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零一章 痛 长在了心底
    收到命令,秦书玉和杜鉴立马去把阿甲和天玥两人解下来,带着几个人,不声不响的押着他们往村外走,总不能在众多村民面前,砍的鲜血四溅头颅滚滚。

    出了村外,找了个荒僻之地,几个手下开始挖坑,等坑挖好,直接砍到坑里,埋上,来年就能变成肥料。

    “两位大人,求你们放过阿甲,当牛做马,阿甲也愿意。”阿甲看到几个人热火朝天的挖坑,魂都吓没了。

    那个瘦小的天玥,自始至终没说过一个字。

    “你还有脸求饶?娘的,要不是老子命大,早死在你手里了,再废话一会儿拿钝刀片你!”杜鉴这招已经使了两回了,他觉得效果不错。

    大约是冬日干燥,地有些硬,几个手下挖了许久才挖开浅浅的小土坑,看来还得等上一会儿。

    杜鉴和秦书玉走到边上透气,看秦书玉那着急的样子,杜鉴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想尽快解决阿甲和女山贼。”

    “嗯!”秦书玉没有多作回应。

    “女山贼长的像花姑娘,对不对?”杜鉴的人虽然粗枝大叶,观察起来还是很细心的。

    “水潭岸边,你看见大公子的神情了!”秦书玉平淡的说道。

    “那么明显,这都看不出,白跟了大公子这么多年。”杜鉴表示不服。

    “我不明白。”秦书玉叹了口气,抬头望着黑夜。

    “不明白什么?”杜鉴问道。

    “若大公子心里没有吟儿,他看这女山贼第一眼手都抖了一下,若说他心里有吟儿,我们去和他请示如何处置,他却很干脆的说杀掉,杜鉴,你说大公子是不是在恨吟儿?”秦书玉原本想着,等山贼剿完回到城里,就和叶青林说说吟儿的事,如今他开始琢磨不定,不知道要不要说好。

    “你想大公子杀掉这女山贼,还是不想?”杜鉴安问道。

    “杀吧,留着做什么?”秦书玉很坚决。

    “那不就结了,还纠结这么多,跟个娘们似的!”杜鉴鄙视了秦书玉一眼。

    两人又缓步走回挖坑的地方,见这一会儿的功夫,坑就已经挖好了,估摸着是上面的地硬,挖到下面软一些的地方就好挖许多,阿甲和天玥一直跪在边上,几个人把手里的铲子一扔,就过来抓起阿甲和天玥,推下坑里。

    “你来?”杜鉴把刀递给了秦书玉。

    “你来吧!”秦书玉转开了脸。

    远处跑来一个人,边跑边喊:“杜大哥,秦先生。”

    杜鉴举着刀,回头,见是自己人,把刀放了下来。

    那人很快跑近前。喘着粗气道:“大公子说,把女山贼带回去!”

    秦书玉顿时一惊,看向杜鉴,眼里闪过急促。

    杜鉴明白秦书玉的意思,有些为难,犹豫了几个瞬间,才对来人说道:“去回禀大公子......”

    “大公子说......说杜大哥要是......要是把女山贼杀了,你......也不用回去了!”来人似乎知道杜鉴想说什么,连忙打断杜鉴的话,不让他说出口,他要是真说出口了,可就犯错了。

    秦书玉瞪大眼睛对着杜鉴,一声不吭。

    “娘的......”杜鉴把刀一扔,蹲地上抱着头,扯着自己的头发。

    一边是秦书玉那杀人的眼神,一边是叶青林的命令,按理说,他应该要绝对服从他的主子,可秦书玉也是他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如今就在一旁盯着他,让他真的不知该如何行事。

    来人还等在那里,总是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杜鉴起身,难以决断,只好自己焦急的走来走去,走到坑前,饶着圈走了好几回,又来到秦书玉身边,干脆把刀捡起放到秦书玉手上,神情坚决道:“书玉,你来,回去我会和大公子交代!”

    秦书玉握着刀愣在了那里。

    若现在马上把女山贼砍了,回去就说来制止的时候已经杀掉了,大约叶青林也不会怎么惩罚杜鉴吧?

    “杜大哥,千万别呀,大公子说,要是你和秦先生不听他的命令,回去谎报说已经来不及阻止,那我也不用回去了!”来人连忙把叶青林交代的话说了一遍。

    “......”杜鉴快疯了,主子就是主子,将他们的心思早就看穿。

    突然传来刀入肉的声音,随后是“扑通”倒下的声响,杜鉴转头一看,身旁的秦书玉已经在站在坑边上,往坑里的挥砍。

    杜鉴和来传话的兄弟赶紧跑了过去。

    坑里躺了一个,还有一个似乎是靠在土壁,总之,今夜天气不好!

