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九章 骨髓里散发出来的痛
    明泫重重的拍了下子俞的肩膀,酒后力气大的连他自己都无知觉,把子俞拍的肩膀矮了下去。

    “这川口县西面环山,那些人烟稀少山道上,时常有贼匪出没,打劫过往行人,我的人马也曾遇到过,也杀过一些,只是都杀不尽,贼匪逃进山里,是极难找出来,我的庄园不日将开工,会运送材料粮草等辎重去两川口,总是被骚扰又找不到贼匪,甚是懊恼,不知子俞可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些贼匪给找出来么?当然,杀匪不需要县衙的兵马,我的家丁随从都可以解决,只是想请子俞帮忙查探贼匪的窝点。”明泫这才说出自己请这顿晚宴的目的。

    “这事好办,子俞来了这里,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亦查探过,贼匪之所以是贼匪,原因比较复杂,有些是东平国来的流民,有些是本土山里的百姓,他们其中虽然难免有些是真正的强盗,更多的是穷苦的活不下去的人,如果吟儿的垦荒计划能顺利开展实施,相信到时真正的百姓都不愿意去当贼匪,那剩下的不愿意自垦自耕的贼匪就会暴露出来,可以拿来杀鸡儆猴,有了吟儿的扶贫计划,相信很多百姓也愿意为县府提供线索,把真正的贼匪抓出来!”子俞喝到现在,也没有醉成明泫那样,还能把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

    “好!子俞这个兄弟,我明泫交了,爽快人,明泫喜欢,哈哈哈!”

    聊了许久,直至风满楼打烊,子俞和明泫都喝了七八成醉意,明泫更甚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受伤过后体质尚未恢复至巅峰状态,按照以往,他是肯定不止这点酒量的。

    把花泣叫醒,迷迷糊糊的扶着她下楼,明泫喊掌柜的叫来马车,想送子俞和花泣回去,子俞却道喝了太多酒,走走也好,吹吹夜风,反正不远,就不必麻烦,便扶着花泣两人一摇一摆的走回了县衙。

    花泣是真的醉的不轻,一直闭着眼睛走回的县衙,大门早已关闭,只能从后门走,整个后宅已经安歇,四周一片漆黑寂静。

    子俞把她抱回屋子,轻放在床榻上,别说花泣,连他自己看什么东西都重影,就这样还一路把花泣扶回来,当真是能耐。

    还没给花泣盖好被子,花泣就勾起了头呕了出来,吐的她自己满身的污物。

    子俞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口,想叫个婢子来给花泣换身干净的衣物,出来门口望了望,整个县衙都睡下了,静悄悄的,只好回屋关上门,找着花泣的干净衣服,犹豫了许久还是颤颤的开始解着花泣身上的衣服。

    醉眼迷蒙,连衣扣都找不到,子俞摸索了许久,才笨拙的解开了一件外衣,脱下来使劲扔到一边,也不知扔去了哪里,看看约莫里面的小衣没弄脏,就不用脱了吧?

    一脚跪在床沿,整个人伸到床榻里头拿被子,打算给花泣盖好了就出去,谁知,花泣突然睁开了一半对不准焦的双眼,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随后就双手伸过去搂住了子俞往她身上拽。

    子俞原本就醉的晕乎乎,没防备花泣来这一手,整个人被花泣拉着倒在了她身上。

    凑近了才听见,花泣嘴里喃喃的说着:“夫君,别走!”

    子俞迷糊中升起了一股心潮涌动,吟儿竟然喊他夫君?看来是答应和他成亲了。

    还沉浸在吟儿喃喃自语里的子俞,突觉得身上很痒,低下头一看,才发现吟儿竟然在解他的衣服......

    子俞神志虽然有些不清,却知道自己在干嘛,吟儿在干嘛,心里笑着是不是吟儿想脱了自己的衣服拿去穿?双手僵硬的捂住自己的衣服,然而眼前有些看的不是很清楚的吟儿力气突然变大,一声撕裂传来,竟然就撕......开了?

    子俞醉的深沉,一直强撑着,把花泣弄回来还伺候到现在,原本已经仅存眨眼皮的力气,被他的吟儿这么一撩拨,这会竟然不知哪里来的爱意高涨,就想好好的把吟儿紧紧抱在怀里,就想把她嵌进自己的骨头里......

    花泣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朝阳从窗缝照射进来,也送进来一丝暖意。

    她睁眼的那一瞬间,看到的是一张绝美无双的脸。

    那张脸就在她的眼前不到手掌宽的距离,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呼吸的热气。

    子俞正侧身看着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爱意,花泣对上子俞眼神的哪一刹那,脑子里嗡嗡直响。

    她不知道子俞何时躺在了她的榻上,努力让自己冷静怎么也冷静不下来的心悸,更让她难以相信的是,被窝里的自己好像光溜溜的,贴在了另一个光滑溜溜的子俞身上!

