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活该宥文活一百岁
    秦书玉站在房里,低着头,不敢看那案前端坐着面色冷峻的叶青林。

    吟儿又跑了!

    叶青林又没笑容了!

    那两个人,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把人看的晕头转向,不知道是该陪着高兴,还是该陪着郁闷。

    “听着,终止在川口县征募工匠,立刻遣散门口排队的人群!”叶青林终于说话了。

    “啊?那已经征了四百余人,如何处理?”秦书玉知道,叶青林是因为吟儿哭闹了一番,才作这样的决定,但那已经定下的工匠,总不能失信于人吧?

    “那四百余人当中,城里的有多少,乡下的又有多少?”叶青林揉着额头。

    “到刚才记录的,城里一百五十人,乡下两百七十人,共有四百二十人。”秦书玉随口报来,这些人,他时时刻刻不在计算。

    “停止征募,城里一百五十人照旧,乡下两百七十人,每人发一两银子遣散,让他们回村继续垦荒,不得再来报名,若是再有乡下来的人,一律不收!”叶青林感觉很累,声音有些沉缓。

    “知道了大公子,我马上就去办,那......就剩这一百五十个工匠,不够......”秦书玉想说,一百五十人怎么去两川口搞那么大的工程,不是想修个十年八年吧?

    “去邻县征募,一两银子一个月,五日内征齐所有工匠和厨娘,不得耽误!”叶青林说完挥了挥手,示意秦书玉退下。

    秦书玉很识趣的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又被叫住。

    “秦书玉!”叶青林似乎刚想到什么。

    “大公子!”秦书玉又连忙走了回来。

    “宥文呢?整日在忙什么他?”叶青林眼里带着火气。

    “宥文......去了东平国,说是去买牛!”秦书玉小声应着。

    “就知道当他的商贾,很缺银子么,本公子交代他的事不知道用点心,还有你,你有什么事瞒着本公子的,现在自己说出来,不然就本公子替你说出来!”叶青林目光立刻又变的冷峻,直直看着秦书玉。

    秦书玉心里一惊,难道是吟儿自己吃下毒药的事,大公子知道了?那不是完蛋了?吟儿是为了跟后宅女人争宠才自己吃下的毒,她那是为了她的二公子,如今大公子知道了,还不把气撒到他身上?

    秦书玉打了个冷颤。

    “大大大公子,吟儿自己服毒的事,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她以后断然不敢再干傻事,她她她那也是被那些后宅女人逼的没办法,大公......”

    秦书玉说话没说完,就传来“碰”的一声,叶青林手掌重重拍在书案上。

    叶青林隐着眼里的怒气,好个秦书玉啊?吟儿自己服毒,方才跟他说什么来着?说她是不小心吃错东西,这兄妹两个是在一起糊弄他么?

    “嗯,你说说,谁在逼她?”叶青林放缓语气,若是生硬了,秦书玉怕是会吓的不敢说。

    “县衙后宅的女人,这事,二......二公子已经处理过了,日后断然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吟儿有没有和你说过,她为什么非要去县衙不可?”叶青林揣摩着,这秦书玉是她哥哥,吟儿指不定会把事情和秦书玉说。

    “唉,大公子问的对极,我也逼问了几次,吟儿她就是不说,也不知道是怎的了!”秦书玉不敢说,他当初怀疑吟儿是因为深爱二公子,才去的那里,可今日这事看来,吟儿准确无误是爱大公子的,叶青林问的这个问题,其实他也想知道。

    叶青林微紧了下眼,思索着,看秦书玉的样子不像说谎,吟儿这丫头当真是谁也没说过,有什么事,能让她对她哥哥都不能说?

    “嗯,书玉,你坐下,来和本公子一起分析,从宁阳城府里开始,吟儿可有哪里不对劲的!”叶青林知道那丫头的脾气,不说就打死都不说,他只能自己去找答案。

    秦书玉只好惶惶不安的坐了下来,两人一起把日子往回推,从吟儿被休出府之前开始回想......

    结果两个大男人想来想去,就是没理出个头绪。

    他们时常都不在府里,十天半月有时一两个月的,才回去一趟,如今在这想想想,想个屁啊?

    叶青林暗自叹着气,都怪自己以前没有功夫去陪陪吟儿,才让她被人要挟,她没经历过什么,很容易上别人的当,说不定是被人蛊惑了,这丫头当真是让人伤脑筋,就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什么,抛夫弃子,还什么都不和他说,该打!