    杜鉴手足无措,原想着让秦书玉自己去抉择,说不定他会选择不杀女山贼,不让他难做,想不到秦书玉这么坚决,如今把话说大了,一会儿他真没勇气去找叶青林领罪。

    传话的兄弟见这幅场景,吓的赶紧就往村里跑,他也为难,怕杜鉴和秦书玉合伙来说服他一起蒙骗大公子,这可是对主子不忠。

    叶青林正烤着火堆,派去传话的人慌慌张张的跑回来了。

    见那神色,叶青林眉头收紧,大约是猜了个十之**。

    “大大大公子。”

    “话传到了?”叶青林有些不悦的问道。

    “是,大公子,不过......”传达命令人不知该怎么说。

    “当着你的面杀了,然后让你回来禀报本公子,你去到那里已经来不及,是这样么?”叶青林浑身冒着寒气。

    “这......大公子,我......”

    “没你事了,下去吧!”叶青林看着火堆,没有表情。

    篱笆围栏外的昏暗土路上,秦书玉和杜鉴几个人正往院子走来。

    叶青林眼角刮到他们近前来的身影,没有转头,继续拨弄着火堆,等着他们自己来说。

    只是秦书玉和杜鉴都没有开口,只是往火堆边上扔了个东西,随后就拱手退下了。

    叶青林朝边上的那东西看过去,是那女山贼。

    秦书玉没有砍死女山贼,砍的是阿甲,女山贼方才在坑里见阿甲死这么惨,吓晕靠在了土壁,此刻才被扔醒,身上还是捆着粗绳,无法移动,只能在地上躺着抬眼惊恐的看着正在烤火的叶青林。

    杜鉴想去安慰秦书玉,这兄弟仗义,为了他杜鉴不被大公子责罚,没有一刀砍了女山贼。

    秦书玉甩开了杜鉴,一个人去了边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着,不说话。

    他也没法不遵守大公子叶青林的命令,只是在替自己的妹妹感到惋惜,如今大公子要把这个长的像她的人留下来,用意很明显,吟儿怕是难回到大公子身边了。

    转头望过去火堆旁的叶青林,正低头和地上的女山贼说着话。

    秦书玉独自哀叹了一声。

    ......

    花泣躺在床上,自己捂着胸口咳着,子俞正端着一碗水快步来到床榻前,腾出一只手,帮忙拍着花泣的后背,等她咳嗽停下来,才小心把碗端到她嘴边,喂花泣喝水。

    喝完花泣就自己躺下,道声无碍。

    子俞给花泣掖好被子:“吟儿你睡吧,我去前堂处理完公务就立刻回来。”

    花泣点头,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很乏。

    等子俞走出门口,花泣的睫毛闪动,眼睛就睁开了。

    她其实已经好了,这几日吃了秦书玉遣人送来的解药,毒已基本清除,但她不能那么快就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个给她下毒的人,至今没露头。

    后宅那些婢子婆子至今还关押着,子俞因为公务繁多,又要抽空照顾花泣,暂时没能把这后宅的事给料理。

    按照花泣的想法,她至少要躺个半个月,才能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样才不会显得特别怪异。

    掀开被子,起身裹了件披风,想在房里活动活动,一直躺着,腰骨都躺酸了,子俞在她不能起来,只有等他出去了,才敢偷偷的起身。

    刚坐直在榻沿,心口忽的一痛,连忙捂住了胸口,疼痛越来越激烈,一直痛的她坐都坐不稳,一手撑在了床榻,头上冷汗顷刻间就冒了出来。

    连续痛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减轻了些,虽然还是感觉有些痛,但比起方才痛的连气都喘不上来,已经是好了许多,起码气没那么粗了。

    这痛很没来由,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若不是睡了那么多日把自己睡的筋骨酸软,其实她就是个正常人,不知怎的今日就突然心口如此疼痛,自小到大,也没听她爹说过她有什么隐疾啊?

    难道是毒性无法清干净,入了脏腑,如今从心口疼了起来?不会,若真是毒性让她痛成这样,怕是已经呜呼了!

    揉着自己的胸口,突然又没了痛感,莫名的怪异,既然不痛了,也就不去想这么多,花泣站起来,开始在屋里来回的走动,活动手脚。

    子俞出去的时候已经掩上了房门,她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花泣看了看房门,想着要不要闩上,免得突然被谁推开,然后再发现她在里面生龙活虎,这样就穿帮了。

    想了想,还是不要了,万一子俞回来推不开门,那不就是告诉他,是她自己起身闩门的么?

    正要转身继续甩手甩脚,关着的纸窗前那日头光亮被什么东西挡住,花泣抬眼一看,吓了她一大跳。

    是一个人站在她的窗外,而且看那身影,是个女人。

    幸好是关着窗,不然铁定看见花泣。

    花泣蹑手蹑脚的回了床榻,赶紧上榻捂被子,免得窗外那人一会儿推门进来给撞见。

    等了许久也没听见推门的动静,花泣伸出脑袋看了眼纸窗,没人了。

    大约是走了吧!

    等等!

    后宅的婢子婆子都关押着,安氏王氏唐氏那三个在她们各自的厢房里,被禁止在后宅活动,那刚才在纸窗外的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