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钱多任性
    叶青林入内,见到子俞也有些意外,但没有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的点头,先是朝员外郎拱手客套了几句,然后才转头对子俞淡淡说道:“原来叶大人也在此,草民失礼了。”

    说的很好听,却没有多少热情,员外郎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只不过听明泫提过这叶青林的性子有些冷傲,今日果真见识了。

    明泫的急信昨日送到驿馆,告知叶青林,工部的人已经出发,不日将抵达川口县,问了叶青林的病况,道若是大好了,就先不要急着回帝都,把川口县这边的事先理一理。

    信中还说了宝儿的事,明泫道已经派人着手调查,让叶青林不用担心。

    对于明泫的安排,叶青林其实早有心里准备,就算明泫不来信,这工部的人来了,他也走不了。

    工部的人是来采铜矿的,叶青林自然需要去那里时刻盯着,到时开采起来,人一多会有些乱,他要盯的就是不让那些兵民乱走,那里距离他们的地方非常近,万一找到了那处地方,可就大事不妙。

    明泫在帝都和这员外郎打过招呼,道两川口那块地方的工程,全由叶青林做主,工部的人来到这里后,去县衙之前,员外郎就已先和叶青林见了面,并约好了一起晚膳。

    去了县衙回来,子俞自然是需要陪同,理所当然的就碰上了。

    呵呵,草民!子俞以一县之主的身份陪同上官,这个自称“草民”的大哥,却能让朝廷派来的人等他开席,他竟不知,自己的大哥有这般能耐!

    “原来二位......?”员外郎比他们更是意外,知道两人都姓叶,却不想是兄弟!

    “让大人见笑了!”叶青林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没有看子俞。

    “大人莫怪,下官惭愧!惭愧!”子俞很尴尬。

    且不说他和叶青林之间的那些旧事,明明是两兄弟,同在川口县,竟互相不来往,让外人看在眼里,显然是现了丑。

    家事让人一眼看穿,确实让人尴尬!

    子俞有些不自然,叶青林是兄长,他理应尊敬,员外郎是上官,他必须尊敬,这里,似乎就他显得很卑微。

    为什么在哪都能见到叶青林?他在帝都赶考,住八方客栈,夜里从窗外看见街道上走着叶青林的人马,他当了官,来了川口县,叶青林又以贵宾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好像在这南平国,没有他的人到不了的地方!

    他恭敬的喊叶青林大哥,叶青林在他面前极其冷傲的自称“草民”,这不是自谦,是戏谑,是敌意,是冷眼,是拿他不当回事,让他这堂堂县令在上官面前丢尽了脸面,

    子俞心中泛起苦意,当真是不巧啊,什么时候碰见不好,偏偏是在自己的上官面前。

    员外郎感觉气氛尴尬,毕竟人是他请来的,虽然这里算是他最大,但叶青林是明泫的人,他得罪不起,若这县令叶大人是叶青林的兄弟,那就两个都得罪不起。

    连忙端起酒壶,给他们都斟满了酒打圆场,吃个饭而已,弄得这么尴尬又何必!

    “两位,今日本官与你兄弟二人有缘,来来来,喝酒,谁也不许推辞,偷奸耍滑的,抓住就罚三杯,本官先饮为敬了!”说完真就先喝了下去。

    子俞赶紧起身,双手握着酒杯道:“折煞下官了,理应是下官敬大人!”

    叶青林盯着桌上某一处,面无表情,不说话,也不端酒,更不接子俞的话。

    “叶公子?”两个主事见叶青林冷着一张脸,端着酒杯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热情的请他喝酒,想帮着员外郎圆场。

    “青林偶感风寒,尚未痊愈,不宜饮太多酒,敬三杯员外郎和两位主事大人,青林先告辞!等青林无恙了,定与员外郎和两位主事大人好好喝个痛快!”叶青林先跟员外郎碰了杯,喝完自己斟上,又给两位主事一人敬了一杯,喝完,起身走了。

    留下愣愣的员外郎和主事,还有满脸无奈的子俞。

    知道招待上官不会轻松,可也没想到会变的如此尴尬,想挽回上官的印象,子俞觉得他回天无力。

    吟儿没出现以前,他们兄弟之间还能客套几句,虽然言不由心,倒也不会如今日这般境地,没滋没味强行逼出笑意,苦涩的吃完了这顿饭,子俞闷闷不快的从川口驿站出来,独自缓缓走着回县衙。

    驿站楼上一处临街的窗内,叶青林看着子俞慢慢走远的背影,满眼锋利!

    叶青林连做戏都懒得做,这本就是他一贯的性子。

    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在川口县呆上好一阵子,最快也要等工部的人开采完铜矿,他才会离开,庄园不日也要开工,若无其它紧急的事,估计明泫也不肯让他离开川口县。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招呼着吧!

