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十一章 来福不是猪
    “脑子倒是不错,上前来说话!”叶青林点头,倒是对小太监有些另眼相看了。

    小太监自知今日是走不脱的,也只好乖乖听从命令,近前跪着。

    “写吧,你的主子怎么才会出来?”叶青林声音不大,不想给这小太监压力,记得这小太监是个哑巴,叫杜鉴丢给了他纸笔。

    “大人,您杀了我没用,我虽是薛公公手底下的,但也不是得用之人,就是我前去,他也只会派个人出来。”哑巴太监竟然开口了。

    “娘的,你会说话?不是个哑巴么?”杜鉴一个愤怒,刚才叶青林还在庄府没有回来,他们审了老大功夫,这小太监就是不开口,还装模作样的用纸笔写供词,这会儿倒是开口了,怎么能不发火?!

    “大人明鉴,小的常年在外办事,为免祸从口出,才装成哑巴。”小太监怕杜鉴又给他几脚,只好实话实说。

    “你,愿意跟着本公子么?”叶青林看上了小太监头脑灵活,竟然不着急审问了,按他的想法,这种精明的人,若是跟他打幌子,只会被误导,白白耽误功夫,还打草惊蛇。

    说起打草惊蛇,上回已经惊过一次,也不知惊到什么程度,估计他的儿子也已经被转移走。

    “大人的意思......”小太监很是意外,以为自己今日不免要挨一顿打,不管招不招出来,小命也悬着,不想眼前这贵气的公子竟然想收他入麾下,看那一身高不可攀的贵气,来头还不小,顿时有些心动,毕竟在薛公公身边日子不好过,十个太监九个变态,何况那是个成了精的老狗太监,但此刻又有些心虚,毕竟他是被抓来的,立刻表忠心总觉得让人难以相信。

    “你暴露在了本公子面前,本公子是不是顺着你这条线也好,早晚能找到薛公公那里去,就算让你回去了,薛公公也不会饶了你,你那薛公公可不管你有没有出卖他,只要他发现本公子找去了,定是认为你吐出来的,留下来给本公子办事,是在救你!”叶青林不屑用那套假惺惺收买人心的伎俩,喝着茶,轻描淡写的开门见山,愿意跟着自己手下做事就留着他的命,不愿意也懒得跟他废话该杀就杀,免留后患!

    小太监看出叶青林没有什么耐性,心里更虚,上回能侥幸逃脱,是因为杜鉴他们没有防备,假死那套只能耍一次,再次落到人家手里,不是真死就是真死,没别的结果。

    叶青林说的极有道理,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既然被盯上,找去薛公公那里是迟早的事,他回去定被猜疑没有好果子吃。

    “大人胸怀宽大,不计较小人之前的罪过,小的拜谢大人!”小太监终于下定决心,投靠新主了!

    “嗯,这不是挺好么,看看我身边的杜鉴大人,混的是相当不错,以后你就跟着他,多学学!叫什么名字?”叶青林给了杜鉴一个别有意味的目光,又转头说道。

    “都叫小的小苏子,入宫前叫苏酥。”小太监连忙回道。

    “嗯,苏酥,以后你就叫回入宫前的名字,不要做太监了。”

    “苏酥谢大人!”

    “苏酥,本公子问你,我儿子被你弄哪里去了!”叶青林淡淡的问。

    “大人,那个只有半岁的婴孩是大人的孩子?”苏酥有些惶恐的问道。

    “不错,正是本公子的儿子,如今在哪里?”叶青林面色突然就冷峻了起来,只要一提到他的儿子,他的眼神就能杀人。

    “上一次大人去九龙巷的小宅子搜查,小的抱着孩子给了另一个太监,送去了哪里小的不敢问,估计已经交给了薛公公了。”苏酥说的是实话,眼里并无半点闪烁。

    提起九龙巷,来福招出了另一个地点,那个叫什么八方客栈的,叶青林转头问杜鉴:“来福画的那个小客栈的路线还在么?拿出来给苏酥看下对不对!”

