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九十八章 还有能喘气的吗
    几个人把秦书玉和杜鉴拉上来,迅速转过大树跑回之前的地方。

    果然,叶青林和身旁的那些随从都不见了!

    整个森林,突然就感觉寂静起来,除了秦书玉和杜鉴带着的五六个人走动的踩踏声响,偶尔的鸟叫及头顶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再没有其余动静。

    叶青林和一帮随从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都跟紧,不要散开,小心地下,可能会有陷阱或者地洞。”杜鉴朝身后的五个手下兄弟说道。

    “阿甲呢?他应该熟悉这里的,不应该一声不吭就消失才对!”秦书玉面色凝重,双手举着刀,缓缓和杜鉴往前移动。

    “不知,可能跟大公子一起不知落入哪个陷阱!”杜鉴和秦书玉贴着背,一人面朝一个方向,防止背后被人暗算。

    五个手下也都把背对向自己人,跟着秦书玉和杜鉴往前搜索。

    一队人,就如同满地的枯枝烂叶一般,焦躁而紧张,偶尔被风吹落下来一片叶子,也能如临大敌,挥刀就砍。

    他们紧张,当然不是怕死,而是这里太过诡异,只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他们从树后面的坑里爬上来,到走过来这里,短短的时间,叶青林和一帮随从就不见了踪影。

    哪怕是掉在枯叶埋着的哪个坑里,也应该能听见掉落时发出的声音,或者他们如今也要能听见杜鉴和秦书玉的喊叫才对,就算被袭击,也不至于整队那么多人都失去了意识,没有一个能呼救,连杜鉴最开始在树后掉落坑里的惨叫,他们都能听见,可为什么叶青林他们毫无声息?

    四周很静,静的让人毛骨悚然,秦书玉仔细看了脚下的枯叶,拿手肘碰了碰杜鉴小声道:“注意脚下,有脚印,顺着脚印走,别声张。”

    杜鉴点头,看下去,果然发现有被踩烂的枯叶,两人顺着踩过的痕迹走过去,后面五个人不知道他们的意图,只管警惕的殿后。

    这森林里其实并没有路,大树下面是小树,不管走哪个方向,都是要靠手去拨开树丛,才能往前走,也才能看见地上有没有人走过的痕迹,所以他们找起来其实很费劲,只能四周都拨开查探一番,这样找起来速度也非常慢。

    秦书玉和杜鉴两人都满头大汗,这森林里很冷,太阳照不到里面,他们是紧张的一头冷汗,转头看身后的那五个兄弟,比他们还紧张,总是用衣服擦着手掌,连掌心都是汗,刀都握不住。

    不知摸了多久,也不知摸了多长的路,根本看不见路有多长,高矮不齐的小树丛挡住了视线。

    前面有水声,而且不小,越是往前,水声越大,不是叮咚声,是沙沙的水声,说明有可能是个小瀑布。

    果然,秦书玉和杜鉴拨开树丛,脚下是悬崖,悬崖下面是一个深水潭,而对面,就是从山顶上直落下来的瀑布。

    枯叶的痕迹,到了这里,就断了,也无路可走。

    秦书玉和杜鉴对望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些慌乱,他们心里同时认为,他们可能找错了方向,或者着地上被踩烂的枯叶,根本就不是大公子叶青林那队人踩出来的,如果不是,那么他们就要回头,一直回到当初分散的地方,然后在附近继续找。

    “怎么办?”秦书玉看着下面那光滑的石壁,起码几十丈高,这要是掉下去,尸骨都找不到。

    “往回走吧!”杜鉴只好朝身后的五个兄弟挥手,示意都退回去。

    没等他们往后退几步,一根大腿粗的长木打横飞了过来,秦书玉和杜鉴以及身后五个手下来不及反应,齐齐被推的掉下悬崖,落入深水潭中,赶鸭子一样,“扑通扑通”的砸出七个水坑,水花高高溅起。

    秦书玉脑子空白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被暗算了,森林里果然有其他人,幸好他不怕水,从小到大,生活在桃源村,没少在河里摸鱼洗澡,还自创狗刨式戏水。

    所以秦书玉第一个从水底下冒出了头在水面上,张口就喊:“还有能喘气的吗?”

