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五章 这个锅要背
    子俞蹲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花泣上前,拍了拍子俞的肩膀:“子俞,我来吧,你长在大户人家,没见过这么悲惨的场面,可能会不适。”

    子俞稳了稳身子,点头,起身把位置让给了花泣,他确实没有接触过这些,一时间很紧张。

    “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眼睛,不要害怕,相信我!”花泣蹲下轻声的对受伤的农夫说道。

    农夫原本恐惧的发抖,此刻被花泣温柔的声音给安抚了下来,拿开了捂着一只眼睛的手。

    花泣打开带来的竹筒,里面是早上煮开过的清水,清冷的冬日开水很快变凉,花泣小心的一点点倒在农夫的头上,从额头一直往下清洗,把受伤的位置洗开才发现,碎石并没有射伤眼睛,只是在眼角的地方嵌入了一粒石子,被农夫给扣了出来,才流血不止,血模糊了眼睛,农夫便以为自己的眼睛瞎了。

    “这位大哥,别怕,你的眼睛没事,不要紧张。”花泣安抚着,拿过方才自己在后面拔来的草药,开始嚼,嚼烂就敷在伤口上,找衙役弄来根麻布条,把农夫捆成了独眼龙:“记得最近莫要沾水,这个草药你拿回家,每天嚼烂换一次,回去吧,你的活,会找人帮你,不要担心。”

    人群齐齐松了口气,他们也紧张,这开山凿石的,若是死在这里,整个家就垮了,他们世世代代都是乡野草民,安安生生的呆在山里,一日复一日的劳作,那些生啊死的不是亲眼发生就感觉很远,今日是真真切切的让他们觉得会死人,如今被一个姑娘给救了过来,顷刻间一起鼓掌叫好。

    子俞早被挤出人群外,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措手不及。

    有村民扶着伤者下山,其余的农夫又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干活。

    花泣走回子俞身边,松懈下来的同时,考虑着百姓如何预防受伤,受伤后如何急救是当下之急!

    只是这种想法还没来及仔细琢磨出应对之策,接下来的事,让她非常后悔这么着急的就发动百姓垦荒。

    山下跑来一个衙役,从山脚就大喊叶大人,听那急促的喊叫,似乎是有什么很紧急的事,子俞经过刚才那一阵心悸,知道不是好事,连忙拉着花泣就快步下山。

    “大人,不好了!”爬上半山的衙役来到子俞跟前,喊了声。

    “什么事,如此着急?”子俞心里开始不安。

    “清水亭,大人快去,那里火烧山,火势控制不住,快烧到村里了!”衙役拼命喘着气,把话使劲说的更清楚些。

    子俞和花泣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

    火烧山!

    这个本身就是垦荒的一道工序,开垦之前,把需要开垦的地段周围先割出一条一丈余宽的防火带,再烧掉山坡上防火带以内的植被,让山地秃露出来,才好开垦,而防火带的作用就是在开垦区域里面火烧植被时,等火势蔓延到防火带的地方因为没有可燃物,才无法继续燃烧,达到阻止火势范围扩大的目的,防止火灾的发生。

    但是如今,清水亭没有控制住火势,说明,防火带没起到作用,这原因有很多,可能是防火带不够宽,也可能是风太大吹远了火星,总之,大火烧出了范围,这是个灾难!

    子俞和花泣对看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极度的不安,跟着衙役迅速下山,骑着马去了清水亭。

    原本还抱着些希望,幻想着,这只是杞人忧天,希望到那里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扑灭,但这一切只是子俞一厢情愿的幻想,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大火已经从山上一直烧下来,烧到了清水溪。

    如果不是有一条清水溪阻隔着,或许清水亭这个村子就不复存在了!

    清水溪的一边已经被烧光,对岸的清水亭村里没有受到影响,心里还暗自庆幸没一会儿,衙役来报,救火的村民被烧死了十多个,烧伤了几十人!

    这个消息让子俞震惊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就失去了思考能力,花泣更是惊慌失措,无法冷静下来,眼泪瞬间夺目而出,这就是她要川口县百姓富裕起来的计划,是她想出来的,如今知道,她害死了这个村子十几条人命!

    花泣感觉自己透不过气来,因为她的自大,因为她不成熟的想法,害死了这么多人!

    捂着嘴,不敢哭出来,悔呀!为什么在计划没有全面想透彻之前,不去请教一些老夫子指点,避免这些突如其来的意外,如今出了无法挽回的后果,一点招架回旋的能力都没有!

