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章 那个瘦小的人儿
    阿甲心中窃喜,定是山贼兄弟来救他们了,只有一旁的天玥知道,再没有人能来救他们。

    杜鉴一声令下,几个人快速穿好衣服,幸好烤了这么久,衣服已经干了,不然穿上身那叫一个难受。

    一个个抽出刀,并排站着,等着对岸的人游过来,估计不用等上岸,就会被杜鉴几个给砍回水里。

    然而等那边的草丛被拨开,一群“敌人”站出来的时候,杜鉴和秦书玉及那五个兄弟,齐齐把刀一扔。

    那对面的人,是叶青林和他身后的几十个精兵强将!

    一下子变这么多人出来,只能是前头那波先来剿匪的三十个也集中到了一起,这下好了,匪剿干净了,人也找到了,杜鉴连忙张开大嘴吼道:“大公子,别下水了,我们过来!”

    喊完才觉纠结,刚刚烤干的衣服,又要入水一次,白烤!

    秦书玉和那五个兄弟没杜鉴那么多鬼心思,早就抓起阿甲和天玥跳入水中,划起大浪冲了过去,有什么事能比见着大公子来的激动。

    杜鉴只好慢悠悠的趟下去,然后再一身湿答答的上了草丛。

    果然,这里的山贼已经剿灭干净,那三十个完好无损的归入了叶青林的队伍。

    准备找路出去,然后去下一个村子,找那山上的山贼,继续剿。

    这本来是官府的事情,结果明泫一句话,却成了叶青林的事情,这叫什么事!

    明泫的意思,叶青林其实很了解,这川口县的山沟摸熟了,对他们有好处,不然叶青林也不会来剿什么山贼。

    阿甲被提了过来,跪到叶青林面前,这次是真的害怕的发抖,不是装出来的,他知道自己死期不远了。

    “怎么出去?”叶青林看着地上的阿甲冷冷的问了声。

    “别耍花样啊,再敢蒙老子,立马剁了你喂鱼!”杜鉴拔出刀,在阿甲脖子上比划着。

    阿甲看了看旁边的天玥,又看看叶青林,哆哆嗦嗦的说道:“从对面岸上的石洞里穿出去,不过我没穿过,里面可能有岔道,只有她......知道怎么走!”

    杜鉴一听是从他们刚游过来的对岸石洞里穿出去,立马就想揍死阿甲,他娘的,刚才不先说,不然他的衣服也不用湿!

    天玥也被提到叶青林面前,低着头,不说话。

    “你知道?”叶青林问。

    杜鉴一把过去抓住天玥的头发,把她的头抬起来,吼道:“大公子问你话,还不快回!”

    天玥被杜鉴强抓着抬起头的瞬间,叶青林心里刺痛了一下。

    虽然瘦小,虽然邋遢,但从水里来回游了两次后,天玥的脸明显干净了,那眉眼之间,有花泣的影子!

    叶青林忆起了数年前,在宁阳城东城大街的贡院门口,有个瘦小的女孩被挤倒在人堆里,他把她夹出了人群,那个瘦小的人儿,土的掉渣,嘴巴却很毒,好心救了她,却骂他是人贩子。

    眼前的天玥,和那时候的花泣如出一辙。

    叶青林的手无法控制的抖动了一下,又迅速恢复正常,重重呼出口气,让自己清醒,这不是他的吟儿,这是个女山贼,出去以后是要杀掉的。

    “带路!”只冰冷的说了两个字。

    杜鉴和秦书玉把阿甲和天玥提起,便跳下了水,一行五六十人,全部下水游去对岸。

    那个石洞,杜鉴和秦书玉一直没来得及进去,从那边的水潭游过来,就在大石头上烧火烤衣服,如今才知道,原来出路竟在这里。

    杜鉴抓着阿甲,秦书玉抓着天玥,在前头探路。

    叶青林浑身湿透,他和一队随从也是从悬崖掉下来的,手下在水底也找到了那个洞口,护着叶青林游到了这边,而他们上的是杂草那边的岸,在山里没头苍蝇一样走,竟遇到了办完事的那三十个属下,随后才如同阿甲一般,远远望见这边的黑烟,一群人才赶了过来。

    走近石洞,就变的阴冷,本身就浑身是水,贴在身上,叶青林顿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越往里面走,光线越暗,很快就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

    想点火把没有石漆,光柴火燃不起来,只能摸索着往前走。

    石洞其实很小,并排三人就会觉得挤,一行人只能拉长着队伍,慢慢的往深处走去,偶尔还能听见身后那些随从的惨叫,不知又是哪个被石头给绊住,跌个狗啃泥。

    众人走的都挺狼狈,叶青林也是拿着刀如同盲人一样探着路走,只有天玥,如同野马,走的丝毫不乱。

    前面突然变的开阔起来,虽然看不清,但空间明显没这么挤,秦书玉手里一松,天玥挣脱了他,不知跑去了哪里,秦书玉连忙往前头摸去,昏暗中,感觉不止一个洞口,而是有三个,站在其中一个洞口,回头急急喊道:“不好,那女山贼跑了,这里有岔道!”