    水面上又冒出个黑点,因为在水潭稍远的地方,头也显得小些,那个黑点甩了甩头:“娘的,水底下怎么喘气?”是杜鉴。

    随后其余的五个也陆陆续续冒出了头,秦书玉这才松了口气,幸好这悬崖下是水潭,而且水潭够深,重要的是,这几个人都熟悉水性,不然就都交代在这里了。

    “杜鉴,游过去边上找找哪里能上岸!”秦书玉这么喊,是他发现自己就在水潭口的位置,水流虽然不急,但下面是更高的悬崖,若不是他熟悉水性,怕是早已被水流给带下去了。

    “你先游过来我这里,兄弟们都往我这边游,别在出水口呆。”杜鉴明白了。

    秦书玉速度飞快的游了过去,还顺手带了一个游的笨拙的兄弟,一直游到里边,伸手能抓住石壁,才停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

    很快几人都游到了一起,秦书玉抬头往上看去,原先站着的悬崖上面是绝对上不去了,那石壁,天然笔直,这对面瀑布的水雾常年飘散过去,渗入石壁,潮润湿滑已经长满了青苔,就是神仙也难飞上去。

    而这一面,是从几十丈高的山上落下来的瀑布,更没有地方可爬,这就难办了!

    “这如何是好,上不去,不敢跳,是要在这里当龙王么?”杜鉴也发现了。

    “兄弟们沿着石壁都查探一番,小心点,水这么深,也不知下面会有什么,尽快找到路出去,不然就真要当虾兵蟹将了!”秦书玉吩咐道。

    几个手下只好扒着石壁往里游,实际上水潭并不大,约莫一亩都没有,一眼就能望见有没有路可以爬,只是秦书玉不想坐以待毙,他看过兵书,若是带兵打仗,要鼓舞士气,绝境之中也必须做点什么,若是不做,就只有等死,哪怕再次遇到什么危险,最惨的情况也就是死而已。

    转头去看杜鉴,不见了人,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从自己身边游走都不知道,或许是刚才忙着看那几个手下查探,没有太在意,如今四周望了望,竟然找不到他的身影。

    “杜鉴?”秦书玉喊了声,他很担心,该不会是这家伙水性差,坚持不住沉水底了吧?

    秦书玉深吸一口气,就钻下水,睁开眼睛游着找杜鉴,这才发现,其实水下比上面看起来地方要大,也不知有多深,游了许久,感觉气不足,只好浮上来透气,再次吸饱又沉了下去,想着这杜鉴要是真落入了潭底,这么久了,怕是要翘辫子了!

    水底不能呼喊,只能睁着眼睛看,哪里有没有像人一样的东西,游着游着就没有了方向感,但他不担心,因为水底空间总归是有限,不知自己在哪里顶多就浮上去,难道还能去了天上不成?

    又游了一段,眼前出现了一处光亮,秦书玉想都没想,就朝水底的那处光亮游去。

    在水底的时辰有些久,秦书玉想上去换口气再下来,但到了光亮之处,发觉是一个洞口,就钻了过去,这边的光线明显比方才那边水潭底下要好,应该是水面上没有高山挡住的缘故。

    等秦书玉从水底下冒出水面的时候,被眼前吓了一跳。

    是欢喜的心跳。

    这边的水面之上,有岸,左面是高山,靠着水的石壁下是巨大的石洞,而另一面,是长满杂草的平坦之地,好像还有人走出来的小路。

    杜鉴那家伙,就在石壁下凹进去的石洞中站着,望着刚刚冒泡的秦书玉。

    “书玉,你小子,也找来了,快回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这里能走!”杜鉴冲水里的秦书玉喊道。

    秦书玉连忙又潜下水底,火速回到那边的水潭,很快就把几个兄弟给领了过来,爬上了岸。

    一个个浑身湿答答的坐在大石上,喘着粗气。

    “杜鉴,你怎的自己跑过来也不叫我声,害我以为你被龙王吃掉了,潜到水底找你半天!”秦书玉埋怨道。

    脱下衣袍,扭着衣服,再使劲甩,想把水甩干,如今是冬日,要不是白天还有日头晒着,怕是早已冻僵了,眼看日头就下山了,夜里会更冷。

    “我这不是听你说,水潭这么深,怕水底下有什么怪物,想钻下去看看么,没想到就钻到这边来了,哈哈哈,真是难料啊,竟然给我们找倒了路!”杜鉴明显放松了心情。

    敲着石头准备生火,几个手下帮忙捡来干树枝,打算先在石洞里把衣服烤干,然后再想办法去找叶青林。

    秦书玉和杜鉴手忙脚乱的生火,弄的浓烟滚滚,还把两人的脸呛成了锅底,好不容易才把火烧旺,开始在旁边搭个木头架子晾衣服。

    大约是烧火的浓烟被人发觉。

    水潭对面岸上的杂草窸窸窣窣的传来动静,那些比人还高的杂草,明显不是被风吹出来的自然摆动。

    “有人!”杜鉴小声说道。

    “大家注意戒备!”秦书玉光着膀子,拿起刀,看着对面岸上。

    对面的人好像也听见这边拔刀的声音,杂草不摆动了,迟迟没露头。

    “杜鉴,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是谁,是山匪刚好抓起来,审一审,看看他们把大公子弄去了哪里!”秦书玉皱眉道,他最讨厌对面那些鬼鬼祟祟的人,要干就出来干一场,总是弄陷阱暗算,惹人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