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一章 放开那些影影倬倬
    庄主明泫和自己下了盘棋,觉得甚是无趣。

    房门敲响,进来了一个年轻的驿卒,上前恭敬的行礼道:“庄主,事情已经妥当!”

    “哦?这么快?不过一日就找到了?”明泫放下棋子,抬手理了理宽袖,对自己属下的办事效率很满意。

    “是的庄主,只是凑巧,也幸好赶去的及时。”驿卒得了主子的夸奖,心里很高兴。

    “在哪里找到的?”明泫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意。

    “清水亭,离这里三十里路。”

    “嗯,你们是如何找去那里的?”

    “昨日我们将人散开在城里暗中搜索,没打听到哪户人家多了女子,却意外在一家红喜铺里听到掌柜的和伙计谈话,催伙计赶做买主定做的嫁娶喜妆,我们便顺着这个路子,一家家喜铺去打听,问到前些日子有个清水亭的樵夫来买了一身女子的嫁衣,原本这也算不得特别,但那掌柜的说,那樵夫穷的叮当响,却对女子嫁衣不议价,不想定做,估计是不知道尺寸,当场着急的随便买了一身就走,卑职便派了几个人去那里查探,同时在其它地方也派了人,只有清水亭的人把那姑娘带了回来,确认过了,就是县衙寻人告示上面的姑娘!”驿卒把昨夜自己怎么安排的详细情况对明泫一一禀报。

    “嗯,做事算是周全,没有拖泥带水,给兄弟们每人发五两银子,去歇息吧!”明泫点头,表示极为满意。

    驿卒刚走出房门没多久,叶青林就回来了。

    站在庄主房门口,打算进去和明泫聊聊自己打探来的情况,抬起了手打算敲门,犹豫了再三,又放下,转身下楼出了川口驿站,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吟儿的事情,庄主走在了他前面,叶青林觉得自己还是在路上碰巧才知道吟儿有事,而庄主已经早就布置好寻找吟儿,似乎庄主对吟儿已经不止是抱过她想负责一下而已,庄主或许开始用了心。

    叶青林心里有些苦涩,明明是自己的妻子,好端端的突然就离开了他,然后去找了他的二弟子俞,换了别人,或许他不会相信,但那个人是子俞。

    当她身处危险之地,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而是她自小一起长大的信任的宥文,还有只几面之缘的庄主明泫,不动声色的就把一切安排妥当将她找了出来,如今,就算自己有心想要守护,吟儿也不再需要他。

    没有了自己,她的身边一样不缺人守护,有庄主这样的靠山保护着她,自己已经显得很多余,又何必再往前凑!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就该放下了,原本自己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以前的叶青林,是看透俗世万物,什么都不在乎的叶青林,不知道为什么遇到了吟儿就开始变成这样,吟儿已经不在属于他,她的事情自己没有理由再管,人活一世,总不能这么一直纠缠着,再去给离开自己的人造成困扰,那一道心结束缚了自己这么久,该是时候彻底的破开放手了,吟儿有她想要的生活,且各自珍重吧!

    走进了一家酒肆,在固定的位置坐下来,上茶的伙计热情的给叶青林斟了一碗茶后,没有立刻走开,顺带无声的塞了一张字条过去。

    叶青林冲伙计点头,用宽大的袖摆遮住,看了一眼字条的内容,是宥文送来的,说吟儿已经安全回到县衙,让叶青林放心。

    叹出一口气!

    曾经已成过往,再美好也抵不过她的遗忘,自己的躯壳早已不知丢弃在何处,只剩一缕空虚的灵魂尚在这世间游荡着。

    从窗口看下去,下面街道上摆着小营生的庶民百姓,迎来送往,眼笑眉飞的招呼着,有期待有满意有失望,转脸还是会灿烂着笑容去迎下一个光顾他们生意的人。

    人这一辈子,会有不同的人从自己生命里路过,也会路过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那些影影倬倬,有心抓住,却如同泡沫,再慢慢淡淡化而去。

    缘分这东西,来的突然,去的太快!没能细细看清,就烟消云散。

    招手喊来伙计,附耳对伙计轻声道:“告诉宥文,以后不用再给本公子传信了,留在那里照顾她便好。”

    伙计记住了叶青林的话,拱手点头轻步走开。

    喝下桌上那碗苦涩的茶汤,苦意更苦,涩意更浓,叶青林想着,以后自己不会再需要喝这么苦涩的茶汤了!

