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三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杜鉴收到命令,松开了贼人,又拔出了匕首,转身来到少年的身边,果然是主子有谋略,不是堂兄弟么,自己要杀他堂弟了他还敢不写?

    “饶命啊大人,大人饶命!”少年看到杜鉴的匕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忙哭喊着磕头大哭,之前喝下去的酒早被吓醒了!

    杜鉴没有理会少年哭叫,匕首高高举起。

    “停!”叶青林喊了声。

    杜鉴看过去,那贼人竟然就真的开始写起来了,肯招就表示这堂弟有用,那当然就不能杀。

    秦书玉过去把少年写好的纸拿过来给叶青林,一看,上面是:将吾弟释放,吾知无不言。

    秦书玉看了一眼叶青林,等着叶青林的指示,叶青林点头,让峻山把少年扔出去大门外。

    贼人又开始写:“非也,给吾弟一匹良驹,莫跟随,一刻钟后,吾便书写。”

    看来这贼人还不傻,知道这样他堂弟逃不掉,还“莫跟随”,他以为答应他就真不会跟随了么?

    贼人似乎看出叶青林等人的心思,有些紧张,知道难逃一死,他的堂弟有马也铁定是被跟随的,他只能做尽最大的能力到这里了,能不能逃走就看那堂弟的造化。

    峻山果然给牵来了一匹马,那少年两眼流着泪一步一回头的看着地上的贼人走了,马蹄声很快跑远。

    地上的贼人丝毫不动,闭上了眼睛等着,他要等一刻钟后才写。

    然而一刻钟过去后,杜鉴过去催贼人动笔时,推了他一下竟然就倒在了地上。

    “大公子,他......他他死了!”杜鉴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掰开了他的嘴,果然在牙齿里发现残留的药粉,这贼人是用自己准备好的毒药服毒自尽的,看来是个死士!

    杜鉴扒开了贼人的裤子,果然是个太监。

    这回断了!死无对证!

    “拖出城埋了吧!”叶青林叹了口气,开始理着头绪,人死了,没问出任何有用的东西,还打草惊蛇,这贼人是宫里来的,和臻氏有联系,管家来福是通过田庄的杂役来帝都传信,信的内容不得而知,但有一点,管家来福是臻氏的得用之人,必定知道很多东西,想到这里,马上喊来秦书玉,让他和峻山回宁阳城,找自己的人手多带上几个,把管家来福绑起来关到隐蔽之处审问,等自己和庄主办完了事回去再行处理,并嘱咐此事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要让人看见,只要臻氏的人没亲眼看见秦书玉绑人,她臻氏就没办法跟叶青林要人。

    秦书玉和峻山领命,连夜一人两匹马出发返回宁阳城,还带走了那两个田庄的杂役。

    第二日一早,叶青林和庄主带着人马就要出发去庄主说的那个地方,据说挺远的,怎么也得七八日路程,中途不歇息太久的话,可以缩短一些时日,但叶青林看见庄主八大车的辎重后,就知道,提前到达是不可能了,没个十日八日,铁定是到不了。

    “庄主这八大车的辎重可是武器?”叶青林了解庄主不是个喜欢享受奢华的人,极有可能是上次被人杀“怕”了,这次便多带了些防身的东西,可防身,也不需要八大车吧?

    “哈哈哈,落弟有所不知,这八车东西,只有一车是日行所需,剩下的七车,是我的礼物,这次要顺便办一桩私事。”庄主看着那八车东西满脸笑容。

    叶青林也不再问,既是私事当然也不便多问,这是自小每个人都学会的与人之礼。

    杜鉴跟在叶青林身后,庄主在前头踏上马车,动作很是轻便灵活,看来之前受的伤已经无碍了,叶青林放下心来,也和庄主同乘一辆车,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帝都,如同商贾车队。

    ......

    花泣在子俞身边呆的这些日子,后宅那三个女人果真没有来烦自己,也没有暗中给自己使绊子,不知道子俞是用什么办法治服了那三个女人,总之是非常有效,这也省去了自己还要去想应对之策来对付她们,也好安下心来把自己的川口县致富的伟大宏图给规划完善。

    子俞对她是真的很好,好到她心里只有愧疚,很多时候都想要忍不住告诉子俞真相,然后说服他配合自己,把官升到郡守去,这样她就不用日日备受良心的煎熬,但这种想法每次都只存在一瞬间,又立刻被自己否决。

