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三章 飙起戏来 连自己都相信了
    “姐姐请说。”安氏巴不得能为花泣做点什么,这心里才能踏实,不然她老感觉天上掉的馅饼有点虚。

    “以前子俞帮过我许多,这个大约你没听过,就我那嫂子流云,她以前是侯府的下人,安妹妹应该是认识的,那时候流云身怀六甲夜里腹痛难忍,有流产征兆,我哥他们时常又不在家,那日痛急欲去医馆,花泣独自一人在街上找不到轿子来抬,幸好子俞路过,帮忙喊来轿子,抬了流云去看郎中,才保住了我哥的这个孩子,妹妹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我们家有多重要,要是没了,我死也无法向我哥交代,子俞等于是救了我一命呢!”花泣觉得自己现在编起瞎话那是溜溜的,但这实际上也不算是瞎话,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只不过半真半假自己添点油加点醋而已。

    “夫君一向对人都愿极力相助,这事大约在夫君子俞心里也就是举手之劳,想不到姐姐竟将这些恩义记在了心里,姐姐当真是有心了。”

    “这只是当中的一些例子,我与子俞多年来相知相交,都只是彼此拿对方当成朋友知己,如果不然,我又如何会嫁给叶青林?如今子俞收留了我,对于我又是一份恩情善意,我便想着,待在子俞身边一段日子,帮助他把川口县理一理,当官不易,子俞没有了靠山,一切都要靠他自己,我只想着减轻他的负担,权当是对他的回报,等他稳定了我自会离开,安妹妹能否答应我,不要将此事告知子俞?”

    “姐姐原是在帮助子俞,是安氏小肚鸡肠,原本作为子俞的正妻,这些应该是我要分担的,可我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帮不上,还差点把姐姐......”安氏没想到这花泣竟然是为了报恩而来。

    “安妹妹,以后我们就当个真正的姐妹,莫要把我当外人,你无须自责!”

    “姐姐从此以后就是安氏的亲姐姐,安氏都听姐姐的,但倘若夫君子俞想留下姐姐成亲,姐姐可怎么想?”这个事情,安氏最担心,就算花泣不想和子俞成亲,子俞那关恐怕也过不了。

    “子俞那里,妹妹就放心吧,我花泣和他这一世都只会是朋友,只要妹妹安心待在后宅,不自拆墙角,子俞这么善良心软的人,断然是不会逐了你出去,只要不离开,妹妹有的是时日和子俞慢慢培养出情义,你说是么?”

    安氏听到这里,已经确信,花泣是打算放过自己,和自己交好,原本还以为花泣这次回不来,结果又被好好的救了这里,惶恐不安的过了一夜,子俞也没有叫人来给自己送休书,遣了人偷偷打听才知道,是花泣给自己求情,今日这一番话谈下来,彻底打消了她的顾虑,想到这里,又起身走到凳外跪了下去:“安氏谢谢姐姐大恩大德!”

    花泣连忙也起身前去扶了安氏起来:“安妹妹,你又拿花泣当外人了,见外了不是?花泣还有一事想请妹妹帮忙呢!”

    “姐姐尽管吩咐!”

    “这后衙的另外两个,就是王妹妹和唐妹妹,花泣想请安妹妹好好管着,以后莫要干傻事,耽误了我协助子俞处理政务,这子俞升官了,你们也荣光不是么?还有,宁阳城府里老夫人臻氏那,安妹妹知道怎么回话吧?”花泣担心自己的儿子,这安氏倒是可以好好用一用。

    “安氏明白了,姐姐放心!”

    ......

    宁阳城叶府里,臻氏坐立难安。

    管家来福不见了十来日了,到处找都找不到,府里的下人都说没见过,好端端一个人凭空就消失了。

    来福也只是个下人,臻氏当然不是个体恤下人的好主子,只不过来福对叶府来说有点重要,他知道的太多,就怕是落在了谁的手里。

    臻氏最怕的就是来福落在叶青林手里,这几日也忙着暗地里遣人查探叶青林的行踪,回来都说叶青林不在宁阳城,如此看来,来福不像是被叶青林抓走的,料想也是,来福做事这么周全,叶青林也想不到他一个下人那里去。

    但来福就这么无端端的不见了人影,这也定不寻常,也不知是自己死在了外面还是落到了哪个仇家的手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要找出来。

    臻氏正烦闷着,就有人送上门让她出气。

    婢子进来禀报说庄暮因来请安,人就在院外,臻氏一脸厌恶,还是让婢子叫她进来。

    “庄氏给母亲请安,敬叩母亲福安!”庄暮因脚步轻盈的步至跟前行礼。

    臻氏冷笑看着庄暮因,发髻盘的端庄,头上还比往日多了几个金簪,一身宽松华服,颜色也选的比以往深沉,不过是为了掩饰她日渐凸起的肚子。

    庄暮因确实怀上了孩子!