    “杜鉴!”叶青林喊了声。

    杜鉴立马从外面冲进来,他对自己的主子反应极快,来到跟前冲着叶青林的后背拱手:“大公子,属下在!”

    “秦书玉呢?”叶青林还是背对着。

    杜鉴还没回话,秦书玉就从外面和杜鉴一样冲了进来,这两个,如今到哪都形影不离,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大公子!”秦书玉连忙上前回话。

    “明日一早,杜鉴去接运来的材料送过去两川口,还有后面的材料陆陆续续送到,你带人负责安置看管,秦书玉去招募工匠,最少招一千壮汉,不日开工修建庄园,要时刻交代手底下人,看着点工匠,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叶青林依旧面朝窗外,淡淡的吩咐着。

    “大公子,这工匠的工钱给多少一天?”让他去招募工匠,总得和人家说工钱的事,秦书玉这么问算是细致,总不能等百姓前来问工钱了,他再来请示。

    “一百铜子一天!按月结算!”叶青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扬,后面的杜鉴和秦书玉却看不见。

    “这么多!”秦书玉和杜鉴同时喊了出来。

    一百铜子一天,一个月下来就是三两银子,这好的活计,百姓怕是会挤破脑袋来抢,这确实也太多了。

    想他秦书玉在侯府,一直就拿一两银子的工钱,这还是人人眼红的差事,后来跟着叶青林出生入死,叶青林没亏待他,时常打赏,他才不差银子,可这工匠一月能拿三两银子,的确让人难以置信,秦书玉甚至怕百姓也不信,会被吓到不敢来。

    他们哪里知道叶青林的心思,如今的川口县,各乡各亭的百姓都在山上垦荒,根本抽不出空闲,按道理,叶青林修建庄园应该避开这段时日,等来年再开始修建,工匠也就满地都是,招一个工匠一两银子顶天,但他偏要在这年底就开始。

    不是他银子多的没地方放,也不是不想让百姓去垦出属于他们的农田,而是要看谁做这个川口县的县令。

    他的二弟,子俞,从小到大都这么顺利,叶闰卿活着的时候他还忍着,如今,就让他叶青林来看看这个二弟的能耐吧!

    “照我吩咐的做!”叶青林笑意未退,背对着杜鉴和秦书玉,继续冰冷的笑着。

    第二日,杜鉴一早带着人去县外等运送材料的车马队伍,秦书玉也带着一帮人,在县城的各条街道,屋头巷尾,贴着征募工匠的告示。

    等这县城里的贴完,就派人去乡下贴,总之,叶青林交代了,要贴满整个川口县,让人人皆知。

    对这工匠,并不是来者不拒的,叶青林要求的,是必须要壮汉,老人孩子免问,巧手妇人可以收一些做饭食,一个月给一两银子。

    贴了整整半日,才把县城显眼的地方贴完,等晌午用过饭,便派人到乡下去贴。

    刚回川口驿站,秦书玉等人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饭,驿站门口就被城中百姓挤满,围的跟铁桶一般。

    一个个眼里闪着精光,问去两川口做工匠是不是真的一个月有三两银子。

    秦书玉只好放下饭碗,让人在门口搭了张台子,拿来纸笔,一边回应百姓的疑问,一边看到合适的,就让他把名字和自家的住址写下来,忙的秦书玉直咧嘴开怀。

    想当年,他在桃源村,就是一个山村野小子,家里穷的叮当响,和妹妹吟儿饭都吃不饱,也曾梦想着当官,一朝翻身,居人之上,岂料天意难测,他没了功名,也曾意志消沉,但今日,被一群百姓拥着恭恭敬敬的问长问短,他感觉这和当差的官爷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有满满的自豪感,不知道他叔花长亭看见今日的他,会不会有些许安慰。

    工匠招募看起来似乎非常顺利,三两银子的消息迅速在城中扩散开来,秦书玉想着,这百姓之间的传播速度,可不止八百里加急呀哈哈哈!

    日头西斜,这才半日功夫,就挑选出来一百多个汉子,都是二十到四十岁的壮汉,留下了住址,等着开工的时候告知一声,便会来指定的地方集中,不过就眼前这形势,就算秦书玉到开工之日不派人告知,这些应征的壮汉也会日日来驿馆问,什么时候能开工!

    城中发酵了一天,县衙里的子俞和花泣才收到消息。

    他们今日都不曾出过县衙,花泣傍晚时分在后厨才听见厨娘在议论,什么男人去两川口三两银子,当场就把她给愣住。

    赶紧找到子俞,问明泫在哪里,两川口修建的是明泫的庄园,这家伙,竟然在这时候,花高价征募壮汉,这对子俞大约没什么,只是农户慢了一年才有像样规模的田地而已,可这对花泣来说,是个灾难。

    花泣急急催问,子俞的脸色并没有比花泣好看多少,他不能告诉她,这事不是明泫在做,是他大哥叶青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