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四章 来了个求亲的
    臻氏派来的两个下人记住了口信,立刻就启程马不停蹄天的回了宁阳城!

    花泣还是不放心,虽然这个法子或许可能把臻氏给治一治,但不是万无一失,若臻氏一个恼怒因为子俞失去理智,对自己的宝儿不利那可就悔之晚矣,想到这里,便喊来了宥文,命他带个人赶马车回去宁阳城,暗中查探臻氏,还让宥文一定要亲自去找到叶青林,因为叶青林时常不在府里,有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臻氏弄走,让他去把自己的儿子给救出来,这样安排完了之后,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宥文很快就找了个平日聊得来的衙役,两人不骑马,弄了辆马车走,轮着赶,这样也没这么累人,准备了些吃食和银两,就打算上路,花泣在县衙门口仔细叮嘱着,这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闹太大,免得让这边的子俞知道了。

    刚刚送走了宥文,花泣转身往大门走,另一边的街上一队人马往县衙悠悠的使来,难得有这么大阵仗的车队,花泣便停下来看了一看。

    那队人马近前就在县衙大门口停了下来,花泣想着,子俞去了乡下视察不在衙内,这帮人不会是来找子俞的吧?

    “请问这位姑娘,县衙里可有一位姓花的姑娘?”前头的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一位翩翩公子,隔着几步的距离极为有礼问道。

    “姓花的姑娘?你找她何事?”花泣纳闷了,川口县衙就自己一个姓花的,难道是来找自己的?

    “在下是来求亲送聘礼的!”那公子满脸求亲的喜悦之色。

    “给谁求亲送聘礼?”花泣狐疑的仔细看眼前这个人,身形修长,有如叶青林那般高大,还要比叶青林伟岸一些,浓眉杏目,五官精致立体,脸庞线条如刀削,长发随意的束起一些,其余披落两肩,身上穿的锦衣虽然不是极为奢贵,却一眼就能让人觉得做工极为考究,绣纹精细不张扬,这人自己不认识,难道是给自己送?来搞笑的?

    “自然是给花姑娘送的!”那人又拱了拱手。

    “你是?”花泣盯着那人的脸,皱眉开始仔细想着自己是否真有认识这样一个人。

    “在下明泫!请问这位姑娘,那花姑娘是否还住在这县衙里?”

    天呐!他是明泫!

    花泣连忙稳了稳心神。

    “公子稍等片刻,我这便进去帮你叫她出来!”花泣心里怦怦直跳,转身就走,把明泫就扔在门外,这人他......他他真的是明泫?那个只剩半条命满脸满身血污被自己救起来的明泫?

    花泣说完转身步入了县衙大门,外面似乎凭空飘了一阵微风,明泫马车上的帘子随风摆动了一下。

    看门的老衙役听见花泣和明泫的谈话,一下望望已经入了县衙的花泣,一会儿又转头看看等在外面的明泫,这是什么情况?

    明泫被晾在外边两三刻钟,那传说中的花姑娘还是没有出来,老衙役的老花眼看近的看不明白,看远的那是一清二楚,有些心疼起明泫来。

    “这位公子是找花姑娘?”老衙役没眼看下去,决定出去点破那花姑娘捉弄人的伎俩。

    “老伯有心了,在下确实找花姑娘!”明泫一身贵族公子气质,却对一个看门老头拱手行礼,让人顿生亲近之感。

    “公子你不认识花姑娘?”老衙役那个纳闷,都带着几大车聘礼来求亲了,见着花姑娘,竟然问花姑娘在哪里?

    “额......在下与花姑娘只有一面之缘......”明泫没好意思说那会儿的花姑娘是个花兄弟,真正的花姑娘长什么样,他确实没见过。

    “哦!这也难怪,一面之缘若长久不见,也确实难以记住,公子是有多久不见花姑娘了?”老衙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约莫......快有一两个月了吧!”明泫算算,也不甚记得,自己受伤大约是养了一个多月的样子,如今天已渐凉,怎么也有这么长时日了!

