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零二章 影子现身
    反正不会是好人,花泣心里这样想。

    后宅除了厨房还有几个厨娘以外,那些从上到下的女人都被关押着。

    花泣如今不便去厨房看是哪个厨娘的头型与纸窗外的影子相似,只好希望她们会自动到自己跟前来。

    躺着等子俞,他却许久了还未回来后宅,约莫是前堂公务太忙,这些日子只要有一点闲暇,他就会来到花泣身边照顾。

    花泣心里很难受,心疼他,忙前忙后,却也只能任由他这样,默默的提醒自己,她欠子俞的越来越多。

    子俞快到晌午的时候才回到她的屋子,看样子很忙,只不过是为了照顾花泣用饭和喝药才特意回来的。

    每日他都会亲自去厨房端饭菜和药,不让婆子插手,然后看着花泣吃下,他再去前堂或者外出公干。

    子俞用最快的速度走回来,他怕饭菜凉掉。

    南平国虽地处南方,冬日冷起来也是很冷的,有时候,冻结的冰会把山上的巨木压倒,当然那只是极少数,大多数时候,要等到大寒时节,才会在水沟里看到一点冰渣,更多的时候,是冬日还下雨。

    南方不是北方那种冷,是湿冷,侵肌刺骨的阴冷。

    “吟儿,快坐起来,先喝药,再用饭。”子俞搬来个小桌,放到榻上,让花泣坐在榻上吃。

    花泣乖乖的坐好,喝下子俞一早起来放在那里熬出来的苦药汤,才说道:“子俞,以后让厨娘送饭来便可,你不用总是跑来跑去,我已经没事了,你看看!”

    花泣故意挥舞着胳膊,表示她已经恢复了体力。

    “子俞舍不得!”子俞顿了一顿才说道。

    花泣以为子俞会说,不放心婆子之类的话,不料,他竟是舍不得和她独处的每一刻,原来他是听了老郎中的“危言”,怕她撑不了多久就会死去,或者疯癫再也认不出他。

    子俞啊!多好的君子,若是认识叶青林以前先认识的他,花泣暗暗觉得,说不定,那个装进她心底再也挤不走的人,就是他了。

    “子俞,你事情多,别这样,我,我真的无碍了,能照顾自己,说不定等过些时日就能和你一起下到各乡各亭,看看垦山进展。”花泣只好转移话题。

    “嗯,你要快些好起来,垦山的事情,吟儿不用担心,今早收到清水亭里正贺甫送来的消息,说那里的匪已被明泫的人清除干净,村民已经上山复垦了,还有......”子俞说着,似乎还有话未说。

    “还有什么?”花泣轻声问道。

    “听贺甫说,那个曾经买了吟儿去清水亭的樵夫,在山里摔死了。”子俞是想告诉花泣,恶人有恶报,那个欺负她的人已经翘了,却又怕花泣不想提起此事,才有些犹豫。

    “啊?死了?”花泣倒是有些意外,一个常年靠上山打柴为生的人,也会在山里摔死,当真是夜路再熟,走多也会遇到鬼啊!

    “吟儿别害怕,那个人死了不关你事!”子俞担心如吟儿这般善良的女子听见死了人会惊吓到,连忙安慰她。

    “嗯,我不怕,其它地方的山地垦的要比清水亭快吧?”花泣只关心来年春耕农户有没有田可耕。

    “其余的地方嘛,有些农户已经给自己垦出好几分水田了,就是冬日天冷,上山使力气容易出汗,再被寒冷山风一吹,易染风寒,幸好城里各药铺掌柜的遣下去的学徒懂得药理,每日早晨都先给他们看完才准许上山,这样一来,大大减少了病患,垦的也快些。”

    “啊!我现在就想下去各乡各亭,看看他们垦出来的水田。”吟儿突然一掀被子,差点把榻上的小桌给掀翻。

    “吟儿快些用饭,药喝完一刻钟便可用饭了,再不吃,就凉了,子俞还得拿回去热。”子俞对花泣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早已习惯。

    花泣很听话的快速扒了几口饭,抹了抹嘴道:“看我吃的多快,子俞,我已经好了,病真好了,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劳累,让我自己去厨房端来吃就行,不信我下来走几个给你看看。”

    花泣果真就下地,故意走的很慢,表示自己刚刚恢复,还不时的提醒子俞看自己走路。

    子俞本想拦着,看她当真是没有大碍,心里也欢喜,这些日子的操劳没有白费,吟儿当真是快好了,点点头:“好吧,吟儿想走动走动也无不可,只是不能外出,就在院子里透气,不然,就不许你再下榻。”

    花泣得了子俞的首肯,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在房里来回走动,虽然她已经感觉完全恢复,可以跳,可以跑,甚至可以打老虎,但她出了房门口,还是得装作大病未愈的模样,扶着墙小心慢走。