    回到川口驿站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门口,就见庄主明泫站在那里等他。

    “落弟用过饭否?”明泫一看见叶青林,就满脸关切的问道。

    “谢庄主关心,青林刚回来,尚未曾用饭。”叶青林拱手淡淡的答道。

    “一起吧,我叫了酒菜,走,去我房里。”明泫也不等叶青林回答,就拉上他去了自己的房里。

    庄主走在前面,身长八尺有余,锦衣飘逸,风度翩翩,比起走在后面的叶青林的气质丝毫不落下风,两个如此俊美的公子在楼上回廊中走在一起,引来楼下一众赞美的目光。

    “刚叫伙计端上来的,还热着,都是落弟爱吃的菜,先垫垫肚子,一会儿再和愚兄喝两杯。”明泫斟了两杯酒,给叶青林推过去了一杯。

    “敬庄主!”叶青林没有吃东西,直接端起一杯酒就喝了下去。

    “落弟今日为何郁闷寡欢?可否对愚兄道上一二?”明泫看叶青林喝酒的样子,觉他好像有心事,晌午时分明明看见他的影子站在自己房门口,没有进来就离开,这个落弟,是越来越难猜透他的心思了。

    “谢过庄主了,青林无碍,只是想把这边的事情尽快处理,回宁阳城办一些私事,再去一趟帝都,请示庄主安排。”叶青林给自己的酒杯里又斟满一杯,独自饮下,宥文带过来秦书玉的书信,说来福抓到了,没审出什么,叶青林总觉得来福太过狡猾,秦书玉可能应付不来,自己要抓紧赶回去才行。

    “若落弟有私事需要办,这边自然可以另行调整,不知落弟的私事可需要愚兄帮忙?”

    “多谢庄主,青林自己可以处理,倒是这边,不放心庄主在这里!”叶青林想到这里的复杂,有些忧心。

    之前庄主明泫在两川口被一路被追杀出县外,来到这里后,叶青林本不让明泫再出面,岂知明泫却把他自己放在了明面用来掩护叶青林,反而这些时日出奇的风平浪静,没有见到暗中的人动作,也不见明面有谁骚扰,叶青林也是不解。

    “嗯,落弟无须担心我,你跟我说说两川口的情况,好派人去接手!”明泫又给叶青林斟了杯酒,端起自己的酒杯碰了下叶青林的杯子。

    “青林前去两川口,来来回回逗留了几日,不见有人,大约是那些人并未发现我们的地方,只是为了保险起见,那处地方应该有所掩护,以防万一!”

    “落弟说的是,这事愚兄也想了一下,打算将那处地方圈起来,修建个庄园,前院用作客栈,这样人来人往隐于闹市,也就不会那么显眼,落弟以为如何?”明泫说着便从宽袖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了叶青林。

    “这......庄主想的周全,如此甚好,有了这一纸朝廷颁发的用地文书,自当没有人再敢觊觎。”叶青林看着手里的那张轻飘飘的纸,感觉份量很重,庄主果然是庄主啊,连那块地方的批文都弄下来了,只要到时庄园建好,去川口县衙补立个地契屋契,就再也没有外人能进去。

    “修建庄园这事,我会去安排,落弟尽管去办你的私事,愚兄等你回来!”

    “那一里外的铜矿......庄主打算如何处理?”

    “已经圈在里面了,到时会让工部的人过来开采,免得万一被有心人污蔑我们私采铜矿,划好地方给户部,采完他们就会撤走,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来打铜矿的注意!”

    “这自然甚好,庄主万事小心,之前那些追杀庄主的人虽然有可能只是凑巧,但也不能不防着是那边的人,不然青林走的不安心!”

    “落弟放心吧,你去查探的这些时日,愚兄已有所准备,不管上次是不是凑巧也好,这次想要翻起大浪,他们也要付出点代价!”明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倒让叶青林觉得放心不少。

    “有个事要庄主留心些,这里两国交界,杂乱无序,时常有贼匪出没,青林回城之时就遇到过一帮,日后运送辎重去两川口要当心些,钱财事小,闹大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就会有些麻烦!”

    “嗯,这个以前我也听说过,贼匪在我们眼里虽鄙夷不屑,手里也不堪一击,但却容易逃进山里躲藏,找起来也是费劲,等没有防备之时又出来滋扰一番,想要杀光也难,就如同个臭苍蝇般让人生厌,只能另想办法。”

    两人谈到很晚,直到桌上两坛子酒见底,叶青林才回去自己的房内。

    喊来杜鉴吩咐他收拾好细软,安排近日内动身回宁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