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七章 吟儿不见了
    不想这都已经过去了多日,直到宥文回来找花泣,只有他知道花泣断断不会自己一个人去什么游玩,这川口县她不认识什么人,难道二公子叶大人就没想过?

    宥文把这想法和子俞说起的时候,子俞淡淡一笑,他听说了有位不知哪里来的贵公子向吟儿求亲,刚知道的时候心里极不舒服,但听门房老衙役说吟儿如何戏弄那位公子后,子俞就放心了,虽然吟儿至今都不愿意答应和自己成婚,但如果她是因为刚恢复自由之身不想这么快被束缚,想好好享受一下独自翱翔天空的话,子俞宁愿她去游玩的开心些,也不愿意去捆绑着她,吟儿是个有才学有主见的女子,断断不会轻浮于人,只要她不会离开他,就是和哪位公子游游山,玩玩水,吟诗作对的,哪又有什么好计较的,等她想回来了,自然就会回来。

    宥文的想法和子俞的完全相反,且不说花泣从来不会随意跟哪个不熟悉的人一起游玩,就算真的因为周遭环境改变使她心性大变,出去玩总会和这里的哪个人说一声吧?特别是子俞,吟儿不是说子俞是她的知心人么?

    子俞原本想着有人向花泣求亲,这本是合乎常理之事,说明吟儿招人喜爱,不能显的自己心胸狭窄,应有君子容人之风,才觉得如果吟儿若是出去游玩,自己也不好干涉,免得吟儿反感,如今被宥文这么一提醒,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于在意自己是不是君子,而忽略了吟儿是否会出现其它状况或已经身处于危险之中。

    紧急召集了三十个衙役,子俞和宥文连夜开始在川口县城找人。

    虽然子俞是一县之父母官,但也不能因为私事去扰民,只能在大街上或许小巷里以及各种开设营业的场所去搜索,去敲民宅一家家查,弄的鸡飞狗跳子俞是做不出来的,让衙役找相熟的街坊问问,有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姑娘倒是可以,还可以让街坊相互之间多多留意些。

    大街上贴满了花泣的画像,上面有悬赏,若有人能提供线索赏银五两,找到人赏银十两,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想必有知情的百姓也愿意积极配合。

    从窗口望下去,街上动静有些大,住在川口驿站的明泫这才知道,那花姑娘是真的不见了。

    该不会是花姑娘不想嫁,她那姐姐逼婚才逃跑的吧?

    明泫想着,这也极有可能,若真是如此,自己还害了那花姑娘,人家救过他一命,如今反而恩将仇报,害她有家不能回,罪过大了!

    明泫下楼出了川口驿站,徒步溜达起来,想打听下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刚好有衙役拿着画像过来问他有没有见过这个姑娘,明泫拿起画像仔细一看,虽然夜晚大街上灯火不是太亮,但自己眼神是极锐利的,何况,来问话的衙役还拿着火把很是细心的给他照亮,这画上的姑娘,明明就是自己头一日拉着七大车聘礼,去川口县衙找人时和他说话的姑娘,而她,就是花姑娘!

    这让他很意外,也就是说,花姑娘那日已经知道自己,才找了个老婶子出来,这意思是是试探他的诚意,还是不想嫁打发自己?不论是什么,总之,她长的不难看,而且这花姑娘是失踪了。

    “你到底见没见过?不知道就把画像还来,我还有差事呢!”

    明泫盯着画像看了许久,衙役见他一直不说话,有意见了,想不到这看似仪表堂堂的公子也是个见色就忘乎所以的人,连个貌美女子的画像都能看这么久。

    “哦!失礼了,官爷请,在下不曾见过。”明泫把画像奉还给了衙役。

    明泫立刻转身回了川口驿站,一直在思考着,这花姑娘到底是逃婚还是出了什么事,若是逃婚,自己只是求娶并没有要强娶,也就没有必要逃,可若不是逃婚,就现在满街衙役连夜找人这动静来看,极有可能是遇到某些危险,想到这里,明泫坐不住了,伸出手到窗格外挂了一条白绸带。

    很快便有人来敲门,随后入内立刻关上,来了个年轻的驿卒,轻步上前拱手说道:“庄主,请吩咐。”

    “街上有县衙贴出的寻人告示,是一位姑娘,莫要看错了,你去揭下来一张,照着那模样去找,务必尽快把人给我找到!”

