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七十章 没心没肺遭算计
    花泣听见动静,睁眼看见那个男人和一堆黑衣人,嘴里塞着布喊不出声,眼里闪着泪花,以为他们要把自己带去成婚了!

    倒了血霉了!

    那日花泣在后衙冥思苦想着自己的伟大致富计划,一个婢子前来传话,说子俞在乡下巡视,派了人来接她去一起参谋参谋,花泣想都没想,就从后门上了一顶轿子,抬了许久,确实是往乡下走,开始还以为子俞怎的去了那么老远的地方,可后来自己被从轿子里抓出来,扔给了一个男人,再被男人带到这个山洞藏起来后,她便明白,自己这是着了道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有四十来岁,每日都会给她送饭食到山洞中,再跟她闲聊一番,告诉花泣她是自己花二两银子买来的媳妇,要她安份点认命,不日就和她拜堂成婚,不要再抵抗,不然就只能在山洞里关到她服帖为止,花泣被捆着手脚,嘴里塞着布块,不到饭点不拿开,她连说服男人的机会都没有,也无法自己逃出来,硬是在这山洞躺了好几日,这一日一日昏昏沉沉的,连自己也忘记究竟过去了多久。

    这山上就她自己一个人,男人夜晚也不给她点个火堆,估计是怕人看见火光找上来,花泣就在黑暗中一个人在山洞里夜夜惊悚到天亮,每日都要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能困的坚持不住睡下去,方才刚刚入睡,就被这几个人惊醒,看那些人装扮,定不会是善类,面目也没一个认识,害怕的卷缩在山洞之中。

    “姑娘,你起来吧,那些人是来接你的,唉!”男人过去给花泣松开绳子,叹气说道,心里约莫是想着,媳妇没了,银子白白打了水漂,那可是二两白银,自己砍多少柴才能赚回来?

    “他们是谁?我不认识!”花泣这会儿比自己独自一人夜晚待在山洞还要害怕,她本就是着了别人的道,才被弄来这里,这些人一看来意就不善,指不定就是害自己人的怕事情败露想来灭口。

    “你们自己和她说吧!”男人无奈的对黑衣人说完,出了山洞。

    领头的黑衣人上前,对花泣拱手:“姑娘莫要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这便跟我们走吧,送你回川口县衙!”

    “你用什么证明是来救我的?你们是谁的人?”花泣谨慎了起来。

    “这个......我们是谁的人,主人没有指示,在下也不便告知,姑娘只管随我们走便是!”黑衣人感觉有些难办。

    “我不走,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害我的人!”花泣干脆就坐在那里靠着洞壁,双手抱着膝盖不动了。

    “这......姑娘谨慎是有道理的,只是我们确实不是来害姑娘的,若姑娘执意不走,在下只好得罪了!”黑衣人无奈,主人的命令要完成,如果花泣不配合,他们就要强行把花泣抗回去。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花泣一惊,觉得他们果然是坏人,这就要来用强了。

    “......”黑衣人不知如何对个姑娘解释他们所属的复杂关系,何况庄主也交代过,不要声张,此刻这姑娘要死要活的,他们还真的不知如何下手。

    黑衣人抓耳挠腮,正不知该怎么办,洞外冲进来一人,迅速的朝花泣奔过去。

    黑衣人正想拔刀,见那姑娘看到奔过去的人满脸欣喜,才把刀收了回去。

    “宥文?!你是来救我的吗?”花泣看见奔进来的宥文,完全松懈下来。

    “走吧,我找了你一夜了,还差点丢了命,回去你可得好好犒劳我!”宥文扶起花泣,朝黑衣人点点头,走出了山洞,黑衣人这才松了口气,跟着出来。

    原先那个花了二两银子的男人,早跑没影了。

    宥文扶着花泣出来,花泣被捆好几日,手脚已经不听使唤,走没两步就摔倒,宥文只好背起花泣颠颠的走下去。

    隐蔽在树丛里的叶青林,看见这么凄惨的花泣,怒目圆睁,双手紧握,心里大约是想杀了子俞。

    村子里已经升起炊烟,天刚亮,田地里就开始有村民勤劳的下地干农活了,黑衣人为了不那么显眼,一个个在树丛里就把身上的夜行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寻常衣衫,这才朝一路颠簸着下山的宥文跟去,他们受命要把花泣送回川口县衙,此刻也不敢跟丢,怕再出什么意外。

    “宥文哥,谢谢你!”花泣在宥文背上说道。

    “你这丫头,谢我作什么,你要是不见了,你哥秦书玉得杀了我,为了我的小命,我当然要保护好你!”宥文喘着气。

    “好吧,不谢你,你是什么时候从宁阳城赶回来的?”花泣原本算着日子,无奈自己在山洞中混混沌沌的过了不知道多少时日,如今已经算不出来了。

    “昨日,一回来找不着你,就在街上刮了一整日街皮,然后连夜从川口县赶到这里,路上还差点让贼匪给杀了!”宥文说几个字就要喘几口,背上的吟儿最近是长胖了?怎的感觉都背不动了!

