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九十七章 总是被压痩的杜鉴
    原本觉着赶路太闷,想讲个笑话来大伙乐一下,没想到逗弄来的是秦书玉的怒气,杜鉴当时就闭了嘴。

    但没几个眨眼的功夫,又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出来。

    秦书玉走到杜鉴身后,伸出手臂,把坐在地上的杜鉴那脖子给勾了起来,带着寒气的说道:“很好笑吗?”

    杜鉴这才发觉秦书玉是真怒了,连忙搬开他的手臂,跳起来道:“不笑就不笑嘛,玩下也不行,当真无趣!”

    秦书玉黑着脸推了杜鉴一个踉跄,又看向了阿甲,直盯着视线不移开的走近,低沉着声音喊道:“是你,花银子买了我妹妹?”

    阿甲见秦书玉的脸色比被烧过的山地还黑,吓的跌坐在地上。

    秦书玉上前,抓住阿甲的领口,打算把他扔下山去,杜鉴一看不妙,连忙过来从后面把秦书玉紧紧抱着喊道:“书玉书玉,别打,我们还要让他带路呢!”

    秦书玉连头都没回,用力往背后一甩手臂,甩开杜鉴恶狠狠道:“边去!”

    杜鉴被吼的愣了一愣,立马又醒转抱住秦书玉,小声急急哀求道:“书玉书玉,大哥,大爷,你是我大爷行了吧?别扔阿甲,没了他我们在这山里就成了瞎子,别扔啊老大,大老爷,是我错了,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一千遍还不行吗?”

    秦书玉转头瞪了杜鉴一眼:“滚开!”

    杜鉴这下是真知道自己捅了篓子,花泣被卖,本就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好听的,这是人家姑娘的名节,他还拿这事当笑话讲,秦书玉不揍死他而转去揍阿甲,已经是看在叶青林的面子,这下难办了,一会儿阿甲被秦书玉打死,叶青林铁定发火。

    杜鉴连忙四下看了看,找叶青林的身影,正瞧见叶青林从一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估摸着方才是小解去了,没见着这边的动静,一会儿等他过来,若秦书玉还不停手,估计连他杜鉴也会一起被扔下山。

    杜鉴真相抽自己几个耳光,但现在不是时候,死死抱住秦书玉不放手:“大公子过来了,你快住手,求求你了秦大爷!”

    秦书玉就当没听见,抓着阿甲的衣领不松手,连同杜鉴也被他拖着走,他这是要到边上去把阿甲扔下山。

    阿甲胆汁都要吓出来,喊都喊不出来,这要是扔下去还有命?

    “秦书玉,你做什么!”叶青林终于走到近处,看见不远的处几个人抱在一起。

    秦书玉可以不理杜鉴,但不能不听叶青林的,被叶青林一喝,手就停了下来,松开了阿甲,又一把推开了杜鉴,近叶青林身前拱手道:“那个畜生曾买了我妹妹吟儿!我要宰了他!”

    “放肆!本公子的夫人,你来激动个什么劲!”叶青林冷冷的喝了声,说完才觉得自己说的这是个病句。

    秦书玉怔住片刻,随即心里又一喜:原来大公子根本没有忘记吟儿,要不是方才闹这一出,大公子毫无防备就道了出来,他还以为他俩没有希望了呢,好好好,既然这样,那等剿完了山匪,就把吟儿的情况好好和大公子说说,让大公子救吟儿出苦海,别让她在二公子那里受苦了。

    想到这里,秦书玉脸色骤变,从堪比土灰变得一脸喜色,连忙弯下腰去:“是,大公子!书玉鲁莽了!”

    杜鉴重重吁了口长气,但一旁的阿甲却比刚才吓的更慌乱,坐在地上发抖,刚才听见叶青林说什么?那是“本公子的夫人”,天呐,要死了!招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把这几位全招惹了!

    阿甲回过神来,用屁.股挪着后退,想着不如逃跑算了,或许还能捡条命,结果屁.股就撞上了杜鉴的脚。

    退无可退,干脆就闭上眼睛等死。

    “阿甲!”叶青林冲着瑟瑟发抖的阿甲喊了声。

    阿甲当场就一个惊跳:“啊?在在!”

    “过来!”叶青林又道。

    阿甲爬着过来,正想磕头求饶,叶青林弯下腰,伸手抓着他的臂膀,将他扶起:“别抖了,没你事,赶路吧!”

    阿甲简直不敢相信,这就不杀他了?

    “看什么看,还不走!”杜鉴把呆愣的阿甲一把拖到前面。

    “哦哦哦,是!”阿甲惴惴不安的走在前面,时刻还警惕的侧头看一眼后边的人,大约是怕秦书玉他们从背后捅他刀子。

    果然,秦书玉快步走到阿甲背后,一只手搭着阿甲的肩膀,边走边凑近阿甲耳边道:“阿甲啊,谢谢你啊!”

