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六章 做人不易 做牛也难
    花泣说完了自己的烂宏图,望着一脸兴奋的子俞,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求安慰。

    “吟儿的想法甚好,至于细节上的东西,你就别担心了,可以想办法解决!”子俞当真安慰起花泣来。

    “知道你在安慰我,我做什么你都说甚好,子俞,你就不能说句老实话么?哼!”花泣撅着嘴,在生自己的闷气。

    “吟儿想错了,子俞当真不是安慰你才这么说,你看看,这里提到的梯田、茶山,是非常有用的,垦荒可以从这个冬季开始,只要把这个计划的细节整理出来,就可以同步实施,这样,在明年开春,说不定就能有农夫可以耕上自己的田地,最慢到后年,所有开荒的百姓就都有田了,不管多少,总归是有田可耕,不用再去租达官显贵的田地,这是多好的事!”子俞似乎心里已经开始默写着将来看见农户人人脸上乐开花的场景。

    “我就是搞不懂了,川口县各乡各亭的农户如何会多出这么多,按以往的记录,整个川口县不超过八千户,城里人口三千多户,乡下顶多就三四千户,现在,啊?乡下就八千多户,整个县已经一万多户,这还是个下下县?天呐,人家上上县也没这么多人口,关键是,人多,还这么穷!”

    “呵!这户籍记录,已是三年前所记,上一任县令调走的以后,川口县连个县令都没有,本身这几年百姓人口增长实属平常,还不断有东平国的流民进来落脚,住久了就要给他们入户籍,这才好治理,就如今,朝廷那里登记的川口县户籍数目,指不定还是四五年前的,所以,吟儿无须觉得怪异。”

    “那你告诉我,这三千多头牛和九千多担稻种,去哪里弄?”

    “吟儿莫要如此忧心,一口不能吃成大胖子,我们可以先分一部下去,挑选几个乡亭试行,垦荒的继续垦,有牛有种粮的先耕,留下一部分佃户不退佃,只要再等一年,就统统能分到。”

    再等一年?她花泣有多少个一年可以等?就是把这计划毫无遗漏完美实施下去,也需要个两三年甚至三四年的过度期,才能见到效果,到了那时若不能一举轰动,就不能引起朝中的注意,子俞的官位就渺茫,虽然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升到郡守,但有了政绩的实力,才能有说话的底气,哪怕朝中有人,也要有功才能请吧?何况子俞朝中并无人可推荐他,所以如今这个计划不能顺利开展,那就等于白搭,耽误了功夫不说,她再没有第二个三四年可以挥霍。“一年?子俞你知不知道,我原先预想的一千头牛,已经是极限,这买牛买种粮的银子,就是把你从宁阳城带来的那几个楠木箱子里面的所有的值钱的都算上了,才堪堪勉强,到时不足数还要想办法去凑,如今,这一千头牛就是个零头!分了下去,其余没有牛的农户就会向有牛的人借,这样不用一个春耕,牛就累死了!你知道,我从小在乡下长大,一头牛给一户人家忙一个春耕,都要累到痩成皮包骨,三户一头牛,已经是无奈之举,如今少了六成,我的心都要疼死,还有,母牛怀孕了怎么办?还怎么耕田?”

    花泣想着,什么叫当牛做马?这就是当牛做马!做人不易,做牛就容易么?

    “嗯,吟儿说的有理,子俞没有耕过田地,对这些确实了解的甚少,不过,我们可以先在几个乡亭先实施,试试效果,也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来年这城里的各项赋税要是抓上来,说不定能解燃眉之急。”

    “你不是说,那些都是大人物的生意,轻易动不了的么?”

    “总归是要动的,总不能我叶寒林当了这一县之父母官,不为民做点事,专程来混日子!”

    花泣和子俞两人在屋子商量争论了整整半日,到晌午安氏来请示用饭,才停了下来,子俞让安氏遣人把他们两人的饭菜端进花泣的屋子里用。

    安氏便恭敬的退出去后厨安排。

    子俞对安氏最近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见她总是围着花泣转,伺前奉后的,堂堂一房正妻,能做到如此大量,这才发现,安氏其实还挺不错。

    安氏很快和婢子一起端来了饭菜摆好,就一声不响退了出去,没有一句怨言。

    站在后院的王氏和唐氏见安氏出来,连忙上前问长问短,她们实在是不明白,安氏为什么突然就向花泣低头,把自己搞的跟个奴婢一样伺候着花泣。

    “姐姐,不是我说你,姐姐堂堂县令夫人,给一个贱婢鞍前马后,这符合身份么?”唐氏很是看不起安氏的作法,早就想说了,自己一个人时不敢当出头鸟,今日硬是拉着王氏一起,才敢把心里的鄙夷说出来。

