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都赖明泫
    子俞知道叶青林的性子,做了二十年兄弟,不清楚都难,叶青林既然做了,就会做的彻底。

    果然,第二日员外郎遣了主事来县衙找子俞,道两川口挖矿的工匠杂役,不用县衙去征用百姓了,已经有人在征募,让子俞这个县官到时派些官吏去协助便好,还道计划这次征募五百精壮农夫来挖矿,以期能早些完工。

    采矿和修建庄园同步进行,工匠合在一起征募一千五百人,外加三百年轻妇人做饭食,叶青林一次就掏走了近两千人。

    子俞顿时忧愁如山。

    花泣更是急的团团乱转,看子俞也愁成这样,她更是没了主意,百姓自己愿意去赚那一个月三两银子,谁能拦得住?

    “吟儿,别急,办法慢慢想。”花泣急的坐立不安,子俞只好收起自己的烦乱,来到花泣跟前,双手握着花泣的臂膀,想安抚她。

    “子俞,没有办法可想了,没有哪个穷人家会不愿意去赚那么高的工钱,你不懂穷人的心思,他们会想着,垦荒今年垦不完,明年再垦,但是一个月三两银子的工钱,过了这村没这店,你明白吗?你当然不明白,你自小长在侯府,不懂穷苦百姓真正生活的状况,这个不怪你!”花泣说着就哽咽了,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吟儿说的没错,子俞没能体会底下百姓的生活,自然不知他们所想,不过今年先垦一些,明年再继续垦也不是不可以,乡下百姓能这样想,吟儿为何不能?”子俞当真是无奈,按理,出了什么状况,该是他这县令先急才对,这吟儿总是比他还着急,或许吟儿这是在为他这个“夫君”着急。

    想到这里,子俞心里倒是有些欢喜,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子为他担心,他还有什么好忧愁的。

    “我......我是觉得,万事开头难,我们好不容易理顺了,来年春耕就等着这些田地,这一下子打乱了,前面的事情就全乱套了,种粮,过些时日就到,若是明年春耕用不上,就只能被当成普通粮食吃掉,种粮的价格可不是普通粮食的价,你想啊,到时我们拿什么再去给百姓买种粮?还有,那小户人家,大多就一个男人有力气,剩下妇人孩子老人,这开荒,没有了男人,万万是开不动啊!”花泣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子俞理解不了她的心情,她也没办法说出来。

    “这也有理,不如我们就告示下去,明年春耕不能按期开垦足够水田的农户将少发或不发种粮,他们既然去赚那一月三两银子的工钱,当然就要知道用自己的银子去买精谷。”

    “子俞,话虽这么说,可如今我们的银子已经付了,官仓管进不管退,别指望能把银子还回来,精谷很快就会运来县里,就算不发给农户,我们放着会发霉的你懂?再说,根本就没有粮仓可以存放!”花泣哪里是操心这些,把问题分析的这么严重,不过是想逼子俞想想办法,尽快完成她的大计。

    “嗯,这是事实!这明泫的庄园看起来怎么也要修建个一年半载......”子俞眉头皱起,背着手来回走动。

    “明泫!子俞,快跟我一起去找明泫,就是他,我我我要去揍死他我!”花泣脑里乱糟糟的,把这事都赖到明泫身上。

    “这个......似乎不妥!”子俞有些为难的神情。

    明泫不在驿馆,他也不能让吟儿去驿馆。

    “子俞!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妥不妥,是他明泫的庄园,找他有错么?我不是真去打他,是和他商量,让他的工程缓缓而已,走吧!”花泣受不了子俞凡事都思前想后,犹豫来犹豫去,都火烧眉毛了,还在优柔寡断。

    她不知道,子俞才是清醒的,是她急乱了套。

    “吟儿,去不得!明泫不在川口县!你别担心,有我呢!”子俞只好温言细语劝着花泣。

    “不在?明泫竟然不在!”花泣双手抓着头,感觉脑子一抽一抽的胀痛。

    “对,他不在,吟儿你先回房歇着,我来想办法,听话!”子俞扶着花泣,推都推不走。

    这吟儿,当真是比他这个县令还着急。

    花泣被子俞裹着进了房,摁在榻上让她歇息,温言抚慰好一阵花泣才安静了,他才出了屋子。

    等子俞一走,花泣立马就跳了起来,这事让她怎么坐的住?

