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七章 她是内子
    唐氏恨恨的看着王氏,好像她肿胀的脸是被眼前的王氏打的一样。

    “这话你说对了一半,本来安氏和我们三人就应该是那花泣的敌人,说到底,是花泣来了,我们才变的如此境地,哼!花泣!”唐氏眼里闪过一线狠戾。

    王氏见唐氏什么都听不进去,只好默默的走出了唐氏的厢房,想着自己还是不要多事了,免得里外不是人。

    穿过回廊,见花泣和子俞有说有笑的往前堂去了,心里连连叹气,羡慕花泣,能占满了子俞的整个内心,想着是她姿色不如花泣么?大约也不是,花泣虽然长的不错,也算不上绝色美人,但她就是能牢牢抓住子俞的心这么多年,哪怕她嫁给了叶青林,子俞也不曾对她有过忘怀,大约这真的是前世注定吧!

    子俞领着花泣去了前堂,见一位极为贵气的公子坐在那里,方才衙役来报说有人找县令大人,他这才出来,也不知这位公子什么来头。

    花泣从子俞身后钻出来,看见端坐着的那个人,惊诧轻喊:“明泫?”

    子俞听见花泣叫了对方的名字,才知道,原来这人就是前些日子轰轰烈烈玩求亲的那个人,心里顿时有些不悦,他习惯面对任何人和事都面带微笑,此刻也不能例外。

    “原来是明公子,下官久仰了!”子俞上前先行拱手。

    “呵呵,叶大人!明泫登门搅扰了!”明泫起身拱手示意,见子俞身后一袭云白裙摆,两眼微微一弯。

    花泣在子俞身后,抓住他的衣服挡住身体,若不是还要和子俞来前堂找主簿商量那个“宏图大计”,她也不会跟着来,不想是明泫来访,怕明泫又是来提亲,子俞身形一动,她立刻就转身趁机想从身后的侧门溜走。

    “花姑娘留步!”明泫眉开隐忍不住想笑,暗道花姑娘见他如见老虎。

    “啊哈哈,明兄啊!民女有礼了!”花泣没溜成,只好尴尬的走了回来,礼不能失。

    子俞眉头微微一皱,这明泫果然是来找吟儿的,移步又挡在了花泣身前:“内子无礼,献丑了!明公子见谅,不知明公子今日找下官有何见教?”

    “内子......”花泣被子俞一句话给堵的结舌,什么时候她成了子俞的“内子”了?

    “哦!明泫不知叶大人何时与花姑娘已结连理?这倒是让明泫有些意外,前些时日听闻花姑娘还是未出阁的娇女,在下还想着来求亲呢,得罪得罪!”明泫洞察秋毫,看出子俞有心护着花泣,想着大约是把他当成了登徒子,才说花泣是他的内眷,若是真成了亲,没理由一点消息都不露。

    “哪里哪里,明公子大人大量,是下官的内子吟儿不知天高地厚,险些让明公子误会了!”

    “吟儿?!嗯,好听!那明泫就先恭喜了,稍后明泫定遣人送上薄礼一份恭贺叶大人喜纳良缘。”明泫脸上仍旧带着笑意,看不出任何波澜。

    “下官先谢过明公子了,不知明公子今日来,需要下官做些什么,明公子尽管吩咐便是!”子俞心花怒放,脸上却极为平静。

    花泣在子俞身后一直想走到前面来,把“误会”好好说一说,然而子俞那个坏蛋就是左右移动的一直挡在她的身前,她往左,子俞便往左,她往右,子俞便往右,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

    “明泫今日前来,是有件小事要请叶大人帮忙。”明泫从袖中掏出一张纸。

    子俞接过宣纸,吃了一惊:“明公子要在两川口用五百亩山地修建庄园?”

    “正是!庄园修建工程不日将动工,特来告知叶大人,免得叶大人不知情,把明泫当成窃用国土之贼人,呵呵!”

    “明公子过谦了,子俞怎敢,既然明公子已有朝廷批文,子俞自当遵命,想必明公子是为了地契和屋契来的吧?”

    “知我者叶大人也,有劳了!这修建庄园,就是日夜赶工,起码也要一年半载,地契慢慢来即可。”

    花泣听到这里,灵光一闪,好事啊!揪着子俞后背的衣衫,小声说道:“给银子,叫他给银子,他用了咱川口县的山地。”

    脑子里美美的飘起了三千多头奔腾而过的健壮牛群和九千多担的稻种......

    子俞背过手,握着花泣揪着他衣衫的小手,心里早就被花泣逗的笑抽,脸上还是佯装淡定,对明泫说道:“谢明公子体谅下官这县衙事务杂乱,一时半会还真顾不过来,不过,定是不会耽误了明公子的,庄园修建完工之前,子俞定亲手送过去给明公子。”

    “那明泫就先感谢叶大人关护了,若叶大人不嫌弃,今日想约叶大人与花姑娘一起用晚膳,不知能否赏脸?”

