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九章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
    猛一听到这句话,峻山呆呆的傻在了原地,等叶青林的马车走了起来,秦书玉回头看见,才把他给喊醒!

    峻山连忙追上来,凑近秦书玉问:“书玉,大公子刚才说什么,你能不能再给我说一遍?”

    “......”秦书玉抬手就拍了下峻山的脑袋。

    看秦书玉那满脸的鄙夷,峻山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听错,大公子要把水灵许给他峻山,他有媳妇了?对!有媳妇了!

    心情那叫一个春光明媚,兴奋激动喷涌到脸上,嘴是怎么合也合不上,两颗大门牙就这么突突的暴露出来,眼睛连忙滴溜左右望了下有没有人看见,用手捂着嘴,美滋滋甜丝丝的,感觉秦书玉和杜鉴都比以前好看了!

    叶青林在马车里听见后面峻山的反应,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自顾自的笑了一笑,以前知道手底下人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不易,尽量给他们多补贴点银两,让他们的家人生活的更好些,然而,不是每一个手下都适用,得关心他们真正需要什么,才能让他们产生动力,激发潜力,让秦书玉盯漏臻氏的那种错误不要再出现!幸好臻氏的动作算是微不足道,若是换了宝儿的事情,还盯漏,那他连自己都不会原谅!

    说道底,那事不能怪自己手底下的人,每个人都是凡人,不是神仙,总有打瞌睡的时候,只有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从心底把主子交代的差事当成自己的事,做起来才能事半功倍。

    峻山很忠诚,但有些木讷,胆小,很多时候不知如何变通,他读过书,人也不傻,或许只有爱情的力量,才能让他把身体里那个睿智的灵魂觉醒起来,爆发出来,并积极的用到有用的地方。

    如果一个水灵能让峻山这样忠心的手下脱胎换骨,别说一个,十个水灵,百个水灵都不在话下。

    ......

    南方的冬季,日头出来还是暖洋洋的,若在家中院子里摆张躺椅,躺着晒着很快便能舒服的睡过去,而此刻,川口县衙的宽阔的院子里,没有人有空去舒舒服服的晒日头,都在堂里,阴沉着脸色,四周显的冷森。

    子俞和花泣坐在一边,县丞和主簿在另一边,四个人,各怀心事。

    许久,花泣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事不能上报!”

    “吟儿,我身为一县之父母官,上要忠于朝廷如实奏报,下要对得起黎民百姓尽心安抚,这是本官的职责。”子俞很无奈的叹出长气。

    县丞和主簿不敢说话,两人屁.股都坐痛了,也不敢走,毕竟是县太爷喊他们来商议关于清水亭死了十几个人,要不要上奏朝廷的事!

    话说好不容易把清水亭的那些村民给安抚住,自掏荷包发了抚恤银下去,连夜回到县衙都快天亮了,没好好歇息,就从早饭后一直坐到现在。

    他们的县令大人主张如实上奏,而大人的红颜知己花姑娘坚决反对,两人已经争执了半日,他们只得不管是哪个在说话,都冲着点头就是,至于见解,不敢!

    “叶大人,川口县地方大,人口多,却是个下下县,这是个被朝廷抛弃的乱县,您还记得么?”花泣在人前必须称呼子俞为叶大人,这是礼仪。

    “吟儿说的本官知道,可本官是朝廷册封的一县之主,不论有功或有过,都不能对朝廷隐瞒,本官不能不忠!”子俞心里也很纠结,更是不理解吟儿为什么就是坚决不同意上报。

    “上报了朝廷有什么好处?难道叶大人还真以为朝廷会拨银子下来抚恤百姓?倒是叶大人可能被问责,从来都交不上赋税,朝廷不可能会给川口县拨银子,若说要安抚百姓,顶多是把叶大人您推出去,降职或免职来安抚百姓,请恕花泣不是有意妄论君威讥讽朝政,我是不希望叶大人去冒这个险,寒窗苦读十几年,一步一步考到金銮殿,容易么?”花泣没有办法,若子俞真被问责,没升官反而丢官,她的五年大计,就彻底付之东流了!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他们两个算是川口县衙的老人了,铁打的县丞主簿,流水的县令,对川口县的将来,从未抱过希望,因为前几任县令都只是来县里历练镀金,任期一到,就会上调到别的地方,呆在川口县永无出头之日,没有哪个县令会想留在这里,哪个不是各显神通的拼了命往别的地方跑?开始这两老头也以为子俞也不过是来历练而已,混混日子,到了时间自会往高处走,哪知,这几个月相处下来,觉得这叶大人当真是想给川口县一个出路的,叶大人是个好官,他们也不想这么好的父母官被问责,万一真革除了职务,就毁了!

