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九十五章 玩命的苦楚谁人知
    确实是有人给她下了毒,只是毒量极其微小,花泣也不知她究竟被下了多少时日,幸好这毒,她有些熟悉,不然,大约要到毒发身亡才会察觉。

    前些日子,花泣隐隐觉得有些头晕,以为是自己劳累所致,也不曾在意,不想数日后头竟偶尔的就痛一下,当时也以为是冬日洗头受风染了头疾,直到后来头开始一下下抽痛,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她是被人下了药,明白自己的饭食可能有问题,似乎是不想让她死太快,药量很轻,她才能这么久没有被毒死,除了偶尔头痛外,身体并未有太大不适。

    这是有人要对她下手,然而这吃下去的药,已经没办法知道是什么,就无从找解药,只能开始注意起自己每日入口的东西。

    刻意的留心,果然发现自己每日吃的青菜带了一丝甜香,若换做别的,她不是医者,无法分辨是什么药,但这甜香,记忆很深刻,幼时,就被这甜香诱惑差点毒死。

    是野山茄,一种植物,叶、根、茎、果都有毒,幼时在山村里,房前屋后水沟旁,到处可见自己长出来的野山茄,大人见着都会铲掉,以免孩童误食,隔壁啊婆时常和年幼的花泣说:“不要玩颠茄,玩了人会变疯子。”

    年幼的花泣没能忍住啊婆口中的“颠茄”果子的诱惑,那果子散发着一种甜甜的果香,花泣忘记啊婆的话,只是吃了一口,走到自家篱笆门外就倒在地上打滚,手里还抓着没吃完的果子。

    虽然年幼,但这记忆,她从不曾淡忘,那果子的甜香味道,深刻入骨。

    如今,有人给她下这种味道的毒,只能说下毒之人运气不好。

    原本想慢慢拖着,等到下毒之人自己暴露出来,可当子俞时常要求睡在她的房里,她找不出借口再推辞的时候,就自己吃下了毒,让她提前毒发。

    花泣是无奈的,她和子俞的关系,已经到了那个层次,子俞每日要求睡在她的房里,她推辞了一次两次许多次,已经无法找到理由再继续拒绝子俞。

    这是那日敬天祈福后,花泣又一次把子俞推出房门,才下的决心,眼前可以说天赐良机,有人向她下毒,那就顺水帮那人一把。

    她敢毫无顾忌的吃下,不怕郎中会解不了她的毒,是因为山里人有山里人的偏方,幼时中毒,她的父亲花长亭就是用这个方子把她给治好的。

    这果子毒性极易入脑,会让人神智不清,若不是花泣了解毒性极力控制着药量,此刻恐早已疯癫或致命,正因为如此,没有人会怀疑她,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但,却被秦书玉识破了!

    “被人下毒,大可以找别的方法揪那人出来,你用这种拿命来毒发的方法,哥应该说你英勇呢?还是愚蠢呢?”秦书玉心里始终有疑虑,吟儿自小天不怕地不怕,但不代表她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为了找个下毒之人,拿命来博,这也不像她!

    “哥......别问了,我不想骗你!”花泣哀求的眼神望着秦书玉,若是秦书玉再逼问下去,她怕自己会崩溃,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

    “你是想用伤害自己的方法,得到二公子的宠爱?”秦书玉只能想到这个,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理由能解释。

    “是......!”花泣连忙回答。

    “唉!二公子虽是人中翘楚,可你也......你太让哥失望了!”秦书玉深深叹气,这个妹妹,他当真是越来越难看懂了,或许,是她长大了,她的追求和自己的不一样,虽然无法理解和接受,但若这是她的选择,他这个哥哥,也只能去成全她。

    “哥......对不起,我没用!”花泣鼻子一酸。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哥虽不会纵容你,但也不能不管你的性命,你确实长大了,哥哥管不了你,那解药,不用你费心去找了,哥一会儿配好派人送来,记得按时服用,过些时日,哥再回来看你!”秦书玉有些恨自己,花长亭去了,把吟儿交给了他,而他却没有多少时候能关心她,如今他的妹妹吟儿,好好的大公子不要,拿命去乞求二公子的恩宠,她如何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秦书玉走了,花泣才把头捂在被窝里,压着嗓子哭!