    “在,大公子!”杜鉴从怀里掏出来福写下来的那张纸,递给了依旧跪在地上苏酥。

    苏酥看了那张路线图纸,冷汗直冒,暗自庆幸自己先投靠了叶青林,不然,就从这张图纸上来看,叶青林掌握的东西很准确,薛公公内部已经有人招出来了,若他再和叶青林打马虎,将会死的连骨头渣都没有。

    “确实是八方客栈,大人!”苏酥把图纸还给了杜鉴。

    叶青林点头:“杜鉴去安排一下,今夜就去那里。”

    “大人可是想要去那里守着等薛公公的人出现?万万不可!”苏酥好像知道了叶青林的用意。

    “什么意思?你还想替你的薛公公卖命?”杜鉴一个眼神飞过去,怀疑起苏酥来。

    “不不不,这位杜大哥,你们若去了八方客栈,那间临街的天字号房是开不到的,若您执意开那间房,薛公公的人立刻就能知道,您再打暗号也就没有人前来了。”苏酥连忙解释。

    这事苏酥比叶青林他们要清楚的多,那间天字号房,从不对外人开放,科考之时,子俞也是在他们的安排下才能住进去,而子俞还以为是他自己花了十两银子买来的,当时有人给子俞送来题试内容,子俞就觉得自己完全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那你们有紧急情况需要联系,是怎么联系的?”叶青林狐疑的问道。

    “有急事的时候,自己人拿着信物先去开房,要见面就打开两面窗,紧急取消会面就打开半面窗。”

    难道是来福摆了他们一道?不是说,联系的时候夜里打开半面窗就行了么?叶青林微皱着眉,到底应该信谁?!

    叶青林和杜鉴两个人都不说话,苏酥就急了,知道估计他们不相信自己。

    “上次我掉落那个出入宫门的牌子千万别拿出来用,我逃回去就禀报过宫牌遗失的事,若大人把宫牌当信物拿出来开房,立刻就会被发现。”苏酥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连忙补充道。

    “那如今用何信物去开房?”杜鉴问道。

    “我去,我有薛公公给的竹签子,这是代替我宫牌的信物,大人请看。”苏酥果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条小小的竹签子。

    叶青林仔细看着,这竹签子上面刻了些纹路,应该是他们联系的暗语,有没有用总要去试试才知道。

    “书玉和苏酥去开房,杜鉴你带人在临街能看见窗户的地方布置人手,一丝缝隙都不要留!”叶青林吩咐道。

    杜鉴等人退了出去,如今天色尚早,用过晚饭后再去布置不迟,也不会太显眼,让人觉察了去。

    “苏酥,以后不要叫大人大人的了,跟了我们要尊大公子,我们大公子不喜欢当官,知道么?”杜鉴拍拍苏酥肩膀好心的提醒道。

    苏酥对杜鉴很是畏惧,前一次被抓的时候,就数杜鉴对他下手最狠,要不是那会儿假死,估计就能给杜鉴活活踢死,如今这人高马大的杜鉴突然对他亲近起来,他还是没有办法迅速适应,只能唯唯诺诺的应着。

    “书玉,过来,有任务了。”杜鉴和苏酥来到大院里,秦书玉正和峻山在忙活着什么,便喊了他过来。

    “杜大哥,有什么吩咐。”秦书玉问道。

    “喏,你晚上和苏酥一起......”杜鉴把苏酥推到跟前。

    “和他?”秦书玉有些诧异的打断杜鉴的话,想着这也变化的太快了吧,刚才叶青林尚未回到这里的时候,他还给过这小太监几脚......

    叶青林半躺到长榻上,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不停的转动,看起来苏酥的话比来福可信,估摸着来福知道他供出这些,自己就会着急来帝都,那他来福就可以有时间继续等着人去营救他,如今来福依旧被关在黑屋子里,难道认为他还能被救出去么?

    若不是当日在宁阳城来福提供的线索还未得到验证,当场就可能结果了他,但如今看起来,自己侥幸抓到了苏酥才是天意,不然就可能被来福阴进沟里,这狗奴才,好大的胆子!

    他来福到底在依仗谁?臻氏?不可能!臻氏没有这么大能耐!薛公公?这人从始至终都没露过面,来福被关了半个多月也不见薛公公出来救他,也定然不是!

    再说了,一个帝都,一个宁阳城,哪跟哪!

    那就费解了!一个奴才都敢跟自己玩心计,这么有恃无恐,戏演的还那么足,戏......!难道来福演这出戏就是为了把自己引来帝都?

    引自己来做什么?除掉自己?

    若是这样,自己上了来福的钩,他来福在宁阳城自然就脱身了!好像能说的通!

    谁来除掉自己?难道是薛公公和臻氏联合着来对付自己?

    有可能,但不对,臻氏在宁阳城满城找来福,显然不知道来福已经落到自己手里,也就是说,来福引自己来帝都,和臻氏无关。

    好笑!

    他叶青林还怕这点伎俩么?别说是不是来福的计谋,就算是,也一样要来帝都找自己的儿子,谁想杀他,就放马过来,他叶青林照接不误!

    想到这里,叶青林甚至有些期待那些躲在后面的人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