    “这才一两个月,公子就不记得花姑娘的长相?”老衙役这会儿明白了,这位公子铁定是个风流花心的公子,身边女子多的记不住,刚才那丢丢想要戳穿花姑娘恶作剧的**没有了。

    “这......”明泫还真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老衙役摇摇头转身回到自己的门房,没再理明泫,花姑娘虽然平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却是个心地不错的女子,要是嫁给这么个风流公子,不是可惜了么?再说,县衙里都在传这花姑娘是叶大人的红颜知己,早晚是要嫁给叶大人的,肥水可不能流去了外人田。

    和老衙役擦身而过一个老婶子,这婶子老衙役熟的很,是后宅洗衣打扫的,平日进出都是从后门,也不知怎的今日就来了正门,老衙役正想发问,老婶子看都没看这平日要恭恭敬敬行礼的看门大神,径直出了大门朝明泫走去。

    “民女花氏见过公子!”扫地的老婶子走到明泫跟前行了个礼。

    明泫眼睛都要瞪出来,这?就是花姑娘?心里是一千遍一万遍后悔加难堪,自己风风火火的拉着几大车的聘礼来求亲,结果今日发现花姑娘竟是个人过中年的老婶子!

    明泫脸上肌肉抽了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人不能言而无信,刚才那么大声喊着求亲,这会儿要是反悔,脸都不知往哪搁,可让他把这个老婶子娶回家,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明公子可是在嫌弃老身长相粗陋?”老婶子见明泫久不说话,面带怒色白了他一眼。

    “啊?不不不,明泫断然不敢嫌弃花姑娘。”这话说出去了,明泫恨不能立刻遁地,更没法收场了。

    “那就请明公子把聘礼抬到老身寒舍,入乡随俗吧!”老婶子倒是不羞涩,直接就要笑纳那几大车聘礼。

    “这......不知花姑娘贵府在何地?”明泫如今就一个念头,想自尽,回头朝马车上看了一眼,似乎在找人求救,可那马车丝毫不给面子,也不变个身来拯救一下他。

    “不远,就乡下一个小村子,走个半日也就到了!”老婶子说着就走,还回头看了明泫一眼,示意他跟来,结果发现明泫一直盯着她看,一动不动,正用一脸恍然大悟的眼神看着她。

    明泫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婶子的身形虽然也清瘦,但声音绝不是自己听过的花兄弟的声音,抿嘴笑笑:“麻烦婶子把花姑娘请出来吧,就说在下今日不求成亲是不会走了!”

    老婶子发觉自己露馅,也只好笑笑半屈了个礼转身走回了县衙。

    花泣正在后宅来回跺脚,惨了惨了,明泫找上门来,带着聘礼求亲,还长这么好看,刚才几乎就差点想没羞没臊的上去说:我就是花姑娘!

    难怪自己听他开始说话声音就好像在哪里听过呢,原来他洗干净是长这样,太让人意外,实在难以把那个半死不活的明泫联系在一起,而且看似来头不小,也不知又是哪家的贵公子,不知道跟叶青林这种有头有脸的人比起来,他俩谁更胜一筹。

    乱了乱了,花泣觉得自己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花泣让婶子出去给明泫带话,说花姑娘早离开了,县衙里没有花姑娘,先打发走再说。

    婶子很快回来,说明泫听到后虽然有些犹豫,还是走了,大约是被自己吓怕了。

    明泫上了马车,车夫很快便调头,领着一队人马去了川口驿站。

    天字号房里,两个人在摆棋厮杀,明泫貌似心不在焉,连被端了几个子,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黑子有些怅然若失:“你说,这花姑娘是不是因为当初见我受伤时的模样寒碜,不愿见我呢?还是她长相平凡不敢见我?”

    “你喜欢她?”对面的人淡淡的问。

    “喜欢?自当没有,当初我还以为她是个穷困潦倒的少年乞丐,谈何喜欢!”明泫回忆着那时的花兄弟,顶着个鸟窝头,脸上看不见哪那块干净的,身上破破烂烂,还臭气熏天吸引成群苍蝇乱飞......

    “那为何要拉着聘礼来求亲?”对面的人看似对明泫的态度有些意见。

    “唉!你是不知,当初愚兄不知花姑娘是个女子,把她给......”明泫又开始想起两人骑在马上,自己双手抱着花兄弟的画面。

    “当初你都不知她是个女子,你就把人家给办了?你是怎么办到的?”对面的人竟然很是气愤的把棋子扔到了桌上,想着这明泫该不会饥不择食对一个少年乞丐霸王硬上弓了吧!

    “......”明泫回味着对面那人说的话,此刻竟然苦笑不得:“你想到哪去了,那时候愚兄受伤不能独自骑马,只是两人骑一匹搂着她的腰,搂了一路,后来才知道她其实是个姑娘,想着怎么也要对人家负点责任,把娶她回府吧?如若不然,愚兄可不成了天下万夫所指的薄情郎?!”

    明泫对面的坐着的人,原本冷峻的面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