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四章 头顶一片绿油油
    叶青林返回了宁阳城,没有回叶府,而是直接去了关着来福的那个黑屋子。

    秦书玉和峻山已经在这里轮班守了十来日,这来福不是个好对付的,见到叶青林回来,两人才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可把他们给担心坏了,臻氏满城掘地三尺找来福,他们生怕臻氏一不小心搜到这里来,怕是要硬抗着上,如今这主子一回来,瞬间感觉有了安全感。

    “大公子!”秦书玉和峻山连忙上前拱手恭敬的请安。

    “嗯,来福审的如何?”叶青林在秦书玉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

    峻山把来福揪了进来,一脚踹在地上,来福睁着两只猪眼,看见眼前的是叶青林,顿时一缩,暗道完蛋了!

    “大公子,连着审了多日,这来福就是不松口。”秦书玉看见来福就有气,每次审他,都不说实话,把秦书玉忽悠的晕头转向。

    叶青林毕竟是主子,犀利的眼神扫过去,来福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冷战。

    “是要你自己说呢,还是本公子动手?”叶青林冷冷的说了句。

    “大......大公子,来福在叶府鞍前马后,当牛做马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大公子放过我这个奴才,来福就是个跑腿的啊!”来福知道今日怕是躲不过了,叶青林没有秦书玉他们那么好忽悠。

    “你以为本公子是来听你废话的?”叶青林坐直身体,端着扶手,让人觉得他随时会起身过去杀了来福。

    来福见叶青林动了一下,幸好是跪着,两腿不停抖动,不然铁定是站不住。

    “大公子,来福以前是替您的父亲老侯爷办事,如今是老侯爷去了,奴才不得不听命于臻氏,老奴知道大公子不喜臻氏,只是奴才也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臻氏指使老奴干的,老奴冤枉啊!”

    “说说吧,臻氏都叫你干了些什么,说的本公子满意了,指不定放你一条狗命!”叶青林玩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声音很轻,却让来福很惊恐。

    “这......来福在府里几十年,为主子办的事琐碎如毛,老奴......也不知从何说起!”来福想着,该不会连每日采买自己打了补头的事都要一一说出来吧?

    “嗯,那就让本公子来提醒下你,我儿子在哪?你替臻氏派人去帝都干什么?隐瞒一个字,本公子现在就砍了你去喂狗!”

    “大公子饶命,老奴说!臻氏让老奴派人去帝都给薛公公送信,信的内容老奴不知,不过臻氏有口信,让老奴派去的人给薛公公带话,把小公子送到她们原先说好的地方,那个地方在哪里,臻氏没有告知老奴,大公子体谅,老奴真的只是跑腿,臻氏不会对老奴说的太明白。”来福使劲磕头,他知道自己这样说,叶青林不会满意,但他确实只知道这些。

    “你是说,本公子的儿子在帝都薛公公的手里?”叶青林一个激灵。

    “千真万确,小公子是老奴派人送去的帝都,被薛公公派来的人接过去,老奴就再没见过了。”

    “你们如今是怎么联系那个薛公公?”叶青林握紧拳头,暗道等儿子找回来,臻氏就活到头了。

    “帝都西城九龙巷,那里有一处民宅,我们就是将小公子送去的那里。”

    “可是这上面的民宅?”叶青林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是帝都抓到的那两个杂役手里搜来的。

    秦书玉拿过去给来福瞧了一眼,来福点头称是。

    “你说的这些,对本公子没用,那个小太监已经死在了本公子手里,这些早就知道的事还用你来说么?拖出去,剁了!”叶青林不耐的给秦书玉使了个眼色。

    “大公子!大公子等等,我知道在哪里能联系上薛公公!”来福吓尿,此刻才不管他是忠于谁,吃谁的饭,只想说到叶青林满意,保住自己老命要紧。

    “说吧!本公子没工夫跟你耗,要么说,要么死!”叶青林挥手让秦书玉退开。

    “帝都西城八方客栈,是一处民宅改成的小客栈,那里临街的一间天字号房,只要夜里把对着街上的那面窗户打开一半,就会有人前来!”来福说的,便是子俞去帝都赶考时,住的那间八方客栈,子俞当时还以为自己好运,花十两银子能从别人手里换来天字号房,实则,一切动作都让人尽收眼里。

    “画路线!”叶青林冷冷的说了三个字。

    叶青林带着秦书玉和峻山匆匆出来,手里拿着来福画好的八方客栈的路线,决定立刻启程去帝都。

    峻山备好了马,秦书玉把自己人给叫了来,一共二十几个,临上马,秦书玉上前想和叶青林说什么,欲言又止。

    “有话便说,何时学的如此婆妈!”叶青林看了秦书玉一眼。

    “大公子......不回叶府么?”秦书玉小声问道。

    “回去做什么?”叶青林抓起缰绳,就要刺马。

    “庄暮因怀孕了!”秦书玉看叶青林要走,一着急,话也简短了。

    “你说什么?”叶青林瞪大眼睛,似乎听到天方夜谭。

    自己几个月没回去,头上顶了一片绿?

