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四章 时间紧 任务重
    川口县的县衙里忙碌的热火朝天。

    因为有了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是个什么概念?一千个铜子换一两银子,五个铜子一斤大米,这里有足足两万多担粮食。

    这是川口县整个县一年都交不出的两万担,所以这个县才是被抛弃的下下县。

    一直只管站堂、缉捕、拘提、催差、征粮、解押,以及闲来无事上街收点保护费的衙役们,被分成了十四队,每队五十人,派下去十四乡一百四十亭,带去了粮食和农具,分散驻点到百姓家里。

    先是张贴告示,说县令大人有令,全县十四乡一百四十亭所有农户百姓集体上山开垦田地,每户只要在明年春耕前开垦出两亩以上的水田,来年就能分到牛和种粮。

    当差衙役领着村民上山勘测地形,寻找水源,凿石筑坝,开渠引水,再分配区域开垦,每户村民都举家上山,垦荒期间由县衙给每户人家补贴少量的粮食过度。

    天已渐冷,入冬了,再有两个月便是大年,过完大年顶多歇息至初十,便又要继续垦荒,二月前尽量开垦完所划区域,再经一个月的灌溉软化土质,烧草取灰打底肥滋养新土,选地培育秧苗,为春季三月开耕做好准备。

    时间紧,任务重。

    这些平日无所事事的衙役,大多是世代相承执役,都来自市井,类多无赖之徒,往往倚仗官衙之势,巴结上官,并与劣幕、恶吏等联为一气,敲诈勒索,祸害百姓,为恶乡里,被百姓称作“衙蠹”,实为地方吏治一大弊害,百姓对这些衙役从古至今没有好印象,见面躲着走,如同见了瘟神。

    而眼前的这些官差老爷让村民们肃然起敬,从未见过有如此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还平易近人的官差老爷,不辞辛苦的跟着村民们爬山涉水,风餐露宿,吃住在山里,只为早点帮助村里把田地给垦出来,村民一个个感动的连连喊着县太爷是青天大老爷,对这些从天上掉下来的官差老爷视如亲人。

    虽然他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这些高风亮节的衙役们其实有苦难言,县太爷叶大人叫他们立下了军令状,要是明年三月春耕前还垦不出点样子来,就罚他们三年的俸银,他们只想保住自己的俸禄而已。

    子俞穿着农夫的衣衫,带着斗笠,身后跟着同样装扮的花泣,两人走在山野之中,看着那些忙的忘记擦汗的村民个个喜上眉梢,越是累越是干劲十足,心里就欢喜。

    “宥文走了吗?”花泣找了一处青石坐下来,走了许久,小腿很是酸痛。

    子俞回过头来,暗自自责了一下,只顾着自己在前面看热火朝天的村民,忘记吟儿可能走累了,回来把花泣拉起来,用袖子把青石擦了擦,才又摁她坐下去:“嗯,一大早就走了,如今应该快出两川口了吧!”

    “东平国不是沿海靠打渔生活的么?那里怎么会有牛卖?”花泣很是不理解,子俞怎么会让宥文去东平国买那三千多头牛,说起来,东平国的牛应该比这里的南平国更少才对。

    “呵呵,东平国不产牛,但那里和北疆国交界,北疆你知道的,那里一头牛便宜到什么程度。”子俞取下斗笠放在一旁,抬手轻轻的拂过花泣的额头,擦去了细细汗珠,冬天爬山一样能把人爬出汗来,满脸心疼的看着花泣。

    “你不会是让宥文从两川口出去,穿过东平国,去北疆国买牛吧?那一个来回不得一两年?”花泣有些吃惊。

    “我的傻吟儿,哪能呢,就在东平国买,因为东平国的人喜欢吃牛肉,他们会从北疆买牛回来,只不过让东平国的牛贩子赚了点银子而已,省去了我们不少时日,算起来,宥文大约一个月可以回来,若一次买不到这么多数量,宥文可以有三个月的时间,去三趟东平国,到明年春耕,这牛定可以分下去。”子俞坐下来,伸手环过花泣,把她搂在自己怀里。

    “东平国的人有鱼吃,干嘛还吃牛肉?好好的牛,杀了吃掉,都是些什么人呐!”花泣缩着,不敢抱子俞,也不敢推开。

    “不是产出什么就会喜欢吃什么,就如同樵夫辛苦打柴,他不烧,挑去卖给城里的大户人家,养蚕取丝织绸的人不穿锦缎,我们吃的咸鱼干,都是从东平国来的,自己吃不了那么多,拿去卖到更需要的地方就不同了,可以换取更高的价值,所以北疆的人也会往东平国卖牛,让他们喜欢上吃牛肉,这样东平国的牛贩就会不断的去北疆买他们的牛,这就是商贾,等着吧,我们川口县也定能找到出路,产出别的地方没有的东西,让别人喜欢上,然后求着我们来买,前提是百姓要垦出自己的田地!”子俞看着怀里的吟儿,脑子里是将来的一条光芒大道,他很佩服吟儿,能想到根本去,田地是百姓的根,以前他也想过百姓怎么才能有自己的土地,但也只是往花银子买官宦人家手里的良田方向去想,而吟儿却能想到上山自己垦田!