    叶青林眉头一皱,有岔道,如果都是出口那倒没什么,就怕岔道里面有陷阱,这两眼一抹黑的,看也看不见,连人不见了都难找,别说救自己人,冷静分析了一下,立马喊道:“都别动,别出声!”

    众人立刻站在原地,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叶青林仔细听着,如果那个女山贼逃跑,脚步声肯定会在这石洞内回响,但如今并无奔走的脚步声,说明,那女山贼只是躲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

    想到这里,叶青林又喊了声:“三个岔道口,都去两个人,后面的把入口给本公子堵死了,其余的人,掘地搜索,把这里能活动的地方全摸一边。”

    随从立刻窸窸窣窣的开始各就各位,杜鉴和秦书玉守住了一个洞口,其余的洞口也被几个兄弟守住,就等中间的那些人掘地三尺了。

    叶青林的判断没有错,天玥确实是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她认为叶青林等人会急急的随便寻找个洞口就离开,然后她就能从原路返回到水潭逃跑。

    “找到了!”很快,随从便把天玥从角落里给揪了出来。

    叶青林松了口气,这里路况不熟,若是给那女山贼逃跑了,他们这帮精兵当真就不知能不能出去了。

    “继续走,把她捆好了。”叶青林冰冷的一声。

    黑暗中摸索了几近一个时辰,才从石洞中穿出来,已经是满天星辰,圆月高挂。

    “大公子,我们去哪里夜宿?”杜鉴走过来问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叶青林没有回答杜鉴,而是转头问杜鉴手里揪着的阿甲。

    “西岩亭,川口县十四乡一百四十亭里最大的村子。”阿甲怕被砍死,连忙解释道。

    “下山进村还有多远?”叶青林又冷冷的问了声。

    “下山快,半个时辰,若是上山,大约一个时辰也到不了这里!”阿甲回答的极为小心。

    “走,下山,进村找户大点的农家夜宿,记住不要扰民。”叶青林说完就走,幸好有月光,路上起码也能看见些,不然这大黑夜的,别说半个时辰,走到天亮也下不去,不迷路就算好了。

    他们果真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了阿甲口中的西岩亭,夜里看不清村子大不大,因为村民在夜里都节约着烛火,早早就吹灯歇息,自然看不见有多少户人。

    一个队伍五六十人,这对于一个村子来说,那是很大的动静,虽然没有马蹄声,但这么多人的脚步声就能把狗引出来狂吠,村里的茅草屋舍开始有几户亮起了微弱的灯光。

    叶青林交代不要扰民,但还是难以避免的,村里大半的茅舍都亮了灯,因为他们入了村,一户户的看,看哪户人家能投宿,经过的地方,那动静就把村民给惊醒了。

    叶青林无奈,惊都惊扰了,那就干脆找户人家,敲开了门,问问里正是哪户。

    被敲开的村民原本很害怕,以为是山贼杀到村里来了,但见叶青林一身华贵锦衣,虽然有点湿,但也是有身份的象征,再听叶青林谦谦有礼的态度,便很热情的领着他们去找里正。

    幸好,里正家里的院子还挺大,虽然也是篱笆围栏,总好过在荒郊野外的睡觉。

    里正听说这大队的人是来剿山贼的,连连喊着老天爷开眼,终于有英雄出来救苦救难了。

    里正把家家户户都敲醒,领着村民连夜给叶青林一行人搭了个大棚子,拆掉了各家各户的门板,铺上稻草,拿来各自的棉被,给他们铺床,妇女们忙着烧灶开锅,煮着他们仅有的粮食,院子里烧起了火堆,热闹繁忙,让人瞬间觉得,这个冬夜其实也没有这么冷。

    说好的不扰民呢?

    叶青林又叹了口气。

    阿甲和天玥依旧被捆着没有放开,而且是捆在了木桩上,是想逃跑也难。

    看着村民对叶青林等人的态度如此亲切,那是一个羡慕,阿甲想着,若他没有当那半个山贼,估摸着也能蹭一蹭叶青林的光,享受被褥和饭食。

    杜鉴和秦书玉走来叶青林身前,两人犹豫着互相碰着对方不开口,叶青林坐在火堆旁烤着火,见这两个如此模样,便问:“什么事?”

    秦书玉一把将杜鉴推到前面,杜鉴只好说话:“大公子,那两个人要如何处理?”

    “谁?”叶青林拿着条树枝,搅着火堆,淡淡的问。

    “阿甲和那个女山贼。”杜鉴忙回道。

    “杀掉!”叶青林毫不犹豫的说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