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二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宥文去川口驿站找叶青林,才知道他们已经走了。

    竟然没有留下任何书信,出来街上的时候,有个人凑过来和他说,叶青林交代以后不用传信给他了!

    宥文百思不解,这些人的想法怎么都琢磨不透?吟儿明明知道安氏害了她,还不让说,他就因为怕吟儿日后在县衙后宅待着,还会再次遭人算计,才来找叶青林商量,看看叶青林能有什么好办法,帮吟儿出出主意,结果来了这里,叶青林葫芦里的药,比吟儿的更难琢磨。

    一个人低头走在街上,思考着这些人怎么好像跟自己不是活在一个世界?对啊,就不是在一个世界。

    正想着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捆柴。

    “哎呀!哪个不长眼的,想撞死老子?”宥文差点被柴火枝杈给插瞎眼,原本心情就不咋地,张嘴就咒骂了出来。

    “对不住对不住,老朽没看见,公子莫怪!”柴火后面主人的声音。

    宥文一听,一把推开比人还大捆的干柴,看见果然是借柴房给他住的那个老头子。

    “老头?你不是没柴卖了么?怎的又干起来了?”宥文似乎记得那日找吟儿的时候,路过老头那个破院子,还进去跟他聊了一会儿,老头子说没柴卖了。

    “宥文公子啊?抱歉抱歉啊,刚才老头不小心,差点撞伤公子。”

    “嗯,没事儿,你这才几日又有柴卖了?”

    “是啊,那个樵夫又给老头子送柴来了,说是媳妇没了,原本还要请老头我去喝喜酒的,泡汤了,老头子这才有柴卖。”

    宥文没理老头子,直接回了县衙,娘的,合着花二两银子买了吟儿去清水亭当媳妇的就是那个给老头送柴的樵夫,自己那日怎就没有过过心呢?还好吟儿找到了,不然得抽自己两巴掌,这么重要的线索,都不知道好好分析,这日后还怎么在吟儿身边当一个称职的好保镖!

    “宥文,过来!”原本打算回房,刚过回廊就被花泣给叫了去。

    宥文走过去花泣的屋子问了声:“吟儿,何事?”

    花泣在书案前朝他招手示意他近前,拿起几张纸,指着上面说道:“你帮我算算,这全县的百姓,若是三户一头牛,每户一担稻谷种粮,一家十五口人以上按两户算,这整个川口县务农的百姓一共需要多少,去找主簿要户籍,城里人口不算,只要各乡各亭的,慢慢算,不急,算出来再拿给我。”

    宥文点头,把纸放回书案,见吟儿今日气色倒是不错,一身云白襦裙,挽着发髻,宽大的袖摆被卷到手臂上,估摸着是怕写字让墨给染了,一点没有女子该有的矜持娇羞,来了这里总是见她在屋里写写画画,也不出去跟人走动,或者如后衙那些女人般想尽法子去讨好子俞,这吟儿到底图什么?

    “想什么呢?”花泣见宥文久久站着不动也不说话,抬头问了声。

    “吟儿,你老实和我说,为什么不跟二公子说清楚你被人算计的事,把安氏给揪出来,你这样住的安生么?”宥文对此事非常介意,愤愤不平。

    “额......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了吧!就你?我宥文吃了二十年的屎......啊呸!二十年的米还不知道你?你是那么容易让人欺负了还帮着说好话的人?”宥文总骂别人吃.屎,这习惯一下没该过来,自己给吃上了,但他一听就知道花泣在骗他,花泣的性子,从不喜欢掩饰自己,被人打一巴掌,得打回两巴掌那才叫打平。

    “行行行,你是猴子你聪明,满意了?走走走,去找你的主簿查户籍。”花泣不想继续说下去,知道骗不了他。

    “哼!不说拉倒!我有个事,你肯定感兴趣!”

    “说说看?”

    “这次我回宁阳城,听到了件很有趣的事,你把你的心里的小九九告诉我,我就和你说!”

    “不想活了?”花泣作势要把手里吸饱墨汁的毛笔扔过去。

    “行行行!你是大爷!好吧,我听流云说,庄暮因怀上孩子了!”

    “......”花泣抓着毛笔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宥文拿着那几张纸,到前院找主簿去了。

    花泣看宥文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暗自叹了口气。

    庄暮因怀上了孩子,叶青林和庄暮因好上了?!

    看来自己的离开倒是成全了庄暮因那个女人!这样也好,叶青林心有所属有所依,后宅不空虚,不会再为自己的离开难过,如果他高兴,娶多少个,怀多少个,随他吧!如今自己不过是个被休出府的弃妇而已,连吃醋都没有资格!

