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八章 透明的子俞
    如子俞所愿,花泣又把自己打扮成男子,就是当初在宁阳城去泰安书院骂子俞时的那副装扮,一个活脱脱的书生花公子。

    也不知子俞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以前那么谦谦有礼,温和待人,最近总感觉子俞做出来的事情很小心眼,既幼稚又搞笑,把她挡在身后,不让她跟明泫说话,总是催她成亲,还要求她穿他的衣服!这不是正常的子俞啊?!

    算了,花泣如今不想去追根究底子俞到底是想要干嘛,总之今日的晚宴很重要,她必须要去,不能让这么好的机会溜走,说不定能和明泫“谈”出一个好价钱。

    风满楼离县衙不远,转过一条街就到,川口县城小有小的好处,就是出门不用骑马,走着走着就到了。

    子俞很喜欢这样和花泣两个人慢悠悠的散步,花泣一直催他快点,子俞总是笑笑。

    很快两人眼前就出现了金碧辉煌的“风满楼”三个大字,稳稳的高挂在一栋三层楼的大门上,这整个川口县,就属风满楼是最高级别的用饭之地,虽然这跟宁阳城那些酒肆茶楼比起来,一个是千金小姐,一个是乡野村姑,但起码在这个小县城还是独领风骚的。

    “啊!叶大人,给大人请安,叶大人光临小店,蓬荜生辉......”掌柜的一看见门口进来的两人,就认出了他们的父母官叶大人,连忙步至门口来迎接,满嘴春风吹不停。

    “本官与明公子相约,请掌柜的带路!”子俞只点了点头,当了县令,不能随意对没有身份的人拱手行礼,这是规矩,第一,会丢了官老爷的气场,这第二,你一个官老爷对着跑堂的人行礼,把人吓着可怎么办?

    “叶大人请随我上楼,您慢点,慢点!”掌柜的非常仔细的引着两人上楼,不想一回头,看见他的叶大人在扶身旁的一个男子......

    暗道:原来大人有这嗜好,口味太独特了!

    “走啊?”子俞看掌柜的张着嘴盯着看他们也不走,只好催了催。

    “啊!对对对,大人请!”掌柜的暗自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这个事不能告诉别人,一定要为大人保密,烂在肚子里。

    上了三楼,才进了个雅间,看这里的粉饰程度,应该是个贵宾专用,门口两旁沾满了伙计,估计是等着伺候他们这个贵宾专用雅间的,明泫早已等在里面。

    “叶大人,花姑娘!欢迎欢迎!”明泫见门被推开,就知道他俩来了,忙起身非常有礼的恭迎。

    掌柜的听见明泫喊着花姑娘,才一脸释然......

    “下官来了这川口县好几月了,竟然不知在这风满楼的三楼有这么个奢华的雅间,明公子,是你开的风满楼?”子俞客套了一下。

    “哈哈,叶大人果然是明察秋毫啊,这风满楼,在下已经开了多年了!”

    “纳税了吗?”花泣小声嘀咕了声。

    子俞暗笑连忙反手在后面扯了扯花泣的衣衫。

    伙计一个接一个的上酒菜,很快就摆满一桌热腾腾的菜肴,这已快入冬,看着这一桌热气就有了暖意。

    “叶大人,明泫冒昧,想和花姑娘说几句话,不知可否?”

    “明公子请!”三人坐了下来,子俞终于肯让花泣开口了。

    明泫斟了三杯酒,端之两人面前:“明泫先感谢花姑娘的救命之恩,若没有花姑娘,明泫可能已经命丧黄泉,明泫先干为敬!”

    这个倒是出乎子俞的意料,不想他们两个不光是闹求亲这么简单,还有救命之恩这层关系,内心就忽了一下。

    “明公子说哪的话,见死不救非君子,相信若换成花泣在那里受伤,明公子也会救花泣的,对吗!”花泣有些不好意思,当初她一边想着逃跑,一边无奈的死马当活马医。

    “花姑娘千万别这么说,就是明泫死一百次,也不能让花姑娘受伤啊!”

    子俞看着明泫和花泣互相暧昧恭维着,连忙端起酒杯插到了中间:“喝酒!”

    明泫边和花泣谈着生死交情,边对子俞点头,边说话举着酒杯喝完了酒,明泫又往边上靠了靠,这样就能看着花泣说话。

    说没两句,子俞又端着酒杯凑过来:“喝酒!”

    三人喝了酒,子俞继续被撇在了一边!

