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五章 白瞎的烂计划
    庄暮因抬头望着这个一直令自己爱慕的无法自拔的叶青林。

    回想当初她的父亲庄柳奚说有门亲事时,她不愿意嫁来那么山长水远的宁阳城,庄柳奚好说歹说,到了宁阳城宣阳候府她就是大房的少夫人后,庄暮因才勉强答应,到拜堂成亲那日,她偷偷将盖头掀开了个缝隙,看见一个如此英俊潇洒的夫君,她以为这辈子当无憾了,哪知头一晚她等到天亮,叶青林也没有来洞房掀她的盖头,而从那以后也不踏进她的院子,就叶青林和花泣闹别扭那次来了一回,也是作戏给花泣看,夜里就又走了,她知道叶青林心里没有她,可她还一直不曾死心,想着她怎么也是明媒正娶的正房夫人,不管叶青林有多少妾,妻子就只有她一个,直到叶青林把花泣休掉后,叶青林连府都不回了,她才觉得自己当真是傻,不论到什么时候,叶青林心里都不会有她的位置!

    “妾身本无颜再见夫君,可有些话,哪怕是死,也要对夫君说明白。”庄暮因坐在地上,收回思绪,边抹泪边哭喊着。

    叶青林没有说话,给秦书玉使了个眼色,秦书玉会意,便转身离开出了院子。

    庄暮因见叶青林不说话,连忙又道:“妾身都是被臻氏害的,是她怂恿妾身去接近楚天易,给叶氏和郡守府打好关系。”

    “臻氏怂恿你给楚天易生孩子?”叶青林厌恶的刮了庄暮因一眼。

    “这个......没有......妾身死罪,求夫君......”

    “庄小姐从今日开始,不要再叫本公子夫君了!”

    “夫君......”庄暮因原本悲从中来,瞬间又一喜,今日开始......?就是说叶青林不杀自己?

    秦书玉从院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张纸还有沾好墨汁的笔,宣纸上面的墨迹还没干,约莫是刚刚书写的,把纸笔捧给了叶青林。

    龙飞凤舞的写下了自己的大名,叶青林把纸扔给了地上的庄暮因:“你本无辜,卷进了我叶氏的争斗之中,说到底是我这个为人夫者亏待了你,但你也该知道,本公子不喜这门亲事,曲终人散也是意料之中,既然你已身怀他人子嗣,休书你拿着,本公子从不杀无辜之人,你若想嫁给楚天易可以去找他,不想嫁,本公子倒是可以顺带送你回帝都娘家,把你亲手交到你父亲庄大人手里,也算是尽了本公子最后一份责任,从此你我两不相干!”

    庄暮因恍如梦中,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怎么也想不到叶青林竟然不杀她,还肯给她休书出府,回过味来连忙跪好磕头谢恩。

    去找楚天易是不可能了,如今楚天易连见都不愿见她,恨不能甩开她这个累赘,看样子也只能回帝都娘家,起码吃喝不愁的能把孩子生下来,便点头说道:“谢大公子恩德,庄氏这便收拾东西,随大公子回帝都!”

    叶青林和秦书玉大步出了府门,峻山早已备好马车等在门口,庄暮因带着个婢子小心的在后面跟着出来,上了马车,府里的下人都站出来观看,直到车马远去,下人们还在议论纷纷。

    臻氏听到风声赶出府来,看到庄暮因没事人一样被叶青林护送着不知去哪里,也不见相互厮杀,好戏没得看,绣帕一甩气哼一声回了后院。

    来到城门口,杜鉴领着一众随从等在那里,一回到宁阳城,杜鉴就回家看媳妇孩子去了,这会儿收到命令要出发去帝都,连忙赶过来集合,哪知等了许久,才见叶青林骑着马来到城门口,后面还跟了辆拖慢速度的马车。

    出了宁阳城,庄暮因掀开车帘一丝缝隙,看着前头英姿挺拔的叶青林,白衣随风飘逸,看上一眼都觉不愿移开目光,独自哀叹,爱难聚,恨长离,她和叶青林终是有名无份,忆起嫁入叶府这一年多,回首空空,叶青林没有给她留下一丝爱意。

    ......

    “三户一头牛,每户一担稻谷种粮,一家十五口人以上算两户,十四乡,一百四十亭,不算县城,这各乡各亭已经超过八千户,我说,你们是怎么算的,懂算术么?”宥文翻看着户籍,对眯着眼仔细校对的主簿很是不满意,如今的人读书只知道读诗经,却不知道学学算术,连户籍人口都能算错,这随便一查,就看出川口县不止八千户。

    这么大约掐指一算,就需要三千一百头牛,九千三百担稻种,他娘的,不是说川口县是下下县么?下哪去?

    宥文甚至怀疑是不是以前的县令故意上报的少了,中饱私囊!

    花泣看到这么庞大的数字的时候,也当场傻眼!写了这么久的宏图大计,出来这个数字一套上去,得!白写!

