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七章 传说中的秘方
    帝都武幽城西城明泫的宅子里。

    叶青林甩着手臂,一个人走在园子中。

    杜鉴和秦书玉两个在身后远远的跟着,叶青林只要一转头目光扫过去,他们就会立刻隐身,鸵鸟式的躲在树下或是花丛中。

    那晚,风高夜寒,暗月只有一道浓厚的阴影,没有鸡鸣狗叫,只剩呼呼的风声和刀剑互撞作响。

    叶青林和三个随从在城外和一群黑衣人厮杀。

    两个随从救了另一个受伤落马滚出圈外的兄弟,转身看到的是叶青林那匹马上空空的马背,大惊失色,也不管身后那些冲撞开来还没死的几个黑衣人,飞也似的来到叶青林的马旁。

    马前,一袭白衣的叶青林单膝跪地,刀插在了土里,两手紧紧握着刀柄,支撑着他的身体,他的身旁,那些围着他砍杀的几个黑衣人,此刻已经一个个躺倒在地,没了气息。

    听见身后有衣袂破风之声,叶青林吃力的拔出深入地面的刀,头都没回,挥刀就往身后砍,幸好两个随从闪的快,不然此刻,已经被自己主子砍杀。

    叶青林杀红了眼,以为身后过来的人是那些黑衣人,差点杀了自己人,直到两个随从喊出:“大公子!”叶青林才回过神来。

    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一个随从过来扶着叶青林,另一个迅速去解决剩下那几个受伤的黑衣人,原本想抓个活口回城,等那随从过去的时候,伤重走不动的黑衣人已经自己抹了脖子。

    夜里有牌子可以出城,但不能叫开城门进城,只有八百里加急的驿使才有夜间进城的优待,为的就是防止有奸细趁天黑混进城。

    寒风飕飕,两个随从只好把叶青林和另一个受伤的兄弟一起扶到城墙底下,选了个避风的地方,一直等到天亮开了城门,才急急回到了西城明泫的宅子里。

    叶青林被扶着进入宅子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省,吓坏了杜鉴和秦书玉,连忙遣人去喊来郎中,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未发现多大的伤口,只是一些皮外小伤,叶青林是脱力晕过去的。

    睡了一天一夜,连叫也叫不醒,不吃不喝,杜鉴和秦书玉在榻前既担心又叹气,这大公子,为了他的儿子,日夜伤神,才会用这种方式出去发泄,两人只好轮番守着榻前,让他安心的睡上一觉。

    两日了,叶青林才能有点精神,浑身肌肉酸痛,去园子里想活动筋骨,杜鉴和秦书玉跟屁虫一样的远远的跟在后面,叶青林不喜欢让人看见自己酸痛僵硬的体态,特别是脖子,扭头要连着把上半身一起转过去才扭得动,也没有哪个时候落枕会落成这个样子,然而那两个不知趣的就是鬼鬼祟祟的跟在后头看戏,等他一回头,杜鉴和秦书玉就把自己藏在树下和草丛里!

    “你们两个很闲么?”叶青林白了他们一眼。

    “啊......?”杜鉴和秦书玉走出藏身的树丛,尴尬的对看了一眼。

    “这么闲,薛堇无那边打探出来了没有?”叶青林眉头一皱。

    “额......薛堇无在我们离开他那宅子之后就进了宫,至今没出来,他时常活动的地方,我们已经布下了眼线,只要有异动,立刻可以抓人,会随时向大公子禀报!”杜鉴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傻乎乎的笑着。

    “臻氏呢?还在帝都么?”

    “臻氏今早出城了,是往宁阳城的方向,估摸着是要回去。”秦书玉负责盯着臻氏,连忙上前回话。

    “给宁阳城传信,把来福送过来帝都!”来福身上秘密太多,至今仍没能审出来,叶青林觉得有必要把他弄过来好好“谈谈”!

    “是!”两人同时回道。

    领到了差遣,杜鉴和秦书玉赶紧走出去忙活。

    叶青林看着他俩的背影,知道他们紧张,怕自己有什么闪失,宁愿被骂也要在身后尾随着,这就是多年打下来的交情,他们不光是为了银子养家糊口,每一个手下,都是死心塌地的把命交给他。

    而他,如今也要好好想想今后要走的路了,总不能让自己的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一直在刀口舔血,有家难回,总要给他们一份安定。

    薛堇无要的东西,他不可能去找明泫要,因为明泫并没有!