    “唐妹妹这是在跟我这个县令夫人说话么?”安氏刚才在花泣跟前还一脸的低眉顺眼,此刻在唐氏和王氏面前威严又回来了。

    “姐姐诶,我这不是在替你打抱不平嘛?”唐氏不服。

    “放肆,都敢骂本夫人连个奴婢都不如了,你什么时候踩到本夫人头上来了?”安氏怒对着唐氏。

    “姐姐就当我说错话吧,可我说的也事实,连姐姐这正房夫人都给当下人使唤,妾身哪还有出头之日?姐姐不考虑自己的身份,也得为我和王姐姐想想吧!”唐氏说着就看了王氏一眼,王氏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气的唐氏只跺脚。

    “照你这么说,还是我这个正房夫人拉低了你这贱妾的地位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夫人面前嚣张!来人!给我掌嘴!”安氏一声令下,立马过来两个婆子。

    一人摁着唐氏,一人就发动全身的力气极为卖力的掌嘴。

    唐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大嘴巴给抽的晕头转向,连辩解都顾不上。

    王氏吓的绣帕掉到了地上,连忙给安氏跪下:“姐姐,求您放过唐妹妹吧,她的嘴一向也没个把门,实为有口无心,姐姐手下留情。”

    王氏实在没想到,安氏和她们一直都站在花泣的对立面,花泣是她们共同的敌人,如今,安氏竟然为了花泣来打唐氏,让她实在难以相信,若说花泣得势想去攀附一下,这也能理解,但唐氏说的没错,花泣什么都不是,她安氏在这里可是堂堂的县令夫人,用得着去攀附一个外来人么?

    “继续给我掌嘴!打到她知道错为止!”安氏没有理会王氏的求情,命令了婆子就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厢房。

    安氏一走,王氏连忙起身推开两个婆子,婆子觉着好歹王氏也算个主子,不想多得罪人,两人对视一眼默默离开。

    唐氏已经被打蒙了,脸瞬间红肿的如同猪头,嘴角流着血,满嘴肿胀微张着合不拢,这才一会儿功夫,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

    王氏看唐氏那凄惨的模样,心里也阵阵害怕,哪天自己若是得罪了谁,估计也没好果子吃。

    扶了呆愣的唐氏起来,小心了回了屋子,喊了婢子拿来湿冷麻布,贴在了唐氏脸上:“唐妹妹,你何苦跟她顶呢?我们在这个家里,说好听点和她是姐妹,说不好听的,就是个贱妾,她高兴了,便由着我们怎的都行,你看她,都在给花氏当下人了,心里能舒服么?既然知道她不舒服,你还招惹她,今日她打你可算是开了头了,以后也指不定哪日就打到我的脸上,往后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哇......!”唐氏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大哭不止。

    “我知道妹妹委屈,别气了,哭坏身子不值当!”王氏只好安慰起来。

    “呜......哼!安氏!我记住她了,别以为这事就这么能过去!她自己愿意给个贱婢当牛做马,搞的连我们也低贱了起来,那花泣不就更得意了么?”唐氏一边哭,一边捂着肿胀的嘴脸,口齿不清的说道。

    “唐妹妹啊,这话你在我这说说就行了,可千万莫要出去说,若安姐姐知道了对付起你来,我可是帮不上你的,夫君也从来不当我们存在,也定然不会管这些琐事,到时你可怎么办呐!”王氏心里明白的很,子俞铁定不会帮她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如果她们三个打起来,说不定还会一起被赶出去,唉,说安氏当牛做马,感觉自己活得还不如牛马呢!

    “王姐姐,你是打算站在安氏那边了吗?别忘了,她是正房,和我们身份有别,从来眼里都瞧不起我们,你不与我同病相怜,还帮着她说好话,再说了,今日是我的错吗?明明是她安氏心里有气撒在我身上,王姐姐可得悠着点,莫要哪天和我一个下场!”唐氏很是不舒服王氏那个老好人的性子,白了王氏一眼。

    “唐妹妹,话也不能这么说,再怎么我与你姐妹这么多年,你也该了解我的,我这是在担心你闹的太大,莫要再纠缠不休了,说起来,我们和安姐姐都应该同病相怜,你我不去惹她便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是么?”王氏被唐氏讽的有些不好意思,说什么都不对,好心安慰还把她当成驴肝肺,想着这做人还真是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