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八章 再见了所有人
    拐过一处回廊,那极其微小的交谈之声就是在前头传来的,月光下能见着有两个人影站在廊柱旁。

    宥文原本只想回房睡觉,没有兴趣过去跟人打招呼,这个县衙自己就和吟儿最好,二公子人还不错,前堂当差的衙役也还行,就是这后衙住的那些女人,宥文很是反感,谁让她们没事老针对吟儿来着?自己今日累的半死,只想快点回房睡觉。

    打着无声的哈欠正准备回房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已经妥当,夫人放心!”

    宥文原本累的浆糊一样的脑袋,突然间就如同被闷棍敲醒,夫人?只有二公子的正房安氏才被婢子叫做夫人,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夫人大后半夜的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说着什么“妥当”之类的话,不是很奇怪么?

    宥文轻拍了下脑袋,自己怎么没想起来,这安氏是最不想让吟儿待在二公子身边的啊!

    蹑手蹑脚顺着阴影摸过去,近前听听那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那里离川口县城可近?别让她摸回来了!”安氏的声音。

    “夫人放心,清水亭离这里三十里,她是铁定不认识路回来的,再说,那家人花了二两银子买的她,也不会让她独自出门,等以后怀上了,回来也是没人要她!”回答安氏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嗯,嘴巴收紧点,去吧!”安氏说完就回了房,另一个也立即离开。

    宥文在阴影处屏住呼吸,紧紧的握着拳头,刚才安氏和另一个人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清水亭,离川口县城三十里,有人被她卖给了那里的一户人家,这二两银子被卖掉的人,铁定是吟儿。

    睡意全消,宥文马上轻声的去了子俞的屋子,敲了敲门,没人应,该不会是睡下了吧?继续敲还是没人,随手一推门就开了,原来二公子还没有回来,看来可能还在外面找吟儿。

    等不了那么久了,宥文往前堂走去,来到大门内,叫醒了门房老衙役让他开门,问他清水亭怎么走,老衙役睡眼迷蒙老半天才看清是宥文。

    “宥文公子这都后半夜了,还出去?”老衙役很是不解,什么急事不能等天亮再办!

    “老伯,你快告诉我,清水亭怎么走,急事!”宥文焦急的催着,好不容易弄醒了老衙役,还废话一堆。

    “清水亭啊,从东门出了城,一直走,遇到一个岔道就拐右,再遇到岔道还拐右,最后一个岔道之时继续拐右,过了清水溪就是了!”老头捏着三个手指头数着岔道。

    “什么跟什么啊?全拐右你直接说有岔道就拐右不就得了?还弄一遇再遇三遇,我问你,这一直拐右不是拐成一个圈回来了么?”宥文都快要急死了,无奈老衙役比较古板,凡事慢条斯理。

    “不不,只管按照老头子我说的走就对了,过了清水溪,你自然就能看见。”老衙役边说边摇头晃脑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

    既然如此,那路好记,也定是不难走,宥文牵上一匹马就开门冲了出去,夜路太黑自己跟闭着眼差不多,幸好马能看见,至于马为什么能看见而自己看不见,这个他不想知道,只想快点去那个叫什么清水亭的地方。

    跑了不知道多久,也没见着什么岔道,惨了,忘记问老衙役出了城跑多久到第一个岔道,如今好像跑了挺久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不见夜路,把岔道给忽略了,要是这样就完蛋了,赶紧把马勒了一下,马慢慢停下来。

    这一停下来,方觉惊悚,四周都是山,漆黑一片,除了这匹马和自己以外,一个人都没有,偶尔就从不知哪个方向传来不知是什么的叫声,宥文瞬间就抖出了一身冷汗。

    只好又挥鞭前进,先不管有没有错过第一个岔道,直走着,万一没错呢?自己这么一直跑着也不用那么害怕,结果没跑多远,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个岔道,虽然不是他看见的,而是马到了岔道自己慢下来等主人指示,这才知道,这是匹好马,极富灵性,这定是第一个岔道没错,马遇岔道知道慢下来,那前面也必定是没有错过。

    宥文俯下身抱着马脖子,小声嘟哝着:“伙计诶,你今日功劳大了,等回去好好赏你几根包谷,再给你找一匹漂亮的母马,看我对你多好,你有媳妇,老子还没呢!”

    宥文话刚说完,自己就掉下了马,不是被马抖下来的,也不是自己没骑稳摔下来的,而是被人绊下来的!