    撕!揉!捻!花泣把那一堆自己辛苦写出来的纸全部糟蹋成废纸,瞬间感觉无爱了!

    今日才发现自己百无一用,自以为读过几年书,有点小聪明,就能制造出一个宏伟计划来帮川口县改善现状,好让子俞有政绩升官,最后才知道,自己简直就不是见识少的问题,而是一只不舞之鹤,自己的父亲以为她不错,叶闰卿觉得她能托付,连子俞都认为她有才,实则中看不中用。

    “吟儿,怎的了?”子俞入花泣的屋子,看到她正歇斯底里的撕扯着一堆纸,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啊......!子俞啊!我不活了!”花泣已经站在崩溃的边缘,她是有多么需要做点什么,转眼就入冬了,五年,很快就会过去。

    “吟儿,别担心,有我在,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子俞从没见过花泣这个样子。

    花泣脱力一般呆坐在椅子上,歪斜着身子,伸手指着地上那揉捻的不成样子的纸团和纸屑。

    子俞上前一张一张捡起来,小心的铺开,撕碎的地方拼到一起,按照上面花泣标注的页面,一张一张的看,看一下脸上表情就变一下,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微笑。

    花泣呆呆的歪着脑袋望着地面,魂魄不知神游去了哪里。

    “好!写的好!”子俞突然拍了一下书案。

    花泣好端端的神游,被子俞这一下吓的差点魂难附体。

    子俞开心的走到花泣跟前,伸出手一把抓住花泣两条臂膀摇晃起来,面带惊喜之色:“吟儿,你这上面的东西,很有用,我这就让主簿仔细誊抄出来,一项项的研究,尽快实施!”

    子俞说着就要拿着那一堆皱巴巴的纸出去,花泣连忙拉住他急喊:“子俞啊!别啊!我太无知,写这东西完全不适用,你若盲目拿去实施了,会害人的啊!”

    子俞只好放下那一堆纸,坐到花泣身旁,面带笑意看着眼前可爱的花泣,从来没发现,吟儿竟然有这一面,太可爱了哈哈!

    “吟儿,那今日我就不去前堂办公了,就在这里和你商讨你这个计划,来说说,哪里不行了?”子俞看花泣耍着赖满脸的无奈和不情愿,就觉得好笑。

    “你逼死我得了!”花泣哼了声。

    “哈哈哈,我怎么舍得,吟儿可是我的心肝宝贝,疼你还来不及!”子俞用修长的手指抚着花泣的乌发,想着也该和她成亲了,可不能耽误了她大好年华,留她在身边无名无份还毁了她清白名声。

    “停!被你说的我一身疙瘩全起来了!”每次子俞表现出那种极为疼爱她的神情,她就得岔开,只好开始理着书案上那一堆纸。

    书案上面约莫有几十张纸,是花泣自来到川口县以来的心血,计划上面,主要还是以务农百姓的土地为主。

    川口县山脉为南北走向,四周高,中间低,层峦起伏,千岩万壑,纵横交错,最高的山峰到达三四百丈,三山一水一分田,平坦之地就那么一点点良田,都死死的掌握在权贵之人手中,连子俞这个川口县令想花银子都买不来,花泣便知道,用叶青林那种买下良田给农夫的作法行不通,也买不起,只有把目光盯在了那些高山之中。

    花泣的计划,是在全县四周的山上能寻找到水源的地方,垦出农田,谁家开垦的归谁,就利用入冬这个农闲时段,发动各乡各亭的百姓举家上山垦荒。

    一坎一坎的往山上垦,只要有水能流到的地方,就能变成水田,可以种水稻,虽然这个过程不是一日两日可以完成,但这对农夫百姓来说,是几辈子世世代代受益的财富,没有人会不愿意。

    花泣把这种山坡上的水田,叫做梯田。

    当然,梯田肯定是贫瘠的,所以粮食产量不会高,但眼前的状况是,只要不会饿死人,以后慢慢就会改善,剩下没有水源无法开垦农田的高峰上面,那些草木夹杂大石的人都难以爬上去的地方,也是需要利用的,那里可以种果树,种茶树,就茶树这种东西,把它插在石缝中都能长出来,天生就野,以前在桃源村的大山上,花泣没少见过野生山茶,还时常采回来,学着茶经里面的方法炒制。

    虽然说,百姓连肚子都吃不饱,茶水肯定也不是急需消耗的东西,这茶叶不是农夫自己喝,而是可以炒制出来,卖给权贵人家去喝。

    整体来说,花泣是把整个川口县四周的山峰都利用完了,可问题就在于,农夫没有牛,缺少农具,没有稻种,按她的预想,川口县除去县城人口,乡下百姓已经没多少,顶多两三千户,经过宥文那一通乱算,花泣发现,这个结果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把她和子俞都卖了,县里也拿不出银子来买这三千多头牛,和九千多担稻种,更别说耕田缺少的农具。

    所以,花泣这个宏图大计,白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