    子俞憋闷着,频频叫他们喝酒,就这样,一桌子的菜还没怎么开动,就喝完了两坛子,花泣都有些晕了,明泫还好,脸有些微红,最让人意外的是子俞,这家伙平时温文尔雅的,喝起酒来面不改色,也不知到底有醉意没有。

    子俞连忙给花泣夹了几块肉,让她吃,想把她的嘴给塞住。

    不想花泣竟然给明泫夹菜,夹完了才到子俞。

    “明泫,你知道,你吃了本姑娘我多少口水么?哈哈!”酒后劲有些大,花泣口齿已经不是那么清楚,夹了根菜,比划了老久才找准明泫的碗,放了下去。

    “吟儿在说我吃了你的口水?”经过刚才一番“屏蔽”子俞的交谈,和酒的作用下,两人聊起来明显尺度放大,说话也亲近了起来,都开始叫吟儿了。

    “那是!当初,你受伤晕死过去,我......我我可是一口一口嚼烂草药喂给你吃的!嗯嗯!”花泣不知为什么,怎的喝了酒感觉这明泫怎么越看越英俊了?

    “原来如此,明泫不知,吟儿竟做了这么多,明泫惭愧,还抱了吟儿,本想负责到底娶了吟儿回府的,如今吟儿已然有叶大人,明泫当真是羡慕叶大人啊!”明泫的脸越来越红,酒喝的有点多,说话也放的开了些。

    岂知,一旁还甚是清醒的子俞听见“抱了吟儿”“吃口水”这等事,感觉格外的刺耳,伸手夺下了花泣的酒杯,就自己喝了下去:“明公子,吟儿不胜酒力,我这个做夫君的来代她喝。”

    “哎呀子俞,不用啦,我可以喝,来来来,我们三人一起喝!”花泣早已不知天南地北,哪知道子俞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好,不愧为女中豪杰,明泫喜欢!”完全没把子俞算进去,好像不存在一般。

    “我们是朋友么?”花泣哆嗦着舌头问。

    “生死之交!”明泫回应的极为干脆。

    “帮我个忙!”

    “吟儿尽管吩咐,赴汤蹈火,绝无二话!”

    “借我八千两银子!”

    “好!”

    “你确定?”

    “不就是八千两么?我给你凑足一万两,够么?”

    “你确定?”

    “明日遣人送银票去县衙!”

    “啊!明泫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花泣醉醺醺歪歪扭扭的冲过去一把搂着明泫的脖子就把自己挂了起来。

    子俞忍无可忍,立马起身,过去把花泣的手从明泫的脖子上扣下来,花泣已经站立不稳趴在了他身上,子俞连忙打横把她抱起,放回阔椅中,让她靠着扶手,花泣没几下就睡着了。

    微微有些醉意的明泫聊的正起劲,突然眼前没了对象,一眨眼,前面就换了张脸过来,还迷迷糊糊的找吟儿的脸。

    “明公子,今日是有正事没谈吧?”子俞站在明泫跟前说道。

    明泫堪堪被子俞叫醒了些,跟花泣一聊起来真是什么都忘了,此刻才知道有些失礼,在人家叶大人面前,趁着酒意和他的内眷勾肩搭背,幸好叶大人是谦谦君子,换了别人早给了一拳了。

    “得罪得罪,叶大人,在下方才喝多了,来来来,坐,先吃点东西,我们慢慢谈。”明泫忙此刻才有闲功夫和子俞谈。

    “明公子无须客气,有什么下官能做的尽管吩咐便是,方才吟儿说八千两银子的事,莫要当真,这丫头就是整日古灵精怪的,想一出是一出,明公子莫怪!”子俞给明泫斟满了酒。

    “一万两银子明泫既已答应过吟儿,自然要遵守承诺,不过恕在下冒昧,不知这吟儿姑娘突然要这么银子是作何用途?”明泫和子俞两人边说边喝了起来。

    “呵呵,是吟儿这丫头出了个奇思构想,要在全县的山上开垦田地,还美其名曰:梯田,让庶民百姓自垦自种,这不,缺少工具和必备所需,川口县一穷二白,拿不出银子,不想这吟儿竟然找明公子要来了,见笑了!”

    “梯田!如梯子一般层层往上叠的田地,那要是开垦出来,可就壮观了!这银子我出了!叶大人无须推辞,就当是我买下那两川口五百亩山地,哈哈哈!”

    “这两川口那山高路陡的,送人也不敢在那里修建庄园,别说入住了,实在值不得一万两银子,明兄大义,子俞替川口县的百姓感谢明兄!”

    “我喊你子俞叶大人不介意吧?子俞也是为了全县的穷苦百姓,明泫既然有这财力,就当尽一份力!”

    子俞没想到,花泣胡闹一般的跟明泫要银子,以为明泫是喝醉了逢场作戏,此刻看起来,明泫竟然是认真的,想不到这明泫也是个心怀苍生的人,心里对明泫的那丝敌意也减少了许多。

    “说了这许久,都在说子俞的事了,明兄的事还未吩咐呢?说吧,子俞听着!”距离一下就被一万两银子给拉近,子俞已经张口闭口喊明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