    子俞不是叶青林。

    叶青林可以决断如流,只要是她喜欢的,只要她开口,估计去杀人也会给她弄来,偏偏对任何人都不会,就只对她,这是她这么些年看出来的,所以她轻易不敢和叶青林开口要什么。

    子俞不同,他很善良,心地柔软,从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害人,就他顶了秦书玉解元那事,当初也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的无辜,他愧疚可他无力去改变,只能把这些埋在心底,也不知道子俞事到如今,知不知道秦书玉就是她花泣的哥哥。

    去和子俞坦白,只是自己的胡乱瞎想,是自己内心自责已经装不下,难过的时候独自释放一下的手段,纯粹只是瞎想,万万是不能让子俞知道的。

    没人的时候,就自己叹叹气,晚上躺在榻上必定是睁眼睡不着的,自己也可以哭一哭,这样也就没这么难受了,天亮起来又是一个满脸堆笑的幸福阳光下的一朵花儿。

    今日花泣坐在屋里是怎么也堆不起笑来,书案上的纸笔也没有动过。

    就在刚才,宁阳城叶府又派来了人,给花泣捎来了一封书信和一个口信,书信里的字很简单:“母亲不知花泣姑娘竟已达川口县,子俞有福,叶家的长孙有母亲照顾,安心。”

    来人见花泣已经看完了书信,口信就送上了:“老夫人说,花姑娘若不立刻离开二公子,您的儿子就回不来了。”

    自己儿子何时到了臻氏的手里,叶青林是干什么吃的?堂堂一个叶府大公子,之前不是说的很好听,只要有他在,臻氏就翻不了天么?如今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一着急,不是想着怎么解决难题,而是埋怨起叶青林来,冷静下来想想,定是趁叶青林不在才把宝儿给弄走的,以前自己在桃源阁带着,自己一走,叶青林一走,桃源阁就水灵一个怎么能挡住臻氏,是自己疏忽了,这么大的事,当时自己只想着怕拖下去会舍不得走,才剜心决断,以为儿子还有叶青林呢,结果如今倒好,叶青林当时甩手走了应该就没回过桃源阁,算起来他比自己还先走的,怪只怪自己当时没有把儿子亲手交到叶青林手上。

    如今怎么办,臻氏是铁定不会让自己待在子俞身边的,她早已对自己跟防贼似地防的紧紧的,因为和她有过节,永远都不可能化解,所以她也绝不会让一个这么危险的人待在自己亲儿子子俞的身边。

    若和臻氏说出实情,说不定她会支持自己,但断然不能这么做,她有可能会不相信,叶闰卿把子俞托付给花泣,这本身就让人难以置信,还有她随时可能和叶青林说漏嘴,或者和自己身边的哪个下人叨叨给叨叨出来,下人再和别人叨叨给叨叨出来,总之,秘密在自己一个人知道的时候是个秘密,两个人知道就不再是秘密,而另一个知道秘密的人叶闰卿,他已经死了,这个秘密就只有自己知道,不对,还有一个人也应该知道,那个叶闰卿嘴里保管着秘密的“稳妥之人”,这个人不知道是谁,但能肯定不是臻氏,自己把叶府里有能耐的通通想了一遍,都没有想出来,到底有哪个看起来“稳妥。”

    或许这个“稳妥之人”暂时不需要自己去操心,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叶闰卿知道他要死了还和自己这般交易,自己当初也选择了相信他,那就要相信下去,一定会有这么个“稳妥之人”,要不然,五年之后,不管他是不是叶青林和子俞的亲爹,自己都会掘了他的坟,把他挖出来鞭尸,再把骨头挂到宁阳城的城门上,让世人瞻仰,让他流芳百世!

    叶闰卿应该不会这么做,自己是在帮他的儿子,如果到时让自己不痛快了,回头来害他儿子,难道他就不怕么?相信叶闰卿不会是这么傻的人。

    现在最要操心的是自己的儿子,到底要怎么办,落到了臻氏手里,臻氏是个什么东西,花泣心里再清楚不过,当初作为一个侯府的当家主母,竟然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领着族老来自己桃源阁抢孩子,还要把自己弄死,想想就恨的咬牙切齿。

    想到这里,花泣突然灵光一闪,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臻氏不是拿她花泣的儿子来要挟自己么,那自己可以有样学样啊!

    “你们两过来,也替我给老夫人回个话,听好了,告诉老夫人,我花泣定会好好照顾子俞,就如母亲待她长孙那般照顾,我的儿子怎么样,她的儿子就怎么样!”花泣也不留书信,直接就传了口信回去。