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九十六章 阿甲的二两银子
    明泫略显尴尬的笑笑。

    “落弟不怪为兄便好,你那未处理完的私事......?”明泫心底有些愧疚。

    “既然提到了私事,青林斗胆请示庄主,不知近期可有查找到那下半书的下落?”那是薛堇无口中的另一半秘方,虽然安排了峻山带着苏酥和一干人在帝都查找,但也不能全指望,始终要多管齐下,以防万一。

    “落弟缘何突然问起下半书?为兄若有消息,自然会即刻与落弟一起研究,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明泫很是意外,这么多年,他和叶青林一直在找下半书,却不知为何今日叶青林会突突的提起来。

    “薛堇无要我用下半书换回我儿子!”叶青林无奈说道,这事总要对明泫说的,有他帮忙查找,说不定能找到。

    “碰!”明泫一拳砸在桌上,怒道:“原来那个所谓的薛公公就是薛堇无,我就说呢,谁这么大胆,他这是在针对我!竟然用你的孩子来要挟,等回去了帝都,看我不把他剁碎!”

    “庄主,这事,是青林的不是,本不该拿出来说,明知庄主一直都在找这下半书,青林惭愧!”这下反而是叶青林有些过意不去。

    “落弟千万莫要如此,是为兄连累了你才对,看来薛堇无的主子,是非要和我们撕破脸了,等这边的事差不多了,为兄就回帝都府里一趟,把薛堇无这个事好好理一理,侄儿的下落,为兄定会亲自带人查探。”明泫眼里闪过狠意,似乎想直接杀了薛堇无。

    “青林谢过庄主了!”

    “落弟,为兄谢你才对,这段时日你独自去处理你所谓的‘私事’,实则,是为兄带给你的麻烦,要不这样,剿山匪你就别去了,带人先回帝都,也好时刻注意薛堇无的动静,指不定能把侄儿找到,为兄过些日子便会回去与你汇合!”

    “这来都来了,青林还是等庄主一起吧,说起剿匪,庄主竟把山匪藏身的位置都摸清了,庄主之能,青林万万不及。”叶青林上次离开川口县之前,还和明泫谈到山匪容易藏匿,极难查找,这才没多久,庄主就把地点一一给找了出来,当真是效率。

    “为兄在这川口县也和落弟一般,出去连路都不识,哪有此能耐,是川口县令叶大人帮忙找出来的,说起来,那叶大人可是与你同姓,指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落弟要不要找个空闲去会会?”

    “这......青林就不必了,有庄主和他们联络好关系,青林当个跑腿便好。”呵呵,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叶青林心里苦笑。

    “为兄和你说啊,那川口县令叶大人甚好说话,虽说是个芝麻小官,在这川口县,用百姓的话说,也算得上个土皇帝,县里就他最大,为兄也权当为两川口行个方便,才去接触他,说起两川口,为兄还被框走了一万两银子!哈哈哈!”明泫说到被坑,没有怒意,反而笑开了。

    “庄主是说,那个县令框了你一万两银子?区区县令,如此大胆,庄主何须理会?”叶青林甚是不解,庄主何时需要对个芝麻官如此费心了。

    “那倒不是,这两川口,别人不懂,你我自然明白,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山地,对我们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别说区区一万两,就是十万两,也得给,不过,要这一万两银子的不是叶大人,而是他的内眷,就是那位为兄求亲不成的花姑娘,看她如此着急想开垦川口县山地为百姓做事,权当是成全她,何况,任谁也猜不到,我们能赚多少!呵呵!”明泫想起那日和花泣喝酒的画面,觉得当真是有意思,不声不响的让她先开口要银子,再顺着花泣的意思,做了个大义的手笔,不论从哪个方面看,他都是被坑去的,这样两川口的地,用起来那才叫理所当然,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庄主前去求亲的姑娘?如今和那县令成婚了?那青林可替庄主惋惜了!”虽然在叶青林的意料之内,但听到子俞和花泣成婚,心里总是会闷痛。

    “这佳人意不在明泫,又何苦强人所难,不提了,落弟快些歇息,为兄不能再搅扰你了,明日你又要动身进山,可得好好养起点精神,那里山高林密的,野兽多,满山陷阱,为兄心里甚为不安,毕竟人生地不熟,自己当心点。”明泫起身便走了出去,还顺手帮叶青林关上了房门。