    “啊?大胆的贼匪,回去我一定让子俞好好安排剿匪去!”

    “行了,你先把你自己的敌人给剿了,再谈剿匪的事,你知道你给谁害的不?”宥文对花泣没心没肺的很是有意见,这样的丫头不被人算计,谁被算计?

    “大约知道一些,回去此事定是要查个清楚的,放心吧!”

    下了山,宥文才精疲力尽的把花泣放在地上,在那几个脱了黑衣的黑衣人护送中离开了清水亭。

    花了二两银子的买了花泣回来做媳妇的中年男人,落在了叶青林手里。

    就黑衣人在山洞劝说花泣的空隙,中年男人跑下了山,怕一会儿那些人找他麻烦,然而想的很美却没能溜掉,在半途中就被隐蔽在树丛里叶青林的人给逮了起来。

    审了几下,发现这个中年男人一点用处都没有,纯粹就是被人坑了还喜滋滋的那种大傻龟,那些卖媳妇给他的人,压根他就不认识!就如同一个路边挑着担子卖白菜的人问他要不要菜?他就说好吧,来两斤!

    叶青林让杜鉴把人放了,那中年男人竟然还问叶青林要讨回二两银子,杜鉴一抬大脚就给中年男人的大屁.股盖了个印。

    子俞领着衙役找了一日一夜,等见到花泣憔悴的被宥文带回来,停在县衙大门口的时候,子俞空洞无神的双眼从未有过的湿润,一夜之间,他那绝美白净的脸上就长满了胡渣,看起来比花泣还要憔悴。

    花泣看见站在门口憔悴成这样的子俞,心里不知为什么就没来由的疼了一下,远远的沙哑着嗓子轻喊了声:“子俞!”

    子俞没有说话,快步来到花泣面前,伸出细长白皙的手,缓缓的抚过花泣脏兮兮的面颊,拨顺花泣披散的乱七八糟的乌发,随后就把她搂紧在自己的怀里,他很害怕也很自责,以为吟儿天不怕地不怕的危险就不会对她靠近,这次当真是侥幸,如果......没有如果,子俞不敢去想,只想好好抱着花泣,才真真实实的觉得她已经回来了!

    子俞一路搂着花泣进了后衙还不愿意放手,直到婢子提来了洗澡水,才不情愿的站在关闭的房门外,等着花泣洗漱完出来。

    宥文过来,疲惫着神情朝子俞拱手:“二公子!”

    子俞这才把一直对着房门的身子转过来,堪堪收起了愧色,挤出一抹微微的笑意说道:“宥文,辛苦你了,昨夜你该喊上子俞一起去救吟儿的!”

    “是,二公子,昨夜......二公子还在外面寻找尚未回衙,宥文一时心急,就自己去了。”宥文心喊着,我昨夜哪敢大张旗鼓去找你?等把你找到了,都该天亮了。

    “子俞谢过宥文兄弟了,不知抓到那贼人没有,他们把吟儿害这么苦,子俞断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子俞面色一冷,疲惫的双眼闪过锋利。

    “贼人?二公子说的是买了吟儿去的那个男人么?”

    “当然,若不是有贼人抓了吟儿去,吟儿怎会去那么远的乡下地方!”

    “二公子......”宥文犹豫了下,看来子俞还不知道,弄走吟儿的是他自己后宅的人,这事,宥文不好乱说,他还没跟吟儿商量过,要说也要等吟儿去先开口,他毕竟是个下人,不好对主子指摘。

    “怎么了?宥文兄弟不必有顾虑,知道什么你就说,子俞定会为吟儿做主,若你不肯说,只会包庇贼人,吟儿日后还是会有危险,你想看到这样么?”子俞看宥文欲言又止的,感觉他定是知道些什么。

    “好吧,二公子,宥文说了,你可别认为是宥文为了帮吟儿才刻意针对谁,我只说实话。”宥文知道自己毕竟是吟儿这面的人,和安氏对立,怕就怕子俞会以为他是为了帮吟儿,而故意诬陷安氏。

    “但说无妨,若连你都不信,子俞还敢说自己相信吟儿么?”子俞满意的点点头。

    “是二公子的夫人,安氏!”宥文凑近子俞耳边小声的说出来。

    “果真如此?枉我可怜她才留了她下来,哼!”子俞眼里怒气迸发。

    “宥文不要乱说,和安妹妹没关系!”不知何时,花泣竟然已经洗好站在了子俞和宥文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