    “这......”子俞不知要不要答应,身后的花泣扯了扯子俞的衣衫,子俞会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让明公子破费了!”

    “哈哈哈,叶大人果然是个爽快人,在下酉时风满楼恭候叶大人和花姑娘大驾!告辞!”

    明泫出了大门,子俞才肯挪开,让背后的花泣现出身来。

    花泣有些不满,子俞一向顺着她,也不知为什么,刚才就硬是故意不让她说话和见人,本来方才想从明泫那里把五百亩山地的银子给敲下来的,有了这笔银子,什么牛啊马的,都不是事,可子俞偏偏不让她说话,幸好明泫还约了他们一起晚膳,到时候去了铁定要好好敲明泫一笔,大不了,她把自己是个救命恩人的名头搬出来,明泫也不得不服,想到这里,花泣嘴微张着自己在那里呆呆傻笑。

    子俞转过身来,看他的吟儿突然就走火入魔的神态,伸手在花泣眼前晃了晃,花泣才瞳孔一聚,滴溜溜着大眼睛坏笑着看着子俞。

    “吟儿,你想做什么?”子俞叹出一气,无奈的看着花泣,他本不想去和明泫共用什么晚膳,特别是明泫还邀请了花姑娘,要不是不想让他的吟儿生气,方才铁定就回绝了!

    “子俞,银子来了,有人送银子你不要,我的牛怎么办!”花泣收不住的笑意。

    “原来吟儿是想着这个,当真不是和明公子有什么?”子俞故意逗起来。

    “你想哪去了?我怎会和明泫有什么,不过是当初来川口县的时候救过他一次,顶多算是认识,又没什么交情,再说,我一个独身女子,和他交往又如何了?这不是人之常情么!”花泣现在满脑子都是牛,压根就没往子俞的那个方向去想。

    子俞心中一凛,暗道这可不行,正色道:“吟儿,你挑个日子,我们拜堂成亲吧!”

    “你说什么?!”花泣突然就被子俞给敲醒,尴尬无比,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好”,总之说什么都不对。

    “成亲,你嫁我,我娶你,一世相守,不离不弃,子俞会照顾你,你愿意吗?”子俞看着花泣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额......子俞,这是终身大事,要不我们再好好琢磨琢磨,不要心急......”花泣开始忽悠起来。

    “子俞当然着急,恨不能现在就和吟儿成亲,给吟儿一个名分,吟儿从此不会再当自己是外人!”

    子俞和花泣一个步步紧逼,一个含糊其词,各怀心事的谈着两个人的终身大事,撒了一地狗粮,让刚好从侧门后面经过的婢子听着脸上直臊的慌,不要命的跑远了。

    花泣找不到理由驳回子俞的要求,只好拿出一惯的耍赖风格,说她乏了,要歇息片刻,让傍晚的时候叫醒她,好去赴明泫的晚宴。

    子俞一脸无奈的送了花泣回屋,觉得当真拿她没办法。

    花泣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下山,也不知子俞怎么没来叫醒她,连忙起身梳洗打扮,看子俞那个样子,压根就不想带她去,要是他先去了,自己一个人再过去,就尴尬了。

    明泫是目前自动出现在她面前的金主,除了从他那里,还有哪个地方能一下子弄来这么大一笔银子?

    虽然也觉得有点坑了明泫,毕竟人家和自己有过“一夜”之谊,算是个“生死之交”,但是,唉!走投无路,好歹也是各取所需,明泫要那五百亩山地的地契和屋契,也不会吃亏,这么一想,心里才缓缓的消去了大半的愧意。

    子俞进来了,这家伙,现在学的连门都不敲,好像进他自己屋子一样......好吧,这本来就是他的屋子,这整个县衙都是他的!

    手里捧着衣物,放到花泣面前,暖暖的笑着道:“吟儿穿这个,我在外面等你,好了你就出来!”

    花泣把子俞拿来的衣服一看,这这这不是子俞的衣服么?他想让自己穿成男人一样出去!这个子俞!

    “子俞,你进来!”花泣吼了声。

    “子俞不能进来,非礼勿视!”子俞在门外轻声应着。

    “你给我进来!让你进来就进来!”

    “好吧!”子俞慢慢推开门,用袖摆挡着自己的眼睛,小心的跨进了屋内。

    “......我没脱,别挡了!”花泣气鼓鼓的把衣服往子俞身上一扔:“你让我穿男人的衣服就算了,还穿你的衣服,你身形这么高,我穿上不是拖地了么,让我怎么见人!”

    “额......这个,子俞倒是没有想过......”子俞放下挡住自己双眼的袖摆,呵呵笑道。

    “要我女扮男装直说嘛,又不是没扮过,好了,把你的衣服拿回去吧,我自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