白天在县衙门口,有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脖子上挂着个牌子要卖身,全身脏兮兮臭烘烘的,脸比屎坑板还要黑,那臭气都能熏到大堂里去,被新任门房狗子“赶”了几次,“赶”不走,就“只好”找后宅的主母安氏出来看看。

    安氏捂着鼻子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赶紧入内找花泣商量去了,道有个很可怜的小孩,在门口卖身,快要饿死了,问后宅还能不能收下个婢子。

    花泣自然没什么意见,收个婢子花不了几个铜子,就是每日赏她三餐而已,等于是救人一命,安氏就把天玥从后门领进去了。

    安氏让天玥在下人房里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才把她洗干净。

    等安氏看见穿着一身婢子衣裙的天玥,从下人房里走出来院子的时候,顿时呆愣在了原地。

    虽然瘦小,衣裙显得松松垮垮,但那眉眼,好眼熟,简直和花姐姐一个模子啊?

    难道是花姐姐失散的妹妹不成?

    安氏连忙领着天玥往花泣的正屋跑去。

    “姐姐,姐姐你快看呐!”安氏兴奋的把天玥推到花泣面前。

    这一发现,可不得了,花泣也当场愣住,愣完就笑了,这婢子,和数年前的自己当真是没什么两样啊?

    “你叫什么?”花泣亲切的拉起天玥的手问道。

    “回夫人,奴婢叫天玥。”天玥被杜鉴训练过后,已经不再那么沉默寡言,懂得如何当一个婢子。

    “别喊我夫人,叫姐姐吧!”花泣很开心,有个和自己小时候长得相像的女孩在面前,那感觉当真是奇妙。

    “奴婢不敢。”天玥低头回道。

    “哎呀,有什么敢不敢的,以后你就在我身边伺候吧,别去后面做粗活了!”花泣果断就把天玥收下了。

    安氏连忙跟着点头,见花泣开心,这多好的事啊,立了一功呢!

    “安妹妹,你可真行,这样都能被你歪打正着的,要不是你,这小丫头说不定卖到谁家去了呢,花泣可真要谢谢你了!”花泣很开心,连连夸赞安氏。

    “姐姐喜欢就好,这都是我这当妹妹的本份,天玥啊,以后要好好伺候花夫人啊,可不能偷懒,要是被我知道,打你屁股,呵呵!”安氏被花泣夸的心里直乐。

    王氏闻风也赶过来瞧,猛一见天玥,也以为是花泣的妹妹,三个女子在屋里把天玥当成怪物一般欣赏,时而比较,时而大笑,天玥低着头,愣是站着由着她们三个,从头顶扫到脚跟。

    三个女人看够了,花泣才想起来要把天玥弄到子俞面前去,吓吓他。

    子俞正在前堂认真的看着公文,突然走过来一个婢子,上前就喊大人。

    子俞一回头,以为自己花了眼,这婢子眼熟的不可思议。

    眼前的人不是初初在泰安书院那时认识的吟儿么?

    花泣和安氏、王氏躲在侧门后面,偷偷观察子俞的反应,三个人都掩着嘴偷笑。

    子俞站了起来,走近天玥,绕着天玥转了一圈,不说话,就点头。

    是她,就是初识那时的吟儿。

    虽然不是完完全全的十成相似,但起码也有七八分,一个人能有两三分相似,都会被认为是兄弟姐妹,这七八分神似,可是双生子才能出现的啊!

    不过这定不会是吟儿的双生姐妹,一看年纪就差很多。

    “你?什么时候来的?”子俞开口问,那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天玥仿佛听见了天籁之音那般,傻傻没回过神来,这声音,她在山里从未听过,好听的让她想一直听下去,这大人长的也是真好看,跟驿馆那位大公子长的还有些神似,就是一个刚毅些,一个柔美些,但是那个大公子好冷傲,会让人害怕,可眼前这个,怎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

    这还是位官老爷,如此年轻,如此客气对待她这种下人!

    “怎么不说话?”子俞见天玥发愣,笑笑问道。

    “回大人,今日刚来的。”天玥脸上一红。

    “你是谁身边的?”子俞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姐姐身边的。”天玥不知道花泣名字,只能叫姐姐。

    “吟儿,出来吧!”子俞转身对着后面的侧门喊了声。

    花泣和安氏、王氏三人这才掩着嘴出来,忍不住哈哈大笑。

    子俞无奈的看着那三个,果然是吟儿那鬼精灵拿这婢子来捉弄他!

    “像吗?像吗?”花泣来到子俞身边,笑出一口小白牙,感觉很好玩。

    “像是像,不过只是面目有些像而已,这人,自是完全不同的,吟儿别玩了,你们都回去,我还在忙着呢!”子俞抬手捏了捏花泣的脸颊,把几个女人给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