    哭完了,就把泪擦干,闭着眼睛,怕子俞随时会进来,看见她红肿的双眼。

    这次过后,后宅会很安宁,那三个女人中,会有一个消失在她的眼前。

    至于是哪一个,现在还不清楚,安氏房里的药瓶子,是花泣放的,瓶子里不全是毒液,她没有功夫去提炼那么满满一瓶子的毒液,只是寻常的果汁和野山茄果加在一起的药水,不然,那猫,连发狂都免了,当场就毙命。

    如今不知道是谁下的毒,她不想随意放到别人的房里,那样无辜的人会很难洗清,反而是安氏有理由极易为自己辩解,因为安氏时常在花泣身旁伺候,有事自然第一个怀疑安氏,明眼人都会认为她不至于蠢到这地步。

    重要的是!

    以后子俞再要求与花泣同房,花泣就会“头痛”“心悸”一样不会少,理所当然的“旧疾复发”,她很怕会怀上子俞的孩子,要靠这个理由撑过五年,虽然她不知,能不能撑这么久,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

    秦书玉回了川口驿站,叶青林和明泫只要来川口县,必定都住在这里。

    一回房里就关上了门,急急忙忙的,把自己顺路从街上药铺买回来的草药,一样一样的按份量搭配,配好了三日的药,出来门口喊了个自己兄弟,让他把草药送去川口县衙,嘱咐一定要亲手交到花泣手里。

    叶青林刚好上楼,见到面色沉沉的秦书玉,便走了过来。

    “书玉,见到你妹妹了?”叶青林淡淡的问,似乎只是随口。

    “大公子,见到了,谢谢大公子关心!”秦书玉连忙拱手。

    叶青林没有再说话,径直从秦书玉门前走过,回去他的房间。

    秦书玉想叫住叶青林,张口迟疑着欲言又止,想了想,吟儿对二公子都这么死心塌地了,就不要去给大公子添堵了!

    叶青林回房关上了门,步至窗前,看着外面,车马,人群,屋舍,却一样也没有看进去,他不想问秦书玉,吟儿如今还好不好这些的话,已经放手了,那就要坚决一些,总是为难自己没有益处。

    三十个手下兄弟已经去了一个叫清水亭的地方,说夜里就会进山剿匪,他明日会带着秦书玉和杜鉴几个去看看战果,熟悉下地形,随后还有几处山匪要清,这是明泫交代的任务。

    两川口已经要开始布置了,工料很快就会从县外运来,在这之前,山匪要清除干净,不能耽误了庄园修建,他其实也没有功夫去儿女私情,去多愁善感,他有许多的事情要做。

    有人敲门,进来的是秦书玉,上前弯腰道:“大公子,我想和你说说......吟儿的事,不知......”

    “书玉,本公子和你妹妹已经没有关系了,让你跟着来川口县去看她,实为念你这些年对我叶青林忠心耿耿,让你顺带会会家人,仅此而已,别的无需多言!”叶青林不等秦书玉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

    “大公子......”秦书玉原本以为叶青林应是想念吟儿的,才会派他去看她,如今也定急于知道吟儿的现状,方才在自己房里思前想后,觉得不论怎样,还是跟要告诉叶青林,不曾想,他是真的放开了吟儿,纯粹是对他的关照而已。

    “还有事吗?”叶青林身子朝窗口,依旧看着外面。

    “没有了,那书玉先下去了!”秦书玉轻步的退出了房门。

    又有人敲门,叶青林皱眉:“还有何事?本公子不是已经说了,跟她没关系了么?”

    “落弟这是?”明泫站在房门口,自己推门进来了。

    转过身来,见是明泫,叶青林微微有些尴尬,方才还以为是秦书玉又想来说吟儿的事,他实在不想听,不敢听,就喝了一声,不想进来的是庄主明泫。

    “庄主,青林无事,方才以为是秦书玉,坐吧!”叶青林作了个请的手势。

    “落弟刚刚赶来川口县,怎的也不歇息,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帝都的事尚未办成?”明泫坐下很关切的问道。

    叶青林的脸色并不好看,明泫以为是自己的四百里加急让他不悦了。

    “那事,一日两日办不好,也不能老在那里拖着,青林怕耽误了这边的事情,庄主放心吧!”叶青林整理了自己的心绪,看来他刚才的不悦,让庄主误会了。

    “这边剿匪的事,你去不去都无碍,大约落弟是误会了,那封四百里加急是顺带捎过去的,呵呵,恰巧有书信送往帝都,就带了私信给你,不想落弟竟是放下了私事,赶了过来,是愚兄轻虑了,落弟不会责怪愚兄吧?呵呵!”明泫面带愧色。

    “庄主,你我兄弟多少年,何曾如此客套过?”叶青林在帝都当时就觉得奇怪,剿个匪也给他发四百里加急,若是顺带捎过去的,这才合乎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