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零四章 猪耍猴子
    宥文听花泣说,秦书玉来了川口县,兴奋的他来不及好好给自己歇息片刻,立马飞身去川口驿站找他从小一起尿大的把兄弟。

    颠颠的跑进去,结果秦书玉不在,却让他发现了一个熟人,透过门缝,看见这个熟人在明泫的房里,明泫当然也算是他的熟人,只是另外一个更熟而已。

    宥文轻声的敲了敲门,明泫喊进,他才推门进去。

    那个熟人跪在地上,双手被反捆,旁边站着的几个是叶青林在宁阳城的随从,明泫似乎在审跪在地上那个人。

    是来福那个狗东西!

    “属下见过明公子!”宥文先给自己的大东家见礼,随即便别有意味的盯着地上的来福。

    “嗯,你是落弟身边的吧?可是有事?”明泫平平问道。

    宥文一指地上跪着的来福,明泫便明白了。

    来福是今早才被叶青林留在宁阳城的几个随从送来川口县的,进了川口驿站,找不到叶青林,只好找明泫。

    明泫一听原委,也不等叶青林回来,直接先把来福提进去审,若是审出什么有用的,也好尽早安排人去处理。

    只是明泫毕竟不认识来福,审了几下,也不知从何处突破,正打算让人找地方关起来,等叶青林回来处置,宥文刚好就进来了。

    就来福之前的表现,他这种人怕是连死都不会吐出半点有用的东西,还会把人带错方向,就如同八方客栈那件事。

    宥文和来福的关系,用宥文的话来说,来福遇到宥文就是他的“福气”,弄不死他也要扒层皮下来。

    “明公子,这人交给属下吧!”宥文身子朝明泫拱手,脸却转向来福奸笑。

    “嗯,提走吧,把我这屋子弄的都乌烟瘴气,你们出去的时候当心些,从后院走,再入地牢。”明泫宽袖一挥。

    “是,属下告退!”宥文给那几个从宁阳城来的兄弟使了个眼色。

    提起来福从甚少有人走动的后梯下楼,再来到后院,随后进了一个平日里放满酒瓮的屋子,推开角落靠墙布满灰尘的木柜,后面是个门。

    一个个走了进去,后面的兄弟还不忘把木柜拉回来,掩上。

    里面也是一间屋子,只是没有窗户,黑漆漆的,四周的墙壁上常年放着油灯,进去的人只要点上便能照亮。

    屋子的一角有处往下走的阶梯,从那里下去,就是明泫说的地牢。

    下到地牢,来福被扔到地上,倦缩着。

    “来福,没想到吧?今日又落到你爷爷我的手里!”宥文搬了张破凳子,坐下来,悠闲的抖着腿说道。

    来福不说话,自顾闭上了眼睛。

    “别以为你不说话,老子就拿你没办法,老子在宁阳城的时候可是查过了,你还有个闺女!”宥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无耻了起来。

    来福猛地睁开眼睛。

    “你再不说话,老子以后就就就,把你女儿找出来送到北疆去,那里的男人够猛够粗,不用谢我!”宥文阴森的笑着。

    “等你能找出我闺女再说!”来福很轻蔑的吐了一句。

    “呦嗬?嘴还这么硬!”宥文起身背着手来回踱步,有些抓瞎,还以为能拿来福那个女儿炸他一炸,岂知这狗东西,活的比狗还精,宥文恼了:“兄弟们,把这老不死的给我吊起来。”

    一声令下,几个人就过去就把来福吊在横梁上,来福一声不出。

    “把裤子给我扒了,阉了他!”宥文恨恨道。

    几个兄弟果真就把来福的裤子给扒了下来,抽出匕首,寒气森森,看起来似乎能削铁如泥。

    “啊......!”来福见着刀子惊喊了出来。

    “知道害怕了?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老子指不定能考虑不割你!”宥文得意的笑道。

    “我要吃饭,我要吃一只大肥鸡,还要一壶酒。”来福静下来,提出了要求,他自从被抓住后,从没能好好的吃过一顿,一身肥膘都快没了。

    “你要是肯合作,别说一只大肥鸡,大肥猪都给你。”宥文朝身旁的兄弟们点头,走了个人出去给来福拿酒菜,他提要求,说明肯招。

    “宥文,你我都是府里的下人,我来福自认为未曾得罪过你,或许是来福得罪了你不自知,总之,今日来福先跟你道歉,来福我不怕死,但不能白死,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也想请你再答应我一件事。”来福抛过去恳求的目光。