    她不能继续在子俞面前表现的太过激烈,否则容易被看穿她心思。

    先前确实有些太过急躁了,以至于用各种严重后果去逼子俞想办法,如今冷静下来想想,确实是不妥的,子俞本就是县令,他自然着急,逼他是多此一举,本是想和子俞旁敲侧击来着,结果没掌控好情绪,说着说着,就激动了,可能会加重子俞的压力。

    压力一大,思路就急乱,就如同她自己,猛一听这事,就没控制住,这可不是好事情。

    方才急喊着让子俞领她去驿馆找明泫,还好子俞没答应,叶青林在那里,她差点就忘了,若是让子俞和叶青林碰上,指不定打起来。

    只是明泫这事,既然他不在川口县,那两川口修建庄园的事,定也有个总负责的监工,不知道是谁,她想偷偷去问一声,看看明泫那手底下的人,会不会看在她和他们主子的“生死交情”上,给明泫传个信,把这事缓下来。

    打定了主意,花泣便把自己又弄成个男子,从县衙后门溜了出去。

    出来街上才觉得空气好了许多,大约是方才一直心情过于紧张,把自己给憋闷了,边快步走着,边大口的吸着气,果然心里便没那么沉。

    为什么人活在这世上要这么辛苦!

    以前在桃源村的那些日子,安宁平静,日日重复着打理房前屋后的生活,有父亲,有哥哥,她只负责无喜无忧,只是,老天爷不让她这么舒服的活着。

    她多想回去站在自家篱笆门前,每日望望对面山坡上那片桃林四季更替,从渐渐长出嫩芽开满桃花再染绿成荫结出硕果。

    如今就算那一天来了,也只剩下她独自一人而已,没有了叶青林和宝儿,再安宁平静的村子,再无忧无虑的茅草屋,再美丽清新的桃林,在那里站到腐朽依旧是独自一人。

    想着走着,便听见前头热闹嘈杂,前面不远就是驿馆,门前被百姓围着,一个个垫高脚抬头勾着眼往里面看,如今已过晌午,那些百姓都不肯回家去吃饭,恐排着的位置被别人占去。

    花泣游出去的魂魄猛地收了回来,心痛,心烦,心乱,全又都涌了上来。

    往人群里挤进去,想看看着征募工匠的主事她认不认识,不想这人堆倶是高大魁梧的汉子,她一个男装打扮的女子往那一靠,简直就是个尚未长成的少年,显得尤其弱小,撞都撞不开那些肉墙。

    左钻右钻,试图从底下稍有缝隙的地方往前面挤,还没钻到前头,就被一个牛高马大的人抓住后领,提着扔回了外面,还顺带骂了声:“老子从昨夜就来这排队,你敢插队,再过来试试?看老子把你扔到屋顶上去!就你这体格,也好意思来应征,哼!”

    花泣本就心情不爽,还被人扔,火气冒了出来,摸到地上一块石头,挥手就砸了过去。

    高大的汉子原本骂完已经转身,欲走回他排了一夜的位置,后背被花泣一个石头砸过来,汉子摸了摸后背,只是感觉被人挠痒痒,回头发现地上拳头那般大的石头,“嘶嘶”吸了两口冷气,娘的,幸好不是砸在头上,这么大的石头,落到脑袋上去他不是得翘了?

    汉子瞪圆着双眼走了回来,又抓住花泣的后领,提在了半空中,吼道:“你个小杂碎,敢打老子?”

    花泣脖子被拉紧的前领勒的呼吸不畅,手脚乱挥乱踢,好不容易缓过来张嘴大喊:“杀人啦!”

    人群开始纷纷回头,一阵骚乱,随后很快被分开两边,正在里面记录的秦书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眼就认出了被提在半空手脚乱舞的花泣。

    “放下她!”秦书玉怒喊了声。

    汉子见是主事,连忙把花泣放下,朝着秦书玉嘿嘿笑着躬下身子道:“这小子插队!”

    秦书玉没理那汉子,上前裹着花泣快步进了驿馆,外面的人群才又恢复继续排队等候。

    穿过大堂直往后院,找了个堆放杂物的厢房,进去就关上了房门。

    “吟儿,你来这里做什么?”秦书玉眉头紧皱,想着这吟儿难道又要来看大公子?

    “哥!你在征募工匠?”花泣有些不敢相信,难道秦书玉是明泫的人?那叶青林呢?

    “是我,怎的了?我问你来做什么?这么多人,多危险!”秦书玉觉得这个妹妹当真是让人操心,竟然独自一人挤在男人堆里。

    “你和明泫什么关系?”花泣神情极为严肃的问道。

    “不认识!”秦书玉心里一惊,想不到吟儿已经把他和明泫联系在一起了!

    “别骗我,哥,你快老实说!”花泣突然就带着哭腔喊出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秦书玉被花泣的神态吓到。

    “我要找明泫!”花泣咽下从鼻腔灌下喉咙的咸意,厉声厉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