    子俞回过神来,面色沉重,看见花泣蹲在地上哭都哭不出声来,这才知道他不能倒下,如今他是这一切的首要担当者,事情出来了,要想尽一切办法善后,若连他都六神无主,还有谁去安抚百姓!

    “送花姑娘回城!”子俞头一回如此严厉的对个衙役说话。

    衙役点头,上前欲扶花泣,被花泣甩开。

    “我不走,是我害了他们,我没法赔一个亲人给他们,也不能离开,留下来,起码还能做点什么,要杀要剐,我都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花泣哭喊着,固执的要留下来。

    子俞神色凝重的点头,他本是不想花泣再去村里,万一村民激动起来,让花泣受到伤害,他会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也知道花泣的性子,这种事情既然发生了,不让她去,她定不答应,就是回去了也不安生,只能让衙役找多几个人来护着花泣,一起进了村。

    刚进入村子屋舍间的空地上,前面原本围成一堆的村民似乎有人不经意的朝他们这边望了一眼,随即喊道:“看,那就是县令,狗官在那里!”

    这么一喊,一群村民齐刷刷的望过来,随后立即涌来围住了子俞和花泣。

    子俞一看这阵势,知道今日如果没有个妥善的安排,他和花泣是走不了了,小声的交代衙役,看好花姑娘,就自己往前走出几步。

    子俞朝着一众村民低头拱手,抬起头来开口的瞬间,眼里已经含着泪,或许子俞是觉得自己这个县令没用,才会让这么多人失去了亲人。

    “叶寒林无能,愧对众乡亲,今日本官不会离开清水亭,众乡亲想打想骂,本官绝无怨言!”子俞眼里的泪是真的,话语悲泣也是真的,这倒让愤起的村民不知该不该对这个县令下手。

    有村民站出来,是个中年男人,指着子俞说道:“说的好听,人没了,你能让他们活过来吗?”

    “就是就是啊!”

    “我看你这个狗官就是故意来坑害我们!”

    “就说官府不会这么好心,分粮食分牛分农具,让我们垦出来的田归自己,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这狗官明明就是想害死我们。”

    “对!狗官骗我们去垦荒做样子,以此向朝廷骗银子然后落入狗官的囊中,我们老百姓死了人,他还能继续向朝廷要抚恤银,最后都是落在他手里!”

    “猪狗不如!”

    “打死他!”

    突然间,村民又被挑动起来,一个个愤怒的骂着这个县令大人,把一切罪责都归到子俞的身上,甚至骂子俞让老百姓去垦荒是为了做样子,自己好向朝廷要银子来私吞这种话。

    在子俞身后一声不吭的花泣,突然从心底升起了一丝疑惑!

    这些愤起的村民骂出来的话,不像一个普通老百姓能说出来的!

    一个日日和泥土打交道的乡野草民,书都没读过,字都不认识几个,知道什么“狗官向朝廷骗银子”“抚恤银”等等的字眼,这些话,就算是事先编排好的,普通百姓也难理解里面的意思,而如今......

    花泣看向最先站出来的那个中年男人,好像对方也发现花泣在看他,目光闪躲着把身体往人群后面缩,很快看不见人。

    明白了,这里有人故意挑事,不知道谁这么恨官府,需要这么来污蔑一个父母官,如果所料不错,这大火,可能不是天灾,而是**!

    子俞任由村民骂着,一句也没有辩驳,他觉得村民骂得有理,本来就是他这个父母官无能,这个锅他必须背着!

    花泣上前,把子俞拖到身后面,不理会子俞惊愣的目光,“扑通”就跪在这群村民面前,朝着村民瞌了三个头,再跪直了身子在人群中喊道:“各位乡亲父老,小女花泣,是个出生在乡野的草民,请众乡亲且听小女一言,小女说完,众乡亲想如何处置小女和这位叶大人,小女再无二话!”

    原本有些人还想说话,但大多数人都点头,想听听这自称和他们同等身份的草民女子想说什么,便都不吭声,静静的听着。

    “川口县穷了好几代人,城里的不穷,最穷最苦的是乡野靠着土地生存的众乡亲,大家知道为什么,因为大伙从来没有自己的土地,靠着给达官显贵租佃,出卖全家的劳力,换来点勉强能糊口的粮食,此外别无他物,小女花泣的家乡桃源村,在两年前还如同这清水亭一样,但如今家家都盖上了瓦房,有余粮,不再穿着没地方缝补的衣衫,这一巨大的改变,是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良田,他们为自己忙活,每耕作出来的一粒粮食,除了朝廷该有的赋税,全数都在他们家的米缸里,不用再受人盘剥,小女指天发誓,没有一句假话,请众亲今日见证,若小女有半字虚言,即刻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