    若说山地,也不是没有见过,都种的是旱庄稼,包谷赤粟那些,或者种果树瓜菜,这些不能代替主要粮食的大米,而种水稻,必须是水田,从没有人会把水田和坡度陡峻,沟谷幽深的大山联系在一起,吟儿却给他的思路打开了一线天地。

    花泣被子俞爱护着,让她很难过。

    若不是被一万两银子冲淡了那日的尴尬,这两天又大事当前忙的脚不沾地,或许子俞当时就会要求和她成亲,子俞对她的疼爱,让她总觉得自己会一个坚持不住就爱上他,那么好的子俞,哪里去找,但她心里的那个人,始终占据,没有办法把子俞装进去。

    “明泫这一万两银子不打算要回去了吧?”花泣总以为自己坑了明泫,怕他有朝一日回过味来找上门。

    “这个事,我心里也有些疑惑,银子他定不会要回去,但两川口那片山地也确实值不了这么多银子,表面上看似明泫是为了求县衙签地契、屋契,和让县衙出面找出藏匿在山里的匪徒,实则细想起来,对于一个带着家世的人,没有必要非要在一个这么危险的地方修建庄园,有银子在哪里没有好地?”子俞正色道。

    “我同你讲,来川口县的时候,就是碰到明泫被人追杀的,差点就死了,是不是他为了报复那些追杀他的人,才花银子来找你剿匪?”花泣觉得这很有可能,一个有身世背景的人,被人杀的起不来,丢了面子,找回场子理所当然,这些公子哥的爱好不就是争相斗个面子么?

    “这么严重?竟然是真的被追杀的?就他那样的背景还有人敢追杀,看来川口县比我想象的要危险!”子俞开始还以为明泫是为了套近乎,故意夸大花泣的救命之恩,原来是真的救了命。

    “什么背景?明泫是那家大官的公子?”花泣至今还不知道明泫到底什么身份,明泫也从不提起,她也不好当面问。

    “具体什么身份,我也不知,但他随身佩戴金牌,还能从朝廷要到两川口那块山地的批文,这个身份可不像是一般的官家公子!”子俞在细细回想和明泫接触的每一个细节。

    “难道是皇子?不对不对!当今文帝五十多岁了,一个儿子都没有,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指不定明泫那家伙弄个假金牌来忽悠你,哈哈哈!”花泣觉得很有可能,金牌拿出来谁也辨认不了真假,主要是真的金牌是什么样,谁也没见过!

    “不管明泫是什么身份,他对于我们是没有恶意的,不用过多的去猜疑他,起码现在看起来,还是在帮我们!帮川口县的百姓,这点我子俞还要感谢他!”子俞暗笑吟儿这丫头心里着实精灵古怪,能把明泫往那方面去想。

    “说笑的啦!明泫其实还不错,我挺喜欢他的。”

    “吟儿不能喜欢他!”

    “为什么?”

    “吟儿已经是我的了!”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还没说完,不远处山里传来一阵骚乱。

    子俞连忙起身,拉起花泣,跑了过去。

    十几个人围在一个石堆前,个个神色紧张,里面钻出来两个衙役,见到子俞,连忙跑到跟前,急急忙忙的说道:“叶大人,刚才一个农夫凿石,被碎石射伤了眼睛,这可怎么办?”

    子俞心中一惊,赶紧近前扒开人群,挤了进去,地上的碎石堆里坐着个人,一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流出一滴滴的血,看来伤的不轻。

    那只眼睛看来是保不住了,若不能当即给他治疗,可能命都会没有,子俞心里有些慌乱,毕竟之前没有考虑周全,不知道这里凿石垦荒会有那些存在的危险,更别说,提前想到随身带着郎中及时治疗伤者。

    如果今日死了人,这个庞大的垦荒计划,可能会因为百姓对生命脆弱的恐惧而流产,一时间,子俞头上冒出了冷汗!

    “让一下,麻烦让开一点。”花泣这时才不知从哪里走了进来,手里抓着一把草药,和一个装满水的竹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