    发生了什么?!

    花泣在心里无声的嘶喊,她做下了让自己再也无颜去见叶青林的事!

    不仅如此,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子俞!

    子俞见花泣醒来,温柔的喊了声:“吟儿!”

    花泣想躲,却不知该怎么躲,身子扭动了下,发现自己的头就枕在了子俞的一条胳膊上。

    子俞就被她这样枕了整整一晚,到现在也没有要拿走的打算,另一只手还抚着她光滑的背。

    花泣不敢看子俞的眼睛,强压不安,佯装镇定,把被子拖过头顶,整个人躲在了被窝里,透过一丝缝隙里的光线,看见了她和子俞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子俞以为花泣害羞难堪,温柔的笑笑,也不去把她的头从被窝里抓出来,只是轻拍着她的背。

    花泣压制着自己不停抖动的身体,想着该怎么办,出了这种她意想不到的事,并且是无法补救的事,她要怎么面对子俞,然后继续呆在他的身边,完成自己的目标?

    子俞一定会给她一个名分,这是她最不想要的,想到这个心就痛的肝胆俱裂,叶青林,她对不起那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如今是真真切切的感觉永远也回不去了!

    可若是对子俞说,把这件事忘记,以后还是如同朋友那般相处,更是完全没可能,子俞不会允许,这种反常的举止说不定会让子俞不安,甚至怀疑她。

    她要怎么办?

    花泣还在被窝里胡思乱想,门被敲响了,吓的她一个颤栗。

    子俞搂紧了她,轻声道:“吟儿别怕,我去开门,你若想睡,就睡着,晌午我来和你一起用饭。”

    “不!不不!子俞!”花泣把头上的被子一掀,动作太急促猛烈了些,掀的幅度太大,两人上身一片雪白雪白的暴露了出来,花泣连忙又把被子往脖子是拖。

    “吟儿怎么了?呵呵,别紧张,有我在!”子俞宠爱的眼神看着她,想要抽出被她垫着的胳膊起身开门,这才发现那条胳膊已经麻木了,抽都抽不动。

    “看你,麻了吧!”花泣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惴惴不安,连忙把子俞胳膊拿起来,帮忙搓揉着。

    “吟儿枕着我的胳膊睡的香,子俞不想拿走!”子俞轻甩了甩刚刚才活血过来的这条胳膊,坐起身。

    “子俞你别去,我......我我去开门,你......躺回去,别出声!”花泣不知道门外的是谁,不管是谁,也不想让人知道子俞在她的床榻上。

    子俞点头,暗笑这自己在自己家怎么还要躲了?

    大约是吟儿怕臊,便随着她吧。

    花泣胡乱抓了件衣服套上,起身去开门,一迈动步子就觉得两腿直发软,想想都知道昨夜干了些什么!恨自己啊!

    门一开,灿烂的光线照进来,花泣拿手挡着眼睛,门口站着的是宥文。

    花泣心虚的一凛。

    “吟儿,你怎么半天才开门,看看都日上三竿了,喏,你的东西!”宥文给花泣递过来一个盒子。

    “何物?”花泣眯着被强光照的睁不开的双眼。

    “不知,门房老头拿进来的,说是明公子遣人送来给你的!”宥文说完转身走了。

    明公子?

    花泣连忙打开盒子,这才有些欣喜,把刚才那些沉重的不安稍稍在心底压了下去。

    “吟儿,何事如此欢喜?”子俞在被子里憋了许久,此刻才露出半个头问道。

    花泣连忙把门关上,走回床榻,把盒子倒翻过来,一摞纸掉了出来撒满整个床榻。

    一万两银子!

    ......

    马上的叶青林,无端端的打起了喷嚏,连打了两三个,打完喷嚏,突然就从心地涌起一阵刺痛,拿手捂着肚子,却不知是痛在哪个位置,摸了摸自己身上,又并未觉得那里痛,可那痛楚一点都没有减低,隐隐的,一针一针的刺着他。

    杜鉴看到前头的叶青林似乎是不舒服,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大公子,可是哪里不适,需不需要下马歇息?”

    “无须歇息,再有不到十里就进城了,加紧走吧!”叶青林额头已经冒出了细细的冷汗,暗道今日真是中了邪了!自己身体从来都没有什么问题,怎会无端端的就觉得痛?

    “是,大公子。”杜鉴抓着缰绳拱手,随后又转身朝后面喊道:“加快速度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