    叶青林拉起缰绳,掉转马头就往叶府奔去,秦书玉挥手让那些随从原地待命,自己和峻山翻身上马,追在叶青林后面。

    庄暮因坐立难安,昨日遣了婢子去找楚天易,没找到人,今日一早又遣了人去找,郡守府的门房压根就不理,看来楚天易是无望了。

    身子本来就不舒服,日日吃不下饭,喝口水都吐出来,情绪一日比一日暴躁,偏偏还找不到楚天易。

    庄暮因怪自己无知,两个月没来红,直到吐的半死不活,不是被院子里的婆子提醒,自己大约等肚子大起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然也好早早打算找郎中落了胎去,如今一日日大了起来,想落胎也没哪个郎中敢开药,当真是悔不当初。

    思来想去,决定自己逃出叶府,回娘家大约是不能,回去了也丢了娘家的人,遭人看不起,叶青林随时能找到帝都去,把她带回来,没休出府的女人,男人有权任意处置,娘家人也不敢有二话,如今只能自己找个地方先藏起来,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喊了婢子收拾细软,把值钱的东西都带上,衣物尽量少一些,怕拿多了衣物就拿不动银子。

    等婢子把东西收拾出来才发现,她值钱的东西当真是没多少,嫁了人,娘家也从不曾接济过她,都是按照府里的例银每月领一次,这些加起来,也不够她在外面吃住到生下孩子。

    原本还指望臻氏能替她挡一挡,等有一日被叶青林发现了,能保下她和孩子,哪知她低声下气的去求臻氏,那个老东西竟然翻脸不认人,恨的她一夜都没睡好觉。

    “快点,还有吗?全部值钱的都在这里了?”庄暮因有些不相信,自己就这么点积蓄。

    “没有了,少夫人,以往开支太大,府里领的例银好不容易才攒下这些!”婢子捧着一包首饰和银子小心的回话。

    “来福呢?去找他问帐房借,能借多少就借多少,就说本少夫人急用,日后会还上!”庄暮因想着从帐房那里骗点银子,日后逃了出去也没人能找到她。

    婢子领命出去找来福,没一会就慌慌张张回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少夫人,不好了!”

    “怎么了?”庄暮因觉着这婢子这么快就回来,铁定是没有借到银子。

    “大公子回府了!”婢子抖着嗓子,知道大事不好。

    庄暮因跌坐在地上,自知将要大祸临头!

    立刻又自己起身,慌忙的抓起婢子扎好的包裹问:“到了哪里?现在从后门走还来得及吗?”

    “少夫人,来不及了,奴婢刚才出了院子,就望见大公子在荷池对面往这边走过来,奴婢这才赶紧就回来和少夫人禀报,这会儿出去铁定撞上!”婢子急哭了出来。

    庄暮因整个人瘫软无力,双眼无神的呆了片刻,朝婢子招手:“给我拿条白绫来!”

    “少夫人使不得啊,您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他还没见过日头呢,您就这么忍心去了,孩子多无辜!”婢子见庄暮因想拿白绫自尽,连忙哭着跪下抱着庄暮因的脚哀求。

    庄暮因摸着婢子的头发,看这婢子,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忠心耿耿,她若这一去,婢子知情不报定是被处死的,可她如今没有选择,与其被众目睽睽之下沉塘,不如她自己了结了自己来的干脆。

    叶青林带着秦书玉和几个随从走进庄暮因院子的时候,就看到庄暮因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条白绫,婢子还在一边抢着,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想死,一个拉着不让死。

    看见一身白锦的叶青林出现在门口,颤抖中的庄暮因连忙跪着爬上前,抱住叶青林的脚哭喊着:“夫君,妾身死罪,请夫君赐妾身一死吧!”

    “想死自己直接上吊就行了,何必等本公子到了才来求死?”叶青林甩开庄暮因紧紧抱着的双手,长袍一甩坐在了阔椅上,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