    “说吧,没有什么是我宥文办不到的!”宥文一得意起来就忘了自己是谁。

    “今日是我娘的忌日,你能否带我去郊外烧个纸?”来福说着两眼竟潮湿了起来。

    宥文眼珠瞪大,这来福行啊,演戏演的太他娘的逼真了,说哭就哭出来,绝对的实力派,该去大树底下当个说书的。

    “哈哈哈哈,来福,跟我宥文来这套,啊?哈哈哈,我要是信了你,不就跟你同类了么?”宥文笑的喘不过气来。

    端酒菜的兄弟下来了,果然有肥鸡有酒,还有米饭和小菜,放到了来福跟前。

    来福面前的饭菜飘着香气,他竟不吃,一直低头在那垂泪。

    “吃吧,吃完咱们好好‘谈谈’。”宥文催促道。

    “宥文兄弟,来福不想吃了,求你让我把这些饭菜拿去祭奠亡母!”来福哽咽,似乎不能痛快的哭出来,咸泪迫回喉咙倒灌进肚子,已经饱了。

    “演啊?继续演!来来来,我配合你,啊!苍天啊大地啊,来福最可怜啊!”宥文学着抹泪的动作,声色俱到。

    来福听见宥文的话,突然就抬起了头,火红的双眼瞪着宥文,咬牙切齿道:“宥文,你可以欺负我来福,也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侮辱亡灵!”说完竟挥手扫翻了酒菜。

    宥文被来福的举动怔了一下,暗道这来福不会是真的吧?被抓起来时日这么久,他也确实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今日这么好的酒菜,他都能扫翻,看起来八成像是真的。

    “我带你去烧完了纸,你就真肯说实话?”宥文吞了吞口水,他娘的,来福这狗东西,真是浪费,也不想想如今有多少穷人家连饭都吃不饱。

    “你肯让我去,烧完回来我什么都跟你说。”来福见宥文松口,有些意外,连忙加强自己的诚意。

    “就在这烧不行么?还要去郊外,你敢说你不是想逃跑?”宥文白了来福一眼。

    “亡母烧化成灰,撒在了水里,求宥文兄弟带我去有水流的地方,郊外必定是有河的,我不会跑,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人会救来福,宥文兄弟放心吧!”来福连忙道。

    “有水的地方,城里确实没有,嗯?你怎么知道城里没有要去郊外?还说不是想逃跑?哼!”宥文眉头紧皱。

    “来福曾护送二公子的三位夫人来川口县,看见过,我没有骗你!活到今日这种境地,生不如死,何必再骗你!”来福满脸悲哀的神情,让人忍不住要同情。

    “嗯,这个我知道,好吧,别说我宥文不近人情,说好了,人要有信用,不然死了也是个没脸没皮的鬼!”宥文起身。

    当真就带着来福出了客栈,找了辆马车,把来福塞进去,几个人赶着马车就出城,一路上来福倒是挺安静,似乎没有想要中途逃跑的打算。

    到了城外河边,来福果真只是烧纸磕头,烧完之后又乖乖的上了马车,这平静的都要让宥文开始怀疑来福是徒有精明了。

    来福上了马车就开始闭着眼装睡,大约是还在缅怀,宥文也不理他,继续飞驰着马车回到川口驿站的后门,等下了马车催促来福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是被耍了。

    来福死在了马车上。

    宥文气的直撞墙,连连骂自己,都说他比猴子还精明,精明个鬼,被来福这头猪给耍了半天,结果,来福死了,等叶青林回来,还不剥了他的皮?

    来福真的死了,几个人把来福全身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他嘴里有东西,死的不明不白,这来福,到底给谁办事,能连命都不要,像他这种五毒俱全的人,会对主子忠诚到舍命的地步么?一个会对主子忠诚到把命交出去人,要么就是他和他的主子都人品过硬,要么就是有什么把柄压在他主子那里,看那来福,也不是个好东西,人品跟他没关系,只能是他的主子握着他的命门。

    不论如何,来福还是死了,至于他的忠不忠诚,跟宥文没关系。

    宥文只好叫人把来福拖去埋了,也不敢去见明泫,怕挨板子,整个人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出了驿馆。

    白折腾了不算,还要等着自己的主子叶青林回来之后的处置。

    他娘的,宥文暗骂今日是出门不利,忘了翻翻黄历,看看是吉是凶,也不知招惹了哪路神仙,要这么整他。

    “宥文公子?”一个老头的声音。

    宥文抬头,是那个卖柴的老头子,还是独自一人,就站在宥文跟前,老近老近的,宥文低着头想事情愣是没看见他,没好气的问了声:“老头子,今儿我没心情和你闲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