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九章 做一个背后的男人
    叶青林看到宥文也很意外,再听他惶恐的喊着去救吟儿,忙问:“出了什么事?吟儿在哪里?”

    “到了再和大公子解释,在清水亭,快给我一匹马。”宥文眨着眼睛朝黑漆漆的四周张望了一下,没看见自己马,不过,有也应该看不见。

    “给他马和火把,宥文你去前头领路!”黑夜中看不清叶青林的神色,但语气明显带着急促和寒意,约莫是想着吟儿在子俞身边,竟然能出事!

    有人给宥文牵来了一匹马,一看,就是自己的那匹灵性马,立刻跳跃而上,拿起火把就朝黑暗的山道一路狂奔,叶青林的一队人马在后面紧紧跟随。

    跑出不远,又有个岔道,宥文想都没想,就朝右边拐,这应该是第二个岔道。

    过了第二个岔道跑了甚久才又见着一个岔道,第三个了,全对!应该快到了,前面能听见水声,这定是门房老衙役说的清水溪,在长满芦苇的溪边摸索了很长一段,才见到一座木头搭起来的桥,小小的木桥只能容一人一马的过去,等一队人马过完,桥也不成了样子。

    天开始蒙蒙亮,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些,远处终于出现了一个村落。

    都是茅草屋舍,宥文觉得这里跟当初自己的桃源村一样穷,但如今的桃源村早已不是当初的桃源村,家家开始盖上了瓦房,大步流星奔小康,跟这里一比,简直就是一个进化前和进化后。

    这个村子看上去怎么也有几百户人家,茅草屋密密麻麻的,也不知是哪一户,宥文只好慢下马来,一户一户的找,这找也是不能家家户户敲门搜查的,如今天尚未大亮,村民还未起身,村里除了狗叫鸡鸣,一点人声也没有,而自己这队人马的动静显的尤其大。

    叶青林也觉得不妥,万一动静太大,那户人家听见把吟儿趁天色未亮给弄走了,又不知去哪找。

    深入了半个村子,叶青林敏锐的察觉前方有人影晃动,还不止一个,仔细一看又立刻不见,似乎发现了他们而躲躲藏藏。

    这必定不是普通村民,若是普通村民,不会这么警觉,那躲藏的身手突然闪现又立刻闪去的这么灵活,一定不是普通人。

    叶青林给杜鉴使了个眼色,杜鉴就命人熄灭了火把,朦朦胧胧的天色中,人和马也开始找地方隐蔽。

    人太多容易乱,叶青林领着宥文和杜鉴三人摸了过去,方才人影晃动的地方此刻并没有人,但直觉就能感应出来,那些人就隐藏在周围。

    “出来吧!”叶青林冷冷的轻喊一声。

    周围没动静。

    “再不出来,老子烧了这里!”杜鉴忍不住轻声威胁。

    这招好使,四周窸窸窣窣出来了五六个穿着夜行衣的人。

    “什么来头?大家各忙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什么你们说,我们只是办点私事。”叶青林对着那几个黑衣人说道,想看清他们的长相,无奈天色太暗,看不清。

    “我们只要一个姑娘,不是打家劫舍,这位公子的来意是?”黑衣人中出来一个似乎是个领头的,此刻还很知礼的朝叶青林拱手。

    只是这拱手还没放下,叶青林和杜鉴就把刀拔了出来,朝他们冲过去,两个人毫无顾忌的就朝五六个人冲杀,宥文在一旁看的直哆嗦,赶紧找了个角落把自己隐藏起来,他没有刀!

    两个人对六个,双方竟然实力相差无几,打到一起随后又弹开,领头黑衣人说话了:“这位公子有事不妨直言,我等并未冒犯,何须下杀手,再打下去,怕是会惊醒这周围的村民!”

    “你们要的姑娘,只怕就是我要的那个,不杀,还能坐下来喝茶?”叶青林冰冷的回了声。

    “原来如此,那就得罪了,我们主人有交代,必须把姑娘带走,既然这位公子要抢人,就别怪我们出手了!”说着六个黑衣人就围了上来,看来刚才那一阵碰撞,那些黑衣人根本没有出全力。

    杜鉴在招架之中抽空吹了声口哨,随后继续砍杀,宥文看的胆颤,虽然看的不是太清楚,但那几人上串下跳的身手,让他很是佩服,特别是叶青林大公子,平日也不见他练功,今日才知道,大公子的武艺丝毫不比杜鉴逊色。

