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九十三章 大舅子来访
    子俞很意外,方才以为是明泫,故意不让他进来,免得打扰吟儿养病,然而此刻进来的是秦书玉!

    几年前,乡试一同赶考的学子,如今一个当了一县之父母官,一个只是个受人差遣的下人。

    有道是,人的命,天注定,其实也不是那么贴切,在子俞和秦书玉身上,算是命由天定,事在人为,人一出生,上天就把一个人的命分成了三份,一份在天,一份在自己手里,一份由别人掌握,若相信上天,把自己的那一份给它,上天有了两份便能操控着这个人的命,若将自己的那一份给了别人,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里,成为了别人的奴仆,只有抓住自己那一份和上天给的那一份加在一起,命才能由着自己。

    秦书玉把自己的那一份分成了两半,一半先是给了天,却被别人窃取,另一半给了叶青林,所以他掌握不了自己,或许这才是天注定。

    子俞自然无法把眼前的秦书玉和数年前乡试同考的学子联系在一起,偌大的贡院,数百名学子同考,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顶的是谁的卷子,何况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徒增愧疚而已。

    但他知道秦书玉是吟儿的哥哥,因为吟儿来川口县这么久,时常说很想念他。

    愁容立刻布上秦书玉的脸,近了前来,先是朝子俞拱手:“见过二公子!”

    子俞有些汗颜,不管秦书玉是不是下人,他也是吟儿的哥哥,算是他的大舅子,只好勉强挤出笑容点头道:“你们聊吧,子俞去煎药!”

    子俞出到门口,才看见衙役在帮忙煎药,碳烧红了,水也开了,看来这真是个技术活,心道自己好没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怎么照顾好吟儿。

    安氏领着几个婆子在一旁候着,子俞看过去,安氏就连忙惶恐的低下头。

    “安氏,把所有后宅的人给我叫到后院!”子俞眼里闪过冰霜,从来都温文尔雅,今日这脸上的寒气,隐约的竟和叶青林平日的冷峻有些相似。

    又招手喊来个衙役:“去叫人进来,给我把后衙每个屋子一个个的搜,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还有每个人身上,看是否藏有草药、药粉或者药水,全部搜出来。”

    子俞着急找出是谁害了吟儿,今日若是再不动干戈,怕是会让下毒之人有机会毁灭证据。

    屋里的秦书玉面色黑沉,他跟着叶青林日夜不歇的来了川口县,叶青林才道不让他留在帝都,是想让他跟着来好见见他的妹妹。

    如今见到许久未曾见的妹妹吟儿,竟是命悬一线。

    “吟儿!”秦书玉站在榻前,看着睁眼都费力的花泣。

    “哥,你来了!”花泣嘶哑的喊了声,见到自己的哥哥,泪一下就涌出来,父亲不在了,就剩了个哥哥,虽然还有个儿子,但儿子如今也不再属于她,秦书玉可以说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吟儿,你告诉哥,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害你,你说出来,哥定给你报仇!”秦书玉咬着牙,心里在怨子俞,没有保护好吟儿。

    “没有,哥,是我自己生病,不要说我,你是怎么会来川口县的?”川口县离宁阳城千里之遥,秦书玉时常忙的都没有时间回宁阳城看流云和孩子,此刻竟然出现在这里。

    “哥有差事,本是顺道来看看你,可你,你看看你自己,好好的家里不呆,来这川口县做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若是哥不来,你是不是不打算让哥知道了!”秦书玉心疼花泣,张口就责备她。

    “差事?哥是跟他一起来的么?”花泣想到了叶青林,秦书玉一向跟着他,若有差事,自然是一起来了川口县才对,然而他还是把自己给抛开了,来了也不想见她,心里顿时难受起来,心一痛就虚咳,连连咳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

    “哥不瞒你,大公子来了,是他特意让我跟过来看你,本来还要留在帝都找宝儿的,现在是峻山带着人在那守着!”面对病的虚弱不堪的吟儿,秦书玉不忍心隐瞒,那样她只会心急的猜来猜去。

    “宝儿......在哪里,他还没找回来?”花泣听到自己的儿子,一激动又咳了起来。

    “不要担心了,大公子会找,你先顾好你自己,要不然跟哥走吧,别在这了。”秦书玉始终不能理解,吟儿为什么就会突然抛弃了叶青林,爱上了子俞。

    “我,回不去了,哥不要担心,会好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总是冲杀,你的命不光是你自己的,还有流云和孩子。”花泣有苦难言,她何尝不想回去?回到叶青林身边,哪怕叶青林不看她一眼,就是做个奴婢守在他身旁,她也觉得幸福。