    “啊?杀我就不用说谢谢了吧!”阿甲吓的一缩。

    “谁说我要杀你了?呵呵,别怕,我不会再打你了!”秦书玉说的极小声,怕后面的人听见似的。

    “小哥哥诶,你别吓我了,要杀干脆点行不,你这样让阿甲更害怕!”阿甲被秦书玉夹着走,本就害怕,秦书玉再来个这种笑面虎的姿态,阿甲可是听贺甫说过话本的,那些坏人要杀人的时候都很客气,就是让人没了防备,松懈下来一刀结果,冤魂不会找上他。

    “啧!有眼色没有?不识好歹,带你的路去!”秦书玉白了一眼,停在路边等着杜鉴他们过来。

    这凶巴巴的态度反而让阿甲恐惧减轻了不少,总之也不管了,要杀要剐也就这样了,逃逃不掉,跑跑不过,还能咋地?

    被这么一吓,阿甲彻底沉默,只安静的在前头领路,屁话不敢说一个字。

    平坦些的山路走了约莫两三刻钟,前面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火烧后的焦土味没有了,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极为清新的空气,随风飘过来隐隐的一丝淡淡的,令人神清气爽的草木清香。

    叶青林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总是活在车水马龙的城里,难得有这么让人放松的环境,听着树叶沙沙作响,不知哪里传来的泉水叮咚,连鸟兽在林里奔跑乱窜的动静都感觉让人很舒适,感叹浮生若梦,虽虚幻华美,但繁华过尽,一切犹如过眼云烟,才发现返璞归真最是美好。

    入了林中,光线立刻暗下来,黑漆漆的,千奇百怪的参天大树挡住了日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钻进来,这里一簇那里一线,森林里回荡着各种声音,虽充满了生机,却也隐藏着危机,风景虽美,谁也不能保证,森林里会突然出现什么,杜鉴和阿甲走在了前头,秦书玉也警惕的护在了叶青林身边,其余随从也在四周小心的走着,尽量不离开叶青林太远。

    他们的谨慎是有道理的,这里眼前能见的就是粗大的树,完全望不到远处,野兽尚且不惧,来了顶多是兄弟们的一顿烧烤,就怕这森林里藏着山匪,匪在暗,他们在明,若是遇上,就可能全军覆没。

    阿甲有些害怕,因为这林子深处他也从不敢进来,只在外面的林子边上打过柴,好几次见林子里面有人影晃动,约莫着那些山匪就是在这片林子里面或者林子过去的山后面活动,所以里正贺甫才会让他来带路。

    前面不远突然晃过去一个东西,杜鉴连忙拔刀,刀出鞘的声音让其余的随从瞬间警惕,连忙近前,问杜鉴看见了什么,杜鉴盯着前面又恢复安静的相差无几的棵棵大树道:“大约是只猴子在荡树藤,别慌,在后面护好大公子!”

    杜鉴小心走着,每抬一步都先试探的轻轻踩踏一下,再走过去,林中的地面都是枯枝枯叶,很难辨别在这底下会不会有抓野兽的陷阱。

    走没几步,眼角余光似乎又见到影子飘过去,等仔细看去又没了,杜鉴瞳孔收紧,朝着方才影子闪过的方向小心的走过去。

    前面是一棵比人还粗的大树,杜鉴感觉,那一闪而过的影子就应该躲在大树后面,想着若是只猴子,就抓起来,带回宁阳城跟他儿子玩,城里人铁定没有这么好玩的东西。

    想不到办个差事,还能逮着这么好玩的东西,杜鉴背对着后面那群自己的兄弟嘴角露出一抹奸笑。

    叶青林被人夹在中间走,对自己手下这么如临大敌的警惕性很满意,不管有没有危险,身在不明情况的环境中,必须时刻保持这种状态,这是多年培养训练出来的心血。

    只是还不等叶青林心里继续赞许这些属下,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传来一声惨叫,听那声音,似乎是杜鉴!

    “秦书玉!快过去看看,那边!”叶青林听觉灵敏,立马就分辨出方位。

    秦书玉来不及回话,招手叫了几个人就往那棵大树奔过去。

    转过大树,尚未站定,秦书玉就感觉自己如同被人从高空抛下的坠落感,似乎滚了好几个瞬间,才贴到底,后面还骨碌碌的跟着滚落下来好几个自家兄弟,把秦书玉压在了底下。

    秦书玉反应过来,他娘的,原来这树后面是个大坑,人为的陷阱啊?从人堆里把脑袋使劲钻出来,喊道:“你们谁在最上面的,赶紧给老子滚一边去,压死老子了,杜鉴?杜鉴呢?死了?”

    “老子在你身下压着!娘的!”杜鉴喘着气放开喉咙吼道。

    秦书玉想低头看一眼,无奈被压的死死的,脖子都转不动,只能继续喊:“我说,压着老子上面的兄弟,你们能爬开了吗?”

    等了好一阵,身上方觉一松,一个个站了起来,秦书玉好不容易能动,赶紧移开,才把杜鉴从更深的被他自己压出来的“人”字形坑里给拔出来。

    秦书玉站直身子拍拍身上的泥土,打算臭骂杜鉴几句之时,脑里闪过一丝不安,突觉不妙,大喊:“不好,这是个陷阱,大公子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