    “吟儿,本官身为一方县令,不能如此自私,只想着自己的官途,这清水亭的人命案,本就是本官失职,考虑不周才造成,人命大过天,如何能为了自己官途就隐瞒不报?这不是视朝廷律法为无物么?”子俞其实心里也赞同花泣的想法,因为他也感觉,朝廷不会真正的来管百姓死了多少人,到时只会让自己挨刀,但官场有官场的规矩,被朝廷牺牲那是很平常的事,可他面对十几条人命,没有办法过心里这个坎。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暗忖好像这叶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官,是朝廷封的,若是对朝廷隐瞒事实,儒教之下,就是不忠不义之人,哪怕叶大人心里有苦衷,可外人不会知道,以后指不定会把叶大人传成什么样子!为了保住官身,没了名声,也是得不偿失。

    “叶大人,今日我花泣就在这里把话说透彻了,请诸位不要往外传,说到朝廷,这不光是皇上的,也是百官的,这里面,不是个个都是心怀天下苍生的好官,然而他们却能稳稳的安坐朝堂,对下面鞠躬尽瘁一心为民的基层官员指手画脚,甚至决定如叶大人这等好官去留的,就是这些只说不做的当朝大员,而想为民做事的叶大人,却可能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失误就断送了官途,再永无踏入朝堂之日,请叶大人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百姓留一个好官,来日能有机会入得朝堂,为百姓做更多的事,叶大人三思!”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暗忖这花姑娘说的太对了,如今的南平国虽然昌盛,但不管哪朝哪代,朝堂里坐的没几个是心系天下苍生的好官,但他们却决定着天下人的命运,若有机会,叶大人能入得朝堂,为天下苍生说上一句话,那都是百姓之福。

    “子俞苦读圣贤之书,尽忠尽孝乃孺子之根本,若夹带着私心,务虚不务实,逢场作戏虚与委蛇,罔顾律例,和那些拍马奉迎之官僚有何区别,十几年夫子的训诫,岂不是白白辜负,让子俞有何颜面自称‘本官’二字?”子俞一向守礼,这种投机取巧的事,他根本做不出来。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暗忖叶大人说的有道理啊,堂堂君子,忠孝节义,有所为有所不为,所为是为百姓做实事,不为是不为自己的过错做掩饰,对即对,错即错,皇帝鼓励读圣贤书,便是在教化万民,开启民智,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尊礼守义,若一方县令都不开悟,谈何开化万民?

    “天下百姓没有权利选择父母官,只能祈求朝廷派来的是一个青天大老爷,这点,叶大人前些日子中,在各乡各亭也已经体会到了,只要有心为民做事,不论大小,百姓就会感激涕零,如今的朝廷不泛谄臣、愚臣、乱臣、奸臣,好官都被压在底下,没有机会为民请命,老百姓根本奢求不到青天大老爷,只能去希望这个父母官最好碌碌无为,少去祸害他们,而他们所需要的父母官,是能为民谋福的父母官,不是只有一身清高,不愿付出点名声的君子,如今花泣不是让叶大人去选择做忠臣或奸臣,清官或贪官,而是不要让老百姓没了一个好官,叶大人啊,好像你我探讨的不是同一件事啊?”花泣看出来了,子俞太过在意自己是不是君子,不愿意有任何的污点在身上,宁愿光明磊落清洁一身,也不想隐瞒这件事。

    县丞和主簿同时点头,暗忖对极啊!老百姓所期待的父母官,不是什么贤能和循良者,也不是不骚扰百姓的庸碌无为者,为民谋福,不是那些功利可见,既能得益于当下又能流芳百世的事,没了官身,空有一身君子的坦荡,夫子不是还训诫了考取功名为天下苍生么?难道这不叫辜负?

    “这个......”子俞听到这里,陷入了深思,对啊,他和吟儿争执的不在一个问题上,吟儿是想为百姓保住一个好官,而自己只是在想保住君子的坦荡,说起来,还是他狭隘了,这才是自己真正的私心,只想着自己名声,怕将来遭人议论,宁愿被问责也要去领罚,这不就是只顾着自己么?想到这里,一下子,有些难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