    那薛堇无口中的秘方,说起来很神秘,但也没有多神秘。

    所谓秘方,不过是先帝武帝留下来的一份手书,不是密诏,只是某种东西的制作方法。

    传闻,当年和武帝一起打天下的兵部尚书沈大人研制出来一种东西,研究出来后,不敢私自运用,将制作流程写下来呈给了武帝,武帝当时一看,就说了四个字:“将它焚毁!”

    沈大人震惊又无奈,这东西可是他花了十年时间苦研出来的,武帝一句话,就让他十年的苦功白白浪费,只好双目含泪的把那张纸凑近了烛火,君命不可违,皇帝让烧,他怎敢不烧?

    沈大人十三岁跟着武帝东征西讨,打下了万里江山,两人私下感情如同兄弟,此时武帝见沈大人如此难过不舍,叹了一声长气,只好让他留下来。

    武帝已然年迈,怕此物一旦大量制作出来,自己仙去后无人能控制的住,恐天下大乱,而今看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满怀悲戚,只好道既然研制了出来,就是上天安排,也不能去阻止天下文明进步,但怕这份手书落到不轨之人手里,搞不好将来以此谋夺他魏氏江山,便将完整的秘方重新编写成诗赋,以此隐藏,若将来真有人能见精识精,解出这诗赋的秘密再研制出来,那人也定非久居池中之物,有这样的人,天下迟早是他的,这秘方在他手里发扬开来也算顺应天意,无可厚非。

    武帝编写隐藏在诗赋里的秘方手书分成了两半,一半夹在书卷里交给了当时的太子太傅,就是当今的帝师,从字面上看,若无人提醒,这一半的手书只会当作寻常诗赋看待,武帝并未告知太傅这份手书是什么意思,只说这本书是他赐给自己太子的,让太傅好好教授,等太子长大,把这本书卷交给太子。

    后宫争斗太激烈,武帝把书卷交给太傅也是不得已!

    武帝在另一半的手书背面写了一封家书,以此掩饰,随后送出去给了某个皇族的人,而具体写给了哪一位贵胄,无人得知。

    太傅当年不知情,把书卷里的那上半部分手书抄写了出来,与友吟对,皇帝的墨宝,天下人都喜欢拿出来炫耀。

    而这下半书,一直无人知晓下落。

    这便是薛堇无不惜以叶青林的儿子要挟他交出来的东西,叶青林那晚听薛堇无的意思就知道,薛堇无已经解开了当年太子太傅宣扬开来的上半书,如今是要另一半,死太监怀疑明泫有,却拿明泫没办法,便打起了叶青林的注意。

    明泫没有!这点叶青林可以确定!

    他不明白的是,明泫,他不是皇子,因为当今魏文帝根本就没有儿子!为什么薛堇无会认为明泫有!

    而他叶青林,只是明泫的兄弟,薛堇无要如此无所不用其极的在他身上动脑筋,薛堇无凭的是什么推断另一半手书和明泫有关系?

    答应薛堇无的条件,无非是想稳住他,为自己争取时间暗中找到宝儿,若是找不到,到时就只有制造一份假的下半书给薛堇无,当然,就薛堇无这种老奸巨猾的太监,定然不是那么好骗的,所以这只能是无计可施的下下策。

    至于薛堇无的那个儿子,叶青林知道,但他不能说出来。

    他没法说出来!

    一个随从找来园子,给了叶青林一封书信,是明泫发来的四百里加急。

    明泫在信里说了近况,还打算不日进行剿匪,问叶青林的私事处理的如何,道让他尽管安心处理,不用着急去川口县。

    叶青林心里憋闷,若是真让他安心处理私事,明泫不会发这封四百里加急,很显然希望他立刻赶回川口县,想想这当然也不能怪明泫,他确实不方便四处奔走,那样过于引人注意,所以明泫希望他去川口县主持大局理所当然。

    那里是他们极为重要的所在,这几年来忙碌的一切,重要的都在那里,原本隐秘的高枕无忧的地方,如今快要暴晒于蓝天之下,明泫的焦急是有道理的。

    以前的两川口,没有在被发现铜矿的时候,那里风平浪静,谁也不会去注意,叶青林也从不用踏足那里,甚至都没问过那个地方的地名是什么,荒郊野岭,半个人烟都没有,只需要派人去那里干活就行,直到庄主明泫心血来潮去那里视察被追杀,才开始警觉,如今,把主要的兵马都派了过去,暗中做好防备,叶青林自然也不能如以前那般继续悠闲。

    虽然把那块地方给名正言顺的圈了起来,但已经让别人嗅到味道,自然就会有人盯住那里,随时可能有所动作,这么看来,其余地方的事务反而不那么重要了,最危险的是两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