    “回我们自己的家,哥可以在宁阳城另置一所院子,你和流云去住,不想在宁阳城,可以带流云回桃源村去,你何苦来这荒蛮之地,当真就这么舍不下二公子么?”这是秦书玉一直以来的疑问。

    他跟随在叶青林身边,总是能看见他时常一人郁闷不乐,时不时的把吟儿用过的东西偷偷拿出来看一眼,又藏起来,看似吟儿是被叶青林给休出府的,但他的直觉,不是叶青林不要吟儿,而是吟儿抛下了叶青林。

    他是和吟儿自小长大的哥哥,对她的倔强性子比谁都清楚,想着这吟儿定是爱子俞胜过爱叶青林,才会这么决然。

    “哥......”花泣说不出话来,想哭,一直哽在干枯的喉咙里,她是有多想说出来,让自己的哥哥知道,帮她分担一些压在心底的苦楚,可她没法说出来。

    衙役敲门,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碗说道:“花姑娘该吃药了!”

    秦书玉连忙起身,步至门口接来了药碗,冬日阴冷,刚煲好的碗里滚烫的药汤,热气尤其显得浓郁,秦书玉凑近碗口,热气飘进鼻内,顿了一顿,微皱起了眉头!

    面布疑色,却没有开口,而是转身回到榻前,用汤羹搅动着药汤,吹着气,要等稍微凉一些,吟儿才好入口。

    后院的动静有些大,那吵杂声和啼哭声连花泣的屋子里都能听见。

    子俞站在院中,中间跪着安氏、王氏、唐氏和一众奴婢,两边围着衙役。

    “你们之中,有人对花姑娘下了毒手,若愿意主动站出来,本官可从轻发落,倘若是被本官查出来的,就休怪本官无情,知情者现在就站出来说话,若隐瞒不报,与同罪论处。”子俞怒目对着前面跪着的一群人,心里怨自己平日对她们太过纵容,以至于害吟儿到如今的境地,若吟儿能复原还好说,但凡有什么闪失,别说下毒之人,他连自己都不会原谅。

    一群女人听子俞毫不客气的语气,安氏几个瞬间就哭了出来,婢子婆子只知道叩头喊冤枉。

    “没人承认是吧?”子俞双眼冒着火光,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也会有雷霆之怒的时候,别人都觉得他整日面带微笑,说话柔声带暖,可如今有人动了他的吟儿!目光扫了一眼人群,盯着安氏,冷冷道:“安氏,你来说!”

    安氏原本就惶恐不安,她曾犯过错,几日来战战兢兢的守在花泣屋门口,就是想说明一下自己没做过么,如今被子俞一喊,顿时吓的跌坐在地,哆嗦着好不容易才张口,带着哭腔回话:“夫夫夫......君,安......氏冤枉啊!”

    “过去的事,且先不提,但你不冤,就算不是你下的毒手,身为后宅主母,难道不是管治不力纵容恶人么?这事就应该是你来给本官一个交代!”子俞声色俱厉。

    “夫君!我......”安氏当真觉得自己冤枉,子俞口中的主母,主了谁的母,除了后宅的奴婢会听她的吩咐,谁还把她放在眼里,但好像子俞说的又没有错,此刻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为自己辩解。

    “从即日起,你不用再管后宅了,来人,带她回房,没有本官的允许,不许私自走动!”子俞一挥手,衙役就过来将瘫软的安氏拖起,带回了后面的厢房。

    后宅主子就剩下了王氏和唐氏,子俞眼神刚到,两人就哭着连连磕头,大喊冤枉。

    跑过来两个衙役,边跑边喊:“大人,搜出来了!”

    子俞接过衙役双手奉上来的一个陶瓶子,打开凑近闻了闻,一股甜香,问道:“这是什么?”

    两个衙役摇头,他们不是郎中,自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只是看这陶瓶子装的比较像药水,才拿了过来,除此之外,再无搜出别的。

    衙役也是胆寒,他们的叶大人一向温和,今日就跟发了疯似的,若是再搜不出什么来,怕是他们夜里也不能睡了,要一直搜,搜到大人要的东西出来为止。

    “叫人去把郎中请来!你们在哪里搜出来的?”子俞闻起来感觉是果香,并不似毒药,但也不能放过,让郎中来验过才能下决断。

    “是......在夫人的房里!”衙役小声的回道。

    “哪个夫人!”子俞双眼狠狠的看向地上的王氏和唐氏。

    “是......安夫人那个厢房!”衙役只好如实禀报。

    “来人,把安氏给我带回来!”这个安氏,刚才还在喊冤,前面先是设计把吟儿卖到了清水亭,当时若不是吟儿为她说话,早就打发了她回娘家,如今,竟然真的是她?

    子俞眼里顷刻布满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