    第二日一早,叶青林便领着一队人出了县城。

    青天白日的,不能刺马狂奔,恐动静太大,过于引人注意,也怕吓着山里的百姓。

    慢悠悠的走了半日,才来到清水亭,里正贺甫接待了他们。

    由于山高路陡,无法骑马上山,叶青林一干人只能徒步上山,找前一日先行进山的那群手下汇合,剿完了这里,再接着去下一个地点。

    贺甫给叶青林找来了个樵夫,带他们上山,免得在深山沟里迷了路。

    贺甫叫来的那个樵夫颠颠的跑进了破院子,脸上洋溢的热情,能为大人物带路,那是一种荣幸。

    然而不等樵夫把热情传递给叶青林,就傻在了那里,回过神来,只想逃命。

    这个人,就是花二两银子想买了花泣当媳妇的那个樵夫。

    “站住!”杜鉴吼了声,把跑到篱笆门外的樵夫给叫住。

    樵夫战战兢兢的站定。

    “回来!跑什么!”杜鉴嗓门很大,其实他就想问那樵夫为什么要跑,结果把人吓的不轻。

    樵夫只好硬着头皮走回了院子,离人堆十几步远,就嗖的一下蹿到贺甫背后,把自己给藏起来。

    “这......?”贺甫一脸茫然,摇摇头,想着这樵夫活了四五十岁了,怎的跟个没见过世面似的。

    “近前来!”叶青林淡淡的道了声。

    声音不大,却又吓的樵夫一个颤栗,低着头紧张的搓手,慢慢的走到叶青林跟前,就扑通一下跪倒,不是他想跪,是怕死站不稳。

    “大人,饶命!”跪都跪了,索性就磕头,樵夫恐惧的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怕下一刻就会离开他的身体。

    “无须紧张,本公子只想让你带路上山,不会杀你!”叶青林没有认出来,以为是他的阵仗吓到樵夫。

    杜鉴凑近叶青林耳边,嘀咕了几句,叶青林才一脸恍然。

    “呵呵,你就是花二两银子买媳妇的那个?”叶青林现出了个迷之微笑。

    “大人,大人,草民该死,不不,草民不想死,草民再也不敢了!”樵夫连头都不敢抬。

    樵夫低头闭着眼,头上突然被硬物砸了两下,似乎是两颗石子,正暗道今日倒霉的时候,他害怕的那位大人又说话了。

    “拿着吧,跟本公子上山,好好带路,回来少不了你的银子!”原来是叶青林丢了二两银子给了那樵夫。

    樵夫睁开眼,果然见地上是两锭银子,这才把心放下来,火速把银子捡起塞进怀里,咧嘴露出满嘴黑牙,呵呵傻笑。

    “叫什么名字?!”杜鉴抓起还跪在地上傻笑的樵夫。

    “回大人,我我我叫阿甲,呵呵!”樵夫连忙答道。

    “走吧,别耽误功夫。”叶青林抬步走在前面,杜鉴揪着阿甲的衣领提着就走,秦书玉赶紧挥手让后面的人跟上。

    先是上了一面被大火烧过的山,原先这面山背靠着村子,山上是一片浓密的阔叶林,据说是清水亭先祖种在山上,防止水土流失和塌方的,用来保护山下的村子,但很不幸,前些时候被垦荒的村民一把火烧到了这里,那些参天大树被烧的一颗不剩,只留下一些光秃秃黑乎乎的粗干。

    “大人们不知啊,这片林子,当年可是老祖宗一颗一颗种上去的,长了一百多年,才长满了这片山坡,如今是一颗也没有了,也不知等来年大雨倾盆那时,山会不会塌下来,埋了整个村子。”阿甲被二两银子踏实了心,前头领着路,还不忘巴结似的介绍起这面荒山来。

    “嗯!”叶青林算是对阿甲的热情有所回应,以免他一紧张就逃跑。

    “现在这路,已经被火烧开了,还算好走,等过了这面山,诸位大人可要仔细些了,那里路陡林深,还时常有野兽,小的打柴都不敢太深入林里。”别看阿甲没见过世面,对于这山里,他还是有经验的,毕竟靠打柴度日都混了几十年。

    “野兽么,就当开荤了,到时打几只给你带回去,哈哈哈!”杜鉴一听有野兽,就兴奋,打中猎物的那成就感,可不是一般农夫百姓可以体会得到的。

    上了被大火烧光的这面山顶,阿甲让大伙先歇息会儿,往前再走一段路,就要手脚并用的爬山了。

    “我说阿甲,你当初是怎么想着买个媳妇的,就没想过买了又跑掉么?”结伴走了一段路,明显熟络起来,大伙都找了个地方坐下,杜鉴嘴闲着,便想问问阿甲,买媳妇的感受。

    “这......大人不会还想抓阿甲去见官吧?阿甲可不是抢啊,是被人骗的,大人饶命!”阿甲又紧张起来,连连摆手。

    “你别紧张,就是闲聊几句,见什么官呐!”杜鉴嘿嘿笑着。

    “那敢情谢谢大人,阿甲其实当初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又抵挡不住有媳妇的诱惑,把老爹留下来的二两银子都花掉了,唉,都怪阿甲无知,这么俊俏的姑娘,哪会愿意跟着阿甲!”

    “哈哈哈,老子说出来你别怕,你买的那媳妇,是这位大人的妹妹,哈哈哈!”杜鉴伸手一直坐在旁边一声不吭的秦书玉。

    秦书玉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怒视着阿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