    不过不是叶青林的,她的肚子是楚天易搞大的!

    人心的东西最难琢磨,之前因为城外田庄的事,求到了郡守府楚珩那里,因为叶氏没了侯爵,这个郡守大人正眼都不瞧她臻氏一眼,还是因为庄暮因和楚天易的关系,才见到了楚珩的本尊,结果事情没办成,却让庄暮因和楚天易勾搭在了一起。

    话说那日臻氏路过庄暮因的院子,见里面灯火通明,还有嬉笑打闹声,便入内去看看究竟,想着这庄暮因在这府里活的竟如此逍遥,还有心情玩乐,进去一看,庄暮因和一个男人滚在了一起,开始以为是叶青林,臻氏有些难为情,正欲转身离开,那榻上的男人抬起头来,才发现是楚天易。

    这一发现可不得了,臻氏差点当场就笑出声来,多好的事啊?这算是楚天易落在她臻氏手里的把柄了吧?叶青林若是知道了,不得把他这个郡守府的楚大公子剁成肉酱?

    那日臻氏不仅不回避,还坐了下来,想和楚天易聊聊这等好事,岂知楚天易完全不把臻氏的态度当一回事,大约是觉得有自己有老子郡守大人罩着,这区区叶府也拿他没办法。

    臻氏也不理论,原本身为叶府的当家主母,撞破这种事,头一件事就是要把庄暮因沉塘洗罪,好维护自家门风,但那叶青林不是她臻氏的亲儿子,甚至还是死对头,这事她还就是不想管,他叶青林那房的事,就让他们去闹个你死我活,臻氏乐得看好戏。

    臻氏看着眼前的庄暮因,就这么一直盯着她轻蔑的冷笑,许久才叫她起来。

    “庄氏啊,几个月了?”臻氏冷笑着假惺惺的关怀。

    “回母亲,......快三个月了。”庄暮因低头轻声答着,她也在为此事害怕,没想到楚天易这么难缠,日日不是仗着叶青林不在就从后门溜进来来自己院子,就是唤了婢子来叫她出去,这么一直私通下来,不怀上也难。

    没怀上的时候还心存侥幸,当初庄暮因只是为了在臻氏面前能露个脸,和楚天易搭好关系,让臻氏觉得她有用,然而楚天易是个情场老手,哪有那么容易被一个女子给利用,直到庄暮因孕吐太过明显,她才开始害怕,这事,臻氏倘若肯管,估计她庄暮因还能留一条命,若是不管,迟早被叶青林发现,死期不远。

    “还没三个月不显肚子的,何苦这么如临大敌的?”臻氏看庄暮因那一身深色宽裙就觉得好笑。

    “母亲救救妾身吧!”庄暮因立刻就又跪到了地上,叶青林总会回府的,怕的就是那一天。

    “庄氏你这说哪里的话,事情是你自己搞出来的,能救你的也是你那个情郎,本夫人又能做什么?”臻氏一脸别有用心的笑意。

    “母亲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妾身如今一身两命,求求母亲了!”庄暮因一遍遍磕头。

    “你以为叶青林会听我的话?”臻氏有些烦躁了。

    “我夫君叶青林的儿子在母亲您的手里,他必定会听您的话,母亲救我!”

    “嗯,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只不过,叶青林能不能听我的,这和救不救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们那房的事,本夫人没那闲情去插手。”臻氏哼了一声。

    “母亲此言差矣,想那二弟子俞,他的会元是怎么来的,母亲难道忘了吗?”庄暮因心里也有气,臻氏过桥拆板,利用完了她爹庄柳奚,如今见死不救。

    “哟!教训起本夫人来了,你这荡.妇,本夫人没有叫来叶氏族老把你沉塘,就已经是报过你爹庄大人的恩情了,何况你以为,当初不是因为子俞,你区区一个庶女,能进得来宣阳候府当一个堂堂大少夫人?还有你以为本夫人送去给你爹的银子是白送的?如今还有脸来跟我谈子俞的事!到底谁欠谁的你算清楚了么?”臻氏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伸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庄暮因喝斥。

    跪在地上的庄暮因知道臻氏是不能指望了,眼里含着泪,自行起身,一言不发走出了臻氏的院子。

    臻氏见庄暮因竟然连告辞都没有,越发的气愤!

    庄暮因一路失魂落魄的走回自己的院子,叶青林就算回府,也从不来她的院子,自是看不见她的身形,但不会听不见传言,臻氏不能帮她,如今就只有找楚天易,或许他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带自己离开叶府。

    怪只怪她庄暮因当初一边想着和楚天易逢场作戏,一边又沦陷在他的花甜言蜜语里,谁让她从未感受被男人呵护的滋味呢?

    若楚天易愿意带她离开,她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挺愿意嫁给楚天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