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三章 暗夜厮杀
    叶青林目光里射.出刀芒一样的锋利。

    “我只知道臻氏的儿子,不知道薛公公的儿子,如何提供消息给你?”

    “臻氏的那个儿子,便是老夫的儿子!”

    叶青林知道臻氏入府前有个儿子,还因此要挟过臻氏,屡试不爽,特别是臻氏带着叶氏族老去桃源阁抢他儿子那回,把臻氏吓的失魂落魄,心里不知笑了多久。

    但却不知道臻氏这个儿子是和这个老太监所生,如今恍然大悟,难怪这个老太监愿意给叶寒林铺路企图拿状元!

    臻氏臻柔儿自小和薛堇无青梅竹马,私定终身,然而臻府不同意她嫁给一穷二白的薛堇无,臻柔儿怀上了薛堇无的孩子,生生躲在外面躲了一年,最后还是被臻府的人找到抓回去,说上了一门好亲事,嫁给宁阳城的叶闰卿做妾,刚生下来三个月的儿子也不知被谁抱走,下落不明,薛堇无万念俱灰,当下把心一横,净身入宫做了太监。

    正因为薛堇无如今是个太监,才会对他唯一的香火如此在意,甚至不惜和臻柔儿反目。

    “看来薛公公早就开始注意本公子了,让臻氏千方百计的弄走我儿子,就是为了这个,你这个儿子的事且先不提,那秘方,为何不直接找明泫去要,而来要挟本公子?”叶青林不认识薛堇无,但如今看来,薛堇无早就知道他,让他显的很是被动。

    “明公子嘛,老夫要不到,他也定不可能给,只有在你叶大公子身上试试运气,相信明公子不顾及自己也会顾及你这个兄弟。”

    “你不怕本公子现在就杀了你么?”

    “自然不怕,你若是想杀我,就不会从大门进来,你的儿子只有老夫知道在哪里,老夫死了,你永远也找不到。”

    叶青林拿起茶碗就砸了过去!

    不能杀,总可以打吧!

    茶碗碎落了一地,薛堇无擦掉满身的茶水,脸上却带着笑意,看来他占了上风,姜还是老的辣,同是手握着筹码,他这个老姜的更胜一筹,叶青林怒气便是印证。

    “呵呵,果然是年轻气盛啊,如果老夫这一砸能让你消消怒气,老夫也不会介意,但正事嘛还是要谈,叶大公子打算什么时候答复老夫开的这两个条件?”薛堇无此刻反而不惧叶青林的冷傲了。

    “让本公子先见见我儿子,保证他安然无恙,你才有资格和本公子谈条件!”

    “这不可能,叶大公子的能耐,老夫有所耳闻,让叶大公子见到了这个孩子,就等于送回了你的手中,老夫说的对否?”

    叶青林皱眉,暗道这个死太监,当真是一点空子都钻不了,如果敢把自己的儿子抱出来给他过目,他就铁定能抢回来,如今似乎除了答应那死太监的要求,当真是没有别的办法。

    “看来薛公公是一定要和本公子不死不休了,既然本公子的儿子在你手里,你的条件,本公子自是必须考虑,但有一点,你必须保证本公子的儿子的安全,若是有半点闪失,我就先杀了你二十年未见过面的儿子!”叶青林咬着牙狠狠的甩下了几句话。

    薛堇无放在桌底的脚抽了一下,看叶青林的眼神,寒意森森,就知道他说得出也绝对能做得出,若让他怀疑自己没有尽力养好他儿子,果真就会如同他说的那样,那二十年未见的唯一的儿子也定会让他杀掉泄愤,这两个强加的条件,实际上还是自己占了便宜,连忙立刻脸上堆起诚意:“当然当然,只要叶大公子遵守承诺,你的孩子定能无恙。”

    出了薛宅,叶青林立刻吩咐杜鉴:“回去布置一下,把薛堇无和他所有的下人都给我盯死了,每一个人每日去哪做什么,本公子都要知道!”

    “是!大公子这是要去哪里?”杜鉴看叶青林上了马,好像不和他们一路。

    叶青林没有回答,刺马消失在街道尽头,杜鉴担心的看着,深更半夜的,怕他遭人暗算,叫了三个人后面远远跟着,自己便回了西城的宅子里准备布置人手去盯梢薛堇无。

    叶青林只是内心不爽,以前的他刀枪不入,对什么都不屑一顾,自从有了妻子和孩子,就有了软肋,处处受制于人,被算计了一道又一道,以前那些暗中盯着明泫和他的人,都在想尽办法找到他们的弱点,明泫没有什么,他叶青林以前也没有,但后来有了,他以前有妻儿,如今还有儿子。

    薛堇无只是急于跳出来的一只排不上号的对手,今日才知道,他一个宫里的太监,手就已经伸到宁阳城叶府他叶青林的后宅来,利用臻氏,把自己的一切掌握的清清楚楚,就连他和吟儿还住在北街尽头那个小院子里的时候,臻氏就已经在行动了,把吟儿抬进了侯府,然后一步步弄走了他的儿子。

    薛堇无,放的线够长的!

