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八章 爱凑热闹的庄大人
    叶青林很是忧心,若此刻走了,宝儿的查找只能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心里总是不那么踏实,不是信不过自己人,而是对手太狡猾,哪怕抓来逼供,也不吐半个字,遇到这样的敌人,连他叶青林都无从下手,更何况下面的人,难道真去靠天意靠运气么?

    叶青林命随从把杜鉴叫了回来:“宁阳城的信传出去了没有?”

    “回大公子,刚送出去!”杜鉴说道。

    “追回来,重新写,让宁阳城的人把来福直接弄过去川口县,我们今夜便出发去川口县与他们汇合!”叶青林淡淡的吩咐着。

    “大公子......这边小公子的事?”

    “峻山留在这里,给他几个人,日夜盯着薛堇无,有消息立刻四百里加急发川口县!”

    “是!大公子,那书玉要留下来么?”杜鉴觉得秦书玉和峻山从不分开,没理由单单留峻山下来,再说就峻山那笨头笨脑的,怕他成不了什么事。

    “不,秦书玉一起走!”叶青林若有所思。

    “是!”杜鉴快速的走出去,他要马上叫人去追回发往宁阳城的四百里加急,不然一会儿怕要追不上了。

    杜鉴很快又回来了:“大公子,门口有个庄府的人,要不要见?”

    “哪个庄府?”叶青林问道。

    “这个......庄柳奚的府上!”杜鉴不敢说是您大公子前妻庄暮因的娘家。

    “就说本公子不在!”叶青林本就不喜欢庄暮因,莫名其妙的被绿满了头顶,何况知道庄柳奚曾用子俞的会元交换了他叶青林的婚姻,这种人,和他不是一路人。

    “是!”杜鉴转身就走。

    “回来!”叶青林想了想,觉得不妥,庄柳奚不会无缘无故上门来找,何况,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看来庄柳奚对他很是关注。

    “大公子?”杜鉴又走回来,满头黑线。

    “说本公子不在,然后问问那下人是什么事!”叶青林挥手,问问什么事再行决定也无不可。

    杜鉴出去很快又回来,近前说道:“庄府下人说,庄柳奚有事和大公子商量!”

    叶青林皱眉,这杜鉴问的跟没问差不多,庄柳奚也不知想商量什么,自己都和他庄府没关系了,还来套近乎,当真厌烦。

    “大公子?要去庄府还是让庄柳奚来这里?”杜鉴看叶青林不说话,不知道怎么安排。

    “去庄府看看吧,不要让外人进这所宅子,你先安排今夜出发去川口县的事,一会儿叫上秦书玉一起去庄府。”叶青林揉着额头闭了闭眼睛,这身子还酸痛着,当真乏力,事情又多,一刻也不让他闲着,这庄柳奚还来凑热闹!

    叶青林连骑马都骑不上去,手脚一动就痛的牙齿生风,只好选择乘马车去了东城的庄府。

    下车一看,庄柳奚竟站在府门口,身旁一众下人,见着叶青林的马车,立刻迎了前来,也不知是算准了时候,还是一直侯在这里,虽说礼多人不怪,叶青林却很不舒服,暗道这庄柳奚绝非无事献殷勤。

    “叶大公子,本官恭迎了,请请请!”庄柳奚呵呵笑着先拱手。

    叶青林只是把嘴抿开了一些弧度,也微微拱手示意,便随着庄柳奚进了府。

    “几日不见,庄大人安好啊?”入了前厅坐下,叶青林才开口说道。

    “叶大公子有心了,本官可不是存心搅扰公子,确是有事和大公子说。”庄柳奚一听叶青林冷冷的说“几日不见”,也觉得他这么快又和叶青林套近乎有些急切,脸上一抹难堪之色。

    “哪里哪里,本公子区区庶民,能有幸和庄大人安坐长谈,已是抬举,何来搅扰!”叶青林只想让庄柳奚有事说事,切莫“长谈”,他可忙着呢!

    “本官......呃老夫定不会搅扰大公子太久,大公子先用茶!”庄柳奚是久居官场的老油条,什么话都能瞬间品出来,虽说他是堂堂当朝正三品官,无奈在叶青林面前已经抬不起高傲的头来,自己的女儿丢人现眼,让他欠下了一条命的恩情,怎么也是矮了半截。

    “庄大人请吩咐,草民洗耳恭听便是!”叶青林微微点头。

    “叶大公子事务繁忙,老夫这就直说了,昨日老夫的人在帝都见到了臻氏!”庄柳奚连忙说道。

    “嗯,这个本公子知道,劳烦庄大人挂心了!”叶青林低头喝着茶,淡淡的回道,没有一丝热情。

    “有件事,大公子可能不知,臻氏在帝都有处宅子,老夫的下人见他们往宅子里运送箱子,暮儿......老夫那个不孝女说,臻氏之前在宁阳城变卖了好些东西,看这样子,怕是臻氏想掏空叶府的家财,卷来帝都落脚了!”庄柳奚因为庄暮因的事,恨上了臻氏。