    她要去厨房,看厨娘。

    主子们用完饭,才到下人,花泣进去厨房的时候,里面四个厨娘正在灶台前吃饭。

    看见花泣进来,连忙放下饭碗,近前来伺候,问花泣需要些什么,她们会送去房里,云云。

    “婶子们继续吃吧,毋须管我,刚吃饱,我只是出来活动一下,没什么需要的。”花泣精神不济的笑笑。

    “姑娘可是要喝水?”一个婆子没等花泣回应,就殷勤的去端了碗水过来。

    既然端来了,花泣只好接着,坐下喝了一口,抬眼看着这端水的婆子,不像,纸窗前的影子应该不是这样盘发的。

    “谢谢婶子,你吃饭吧,搅扰了。”花泣温和的说道。

    婆子应了声小心的回了灶台,其余三个婆子见花泣当真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也放松下来,慢慢的继续吃饭。

    另外三个,头型一个个比对,好像也不是,这些婆子头上没有什么珠钗,都是把长发直接挽到脑后卷成发团,这是下人的标准打扮,戴个簪子做起活来也不合适。

    而纸窗外那个影子的头上,是有凸出几根簪子的。

    几个婆子见花泣一直朝她们看,又紧张的放下了碗筷,四个人站起身,朝花泣屈礼,一个婆子道:“姑娘真没有事情吩咐奴婢?”

    她们几个有些惧怕花泣,因为她们听说,整个后宅的下人都被县官老爷关了起来,因为后宅没有奴婢,才又请了她们四个来,如今花泣直直的看着她们,心惊胆颤的,怕自己下一刻也会被关进去。

    “哦!没事没事,看我,一时失神,让婶子笑话了,花泣是看你们亲切,如我那家乡左邻右舍的婶子一般,没人说话,就来和婶子们聊聊,婶子你们吃饭,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边吃,一边和花泣聊。”花泣连忙笑笑,暗道自己怎的变成人见人怕的了?

    四个婆子松了口气,原来这姑娘是闷了啊。

    婆子们果真端着饭碗还搬来小凳子,坐到了花泣的身旁,一边扒着饭,一边问长问短。

    上了年纪的女人,话特别多,想到什么说什么,也不管会不会跳跃思维,反正话总是能接得上。

    “姑娘身份尊贵,还愿意和我们这些下人聊天,真是我们这等老婆子的造化。”

    “婶子别这么说,花泣自小长在山野,还比不上各位婶子在城里做活的呢,以前连铜子都没摸过几个。”

    “哈哈哈,姑娘真会说笑。”

    一阵阵笑声非常的和谐,婆子早已经把之前的害怕抛掉,只觉得这花姑娘是个平易近人的好姑娘。

    “各位婶子在后宅煮这么多人的饭食,还忙的过来么?”花泣很关心的问道。

    “忙不过来也要做啊,前头衙役,后宅的这些人,都得我们几个婆子煮饭,说起来也是挺忙的,但我们几个婆子开心呐,大人对我们很好,每月给一两银子,就是前堂那些当差的衙役一个月才一两呢,我们,呵呵呵,托大人和姑娘的福,就是拼死了,也要把整个县衙的饭食做好。”

    “是啊是啊!大人真是个好官爷,对我们这种下人当真是没得说,我家孩儿听说一两银子工钱,还不信呢!”

    婆子一个个七嘴八舌,夸起子俞,还顺带把花泣也给夸了一番。

    “怎的厨房就你们四人,没有别人了吗?活这么多,可不得累着四位婶子?”

    “没了,就我们四个,原本我家隔壁的那个婆子也想来,可大人好像看不上,说她整日穿的花枝招展,不是个做活的。”

    婆子刚说完,门口进来一人,这人也是个上了年纪的婆子,花泣不认识,看她穿着,似乎要比眼前的四个婆子艳丽许多,再往上看,还会打扮,抹了胭脂带了珠钗。

    一婆子见来人进门,就道:“你怎的又来了,我说了我做不了主,大人说已经够厨娘了!”

    这人就是婆子说的她家隔壁也想来做厨娘的人,子俞说的倒没错,穿的这么花枝招展,当真不是个做活的。

    脑里闪过一个影子。

    “给我抓住她!”花泣站起身,大喊了一声,这个刚进来的人,定是花泣纸窗外的影子没错。

    两个婆子立刻放下碗筷,上前抓住了妖艳婆子。

    正在说话的婆子此刻站在那里瞪目结舌,不知道花泣为什么要抓她的邻居。

    “婶子,你快去前堂喊大人过来!”花泣对另外一个婆子道。

    婆子急急点头,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主子有吩咐,她就必须照做。

    “姑娘,这是咋回事?”认识妖艳婆子的那个厨娘,神情慌张的问道,她生怕花泣会连她也抓起来。

    “婶子,没你的事,别担心,你这个邻居,可不是什么好人,一会儿就知道了!”花泣安抚了下那个厨娘。

    子俞急匆匆的进来厨房,一见花泣便问:“吟儿,怎的了?哪里不舒服?”

    “喏,那个人交给你了。”花泣伸手一指被两个厨娘抓住的妖艳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