    虽然知道要这么想,但心里的闷痛还是一下就撑的满满的,别的女人怀上了她深爱的夫君的孩子,哪怕那个女人是个名正言顺的,也不可能不去在意,来川口县的这些日子,没有一刻不想念叶青林和她的儿子,如今宥文好像一棍子就要把她打醒,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叶青林宠爱着的吟儿了。

    回神看看眼前,罢了,手伸不了这么长,自己在这县衙后宅还乱着呢!

    宥文说的那个安氏,她怎会不知安氏想害自己?连那传话的婢子,后衙的那个老婶子,她通通都打听过了,就是不戳破,不是不想,是不能。

    昨日子俞听宥文说到安氏,虽然花泣突然闯出来说不关安氏的事,但子俞是绝对相信宥文的,也认为花泣是为了息事宁人,才不追究,还和花泣谈了好一阵,花泣只说,安氏没有错,她只是好心帮自己牵线找户好人家,是自己不小心上错了别人的轿子,不能怪安氏云云,子俞看花泣如此帮着安氏说话,还一再坚持,只当她是心地善良,也只好顺着她,她觉得舒服就好,反正日后这后衙,子俞是会自己时刻盯着了。

    花泣是绝对不希望安氏就这么被灭掉的!

    安氏是子俞的正房夫人,有她在,子俞的后宅就有主母,自己才有理由拒绝子俞一直不停和自己提议成亲的要求,若是成亲,子俞定不会亏待她,让她屈于人下做个侍妾,安氏是花泣最好的借口,倘若安氏走了,后宅主母一空,自己拿什么理由去和子俞说不要成亲?到时候圆不了谎,自己要么就是答应,不答应就会让子俞怀疑自己的来意。

    她的心里,叶青林总是挥之不去,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夫君,永远都是她的夫君,这一世都不会改变,光阴流逝不会让她淡忘叶青林,只会随着时日越久对他越是思念,她不会答应和子俞成亲。

    不是子俞不好,而是她心里再也装不下别人。

    “姐姐!”

    门口有人敲门,花泣抬头,是安氏站在那里。

    “进来吧!”花泣微微笑着,朝安氏点了点头。

    安氏进屋,就转身关上了房门,随后近前就跪在地上,手里握着绣帕贴着地面给花泣瞌了三个头。

    花泣并不意外,走出书案,上前扶了安氏起来,见这安氏一夜之间倒是憔悴了好许,今日不见大红大绿,一身素衣,也没有满头珠钗,只是用个银簪随意挽了一头长发,这样看上去,反而比往日年轻了许多。

    “安妹妹不必如此,同是女子,我理解你的难处!”花泣把安氏请到凳前坐下说道。

    “安氏不配做人,害了姐姐,姐姐还不计较,姐姐如此宽怀,安氏......无地自容!”安氏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绣帕抹泪,看那样子,倒是真心实意的认错。

    “安妹妹,既然你如此说开了,那花泣今日也跟你好好谈谈。”

    “姐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日后,安氏定唯姐姐马首是瞻。”

    “安妹妹在子俞的后宅是一房主母,日后当有主母的大量,切不可再做如此幼稚的事了,花泣敬妹妹不易,也不想安妹妹因为花泣而离开这里,子俞那里,安妹妹放心,只要日后安妹妹行事本份,子俞的县令夫人永远都是安妹妹。”

    “姐姐训诫,安氏记住了,可是安氏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问。”

    “安妹妹有话不妨直说,花泣喜欢坦荡之人。”

    “姐姐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找子俞,又不贪图正房之位,是为了什么?”

    “问的好,安妹妹就是不说,花泣也是要和安妹妹推心置腹谈一谈的。”

    “谢姐姐不怪罪安氏鲁莽冒昧!”安氏说着就伸出手来握住了花泣沾满墨汁的手,暗道这花泣当真是好人。

    “我花泣与子俞是好友,与叶青林成亲之前就时常一起谈论诗赋品茶寻韵,这个安妹妹以往也定有所耳闻,我夫君叶青林也是知道的,夫君......如今已经不是了,我与叶青林走到了尽头,无颜回乡见父老,又无处可去,这才来找子俞这个朋友投奔,算是寄人篱下,从未妄想与子俞成婚,更不会去夺妹妹的正房主位,或许我这么说,安妹妹大约不会相信,还有一些原因,我说出来,安妹妹就该信了!”花泣抽出手,轻轻拍了拍安氏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