    “是,庄主!”驿卒领命就出了门。

    宥文耷拉着脑袋走在街上,这吟儿失踪这么久,二公子竟然到今日才想起去找,也不知道如今吟儿到底怎么样了,实在让他很担心,真要出了什么事,别说叶青林和秦书玉不会放过他,就他自小和吟儿一起玩到大的感情,也自己放不过自己。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处破民宅外面,有些眼熟,好像是自己刚来川口县找吟儿时,没地方住来落脚的那处柴房所在之地,想着问问那卖柴老头有没有见过也好,便敲了那破门。

    老头开门见到宥文,似乎很开心,自从宥文找到花泣从他这柴房搬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以为宥文有心特意来探望他,便热情的请宥文进去喝碗茶水。

    宥文走累了脚,也乐得进去歇一歇。

    “老头,近来可好啊?”宥文喝着老头端来的水问道。

    “没什么变化咯,大半辈子就这么过,快埋黄土的人了,也没啥好不好,比不上宥文公子这个逍遥人呐!”老头后来听说宥文竟然住进了县衙,就知道此人定不是个普通人。

    “你这一把年纪了,还卖柴度日么?”宥文看老头也挺可怜的,无老伴无儿无女,光秃秃的糟老头子一个,哪天病了死了也没个人知道,就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递给了老头,聊表心意。

    “这......宥文公子可使不得,老头虽然穷困潦倒,也不能白白拿您的银子。”老头是个老实人,不愿平白无故收宥文的银子。

    “刚来川口县那会儿,得您老好心收留,柴房也好,也是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宥文都一直没来好好谢谢你!拿着吧,我宥文不缺银子,但是你缺啊,年纪大了总有干不动的时候,留几两银子防着天晴落雨的,也好有个心安。”宥文把银子塞了过去。

    “宥文公子好人呐,当初老头子我不过让公子住了几日柴房,唉,也怪老头这破房子实在没地方,不然也不敢让公子住在那里。”老头推诿着才极不好意思的收下了银子。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不然我也不能这么歪打正着的找着人,说起找人,唉,老头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一位独自出来的姑娘,中等个头,长的挺秀气,就是以前我找的那个姑娘,你可能没见过,怎么说呢,我还真说不出来她容貌有那个地方容易辨认,就说你有没有见过独自一人溜达的姑娘吧?”宥文想来想去觉得真说不出这吟儿到底哪个地方能让人一眼就给记住。

    “可是街上布告上面那个姑娘?”老头子听宥文说的,好像是旁晚之时见到衙役在那贴的告示上之人,自己还过去看了一眼。

    “正是,你见过?”宥文一下来了精神。

    “见是没见过,只是看到官爷在贴告示。”老头似乎在使劲回忆自己到底有没有哪个时候见过这位姑娘。

    “唉!”宥文一下精神就又散了,想着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又不是说书,虽便问一个人就刚好能知道?

    “宥文公子莫要着急,这段时日老头也不卖柴了,白日跟你一起去找那位姑娘。”老头很是热情的说道。

    “你怎的不卖柴了?是觉得我方才给你那几两银子能过日子不用干活了?”宥文知道老头不是这种人,故意讥笑下他。

    “哪能啊,是给我送柴那樵夫近段时日都不能来了,好像听他说要娶媳妇,这新娶媳妇的人,可不得好好在家陪着么,哪还想着给我这老头送柴,等他们腻歪过了,估摸着才会来!”老头忙摆手,表示宥文可是小看他了。

    “娶媳妇啊?那倒也是,什么都不如媳妇好啊,老子还没媳妇呢!”宥文至今独身一人,也没有被哪个姑娘给看上,听到连打柴的樵夫都能有媳妇,心里着实不平衡。

    “这打柴的都四十老几了,还能娶着个十八姑娘,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我这糟老头子这一辈子是没指望娶媳妇咯。”老头说的比宥文还惨,宥文年轻毕竟还有希望。

    “得,咱俩都是光棍。”宥文又叹了一气,自己以后要是娶不着媳妇,老了就和眼前这老头一个凄惨下场。

    聊得差不多了,宥文便起身告辞,自己还得出去接着找呢!

    直到了后半夜,街上冷清了下来,宥文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后门进了县衙。

    后衙的人早已歇息,二公子的人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四周甚是安静,宥文也不敢走的太大动静,轻手轻脚的往自己的厢房走。

    前方黑暗中传来极细的交谈之声,宥文停下脚步,仔细的听起来,待听清那交谈的内容之后,瞬间怒目圆睁紧握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