    “哦?臻氏的娘家也在帝都,她可是把我叶氏的家财搬回了臻府?”这倒让叶青林有些意外,因为这两天秦书玉带着人一直盯着臻氏,家财事小,没盯到臻氏动静事大,也不知道是秦书玉疏忽了,还是被臻氏发现把他们绕开了,看来,以后要让秦书玉那几个醒目点。

    “非也,臻氏和她的娘家早年水火不容,一直就没回去过,那处宅子,老夫查了下,是臻氏遣人买下的,看来是打算回帝都了,大公子可得尽快赶回宁阳城,别让臻氏给掏空了叶府,毕竟是祖宗留下的!”庄柳奚一副操心的样子,好像叶氏他也有份一样。

    “嗯,庄大人说的极是,祖宗留下的东西,虽说不值几个钱,也确实不能就这么被卷走,青林谢过庄大人了!”叶青林这才放下茶碗,拱了拱手。

    “不不不,老夫不敢当啊,说起来,老夫还欠着大公子恩情,唉,那个不孝女,老夫都无颜说出来,该是老夫谢大公子才对!”庄柳奚连忙拱手回礼。

    “庄大人切勿如此,什么恩不恩情的,青林实在不敢当,日后也莫要再提此事,缘分这东西,来去自如,也不是人能左右的,庄小姐也定会有她命里的良缘,青林无福,惭愧了!”一提起庄暮因,叶青林就如同吃了个苍蝇。

    “大公子的话,老夫记着了,大公子稍后,我去吩咐厨房备些酒菜,晌午便在寒舍用饭。”庄柳奚说着就起身。

    “不敢劳烦!青林有事在身,恐不能和庄大人把酒言欢,改日青林在登门拜访,这便告辞了!”叶青林连忙叫住他,在这里多呆一刻,他也不愿意,起身就要出去。

    “这......大公子稍等,老夫还有一事想说。”庄柳奚喊住叶青林。

    “庄大人请说。”叶青林停下脚步,微微点头道。

    “大公子的孩子,是不是让来福挟持到了帝都?”庄柳奚问道。

    “庄大人知道?”叶青林眼神机警了起来。

    “是暮儿......呃老夫那个不孝女说的,以前在叶府,那个不孝女没少和臻氏沆瀣一气,这事,她也是回来后才跟老夫说这些,老夫当真是教女无方,惭愧之至!”庄柳奚长叹了一声。

    “那庄大人可知道我儿子如今在哪里?”叶青林不想讨论庄柳奚教女的问题,只想知道他的宝儿在哪里。

    “小公子在哪里,那个不孝女确实不知,她只知是来福将小公子送来的帝都,还让老夫帮忙在帝都寻找,大公子放心,你若事务繁忙不能在帝都久待,老夫定会把帝都翻个遍。”庄柳奚满脸的诚意。

    “那就有劳庄大人了,若是找回我儿子,可去西城那所宅子找我的人通知一声,青林谢过!”叶青林这次很用力的拱手躬了躬身,儿子重要,再怎么反感庄柳奚,也不能拒绝人家此番热心。

    “那是自然,老夫定会随时传信给大公子!”庄柳奚这下脸上笑开了花。

    “有个人,青林想麻烦庄大人帮忙盯着点。”叶青林思索着,这庄柳奚是当朝大员,这事交给他还真是合适。

    “大公子请说,要盯谁?”

    “薛堇无,宫里的一个老太监,青林不知这老太监是谁的奴才,手也伸不进宫里,麻烦庄大人了!”叶青林面色冷峻了起来,恨不能杀了那个死太监。

    “薛公公?他......可是君上身边的内务总管太监!大公子和他有过节?”庄柳奚刚刚才浮现的笑容立刻没了,变的严肃起来。

    “哦?还是个内务总管?庄大人若有难处,青林就不劳烦庄大人了!”大约内务总管是皇帝近身的奴才,庄柳奚这个三品大员也不敢轻易得罪吧,叶青林有些失望。

    “不不不,既然是大公子托付,老夫自当尽力,请大公子放心!”庄柳奚连忙点头。

    “谢过庄大人,青林告辞,来日登门道谢!”

    出了庄府,叶青林上了马车,心里思虑着,这庄柳奚也不能真去指望他能找到宝儿,权当是多条路吧!

    不过这秦书玉要好好让杜鉴教一教了,臻氏这么大的动静,连庄柳奚的下人都发现了,他叶青林竟然只能从外人口里得知,要是换做什么重大的事情,可不得贻误了么?

    叶青林问起秦书玉这事的时候,秦书玉愣了好一瞬,才想起来,那日天亮叶青林被背回来,他就和杜鉴一起守在榻前没有出去过,只是派了人去盯臻氏,没想到竟然能漏掉这么大的动作。

    叶青林眉头深皱,自己马上就要出发去川口县,留下手底下的人盯着薛堇无找宝儿的安排,从秦书玉这事看来,当真可能盯不到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把峻山喊了过来:“峻山,你带人留在帝都,盯着薛堇无一刻不要松懈,若你能把我儿子找到,本公子就把水灵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