    想当初,若是不让她入侯府,指不定就什么事都没了,可那时,自己的父亲叶闰卿还在,他依旧需要尊臻氏一声母亲,才免遭人口舌,若是自己强硬些和臻氏抵抗,或许也就没后边这些事,早就交代了她不要与人交往,不要相信府里的任何人,这丫头就是没听,结果呢,弄得一个家四分五裂。

    到底是谁这么跟他过不去,早晚让他给逮出来,到那时,就别怪他下手狠辣!

    叶青林心里咬牙切齿,面上依旧只是淡淡的冷傲。

    “先不管那些,杜鉴呢?”叶青林收回思绪问道。

    “在两川口,早上遣人回来说,头一批材料已经送到那里了,正在找山洞搭棚子堆放,大约需要过两日安排下去了才能赶回来。”秦书玉连忙应着,如今这里这么乱,他也需要个好帮手,回来帮衬着点。

    “这两日你带人去邻县张贴征募工匠告示,等你回到这里,杜鉴大约也回来了,到时,你们商量准备一下,找几个得力的人,要有男有女,安插进县衙里,本公子要时时刻刻掌握县衙里的一举一动。”叶青林想到县衙里的吟儿,心就不安,极力忍住想要去把她抓回来的冲动,可他答应了要相信她,就要尊重她的选择,要说话算话,但他不会放任她独自一人在那胡闹。

    “是,大公子,明白了。”秦书玉对叶青林的安排很欣喜,果然大公子是关心吟儿的。

    “还有宥文,等他回来,叫他自己去领五十大板,在吟儿身边这么久,竟然查不出一点异样,只知道发他的财,哼!”叶青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是是是!”秦书玉很难堪,宥文是他的把兄弟,他自然知道宥文的难处,吟儿连他这个当哥的怎么问都不说,又如何会跟宥文说?大公子如今只不过想找个人撒撒气而已,活该宥文倒霉,活该宥文活一百岁!

    秦书玉连着两日起早贪黑的领着人去邻县张贴告示,果真那边的人就涌过来了,哪怕只是一两银子的工钱。

    这一两银子,在普通乡下百姓家里,也可以用作一年的开销,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何况这庄园,少说也要修建个一年半载的,那工钱,当真是诱人的,哪怕川口县城里原先征募的一百五十人,是三两银子工钱,邻县的人过来也没有半点不平衡,可以见得,叶青林的计算,是极为准确的,好像任何突发的事,只要到了他这里,就会有妥善的办法。

    杜鉴回来了,只带回了几个手下,其余的都放在那边监管着一帮看守材料。

    带回来的人中,还有一个外人,那是个瘦小的人儿。

    “杜鉴,你大爷的,把她带回来做什么?”秦书玉看着一旁低头望自己脚趾头的天玥说道。

    没错,杜鉴带回来的是天玥,那个被秦书玉用马车拉到老远的荒郊野岭,去扔掉的女山贼。

    她又回来了。

    当初之所以没被明泫先派去的队伍也一起在山上剿灭,是因为她能在森林里荡树藤逃跑,她是个野孩子,所以在野外,那是她的地盘,不仅知道如何对付野兽,还知道如何找东西吃,让自己不至于饿死。

    杜鉴领着车队运送材料去两川口的时候,就在那里看见了她,虽然身上衣服更破了,脸更脏了,但杜鉴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从被秦书玉扔掉的地方,一直没有方向,没有目的的在山里流浪,就流浪去了两川口。

    见到有人,天玥就扑了前去要求给点吃的,她在山里只能找到些酸酸涩涩的果子,根本填不饱肚子,打野味她也没有身手和工具,就只能吃素。

    一个小女孩,在山里流浪,杜鉴见她可怜,给了她些吃的,她吃饱就求着杜鉴收下她,只要能有饭吃,她做什么都愿意。

    杜鉴不愿意,他知道领着天玥回去驿馆,秦书玉必定会跟他没完,可天玥很聪明,知道杜鉴看似凶神恶煞,其实心地很软,杜鉴走,她就走,杜鉴停,她也停,总之就一直跟着。

    杜鉴是赶也赶不走,杀又下不去手,只好自顾自骑马走,天玥在后面跑着追,追了好长一段山路,杜鉴回头,发现天玥还在追,没办法了,才把她带了回来。

    路上就告诉天玥,回去了,若是秦大人要杀她,他杜鉴可不管。

    天玥点头,在山里,一个人,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杜鉴就这样把天玥带了回来,不过不敢让她出现在叶青林面前,叶青林说过,不要再见到她,如今只能在后院和最低贱的奴仆呆在一起,但即使是这样,天玥也很开心,在这里,她可以活的像人,而不是野人。

    “要杀要宰你随便,反正我是不管了,是她自己要跟来的!”杜鉴两手一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