    如今想来,薛堇无最初的目的是明泫的秘方,因为破不了明泫,才从他叶青林的妻儿身上下手,后来臻氏去桃源阁闹着说吟儿怀的是子俞的孩子的时候,他用臻氏的儿子要挟了她,或许那时才让薛堇无知道他儿子还活着,如今才会加在一起用两个条件换他叶青林的儿子。

    薛堇无的儿子,不能交给他!

    明泫的秘方,更是不会拿出来!

    叶青林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打算,不是他自己的儿子不重要,而是这两样东西,他没办法交出来!

    此刻叶青林心烦气躁,只想独自出来发泄一下,因为他知道,他一个人出现,必定会有人忍不住对他动手,若是带了一帮人,那些人指不定就不敢出来了,他也就无从发泄。

    他断定来福招供出来的错误线索,不是薛堇无的安排,从杜鉴偷听来的话判断,很显然,薛堇无不希望他叶青林死,这个死太监如今就指望从他身上得到那两样东西,如果只是用来福引他来帝都只为谈这两个条件,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折。

    唯一的解释就是,来福背后另有主子,这个主子不是臻氏,不是薛堇无,而是别的想让他叶青林死的人,引他来帝都,用半扇窗户去找到薛堇无,若不是自己事先布置,可能等不到和薛堇无面对面谈判,就被薛堇无手底下的人先下手杀了。

    来福背后的主子想借薛堇无的手,来杀他!

    那个人不知道是谁,叶青林此刻就是想要以身试险,看他露不露面。

    很快就到城门口,叶青林举着明泫给的牌子,对城门楼上的守卫大喊要出城。

    守卫下来看了下牌子,真的就给开了城门,叶青林刺马就飞了出去,守卫正打算关上沉重的城门,又从身边冲出去了三匹马,差点把他给踩着,骂骂咧咧的关上了城门。

    出了城来到郊外,叶青林就慢下来,月黑风高,万籁俱寂,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感觉身后远远的有马蹄声,以为这么快就有人来杀自己了,拔出刀,掉转马头打算杀个痛快,不想近前了发现是自己的三个手下。

    眉头一皱,这个杜鉴,说了不让他跟着,他就派了三个人跟着!

    还来不及骂杜鉴,抬眼看见一排黑影自城楼上攀着绳子落下,无半点声响,要不是这三个随从跟在身后,让自己掉转马头正对着城门,这会儿怕是敌人来到身后还不知道。

    城门楼上的守卫早躲在楼里瞌睡,这会儿就是有人攻城,也打不醒他们。

    那些人影起码有十几人,在城墙上滑下来的时候还能看见个影子,一落地,穿着夜行衣的人,沉沉黑夜就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隐约觉得脚步声很快近耳。

    来了!

    三个随从也察觉到危险靠近,连忙一字排开护在叶青林的马前。

    “你们到后面去,别妨碍本公子!”叶青林甩了甩手臂,活动了筋骨,一手抓着马上的缰绳,一手稳稳的握着钢刀,没有等那些黑影走过来,刺马疾飞冲入了黑影之中,依着模糊暗淡的月光,见那一群黑衣人纷纷跃身而起,扑向叶青林。

    叶青林挥动手中的钢刀,寒光闪过其中的一个黑衣人面颊,“噗哧”一声,刀入肉的声响,一个黑衣人重重坠落下地,头颅翻滚出老远。

    三个随从见他们的大公子杀开了,怕他寡不敌众,连忙冲过去加入了战斗。

    那群黑衣人个个身手了得,若不是混战,光单打独斗的话,或许要杀他们没这么容易。

    叶青林杀的兴起,慢慢就被三个随从夹在了中间,三个随从连人带马的当着肉盾,把他保护起来。

    “都闪开!”叶青林喊出一声。

    三个随从只好向旁边杀开去,把黑衣人分成了几股,至少这样叶青林不会被围着杀。

    冬夜阴冷,缺月愈发晻曀,唯有远处城门上挂着那两个灯笼在夜风中忽闪着光亮。

    城外黑夜中厮杀还在继续。

    虽然三个随从很有默契的把黑衣人群给分了开来,但毕竟人数悬殊,被逼到连连后退,一个随从没有注意身后,被一刀砍在了肩膀上,掉落下马。

    落马的随从忍着肩膀上的疼痛,翻身连续滚出了厮杀圈,引走了几个黑衣人。

    “扑”的一声,叶青林听见落地随从那边传来的声音,连忙喊道:“你们二人过去救他,不要管我!”

    剩下的两个随从只好驱马冲过去,一通乱撞,把落地那个兄弟引去的几个黑衣人冲撞了开来,黑暗中,找到躺倒在地的兄弟,拉上了马后背。

    返身回来的时候,只见到了叶青林的马,不见了叶青林!

    两个随从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