    身后传来奔跑的脚步声,宥文转头看去,定是大公子刚才放在外面的人马,这些人要是来了,这战斗就该结束了,里面那几个,肯定不会是大公子这些手下的对手。

    宥文数了数从自己眼前晃过去的身影,有十来个,这些人都是从自己被劫的山道上一起跟过来的,那时候自己只顾着急拼命赶路,也没去数过,现在才觉得人手挺足的。

    等宥文在心里自己和自己对完话,再往前面看去的时候,战斗果然就结束了。

    叶青林的人围成了一圈,把那六个黑衣人裹在了中间,宥文终于放开胆子过去近前瞧瞧热闹。

    “把他们带出去村外处理,不要在这里惊动了百姓!”叶青林对杜鉴吩咐了一声。

    杜鉴领命,分别两个人扭一个黑衣人的开始捆绳子,直到把六个都捆好,眼神犀利的叶青林突然看见一个黑衣人手腕上绑着的一圈白布条,面带狐疑之色。

    “等等!”杜鉴轻手轻脚的指挥着人正要带着那六个黑衣人走,被叶青林喊停了下来,叶青林走过去,朦胧中盯着那个手上绑着白布的黑衣人说道:“你们是庄主的人?”

    “这位公子认识庄主?”黑衣人似乎有些意外,黑暗中虽然看不清,却还是转头朝叶青林看去。

    “说吧,你们把姑娘怎么样了?”叶青林此刻心情很复杂,这些人右手腕上绑着白布条,是庄主的标识,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人不认识自己人而错杀,但如今怎么感觉好像是庄主绑了吟儿?

    “公子误会了,我们只是奉命来救一位姑娘。”黑衣人说道。

    “这么说,是庄主派你们来救吟儿的?不好,刚才我们一番打斗,怕是会打草惊蛇了!”叶青林明白了,这些人是庄主的人没错,但他们也是来救吟儿的,自己差点就把他们给杀了!

    “公子知道便好!”黑衣人一直回话的甚有礼貌,此刻才表现出一点不悦的口气来。

    “给他们松开!”叶青林对杜鉴说道。

    黑衣人一个个甩了甩被绑的酸麻的手,散了开来。

    “大公子,现在怎么办?”杜鉴向叶青林请示。

    叶青林思索了一下,招手让黑衣领头人过来,轻声道:“不知阁下是否已经查出那姑娘在哪一户人家?”

    “前面第二户,刚才我们准备进去找人,就被公子给打断了!”黑衣人指了指蒙蒙中的前方。

    “本公子叶青林,庄主的兄弟,方才多有得罪,阁下能否帮青林一个小忙?”叶青林竟然朝黑衣人拱起了手。

    “原来是叶公子,久仰,就是不曾见过,得罪得罪,不知公子想要小的做些什么?”黑衣人这才意外的给叶青林行了个江湖礼,竟不知这就是他们的二东家叶青林。

    “阁下立刻去那户人家找找那位姑娘在不在,若是找到就送回川口县衙,若是没找到就给本公子发个暗号,本公子的人会隐蔽在周围,有劳了!”叶青林并不想出现在花泣面前,他怕自己一个冲动就会把花泣留在身边,此刻正好让庄主的人出面。

    “叶公子的意思是?”黑衣人很是不解。

    “本公子不想那位姑娘知道我,此事莫要对人说起,包括庄主,不知阁下可否答应?”叶青林再次向黑衣人拱手。

    “当然当然,叶公子既然这么吩咐,在下自当遵命,公子请吧,我这便进去搜人。”黑衣人还了个礼,看见叶青林带着人迅速的闪身不见,才招了招手,摸到前面第二户的人家,小心的翻过了篱笆墙,入了屋内。

    屋子很简陋,但房间却有好几间,六个黑衣人把屋子搜索了一遍,没有看到姑娘,只好来到正屋,近了床榻,把刀架在打着呼噜睡的正酣的一个男人身上!

    “说,姑娘在哪?”黑衣人刀架在睡着的男人脖子上,那男人就被冰冷的刀给弄醒了。

    “谁,谁谁?!好汉饶命!”男人惊慌之中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脖子就会被抹掉。

    “说不说?”黑衣人把刀紧了紧。

    “姑娘?哦,是我那媳妇?不不不在这里!”男人此刻明白了。

    “在哪?”

    “在山上的石洞中。”男人抖着嗓音。

    “领路!”黑衣人话语极短,只想快点找到人。

    男人慢慢推开黑衣人的架在脖子上的刀,起身穿好了衣服,领着路朝山上走去。

    隐蔽在暗中的叶青林看见他们爬上了山,也在后面紧随。

    爬了两三刻钟,拨开杂乱的灌木丛,到了一处山壁,果然见下面被藤蔓遮着的一处小山洞,此时天已大亮,若是天黑,没有人领着,是断然找不到这里。

    山洞内隐约躺着个被手脚困住的姑娘,身旁还散落着一些吃食,看起来住在这里有一些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