    宥文滚在山道上滚的晕头转向。

    突然就火光大盛,一群人点着火把来到宥文跟前,宥文被火光照的只能看见自己看不见别人,暗道这下完了,遇上劫道的,自己出来的匆忙没有带银子,万一这伙人在自己身上搜不出银子,肯定得一刀了结了他,这深更半夜的,喊救命也没有山神爷愿意出来救他,只能慌张的爬起来跪着朝举着火把的人作揖,结结巴巴喊起来:“各......各各位大大大侠好汉饶命,我身上虽然没有银子,但我家里有,大侠不如随我去我家取,也可以写个书信给我的朋友,让他们送银子来,好汉饶命。”

    “随你去你家取?哈哈哈,当你大爷我傻的呢?写书信倒是可以,说说,书信送哪去?”那伙人中走出个大汉问道。

    “川口县衙,只要送去那里找到县令大人,他必定会给你们银子!”宥文急急回道。

    结果宥文话音刚落,就结结实实挨了两脚,大汉蹲下来将火把凑近宥文跟前:“老子一个劫道的,你让老子送信去给县令大人,是你傻呢还是老子傻呢?”

    宥文一拍自己个猪脑子,刚才心急,竟然忘了,这些是匪,县衙是官,这不是摆明了不想给银子,自己找死么?

    “大大大侠好汉爷,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唉......这个要怎么说,县衙确实是我朋友......”

    宥文又挨了一脚,大汉起身回头对后面的人说道:“把他扔下峡谷去,马牵走!”

    后面就立刻过来两个壮汉,一人夹着宥文的脖子,一人抱着脚,往黑漆漆的山道走,大约是峡谷还在前面一些,宥文挣扎着喊救命,都快被扔死了,就算没人能听见也要叫唤几声,免得以后做了鬼没机会再开口。

    不知道是不是宥文凄惨的叫声感动了这里的山神爷土地爷,卷着他走的这伙人突然就步伐慌乱起来,宥文莫名其妙的被扔在了地上,抬头看去,那伙举着火把的人正往前面冲,火把散落一地,很快熄灭,黑暗中两眼看不见,两耳只能听见有打斗的声音。

    宥文心想着必定是这伙土匪遇到另一伙劫道的,然后两伙人互相抢,可怜自己的那匹好马,如此有灵性,这就要被抢走去杀来吃肉了。

    宥文只记得哭马,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就被人夹着要扔下峡谷。

    哭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看前面黑暗的山道,动静小了,估摸着人死的差不多了,自己刚才也是真傻,怎么不知道趁着他们厮杀的时候逃走呢?

    赶紧起身,撒腿就在黑暗中往回跑,随后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前面还有一个!”

    完了,暗道刚才逃跑才是真傻,如果自己躺在地上装死,说不定能蒙混过去,这会儿已经被当成最初的那伙劫匪同伙了。

    果然,宥文没跑几步,就被一个高大壮的贼匪给揪了回去,一把扔到了地上,听见了高大壮拔刀的声音。

    后面这伙胜利的贼匪小斯还很贴心的点起了火把照亮,好让高大壮下刀更准确些,切的更平整些。

    宥文闭着眼,心里喊了几遍:“爹娘再见了!秦书玉再见了!峻山再见了!吟儿再见了!儿子未来他娘再见了!所有人再见了......”

    结果迟迟不见刀落下来,绯腹了一声,要砍就快点,这种等死却迟迟比划着不落刀的滋味你以为很好受么?

    “宥文?”好像是跟前高大壮的声音。

    宥文听见有人喊自己,以为是幻觉,先是睁开一只眼睛,随后两个小眼立刻瞪圆充满精光:“杜鉴大哥啊?!”

    “你小子,怎么在这?差点成了我刀下之鬼!”杜鉴把刀一扔,忙扶了宥文起来。

    “呜哇......杜鉴大哥啊,刚才我差点就死了啊!”宥文被吓了两次,这会儿彻底松懈才大哭了出来。

    “行了,别哭了,跟个娘们似的,不是没死么!大公子在后头呢,马上就来了,你有事和大公子汇报!”杜鉴拍拍宥文瘦弱的肩膀安慰了一番。

    杜鉴身旁的人散开,排成了队给山道照亮,一袭白衣的叶青林骑着马从火光处出现。

    他们今夜刚从两川口赶回来,打算回川口县,先是被一伙山匪骚扰,随后一路追来这里,不想在竟这里救了宥文。

    宥文看见骑着马赶来的叶青林,立马忘记刚才想要大哭一场的,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跟前,对叶青林大喊:“大公子,快跟我去救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